未分類

不過,在幾百年前,這種騷擾突然就停止了。

大部分人間通往地獄的門戶都關閉。 少數殘存的幾個,控制權也落到了地獄諸族手中。 從那時此,人間就只有迷失的鬼魂不停落入地獄,但強力的高手卻是再也看不到了。 據那些活得久的老傢伙說,人間大約是進入了法術 […]
未分類

吳軍糧草緊缺,朱琬當然也是知曉的,軍無糧則亂,沒有糧草,根本就無法打仗,陸抗將募糧的重任交給了他,朱琬自然也明白這任務的重要性,而且陸抗已經明確指出,不管用什麼手段,只要能獲得糧草即可,也就是放權給朱琬,讓他任意行事。

洛陽周邊是蜀國的控制區域,吳軍到此根本無法通過徵收賦稅的方式來獲取糧草補給,只有通過搶劫掠奪的方式來暴力征糧,儘管此舉很可能會引得百姓怨恨,民心大失,但現在陸抗已經沒法再考慮這個問題了,糧草匱乏的問題 […]
未分類

“轟嗤”一聲焰滔天,滾滾熱浪席捲八方。

有利的地形讓妙俊風的這一擊卓有成效。圍堵在衚衕中的鬼物,攀爬在高牆之上的鬼物,在這聲勢浩大的焰浪中只能嗚呼哀哉。 煙塵滾滾,火星點點,一道銀白色的光芒在衚衕中快速穿梭着。遇見還有生命跡象的鬼物,是毫不 […]
未分類

“奶奶。”柳瑛蘭正說着話,錦繡回來了,身後不遠處跟着柳瑛蘭。柳瑛蘭是被錦繡半路喊回來的,當時錦縵還暗示她不要答應回去,可柳瑛蘭心想既然都已經和單連芳反目了,躲着又有什麼用,都到了這個地步,也沒什麼好怕的了,她倒是不信了,倒要看看單連芳還能如何對待她。

“奶奶,你的臉……”錦繡一走近就看見單連芳臉上的泥印,很是意外。 “我的臉?我的臉怎麼了?”單連芳見錦繡看着自己臉的眼神很是詫異,問道,一邊忍不住伸手放在了乾淨的一邊臉上,感覺沒沾上什麼東西啊。 “不 […]
未分類

只見他第一段斬完之後,第二段斬居然來了個九十度的鐘擺轉向,輕而易舉地便避過了笑滄海丟來的地裂波動劍,緊接著第三段斬再來一個九十度的偏折轉回原來的方向,依舊去勢不減地朝笑滄海衝來。

「居然還會鐘擺走位,還真是小瞧你這個垃圾了。」笑滄海心底雖驚訝更甚,但歐陽凡還不配被他放在眼裡,他當得起這份底氣。 眾所周知魔劍士以遠程攻擊見長,最怕被人近身。如今歐陽凡憑藉五段斬已經只隔笑滄海四五米 […]
未分類

林霜降:“……我不和你說這個。”

雲崖嘆了口氣,認真道:“徒弟,師父和你說真的呢,他將有大難,你還是早點離開吧。” 林霜降卻看着自己手中的墜子出神。 雲崖大驚:“徒弟!你別是我想得那樣啊!” 林霜降笑道:“師父,我想賭一下。賭贏了就萬 […]

Posts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