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豪門仙女,在線算命。

半夜兩點,於家大宅。

於澤浩被那些狐朋狗友們送回大宅,他今天在酒吧沒對上眼的女人,只能先回來了,想到家裡的父母與林棲,於澤浩揉揉額頭,只覺得一回家腦闊就痛。

煩。

他在玄關處拖了鞋,隨意一扔,這個點,家裡自然空無一人,但是燈還給他留著,被他吵醒的傭人們趕過來,被他不耐煩的揮退。

上樓梯的時候,不小心碰到了書本,乒乒乓乓掉了一地,聞聲而來的於母披上外套,從樓上看著他。

「怎麼又這麼晚回來?你是不是又和一些亂七八糟的女人鬼混了!」於母皺著眉,「你能不能學著點你哥哥,你看看他……」

「我哥哥我哥哥,你眼裡是不是只有我哥哥!那你還管我死活幹什麼!」於澤浩輕蔑一笑,「我鬼混怎麼了。之前不也是這樣,你怎麼就今天說我?」

於母別開臉,像是不願多與他說一句話似的,「林棲前幾天和我抱怨了,你既然娶了她,就收收你那心,別叫外人看笑話,總是吧她一個人丟家裡算什麼,她總是擺著一張怨婦臉給我看,心情都不好了。」

她本身就不是很喜歡林棲,覺得她出身太低,但是總有一個人哀怨的在周圍,她心情都變得不好。

於澤浩想到林棲一見到他就哭唧唧的臉,心裡更加煩躁,酒勁也一下子上了頭,他一拍欄杆的把手,整個把手都嗡嗡起來。

「行,我現在就去好好`安慰安慰`她!」他冷漠的走過於母身邊,語調嘲諷。

於澤浩氣沖沖的走上三樓,看見屬於他們兩個的房間就一把擰了進去,「林棲,我回來……」

一片漆黑,隱隱約約可以看見有一個人坐在床上。

剩下的話瞬間卡在了喉嚨里,突然的黑暗讓於澤浩不適的眯了眯眼:「你在幹什麼!燈也不開,是不是腦子有毛病!」

於澤浩罵罵咧咧的開了燈,卻看見林棲盤著腿坐在床上,面對著落地窗,微微抬著頭,像是睡著了一般,他這樣一番動作,床上的女人卻是連眼睛都不帶睜開。

這讓一直被林棲捧在心上的於小公子心裡落差及其的大。

「你幹什麼呢,沒看見我回來了!」

他想伸手去抓林棲,可在剛剛接近她手臂的前一秒,瞬間被抓住了手腕。

林棲淡淡睜開眼,犀利的看著他,眼神陌生,她說:「大膽凡人!竟敢對我不敬!」

於澤浩:「?」

你咋說啥子黑話。

手腕被捏的疼的鑽心,他忍不住掙扎,酒也醒了幾分,「林棲,你瘋了吧!快放開我!我是你老公!於澤浩!」

林棲挑眉,她手一松,於澤浩連忙收回手,他扭著手腕,突然看了她一眼,嗤笑道:「林棲,想吸引我注意力也不是這樣玩的,說實話,你還沒我今天晚上差點睡到的女人滋味好!」

「你就是我那個夜不歸宿花心又絕情的老公?」林棲語調平靜,像是陳述句一般的說出來。

於澤浩:「……對我是你英俊瀟洒多金的老公。」

「其實,」林棲開口,「我有一件事情想告訴你,我是巴啦啦小魔仙,當然,你可以叫我的凡間名——小仙女。」她一臉給你臉的表情。

「我來自於魔仙堡,之前一直沒有讓你知道,是我的錯誤,以為這樣會給你心理壓力,可是我錯了。」

林棲深沉的懺悔,「真的錯了。」

【???】

【主播的套路我依然看不懂。】

【誰知道巴啦啦小魔仙是什麼?沒有聽說過啊?】

【知道我知道!好像是藍星的一個動畫片!】

【藍星?那個低級位面?】

【……】

彈幕里議論紛紛,林棲瞄了一眼,眼神在低級位面這幾個字上面。

「只是,低級位面嗎……」她輕輕想著。

外面不知何時起了大風,吹得樹木差點彎了腰,在這凌晨三四點鐘,晚歸的於澤浩覺得自己好像在做夢,還是一個及其恐怖的夢。

他的妻子,林棲,好像瘋了。

林棲顯然從他臉上看出了不相信,她嘆了口氣,語氣滄桑,「我就知道你不會相信。」

「難道你覺得你自己說你是仙女我就會相信了?」於澤浩不可置信,「我看上去是智力低下的樣子嗎?」

林棲沒有看他,只是輕輕一抬手,語氣玄乎至極,像是他小時候看電視裡頭的老道裝神弄鬼時的模樣:「門會被風吹的關上。」

我在豪門當夫人 一片寂靜,林棲保持著手抬著的動作,面前的於澤浩跟看一個智障似的看著林棲:「你是不是失心瘋了……」

啪嗒!

