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6青峰站在雲霧外,神識再次朝著前方掃描過去,這次的掃描結果又有了不同,當初在千里之外時,只能看打雲霧深處不到百里,這次卻是變成了五百里。

「飄飄,你現了沒有,雲霧裡有人,你也看看,說不定還有你認識的呂家之人。」

神識掃描過後,6青峰現了雲霧深處有兩個人,全都是天王三四層的青年,看樣子正在搜索著什麼。

「不錯,是當初追殺我們的其中兩個,我對他們記得很清楚,就算不認識,他們的服飾也是呂家弟子所特有,在金呂星上,沒有人敢冒充他們,這一點,我了解過。」

聽鳳飄飄說的這麼肯定,6青峰點點頭說道:「我們收斂一下氣息,等近些了再好好觀察一下。」

二人並肩飛進了雲霧,儘可能的收斂了自身氣息,而且飛行的也不是很快,以免因過大的動靜造成雲霧劇烈翻滾。

很快便飛進去三百里,二人停在了空中,6青峰像鳳飄飄示意了一下后,再次散出神識,朝著二人掃描過去。

「少家主也真是的,不就是幾個魔族的小天王么!至於讓少家主那麼幫著他們追殺仇人么。」其中的一個金家人,明顯是搜尋的有些不耐煩了。

「其實我早就懶得找他們了,這都一個多月了,一點影子都沒有,綺雲山脈方圓數萬里,又有遮蔽神識的濃霧,那幾人隨便跟我們捉迷藏,我們就找不到。」

另外一人心裡也有怨氣,只是憋在心裡不說,見同伴開了口,馬上也開始起了牢騷。

「算了,我們這個級別的,也就是偷著牢騷而已,萬萬不敢當著少家主的面說這些。」

「找找沒事,可是你也知道,綺雲山脈里最讓人害怕的是噬魂獸,那東西的級別雖然不高,可是天生的靈魂攻擊卻是駭人,祈禱別讓我倆遇到就好。」

「是啊!尤其是成年的噬魂獸,隨便一頭都有著天皇靈魂之力,根本就不是我們能抵禦的,如果有幼崽倒不錯,抓回去一頭,沒準以後還是個幫手。」

「拉倒吧你,要抓你自己抓,到時候可別怪我不管你自己跑。」其中一人聽聞同伴所說,馬上瞪眼不幹了。

「嘿嘿,我也就是說說而已,你說我哪兒有那麼好的運氣,偏偏能讓我碰到一頭噬魂獸幼崽,好了,我們還是到深處去找找看吧!」

這兩個呂家的人一邊尋找,一邊還在不停地閑聊著,這些話,都被6青峰聽的清清楚楚。

「飄飄,他們還真是呂家人,可能正在找飛飛和寶寶他們,過去殺了他們,以後再見到也一個不留。」

6青峰當即做出了決定,這事不用跟鳳飄飄商量,對方比他還想宰了這些人。

此時也沒必要再隱藏蹤跡了,身體一晃就朝著二人沖了過去,這一刻,周圍的濃霧頓時劇烈的翻滾起來,如兩條游龍在霧中迅穿梭一般。

百里之距眨眼就到,二人分別握著神火蛇矛槍和神火劍,突然出現在二人身後,不由分說,一槍一劍近身便刺。

兩人的兵器上都燃燒著漆黑的神火,神火乃是火焰之祖,凡是世間之物,幾乎沒有不能被神火點燃的。

