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

到了這時,拍賣大廳之中的競價聲逐漸的開始慢慢衰退了下來了——到了這個時候,很明顯「普通競拍者」的經濟能力已經開始「捉襟見肘」了起來了,場中稀稀落落的競價聲便是明證!

「二百零五億!」又是一道聲音響起,報出了新一次的競拍價格——可是這時,似乎已沒人要與之繼續競價下去了,場中頓時陷入到了一種無言的沉寂之中!

「現在,最新競拍價格為二百零五億——還有人需要再繼續加下去了嗎?若是沒有,那這件『珍品』可就只屬於這位先生了呀!」奧萊斯掃視著一排排的包廂,高聲「咋呼」道,「可能擁有賢者時間的機會……難道真的要就此放棄並失去了嗎?這可是最後一位的香族皇室後裔啊——也就是說,失去了她,這世間就會再一次的少了一種可以擁有賢者時間的機會了呀!你們……真的忍心將之給白白的從自己的眼前給溜過去嗎?」

眼見得似沒有人再打算出價了,不由得,奧萊斯的眼中閃過了一抹濃重的失望以及猶疑,不由得有些哀怨的報價道:「二百零五億第一次!」

「二百零五億第二次!」奧萊斯再一次的報了一聲價格,面色枯槁、有氣無力…… 就在奧萊斯沉浸於悲憤與猜疑的情緒之中準備結束這個場次的拍賣之時,驀地,一道聲響終於「千呼萬喚始出來」般的從包廂的一側之中傳了出來——「我出五百億金幣!——這個女人……我要了!」

隨著這一聲報價,整個琅琊會的會場都不由得陷入到了一種難言的沉寂之中了——很是顯然,面對如此「勢如破竹」的抬價,已經將在場的所有人都給深深的震懾住了!

「嗡嗡嗡嗡……」

隨著這片沉寂之後所爆發而出的,是會場之中鋪天蓋地的討論之音以及眾人內心深處複雜難明的「唏噓」之感……

「這是誰啊?這麼霸氣?竟然直接就出價五百億金幣——這不是要人命嗎?這樣的話……我們都沒得玩啦!」有人悲呼著,大為不滿,「我們到這兒來,難道就是看他們耍酷擺闊的嗎?——我現在深深的懷疑,我們到這兒來到底有何意義?這些寶貝兒……到最後還不是落入那些大家族、頂尖勢力的人的手中?我們……根本就是來湊數、湊熱鬧的!」

「沒錯!沒錯!」

「就是!就是!」

…………

一瞬間,琅琊會拍賣場中的眾人全都紛紛鼓噪了起來了——望著如此混亂的場面,奧萊斯愣了愣,而後直感覺一股喜悅從天靈蓋中湧現了出來了!

「那些端坐於包廂之中的大佬們,終於……終於要坐不住了——他們……出手了!」

此時奧萊斯的內心之中是歡欣鼓舞的——至於拍賣台下吵嚷著的眾多「強者」們,奧萊斯選擇性的做出了「完全無視」的舉動!

在奧萊斯看來,自己「寶貴」的時間完全沒有必要浪費在眼下這些沒有經濟實力拍賣下拍賣品的拍賣客們!

「好的!現在已經有人出價五百億金幣了!還有更高的嗎?還有更高的價格了嗎?」奧萊斯立刻有如打了雞血一般,抖擻著精神極力的吆喝著——而他所面對著的方向,正是琅琊會的包廂之所!

依照奧萊斯的以往「經驗」,台下的這些「窮鬼們」肯定是出不了更高的價位了——畢竟,面對「五百億金幣」如斯報價,那些只能夠算作是「蝦兵蟹將」的諸多勇者們,應該是沒有「實力」與「金幣」能夠參與得到這場「金幣盛宴」之中的,而且他們也不可能能夠拿得出那麼多可以參與到這場「遊戲」之中的金幣的!

