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她就像是一個邀功的小朋友。

蘇文揉了揉她的頭髮,笑道:「乖,我家沐雨最乖了。」 平白弄來幾顆天階丹藥,自然是立大功了。 做戲做全套。 蘇文開始在家養傷。 而大楚朝堂中並不平靜。 蘇長青雖然年輕,但是憑藉着蘇文父親父親的身份,還有 […]

Posts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