說是幾乎,也就是像兩人兵器材料那樣的金屬,也只有這種金屬才能承受神火的炙烤。

神火蛇矛槍和神火劍的材料基本相同,主材都是浴火神金,浴火神金不但能承受神火的炙烤,還能在神火中依舊保持冰涼的溫度。

浴火神金十分稀少,整個天帝神域加起來的浴火神金,也不夠打造兩隻神火蛇矛槍,由此,足見此金屬的珍貴之處。

神火蛇矛槍和神火劍同時刺向眼前的二人,兩件神火神兵刺出的一刻,周圍方圓萬米之內的濃霧瞬間消失不見,頃刻間被神火炙燒成虛無。

無窮無盡的濃霧中,眨眼間被開闢出來一塊戰場,不等周圍的濃霧填補進來,兩件兵器已經分別刺進了各自對手的心臟。

看似兩人同時刺進了對方的心臟,其實還是6青峰更快,一萬隻蛇矛槍尖瞬間將對手刺成了馬蜂窩,不僅心臟部位中了槍,其他地方也都是密密麻麻的駭人血洞。

如今,就算是普通的天皇第五層修士,面對6青峰的一槍也會瞬間斃命,更別提此人只是天王第四層,本身修為就比他低了很多。

6青峰的對手連神體爆碎成血霧的機會都沒有,這一槍刺進去的同時,連靈魂都在頃刻間湮滅。

扭頭看向不遠處的鳳飄飄,此時已經抽出了神火劍,看眼這一劍不會至對方於死地,為了節省時間,6青峰一步側移到了此人身側。

「飄飄閃開!」

提醒過鳳飄飄后,神火蛇矛槍猛地端起來,雙手猛然一擰,一萬隻槍尖瞬間再次出現,以越閃電的度,直奔此人刺去。

噗噗噗……

密集的利器刺入神體之聲不停地響起來,眨眼之間,鳳飄飄的對手也變成了一隻蜂巢,同樣連爆碎神體的機會都給剝奪了。

伸手抓過二人的儲物戒指,神識朝著戒指中一掃,頓時現了裡面還有不少的魔神晶。

「呂家的人好奇怪,準備這麼多魔神晶幹什麼,先收著吧!以後說不定會用到。」

「青峰,你還記得在金罡星么,在那兒聽說過還有一個天魔神域,去了那地方肯定用得上這東西。」

「以後是應該去天魔神域看看,不知道哪兒的魔族長的什麼樣子,走,找找飛飛他們去。」

6青峰當先飛了出去,鳳飄飄緊跟在身後,剛飛出去不到百里,突然傳來一道低沉的恐怖吼聲。

二人立馬停了下來,眼神朝著吼聲傳來之處看去。 ?一聲沉悶的吼聲傳來,6青峰和鳳飄飄不由得停了下來,神體懸浮在空中,朝著吼聲傳來之處看去。八一≦.

只見二人前方的濃密白霧不斷的翻滾,就像有人在用一根巨大的棍子不斷的攪拌一般。

濃霧滾動的方向,剛好是6青峰二人停留之處,片刻之後,二人就淹沒在滾動而來的濃霧中。

少頃,滾動的濃霧從二人身邊迅過去,眨眼就到了他們身後,瞬間滾動著飄向遠處。

此時,在6青峰和鳳飄飄身前,白霧逐漸變得稀薄,很快就出現了大片的空曠地帶,這裡沒有一點白霧,只是在這片空曠地帶中心,懸浮著一頭銀色的巨獸。

這頭巨獸全身雪白的毛,沒有一點雜色,身長足有百米之巨,四肢如高大的木樁,毛齊刷刷的向腳下披散著,幾乎遮擋住了全身,只能看見四隻大如磨盤的肉蹄子,在空中不停地踏著。