而實際上,奧萊斯的估算是正確的——的確,這些琅琊會大廳中的普通勇者們,真的是完全沒有那個「實力」參與到這場博弈之中的!

「這可是現如今唯一存在於世的香族唯一後裔啊!——錯過這次機會……以後就算您後悔想要重新再競價一次那也沒了機會了啊……」台上,奧萊斯依舊在不遺餘力的蠱惑著包廂之中的眾人,期頤有人能夠「下場」與剛才那位競價的拍賣客「進行深入的語言探討」,將價格再向上「提一提」——至於那些已經有著愈演愈烈、想要鼓噪起來趨勢的眾多普通勇者們,奧萊斯依舊連正眼都沒有瞧上他們一眼,並且選擇了完全的無視!

「價格這麼高,我們怎麼能夠拍賣得到拍賣品?」

「既然價格飆升的這麼高,為何還要讓我們這些『苦哈哈』參與進來?——難道讓我們參與進來就是為了讓我們干看著嗎?」

「沒錯!沒錯!我們不服!」

「我們要公正!要合理的價格!」

…………

奧萊斯的無視,徹底激怒了大廳中的普通勇者們——憤怒的情緒在他們的心間沸騰著,直欲衝破霄斗!

面對著越來越失控的場面,奧萊斯徹底的怒了,忍不住的大聲呵斥道:「肅靜!」

在奧萊斯強大的威壓之下,大廳中的眾人有了那麼一瞬間的寂靜——可是……也就只是一瞬間罷了!

待得大廳中的眾人回過了神來之後,更大的「怨憤」之氣充斥於整個琅琊會的會場之中!

「這傢伙還敢囂張?搞死他!——反正我們人多,難道還怕了他一個不成?」有人隱匿在人群之中叫囂著,刺激著這些勇者們的情緒。

「沒錯!我們不怕他!我們這麼多人——一人一口吐沫也能夠淹死他了!不要怕他!」又有人在人群之中隱藏了身形挑唆著。

「上啊!——搶了寶物大家分贓去!」更有甚者,直接「提出」了這條極具有衝擊性和誘惑性的話語,「那個什麼香族的女皇帝——我們也搶走樂呵樂呵!讓大家也嘗嘗女皇帝的滋味,大家說……怎麼樣?」

「哈哈哈哈……好!」當即,人群之中又有人在暗中呼喝著狂笑道,「只是……她只有一個人——夠我們這些兄弟們享用嗎?」

「這有何難?反正在場的好多女子我看姿色都蠻不錯的——看上哪個……直接都搶走不就完了嗎?」先前蠱惑著眾人搶寶物分贓的那人再一次的開口了——他這一次的「提議」,依舊是那麼的「語不驚人死不休」!

很顯然,這些隱藏在暗中挑事的,明顯是想要「搞事」啊!

不過說也奇怪,按理說在場的都是勇者級別的強者——雖說在「勇者」境界中尚屬不入流,但好歹也是活過了一段歲月的「老人」了,其眼力見識應該還是具備著並擁有著的,無論怎麼看,都似乎不應該「豬油蒙了心」一般的受那些心懷歹意之人的裹挾和蠱惑的!

很快的,琅琊會的眾人就找到了問題的根本之所在了——而在此時,包廂之中的眾多勢力們,也全都察覺出了問題存在的緣由了!

這些「老江湖們」之所以與那些暗中搞事的人們「合為一處」、齊力對抗琅琊會的「金錢拍賣制度」,歸根結底只是因為他們這些人都被暗中的那些人給操控住了!

喪失了心智的他們,自然沒有所謂的理智可言——受幕後之人的操縱,直接對上琅琊會那也就成了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該死的!」奧萊斯怒吼一聲,其磅礴的威勢有如實質一般,直指拍賣台下已經喪失了理智的諸人!

在奧萊斯磅礴的威壓之下,這些失去了理智的諸人宛若恢復了一些一般,有了一剎那的蘇醒趨勢——但……旋即就又陷入到了深沉的「黑暗」之中了!