本來虛虛掩著的卧室門突然被一股子不知從哪裡出來的大風給重重摔上,於澤浩身子一抖,只覺得外面吹過來的風鑽進他說脖子里,又涼,又冷,使他透體冰涼。

卧槽!於澤浩嚇的一蹦,腿直接磕上床邊,疼得他嗷一聲。

他本來就沒睡覺,只覺腦袋暈暈的,現在一來,瞬間感覺腦闊清醒些許。

「巧合吧……絕對是巧合!」於澤浩乾笑道,酒卻醒了大半:「林棲,有點意思啊,騙我也找一點好的理由啊!你要是小仙女,那我就是神仙哈哈哈哈!」

林棲:「……嘖。」

愚蠢。

「糾正一下,我是巴啦啦小魔仙,請你叫全,不過……敢這樣說我,」她輕笑一聲,「你會不小心左腳絆倒右腳,下身撞到床柱。」

「神經病!」於澤浩想轉身離開,卻突然腳一滑,左腳絆倒右腳,直接撞到了床柱子。

「嗷!!!」他捂著下面,叫的撕心裂肺,「卧槽卧槽卧槽!」

面前林棲突然說,「你要是跪著給我道是個謙,疼痛就會逐漸消失。」

於澤浩有氣無力,卻還是強撐著,扯出一個不屑的笑,「呵,我於澤浩,從小到大就沒有道過謙!要殺要剮隨你便!我今天就是死在這,從這三樓跳下去,也絕對不道歉!」

林棲無所謂的點點頭:「你既然如此倔強的話……」她輕輕笑了,「你的疼痛逐漸減小。」

她的話一出口,於澤浩就發現那鑽心的疼痛瞬間減小,他將信將疑的放開捂著下面的手,見果然減輕許多,他瞬間得意溢上心頭,於澤浩覺得林棲還是愛著他,所以才會減少對他的懲罰。

「早這樣不就好了!你這個女人……」他話還沒說完,林棲就又開口,「但是代價是會陽痿。」

於澤浩:「……卧槽你有病吧!」

「老子我金槍不倒……」他罵罵咧咧逼逼叨叨。 手卻下意識摸了摸,卻是一僵,於澤浩不敢相信的低下頭,只覺得恍然如夢,他,他居然沒有感覺!

連手摸上去的感覺都沒有!就像是被隔絕了感知一般。

於澤浩看著林棲,終於開始害怕了,如果說剛才那關門,撞床柱,是巧合,那麼現在只因為她的一句話就陽痿就已經超出他的見識。

難道這個世界真的存在鬼神?他打了個哆嗦,不敢相信的又摸了摸,發現真的是沒有任何感覺,他突然抬頭盯著眼前淡然的林棲,突然膝蓋一軟。

一股神秘的力量在壓迫著他。

他撲通一聲跪了下去,「對不起!」

沒有什麼能讓一個男人低頭。

除非

斷子絕孫。

林棲看著眼前道歉的男人,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我困了,你可以走了。」見他說完后小心翼翼的看著她,林棲打了一個哈欠,「我明天早上想吃小籠包,城北那家的,你親自買的。」

「什麼——」於澤浩惱怒的看著她,「那家要開一個多小時車才能到啊!你想我不睡覺嗎?還有,你讓我去哪裡睡,這就是我家啊!」

「不是有客房?」林棲有些不耐煩了,她傳送過來,為了凹造型,都沒休息好,一點都不想和於澤浩多費一句話。

「我告訴你林棲,我不去,你自己去吧!」於澤浩也惱了,他直接放完狠話就跑了出去。

林棲挑了挑眉不在意的躺下,幾秒過後,外面突然傳來一陣喧鬧,「少爺你怎麼了!」

和於澤浩的慘叫,「啊!!」

「少爺滾下樓梯了!快叫醫生!」傭人驚恐的聲音,「少爺你怎麼站起來了!少爺你跑慢點!」

很快,門被輕輕敲響,「夫,夫人,少爺讓我問問你包子想吃什麼餡的?」

林棲彎起嘴角。

帶你致富老村長

鐵骨錚錚於澤浩

痴心一片壞室友

第二天,黑著眼圈的於澤浩一大早就起了床,連衣服都沒換,儼然一副喪家之犬的模樣,他昨天晚上是睡在客房。

家裡做飯的阿姨看見他這麼早起來十分驚訝,「少爺,你今天怎麼起的這麼早?我早飯還沒來得及做呢!」

「我去給林棲買包子!」於澤浩沒好氣的說,也不理會阿姨驚訝的表情,直接進了車庫。

身後的阿姨看著他的背影,愣了半天,「給林棲買早飯?林棲?我的娘誒,少爺轉性了!?」

真是稀奇,不行,她要好好和自己那些小姐妹嘮嘮!

於澤浩坐在車裡,越想越難受,憑什麼他要受林棲擺布!不就是一些怪力亂神的事情嗎?那他找個道士來看看不就好了!

我真是一個小機靈鬼!