最引人矚目的還是它的尾巴,最起碼有十多米長,向上翻卷著,在尾巴的末端,有一顆人頭大小的金色絨球,在身後不斷的搖擺。

正面看這頭巨獸,粉紅色的鼻子頭如臉盆大小,此時大嘴微張著,露出兩排鋒利的牙齒,特別是在大嘴的兩邊,四顆獠牙呲出了嘴外,看上去格外的駭人。

足有成人腰粗的大鼻孔里,隨著巨獸的呼吸,有節奏的向外噴出一股股氣流,使得剛要鄰近的白霧被瞬間吹散。

6青峰和鳳飄飄懸浮在空中,對面百米之外,懸浮著這頭雪白的巨獸,雙方就這麼對峙著,誰都沒有先攻擊對方。

巨獸的大腦袋不斷的搖晃著,四隻巨大的肉蹄子不停地凌空虛踏,嘴裡不斷的出一聲聲低沉的吼聲。

「人類,這裡是我噬魂獸的家園,無辜闖進來都是不受歡迎的人,奉勸你們馬上離開,否則我就不客氣了。」

「哎呦!這大傢伙會說人話,這就好辦多了,從他嘴裡打聽一些事應該不難。」鳳飄飄心情多少好了一些,扭頭看向6青峰。

6青峰點點頭,對著眼前巨獸說道:「我們並不是有意闖進你的領地,一個多月前,有兩男兩女四人來到了這裡,你既然是這裡的主人,別跟我說你不知道。」

「你問的這個我知道,他們當時都受傷了,我們本來不打算傷害他們,但他們引來了我們都不想招惹的人,所以他們該死,已經被我們吃了。」

「吃了?你說這話之前可要想好,別因為圖一時痛快,招惹了殺身之禍。」

鳳飄飄一聽就紅眼了,6青峰朝著他擺了擺手,這才勉強壓制下來。

「這有什麼,吃了就是吃了,對於擅自闖進來的人類,我們吃了也就吃了,這也是我們跟呂星城之間的約定。」

「我來問你,這裡有呂星城的人,你們為什麼不吃了,卻要偏偏吃外來的人?」6青峰的眼神開始變得凌厲了。

「因為呂星城的人類勢力強大,我們從來都是井水不犯河水,他們只要別擾亂了我們的正常生活,我們就不會幹涉他們。」這頭巨獸說的還是蠻具人性化的。

「呂星城人到這兒的目的就是尋找那四個人,你們告訴他們是你們吃了就可以了,可你們為何不說,還任由他們在這裡亂闖。」

「人類,你哪兒來的這麼多廢話,趕緊出去,不然我就不客氣了。」這頭巨獸不願再回答6青峰的問話,直接下了逐客令。

「問問你只是要知道一些事,你說與不說都必死,吃了我的人,你噬魂獸一族都該死。」

「就你們兩個人?也要殺了我們所有噬魂獸?真是太可笑了,多少年了,還是第一次聽到這麼可笑的笑話。」噬魂獸大腦袋不停的搖晃著,根本就沒把對面兩人放在眼裡。

「青峰,別跟這頭畜生廢話了,我過去宰了它,給飛飛和寶寶他們報仇。」鳳飄飄拽出神火劍,說完就朝著對面的噬魂獸衝殺過去。

鳳飄飄沖向噬魂獸的同時,劍體上瞬間燃燒起來漆黑的神火,此時的他,手裡如同握著一柄神火之劍。

伴隨著身後留下七道空間波紋,鳳飄飄一步衝到噬魂獸對面,神火劍高舉,朝著噬魂獸的大腦袋猛地揮斬而下。

噬魂獸站在原地沒動,右前爪迅抬了起來,直接迎著從天而降的神火劍拍了過去。

嘭!

大爪子跟神火劍頓時親密接觸到一起,接著就是嘶啦一聲響,大爪子底部的肉墊被瞬間引燃,當即冒出了一股夾帶著焦糊味道的黑煙。

「神火!你是神鳳一族?」噬魂獸不斷的抖落著爪子,龐大的身軀迅向後退去。

「既然知道了還不乖乖受死。」鳳飄飄才懶得跟他廢話,揮動神火劍,再次向噬魂獸衝去,神火劍直奔對方的大眼刺了過去。

眼看神火劍到了眼前,噬魂獸的大腦袋猛地抬起來,大嘴張開,朝著鳳飄飄吐出了一口白霧。

這道從噬魂獸嘴裡吐出來的白霧,如同一根白色柱子一般凝而不散,眨眼間衝到了鳳飄飄的眉心。

這還不算,白霧柱子達到鳳飄飄眉心的同時,迅潰散開來,頃刻間包裹住鳳飄飄的全身,眨眼間,所有的白霧都鑽進了他的體內,迅朝著分佈在全身各處的靈魂吞噬而去。

鳳飄飄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當即損失了部分靈魂,當他覺苗頭不對時,急忙鼓動全身經脈中的神火,直接使用神火消滅這些入侵的白霧。

旁觀者看不出來怎麼回事,此時在鳳飄飄體內,到處都瀰漫了漆黑的神火,神火遍布每一個血肉細胞,對入侵的白霧展開了瘋狂的滅殺。

盱眙間,衝進他體內的白霧被消滅一空,噬魂獸兩隻如燈籠般的大眼盯著他,等待他靈魂寂滅的一刻,就是自己飽餐一頓的時刻。

「噬魂獸,原來這就是噬魂獸,這白霧還是奇怪,竟然還有滅殺靈魂的效果。」

僅此一次,鳳飄飄不僅損失了少量的靈魂,而且還耗費了不少神火神力,此時再看對面的噬魂獸,眼神里殺機更甚。

只是短暫的交手,鳳飄飄就知道了這大傢伙不好對付,當然,如果自己能夠化成一隻神鳳,那就又當別論。

對於這個念頭,鳳飄飄也僅是想想而已,他雖然號稱神獸家族,也具備一定的傳承記憶,但經過無數年的進化,已經成為了真正的人類,想要在關鍵時候變成神鳳,卻是絕對做不到的事情了。