「沖啊!」諸人嘶吼著,集體向著拍賣台上的奧萊斯衝去——那洶洶的氣勢,竟絲毫沒有受到奧萊斯威壓的影響!

「是方才那些在暗中搞破壞的人嗎?」骷髏的雙眸之中閃過了一道異芒,露出了一抹深思的沉凝。

在先前的大廳之中,也有人惡意搞事,而後被骷髏給抓了個現行——但在骷髏準備將之交給奧萊斯的時候,奧萊斯毫不猶豫的拒絕了!

因為奧萊斯曾隱晦的向骷髏「提點」了一下——按照奧萊斯的說法,骷髏抓住的那人只是「小魚蝦」罷了,不值得琅琊會興師動眾,而真正的「巨無霸」,琅琊會已經掌握到一定的「訊息」了,所以……琅琊會的諸人正在暗中注視著這兒的一切呢!

「不過現在看來,那個叫做奧萊斯的傢伙……似乎是失算了呢!」骷髏有些好笑的輕扯了扯嘴角,滿是嘲諷。

「轟!」

暗中,有琅琊會的高人出手了——始一出招,便是石破天驚,直接就將這些瘋狂了的眾人給掀飛了出去了!

「咚!」

有人擂鼓,其音純凈,瞬間洗滌了在場諸人的紛亂心緒,喚回了這些失去理智之人的神志!

「剛才……剛才那麼了?」這些從瘋狂之中「蘇醒」了的眾人顯得還有些迷茫,紛紛的詢問起現在的狀況,想要理清楚事情的脈絡——不過很是可惜,在當時的那種情況之下,所有人都被暗中之人給「控制」住了,所以並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

至於包廂之中的各個勢力的大佬們,自然也不會好心的去向他們所輕視的「泥腿子們」解釋!

這些包廂之中的大佬們可以選擇無視,但琅琊會卻無法做到這麼的「悠閑」——畢竟事情發生在琅琊會中,不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似乎無論怎樣都有些說不過去!

要是這種「暴動」的「壞名聲」傳揚了出去,那麼對於琅琊會的公信力將會是一件不小的打擊的——所以,為了免除後續事件的發生,琅琊會極力的對這些受到了「迷惑」的勇者們解釋起了事情的經過,並給予了「不會再次發生相似事件」的承諾!

在吵吵揚揚的紛亂「解說」中,總算是平息下了眾人的怒火——而琅琊會的拍賣會,也照常舉行了下去!

「現在——還有人繼續出價嗎?」經過了方才的紛紛擾擾,奧萊斯似也有些心力交瘁了,在進行拍賣的過程中顯得情緒有些低落。

「六百億金幣!」就在奧萊斯有些哀怨的時候,驀地,一聲報價瞬間將奧萊斯從地獄拉入到了天堂之中!

奧萊斯抖擻著精神,瞬間滿血復活,神采奕奕的高聲「嚎叫」道:

「剛才那位嘉賓已經出價六百億金幣了——還有誰要繼續加下去嗎?還有誰要繼續加下去嗎?要知道,這可是稀世女皇帝啊,很罕見的!得到她,不僅可以有機會擁有賢者時間,還能夠體驗一把做女皇帝男人的機會——試問……你們還在猶豫什麼呢?心動不如行動,請各位拿出你們的熱情,盡情的出價吧!」

「六百零五億!」

「六百一十億!」

「六百一十五億!」

「六百一十五億五千萬!」

「六百一十六億!」

…………

瞬間,眾人競拍的熱情再一次的被點燃了,那火爆的場景,直讓人感嘆與震撼!

