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 ?「這……還有救嗎?」

南宮正臉色立刻陰沉下來,雖說已經知道南宮妃的病因,但這噬魂蟲的名字他卻還是第一次聽到,心中沒有底,而且此時林輕凡的臉色也非常難看,更是加重了他心中的不安。

「你在胡亂說些什麼,她明明中了毒,脈象、身體反應,等各個方面都顯示她是中毒……」

後方,雪柔姑娘顯得很不高興,兩個門外漢居然還當著她的面在質疑她的專業,再加上先前兩人無禮的態度,徹底將其激怒了。

林輕凡蹙了蹙眉,沒有理會,而是直接走到南宮妃身旁,抬起手掌,輕輕按在她的額頭上,一股純凈的法力湧出,將南宮妃整個的包裹住。

「你這是要做什麼,這樣會耽擱病人的傷勢!」雪柔呵斥道。

說話間,雪柔快步走來,想要阻止林輕凡,而就在這時,南宮正連忙擋住,解釋道:「雪姑娘,請不要激動,李公子正在救人!」

「既然我已經來了,為何還要他人出手,你是在質疑我的能力?」

雪柔緊蹙著眉頭,臉頰上的怒氣,也是越來越濃郁,這已經觸犯到了她的尊嚴。

「我沒有這個意思,還請雪姑娘稍等片刻,待會定然給您一個合理的答覆!」

南宮正此時也是左右為難,若說雪柔和「李公子」這兩人他願意相信誰,他自然相信「李公子」,畢竟,經歷了許多事情。

「哼,真是有意思,讓我來,居然又不讓我出手,你這是在拿我當兒戲嗎?」

雪柔冷漠的盯著南宮正,作為一個三品煉丹師,地位非常的崇高,而且她年紀輕輕,前途不可限量,遲早會成為四品煉丹師,甚至有可能獲得一種異火傳承,成為高級煉丹師。

「實在是抱歉,還請雪柔姑娘息怒!」南宮正真的不能得罪眼前這位煉丹師,不得不卑躬屈已,如此低聲下氣的說話。

作為南宮家家主,就算面對幻月皇朝的皇帝東方泰他都沒有這般低聲下氣過,可是現在,他卻是也是沒有辦法,誰叫煉丹師太過稀缺,整個幻城也就這麼一位三品煉丹師。

「息怒?你讓我怎麼息怒,這麼多年來,我還第一次遇到這種狀況,讓我來就來,讓我走就走?你把我當成什麼了?你們南宮家的下人?」

雪柔冷笑,眼眸中閃過一道陰冷。

作為一名煉丹師,雖然修為不怎麼樣,但是她的身份擺在那裡,想要煉製相應的丹藥,那麼就必須找她,所以,長久下來,她也積累了不少的人脈。

尤其是一些強大散修,因為這類人沒有宗門,但又想要煉製丹藥,所以就必須找像雪柔這樣的自由煉丹師。

「我會給予雪柔姑娘滿意的報酬,還請雪柔姑娘大人不記小人過!」

南宮正感受到一種威脅,但是,他卻不得不妥協,得罪一個煉丹師那問題可就大了,保不準,今後一輩子將會麻煩不斷。

「哼,報酬我待會自然會找你要,但現在,我必須要讓這個無禮的小子明白,我的尊嚴誰都不可以侵犯。」

「攔住她,我現在要將南宮妃體內的藥力化去,不然她將有生命危險!」林輕凡只丟下這樣一句,便不再多言,全神貫注的開始為南宮妃治療。

現在可以確定南宮妃正是中了噬魂蟲,而這位煉丹師卻又將其診斷為中毒,所以服用了一種清毒的藥物,這樣等於是在刺激南宮妃體內的那些噬魂蟲,出於反抗,它們將會加快繁殖,且不斷攻擊的南宮妃,直到她死亡為止。

這種噬魂蟲非常的麻煩,並不能按照正常的辦法治療,否則,南宮妃將會生命堪憂。

聽到林輕凡的話,雪柔微微一愣,有些疑惑的問道:「你難道也是煉丹師?」

林輕凡沒有理會,至於南宮正那就更不了解林輕凡的身份,自然不可能回答這個問題。

沉默了片刻,雪柔直接上前,她覺得這個少年不像是一名煉丹師,因為煉丹師都有一種尊嚴,不可能不佩戴徽章。

再說了,對方才多大?

就算是煉丹師那又如何?

估計也就一個見習煉丹師,再說高點,他是一品煉丹師,那又能如何?