於澤浩連忙給自己的好友打電話,好朋友也沒多問,得到消息就立馬去求老道士,雖然道士開出了五萬的價格,還只是先看看,於澤浩依然答應

他現在對於怪力亂神這些東西很有敬畏感。

到了大宅,「林仙師,我的老婆最近很是奇怪,就像是被什麼東西上了身!」於澤浩心有餘悸。

「她隨口說出來的話都成真了,尤其是不好的!」

「她說自己是巴啦啦小魔仙,還說自己是從一個叫魔仙堡的地方過來的!」

「大師,那是一種類似陰曹地府的存在嗎?魔仙堡是地獄的另一個稱號?」

林大師:???什麼玩意?

「莫急,讓老夫看看。」林道士幽幽說道,「我這把桃木劍在手,沒什麼邪魅能堅持一刻鐘!」

門被打開,林棲端端正正的坐在客廳,拿著一杯茶細細品味,聽見有聲音,她頭也不回,「回來了?我的包子呢?」

「你這個妖孽!我請了林大師,看你怎麼興風作浪!林大師,就是她!」

林棲回過頭,額頭就被啪嘰貼上一道黃色的符咒,林棲一愣,眼前的小老頭還喃喃自語。

林棲:「……」

見林棲不動,老頭舉起桃木劍,大喝一聲就準備往林棲身上打去,一隻手卻突然抓住了桃木劍,是林棲。

她一手緊緊攥著桃木劍,一手把貼在自己額頭上的符咒緩慢的揭了下來。

「呵,」她輕輕笑了,手裡的桃木劍發出不堪重負的聲音,老頭臉上全是慌張,他想抽回自己的劍,卻只聽見嘎嘣一聲。

劍斷了。

於澤浩臉上的表情僵在原地。

可林棲卻沒有說什麼,她只是涼涼的看了於澤浩和抱著桃木劍心疼的老頭一眼,拿起手機撥打了妖妖靈。

「歪,你好,這裡有人宣傳封建迷信,」她瞟了一眼老頭手裡的劍,「還試圖對我進行人身攻擊。」

老頭:「………」

多讀書多看報,封建迷信要不得,警察來了都待跑。

於澤浩呆住了,老頭卻反應很快,他跳起來連另一半的劍都忘記拿了,就想跑。

林棲重新端起茶,慢悠悠飲了一口:「你會不小心滑倒。」

「啊!我的老腰誒!」

「警察會在兩分鐘之內趕到。」

「你好,是這裡報警嗎?」兩個一臉正直的警察叔叔跑了進來。

林棲又悠然喝了口茶,表情是一貫的處變不驚:「是我。」

經過調查了別墅里正對大門的監控,老頭被以宣傳封建迷信拘留,收到的錢以十倍換給受害人於某。

受害人於某站在牆角瑟瑟發抖。

老頭眼睛滴溜溜一轉,「警察同志,我沒拿現金!能不能等我出去再還?我打個欠條?」

「這……」警察有些為難,「你看看當事人同不同意。」

「沒關係,可以打到這個卡上。」林棲從衣服兜里摸出一張銀行卡,「微信支付寶也可以,當然,你用車房抵押更好,不過欠條我不接受。」

老頭:「……」

「你們是不是在玩仙人跳!」他突然想明白似的,「沒想到是老林竟然也栽倒你們兩個手裡!你等著!這件事沒玩!我業界所有人都會知道你們兩個無恥的行徑!」

「對了警官,你是怎麼這麼快趕到的?」老頭及其好奇,「這裡離警局挺遠啊」

「說來也巧,」警察也很驚奇,「我們就是巡邏到這門口就聽見報警了,直接就過來了。」

等警察們走了,於澤浩突然走到林棲身前,膝蓋一軟跪了下去。

傭人:「???」

「仙女,姑奶奶,我錯了。」於澤浩深深的懺悔,表情誠懇到讓一旁的警察都有些懵逼。 這情況讓警察們又停留片刻,義正言辭的教育了下被騙的受害者於某,科普了封建迷信對人,對社會的危害。

勤勤懇懇的好警官們看了看林棲的臉色,又看了看跪在地上面如死灰的於浩澤,似乎明白了什麼。

一個老警官嘆了口氣,又很是語重心長的說,夫妻之間哪有那麼多隔夜仇,都是床頭吵架床尾和的。

攻妻不備,前夫要復婚 於澤浩:不,你們不懂!

我老婆真的是仙女!

別說隔夜仇,現在他連隔夜茶都不敢讓她喝。

當然,他沒有蠢到真的與警察頂嘴,只敢跪在林棲面前,一聲不吭。

乖巧如雞。

警察們瞅瞅沒啥事,和林棲打了招呼,就帶著林大師走了。

深感欺騙的林大師罵罵咧咧逼逼叨叨,只覺得江湖險惡,他這樣白蓮一朵都被迫染黑。

真是世風日下!

人心不古!

傭人們站在遠處也不敢說話,只有做飯阿姨大著膽子,走上前,抬頭看林棲:「林小姐,少爺他——」

lixiangguo

教訓了一下那打擾了她下午茶的壯漢,羅可正打算轉身離開,卻聽見身後一個有些熟悉地男聲喊了一句:“麗娜。”

Previous article

我開門的一瞬間,只見周亮亮從門縫裏面鑽進來,壓低了帽檐。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