「那個……我們現在要出價嗎?」黃金.科爾望了骷髏一眼,有幾許好奇,「我感覺……將這件能夠提升人實力並可能給予人賢者時間的女子掌握在自己手中——怎麼著也應該比掌握在其他人或其它勢力手中強吧?」

「你看著辦吧!」骷髏瞥了黃金.科爾一眼,淡然一笑著道。

說實在話,骷髏確實想將這名香族的皇室後裔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骷髏覺得,就算自己不用,也能夠將之當做日後可交易的「增值品」給貯藏起來,說不定……在以後的歲月中還能漲到一個「天價」呢!

黃金.科爾望了一眼「高深莫測」的骷髏,自以為已經「明白」了骷髏的意思了,立馬對著骷髏露出了一副「男人都懂」的表情,而後直接對著拍賣台上的奧萊斯霸氣的出價道:

「八百億金幣!」

此語一出,滿座寂靜,而後,眾人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唏噓」之音此起彼伏。

「這麼豪?」有人訝異無比,臉色很是難堪的追問著周圍的同伴道,「那傢伙是誰啊?這麼的財大氣粗?就沒見過這麼不將金幣當金幣的人了——這人在先前應該已經出手了好幾次了吧?都拍賣下那麼多的拍賣品,現在竟然又要出手了,真是……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有什麼好說的?那人可是整個人族最有錢家族的第一任族長——科爾家族的黃金.科爾!你說……他買這些東西有什麼打緊的?反正對於他來說,這些金幣也只不過是毛毛雨罷了,對他科爾家族的財政經濟並不能夠掀起多大的漣漪的!」有人嗤笑了一聲,半是羨慕半是嫉妒的哀嘆道。

「原來是他呀!」先前說話的那人恍然,而後直接換上了一副不屑一顧的語氣道,「他們科爾家族雖然有錢,不過……他們好像並沒有守護那些拍賣品的實力吧?買的再多——到最後也不過是幫別人付賬了而已!難道……他們還能安全的將之全部拿回到他的科爾家族之中不成?真不知道……那黃金.科爾為何像是抽風了一般拍賣去這麼多的東西,那不是明擺著想要去『送菜』嘛!難道……是金幣多了閑的?想要消磨消磨掉一些金幣?」 儘管各種羨慕嫉妒恨的言論甚囂塵上,但,最後的結果卻已經註定了!

黃金.科爾以八百億金幣的天價將古色莉亞.香競拍了下來——隨著黃金.科爾繳納完金幣之後,這位美艷絕倫的香族女子就通過傳送陣的陣法被傳送到了骷髏等人的包廂之中了!

「咿呀——!!!」很顯然,被傳送來的古色莉亞.香被這突如其來的陣仗給嚇了一跳,不由自主的發出了一聲魅惑的囈語。

「妹妹,不要害怕!」伊夢仙看著滿目惶恐的古色莉亞.香,不由得心生憐意,忍不住的走上前去安慰起她來了,並和聲細氣般的與之攀談了起來。

原本飽受擔憂害怕之情的古色莉亞.香在看到了伊夢仙之後,雙目中不由得爆發出了一股璀璨的光芒,就像是找到了組織一般的雛鷹,立馬溫順兼且小心翼翼的回應著伊夢仙的問題,不一會兒,兩人之間的隔閡便好似被消除掉了好大一塊,轉瞬間就成了能夠「談心」的好姐妹了。

「面對著伊夢仙這等高超的籠絡手段和如風化雨般的親切容顏,估計……這個世間應該很少有人能夠抵受得住她的熱忱與親切吧!」骷髏頗為無奈的搖頭苦笑了一下,望著伊夢仙的雙眸儘是濃情與蜜意。