所以,身為三品煉丹師的雪柔根本不會將林輕凡放在眼裡,繼續向前,欲要將林輕凡趕出去,因為對方干擾到她工作。

「雪姑娘,請不要讓我為難,如果實在不行,我願意現在就將報酬支付給你!」

南宮正話里的意思已經很明顯,就是說,讓她回去,這裡已經不需要你。

恰好又處在氣頭上的雪柔怎麼可能答應,剛才那句話無疑是火燒焦油,當即,她的臉色就沉了下去,冰冷的道:「好好好……你們南宮家真的很好,按照你這樣態度,是將我當做乞丐了?」

「雪姑娘,您誤會了,我沒有這個意思!」南宮正解釋道,但語氣卻顯得有些生硬,不管怎麼說,他好歹也是一家之主,今日卻三番兩次的低聲說話,對方卻依舊不懂退讓,這也太不懂事了。

「沒這個意思,哼……今天我就把話撂在這裡,這個人必須給我治,直到治好為止!」

南宮正挑了挑眉頭,心底也升起一絲怒火,沉聲道:「雪姑娘,請自重,繼續這般無禮下去,對你我都不好!」

「哼,威脅我?」

雪柔皺眉,嘴角帶著一絲冷笑,就那麼盯著南宮正,絲毫不懼!

相反,南宮正臉色卻顯得很不好看,雖然他一根手指可以捏死對方,但他卻不敢也不能這樣做,因為他非常清楚一名煉丹師的號召力。

只要雪柔登高一呼,幻城內將會跳出無數的修士供其差遣,甚至一些隱士的修士也會站出來,只為讓煉丹師欠下自己一個人情,日後,好辦事。

「讓還是不讓?」雪柔雙手環抱,嘴角微揚,眸光清冷,威脅道。

南宮正臉色不斷變幻,心中也猶豫不定,若是讓讓開了,將會打擾到「李公子」,那麼南宮妃將會有生命危險,若是不讓,那自己將會得罪眼前這位煉丹師,那以後麻煩就……

「咻!」

一道烏光閃過,一根烏黑的繩子突然出現,然後纏繞在雪柔身上,將其緊緊的束縛住。

「你……好大的膽子!」

雪柔也震驚了,平日里誰對她不是畢恭畢敬,今天,一下子遇到兩個膽大包天的傢伙,而現在,更是有人敢對方自己出手。

南宮正也愣了一下,感覺大事不妙!

「再敢說話,下一次,我就直接扇你!」

林輕凡聲音很冷,帶有一種殺意。

之前,林輕凡並不生氣,那是因為他覺得這少女還有些醫德,畢竟是她一直將南宮妃的安危掛在嘴上,可是後面越聽越來氣,這傢伙根本就是在無理取鬧。

「你決然敢對我動手,我要讓你……」

話還沒說話,一道清脆的耳光聲傳來,只見雪柔的右手不受控制的對著自己甩了一耳光子,留下五道清晰的手印,傳來一陣火辣辣的感覺。

雪柔瞪大了眼睛,感覺不可思議,長這麼大,她還是第一次被打,而且還是被一個外人打。

「你……你居然敢打我……」

「啪!」

又是一道清脆的聲音傳來,林輕凡再次用法力控制對方的手掌,給自己來了一耳光子!

「給我安靜,再說話再打!」

對於這種蠻橫無理的人,林輕凡也不想與其講道理,因為講了也是白講。

「你知道我是誰嗎?你知道我師傅是誰嗎?你居然敢打我,你……」

「啪!」

又是一道清脆的聲音響起,這一次換作左邊,也留下一臉清晰的巴掌印。

一旁的南宮正整個人都看傻了,一個勁的咽口水,感覺有些不太真實,要知道,眼前這位雪姑娘可是煉丹師啊!

可是,這位李公子呢,卻照打不誤,難道他不知道這樣下去,結果會很嚴重?

雪柔這回真的嚇到了,用手緊緊的捂著嘴,不敢發出聲音,大眼裡蘊含著淚花,她還是第一次被人這麼大,長著大,她師傅都不曾重語氣說過一句,而現在……

雪柔死死的盯著那眼前那陌生的少年,如果目光能夠殺人的話,估計林輕凡會死上成千上萬次,只可惜,他的目光毫無威懾。

林輕凡依舊在那裡為南宮妃治療,現在他所要做的只是將之前吞服下去的丹藥全部逼出體外,至於噬魂蟲暫時只能仍其繁殖。

當繁殖到一定數量之後,所有噬魂蟲將會自動進入休眠狀態,對人體不會有任何危害。

但這也只是權宜之計,因為施法者肯定有特別的目的,後面,所要做的只是靜心等待施法者出現。

當然,林輕凡也有辦法將噬魂蟲徹底根除,只不過他現在還辦不到,因為需要異火。

過了約莫半個時辰,林輕凡終於鬆了一口氣,一團赤紅色的光球被其托在手心裡,裡面包含了一些青色氣霧,這些都是先前被南宮妃服下的藥物,如今已經被清理出去。

與此同時,南宮妃的臉色也恢復正常,眉頭舒展,呼吸均勻,安靜的睡著了。

「李公子……」

一道虛弱的呼聲響起,林輕凡心神微微一緊,細聽之下,原來是夢語,頓時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為其蓋好毛毯。

做完這一切之後,林輕凡這才轉過身,目光冷冽,如出鞘的利劍,與此同時,雪柔身軀發顫,面色發白!