而後,琅琊會的拍賣場上又進行起了新一輪的拍賣狂潮,只不過,無論金幣再怎麼往上競價,都不可能再超過先前的那個「八百億金幣」的天價了。

…………

「現在,讓我們來進行新一輪的拍賣品競價吧!」奧萊斯向著場中揮了揮手,頗有一番意氣風發的意味。

「這一次的拍賣品,是一件『珍獸』!」奧萊斯有些激動的蠱惑著在場的諸人道,「眾所周知,異獸難求,而珍獸,那就更是可遇而不可得的極品寶貝了——有了它,就相當於您擁有了一位最可靠與最值得信任的夥伴;有了它,就相當於您的家族擁有了一位最值得放心的護院神獸;有了它,就相當於您在未來的實力與勢力會得到一場更大程度的膨脹……現在,您還在等什麼呢?讓我們一起——來參與到這場競拍的盛宴之中吧!」

「終於……等到了它了!」在一間有些「偏僻」的包廂之中,一位隱藏在暗中的身影無聲的微笑了起來,「為了它,也不枉我親自出來一趟——只要得到了它,我族一定會……」

…………

「喔,終於到了這件小寶貝登場了——也不枉我憋了那麼久沒有參與到其它物品的競拍之中,否則……那位香族的美女又豈會淪落到其他人的手中?八百億金幣——真是白瞎了香族皇室後裔女子的價錢了!要不是為了爭搶這件寶貝,我都想參與到香族女子的競拍之中了,畢竟……八百億金幣買一位香族皇室後裔的女子,實在是太值了!」一位青年端坐於一座豪華的包廂之中,有些喃喃的說著道,「也就是這些可惡的人族,暴殄天物,不僅是那名香族的女子還是這件絕品……竟然都在賤價大甩賣——真是……不知所謂!這些東西,那都是可以當做一族之氣運的存在的,竟然都肆無忌憚的拿出來拍賣,讓人火大!」

「主人!既然這些人族並不知道這些物品的價值,我們為何還要如此小心翼翼的囤積著金幣不用出去呢?」一位陪隨在這位青年身側的女子有些好奇的詢問道,「就像是在先前的那幾件拍賣品上,不也有幾件好東西嗎?我們為何……不出手呢?就我所知,它們的拍賣價格與其實際價值相比,實在是……太便宜了一點兒啦!就拿那件香族的女子來說吧,可以有機會得到『賢者時間』的女子,無論如何不是都有必要將之給得到手嗎?若是主人有幸激發了賢者時間的功效,那……主人的實力應該就可以再次的更進一步了——到時候,寰宇之內,又有何人能夠成為主人的對手呢?」

「事情沒有那麼的簡單!」青年搖了搖頭,面色有些冷嗤有嘲然,「這次的拍賣會搞得這麼的大,而且其中的拍賣品還這麼的『豐盛』,若是我所料不差的話……被吸引過來的,可不單單隻是我們一族之人啊!——大家到現在都還沒有行動,我想……大家應該都還在等吧!」

「等?等什麼?」女子更加的疑惑了,「先前那麼多的好東西都需要等——那他們到底在等什麼呢?」

「估計有一些人與我們的目標一樣,是在等這件珍品——到時候,你難道還會認為我們只需要付出一些金幣就可以拿到這件珍品了嗎?不大出血一番……恐怕不會那麼容易的!」青年搖了搖頭,有些慨然。

「可是……賢者時間這等珍物不是也應該會值得他們出手的嗎?為何……沒有人問津呢?」女子還是有些不解。

「你又不是不知道,與這件寶物相比,賢者時間……又算得了什麼呢?」青年狹長的雙眸微微的眯了起來,嘴角勾露出了一道彎彎的弧度,顯得很是冷凝,「況且,就算拍賣得下那位香族女子,也不一定能夠得到的了賢者時間——畢竟……幾率實在是太小了!既如此,又何必將金幣浪費在如此無關緊要的物品之上呢?我想……那些沒有絲毫打算出手的老傢伙們,恐怕打的也是這個主意吧!」

「那麼按照主人所說,在拍賣這件拍賣品的時候,豈不是……會有一場金錢上的絕對較量?」女子在此時有些擔憂了,「我們舉全族之力所籌集到的金幣——應該夠了吧?」

而後,像是為了要確信自己的言論一般,女子再次的慨然點頭自語道:「應該……夠了!」

「這……也是我所擔憂的!」青年苦笑著道,「既然參與到了這場拍賣之中,估計那些老傢伙們也是舉全族之力籌集金幣的,想要最後勝出……恐怕就要看各自族群的底蘊了!」 「比起底蘊與繁榮,我族一定不會輸與他們的!」提到族群的繁華,女子顯得很是自信,立馬信誓旦旦的保證道。

「不可小覷天下英雄啊!」男子嘆了一口氣,有些怔忪,「而且,不僅是我們這些老傢伙們,人族……應該也會有人參與到其中的!」

「人族?他們能有什麼見識?」女子顯得對人族很是不屑,「將這件珍品當做珍獸的他們,一旦發現價格過高的話……他們一定會偃旗息鼓、不參與到我們的爭奪戰中的!況且,人族的那些家族就算再有錢,還能有我們舉全族之力所收集到的金幣多嗎?人族……不足為懼!」

「話可不能這麼說!」青年搖了搖頭,對於女子的言論並不認同,「畢竟佔據了這片大陸這麼多年,底蘊……人族的各大家族還是有的!尤其是先前接連出價的那位——據說好像是人族什麼『黃金世家』的科爾家族,據傳言稱他們家族的金幣那可是數不勝數的,若是他也參與到了其中的話……這件珍品的歸屬那可就不一定了啊!」

「應該……不會吧?」女子在此時也不由得有些猶疑了起來了,「按理說……他們應該沒有這個見識的吧?我們舉全族之力所籌集到的金幣,在如此恐怖的金錢攻勢之下,他們應該沒有這個魄力與我們『抬杠』的吧?畢竟對於他們來說,他們所需拍賣的拍賣品,只是一個珍獸罷了!花費那麼多的金幣就只是為了一個珍獸……不是顯得太過的不值了嗎?」

「你若如此想的話那可就太低估人族了——尤其是低估了人族之中的商人!」對於女子的話語,青年男子給予了駁斥,「或許在他們這些人族現在的眼中,這件珍品的確只是一頭普通的珍獸罷了——可若是我們舉全族之力的金幣大舉壓下的話……他們就算再遲鈍也會察覺到其中的貓膩的!等到了他們反應了過來的時候,想要拿下這件珍品……可能就會要多費些功夫了!」

「那怎麼辦,主人?」女子急了,不由得追問道,「按照這種發展趨勢,我覺得……那些人族真的有可能會反應過來的!」

「所以我們現在所需要去做的,那就是等——等到一擊必中的機會!」青年男子的雙眸之中閃現過了一道狠厲的亮芒。

「一擊必中?」女子不能夠理解青年男子的話語,有些氣餒的說著道,「主人,這些彎彎繞繞的東西好煩神啊,奴婢反正是聽不懂了!但是奴婢覺得,既然我們需要這件珍品的話,那為何我們不直接去搶呢?反正我們有實力,就算直接搶走……那也應該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吧?既然如此,我們為何還要去遵循他們人類的規則,老老實實來參加拍賣呢?」

「搶?哪有那麼簡單!」青年男子苦笑道,「我敢保證,若是我們真的動手了的話——我們絕對走不出這間琅琊會!」

「有這麼邪乎?」女子訝異,「不過是一個沒有神明的種族罷了——他們真的有這麼強?」

「不可小覷人族這個族群!」青年的面色有些凝重,「你要知道,當初萬族爭霸、神明齊耀,可是到了最後,卻是人族這個沒有神明的族群佔據了這整片大陸——由此,便可見一斑了!對於這個種族,我們不應該存在著任何輕視,相反,我們要給予其足夠的尊重,將之當做『霸主』一般的龐然大物來抵抗和提防,萬不可大意!」

「可是,人族之所以能夠佔據這片大陸,其根本原因不是因為當年萬族相互征伐而致使族群疲乏,才給予了其人族以可乘之機的嗎?」女子愕然,錯愕的詢問道,「這樣的族群,主人所給予他們的評價——是否有些過了呢?」