「現在,你可以繼續剛才的話題!」



… ?南宮妃體內殘餘的藥渣已經除掉,暫時不會有生命危險,林輕凡這才放下心來,掃向那位三品煉丹師雪柔。

感受到林輕凡的目光以及那冰冷的話語,雪柔也是微微一顫,像是面對一位長輩,有著一種恐懼從心底生出。但很快,她便穩定下來,回想起剛才的一幕。

長這麼大,她是第一次挨打,而且,還是這麼一個陌生人。

憤怒的火焰從體內燃起,飽滿的胸部在微顫,她臉色變了,憤怒的道:「你居然敢打我……」

林輕凡挑了挑眉,一副似笑非笑的望著對方:「我可沒動手打你!」

「你……你居然無賴!」

雪柔神色一愣,下一刻,怒火更盛!

林輕凡也不想與去在這個問題上過多糾纏,冷漠的道:「就算打了吧,你想如何?」

「你……」

雪柔胸脯起伏,情緒激動,顯然被氣的不輕。

「我是煉丹師!」

「我知道……」林輕凡表情很平靜,點點頭,回答道。

看到後者如此鎮定,雪柔也瞪大了眼睛,望著林輕凡,充滿了疑惑。

「我是三品煉丹師!」

「這個我看的出來!」

林輕凡表現的太過平靜,從始至終似乎根本就沒有將煉丹師放在眼中。

「咕隆!」

一旁的南宮正忍不住的吞了一口唾沫,就像是一個孩子,夾雜在兩個大人物當中,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個,神色非常緊張。

他幾次張口想說些什麼,卻被忍住了,不敢插嘴,但他卻希望這位「李公子」能夠將此事化解,這樣他南宮家就不會有麻煩,可是現在,兩人的矛盾似乎……

南宮不敢繼續往壞處想,越想越心顫,到得最後,恨不得連死的心都有了。

雪柔估計也是起到極點,胸口不斷起伏,且臉色蒼白,沉默了片刻之後,終於撕破臉,大吼道:「你得罪了我,我不會讓你活著走出幻城!還有你南宮家,一起等著遭殃吧!」

此言一出,南宮正身軀猛地一顫,最害怕的事情來了,他臉色一下子變得唰白,朝著林輕凡望去,希望可以補救。

現在,這位雪柔大人是動了真怒,想要滅了南宮家,這可不是鬧著完的。

「你確定要這樣做?」林輕凡掃了雪柔一眼,很平靜的問道。

「哼,得罪了我,就該想到後果,我要讓你們統統絕望!」

雪柔以為林輕凡被嚇到了,嘴角不禁越翹越高,露出一臉得意之色。

但是,林輕凡從始至終都未出現絲毫惶恐之色,心情很平靜,只有南宮正被嚇到,臉色蒼白,在那裡有些不知所措。

「你老師是誰?」

林輕凡冷不丁的突然問了這樣一句。

原本還略顯得意的雪柔神色微微一緊,像是被抓住尾巴的狼,神色一緊,警惕的道:「你想幹什麼?」

「跟你無法說道理,將你老師叫來,我要好好的問一問,他如何教出像你這樣的弟子。」林輕凡像是一個長輩在訓斥後輩,根本沒有拿正眼看她。

更可恨的是,林輕凡不想與其多說,要直接與她老師談。

「就憑你也想見我老師,他老人家是你能見的?就算是十大聖地的掌教見了,都要禮待……」

雪柔陰冷著臉,殺氣騰騰,要不是現在身體被那奇怪的身子給困住,她估計真的要發狂,對林輕凡出手。

林輕凡瞥了他一眼,豎起兩個手指,冷漠的道:「給你兩個選擇,一個你自己通知你老師,第二個,我現在將其殺了,讓你老師自己尋上門!」

若是一般門派的弟子,他估計不會這麼多廢話,直接打殘然後丟出去,但是現在,她身份不一樣,這個年紀便成為三品煉丹師,怎麼說都屬於天才級。

煉丹界的天才可要比修鍊界的天才更加珍貴,如果直接將其殺了,估計會引起不小的麻煩。

說起麻煩,林輕凡自己倒是不擔心,大不了再換個容貌,只是,這南宮家會倒霉,所以,這件事需要妥善處理。

而此時,雪柔也嚇的不說話,臉色發白,目光不斷的在林輕凡身上掃過,似乎在判斷他話的真假。

但林輕凡,自始至終臉上依舊掛著一縷淡淡的笑容,很是平靜,沒有絲毫波動。

「李……李公子,您……您難道真的要將她?」

lixiangguo

他們的壽命,一般都能活到一千歲,就無疾而終。

Previous article

葉晨風二人趕了大半天路,來到了萬古城勢力範圍外,漂亮如花的魏欣月指著遠處,宛如國土一般的巨大城池道。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