「那些官方的說辭你也相信?」青年有些好笑的搖了搖頭道,「不過是各個族群為了掩飾自己的失利而編造出的半真不假的言辭罷了——你大可將之給忽略掉!」

「這麼說的話……我們還真的是不能夠亂來了!」女子一驚,有些后怕的說著道,「若是我們真的出手強搶的話……恐怕還真的會惹上一場大麻煩呢,到時候想要脫身,恐怕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了!」

「所以,我才會按照人族的規矩,老老實實的前來競拍這件珍品——若是強搶真的能夠到手的話……我又豈會如此大費周章的隱藏身份前來人族參加競拍?」青年男子有些好笑的瞅著女子說道,「難道……你還真當我是來遊山玩水的啊?」

「嘻嘻……」女子有些臊然,很不好意思的輕撫了撫秀髮——微紅的臉頰粉嫩嫩的,似是能夠掐出水來。

「所以,一拿到拍賣品,我們立刻就要遠遁——不要輕易的留在此處!」青年男子沒有在意女子的羞臊表情,很是凝重的囑託道,「我懷疑——這場拍賣會有可能本身就是一場陷阱,我們還是不要過多的涉足其中才好!一旦拍賣下拍賣品,我們立刻就走,決不可留於此地!」

「陷阱?」女子愣了愣,而後驀地恍然驚叫道,「您是說——這麼多珍品的拍賣,其目的就只是為了吸引我們前來,而後將我們給一網打盡?若真是這樣的話,那豈不是說人族也早已知道了這些珍品的價值了?他們如此做派,只是將這些珍品當做了魚餌了?而我們……就是被他們所誘惑而來的魚群?」

「具體怎樣我也不甚清楚,但是不可否認的是——這種猜測……還是有著很大的可能存在的!」青年男子的面色有些凝重,「怕就怕——人族早已張好了網來等著捕捉我們了!」

「既如此……主人為何輕易涉險來此人族的地盤呢?奴婢建議——主人還是儘早離開為好啊!」女子急了,一下子撲到男子的身前,請求他立刻離開——此時的她,再也顧不了什麼尊卑有別了,心中只期頤著男子能夠儘快離開這個險地!

「雖然我來此是有些危險了點了,但……這件珍品——值得我這樣涉險!」男子沒有在意女子的哀求,相反他很是冷靜的勸說著女子道,「這世上之事,哪有不冒險就能夠『摘桃子』的?——只要能夠得到這件珍品,就一切都值了!」 「可是在奴婢看來,哪怕就是傾這片大陸所有,也不能夠抵得上主人您的萬一,您……又何必親自涉險呢?」女子哀婉的凝視著男子,眸子之中似有千言萬語需要去訴說。

望著女子這副忠心護主的模樣,青年不自禁的輕嘆了一口氣,而後有些苦惱的笑說道:「可是若不冒險,假手旁人我又如何能夠放心的下?」

「若是主人信得過奴婢,還請主人能夠將此重擔交託於我之手,我一定會誓死完成任務的——只要有我一口氣在,就絕不會讓主人您所希望得到的東西給白白溜走!」女子站直了身子,嚴肅的望著青年男子保證道,「所以……還望主人您能夠為了自身的安危,能夠先行退避一二,如此……方為上上之策啊!」

「我不是不相信你的忠心——只不過……若是沒我親自坐鎮的話,依你的實力應該很難將這件珍品送達到我的手中!」青年男子否決了女子的提議,有些心力交瘁,「若是我不親自出現,估計你真的就會身死於這座琅琊會上了!」

lixiangguo

玉無殤在這裡氣的牙痒痒,那邊,魔兵就要接近了。

Previous article

楚風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愣,卻一臉天真地笑道,「我是風兒呀,那你又是什麼人呢?」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