如今,整個鳳族中,只有鳳和凰還能變成自身最強的狀態,另外,還有凰的妹妹紫凰也可以變身。

看到鳳飄飄竟然沒事,噬魂獸龐大的身軀再次後退了幾步,兩隻大鼻孔猛地一吸,周圍的白霧頓時以它為中心,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旋窩,全都朝著兩隻大鼻孔蜂擁而去。

看到噬魂獸這個樣子,鳳飄飄著急了,是誰都能看出來了,這噬魂獸吸收了周圍的白霧,然後從嘴裡噴出來時,就變成了攻擊靈魂的利器。

如果噬魂獸不離開這片山脈,簡直就立於不敗之地,有取之不盡的白霧,根本就沒有神力枯竭這一說法。

但鳳飄飄心裡不甘心,這頭噬魂獸口口聲聲說吃了自己的兄妹,如果不殺了它,他心裡實在是不甘心,所以他還是握著神火劍沖了上去。

看鳳飄飄向自己沖了過來,噬魂獸人性化的咧咧嘴,張口噴出了一口白霧柱子。

鳳飄飄急忙騰身而起,瞬間消失在噬魂獸對面,再次出現時,已經到了噬魂獸的上空,手中神火劍猛地朝著噬魂獸龐大的軀體刺了過去。

噗嗤一聲,三尺神火劍全都刺進了噬魂獸軀體,只剩下劍柄還握在掌中,猛地催動體內神火神力,瞬間灌注到劍體之內,以劍體為載體,眨眼間衝進了噬魂獸體內。

嘭!

一聲沉悶的巨響之後,噬魂獸後背猛地爆開,只見在噬魂獸的背上,當即出現了一塊直徑足有兩米的巨大血洞。

噬魂獸的軀體實在是太過龐大,鳳飄飄用盡了全身的神力,也只是造成了眼前這樣的戰果。

噬魂獸龐大的身軀一抖動,爆開的血肉瞬間恢復了原狀,此時看上去,跟大戰之前沒什麼兩樣,甚至連氣息都沒有一點改變。

雖然噬魂獸看上去沒有變換,但它還是讓鳳飄飄這一劍激怒了,龐大的身軀猛地一扭轉,大尾巴直接朝著鳳飄飄後背抽打過來。

鳳飄飄身體迅躲閃,同時,手中神火劍直奔噬魂獸身軀揮斬而下。

噗哧!

噗嗤一聲,長劍夾帶著滾股漆黑的神火,直接在噬魂獸的大屁股上削斬而過,只見噬魂獸碩大的屁股上,頓時出現了一道兩米多長的血口子,鮮血當即噴射出來。

噬魂獸一聲吼叫,大腦袋迅回頭,朝著身後的鳳飄飄噴出了一口白霧。

鳳飄飄急忙再次躲閃,瞬間躲到了噬魂獸另一側,神火劍卻是不停,直奔噬魂獸肚子上一劍刺去。

噗嗤一聲,神火劍直接刺進了噬魂獸的肚子內,長劍連根沒入,同時,灌注進大量的神火神力,頓時引爆了噬魂獸的肉體。

嘭!

鳳飄飄抽出神火劍的同時,噬魂獸的獨自立馬爆開,再次出現了一個直徑兩米多的血洞。 ?在鳳飄飄和噬魂獸大戰的這片地方,頓時出現了一片真空地帶,受到一人一獸大戰的衝擊,外圍的白霧不斷向遠處翻滾而去。八一≥﹤<≦.≤8≦1﹤Z﹤≤.COM

鳳飄飄此時掌握了一個原則,那就是不跟噬魂獸正面接觸,只要避開這傢伙噴出的白霧柱子,自己就能立於不敗之地,但,想要很快取勝也不大可能。

噬魂獸的身軀實在是太大,鳳飄飄拼盡了全力的一劍下去,也只能爆開噬魂獸兩米大小的一塊血肉,而這麼大的一塊血肉,相對於此獸百米身軀,根本就算不了什麼。

轉眼間兩個小時過去,鳳飄飄依舊不斷的在噬魂獸身上製造出傷害,但,每次傷勢之後,這頭大傢伙總是能在霎那間恢復成完好的樣子。

「人類,你的本事還殺不了我,不過天王第四層修為,根本就不具備殺我的能力。」

噬魂獸雖然在不斷的受傷,可還是一副滿不在乎的神態,不時的挖苦鳳飄飄幾句,似乎不激怒對方誓不罷休一般。

「飄飄,你過來,把此**給我。」

一人一獸打鬥期間,6青峰始終在注意觀察著,他也知道這頭大傢伙不好收拾,這不是鳳飄飄不行,實在是噬魂獸的身軀太大。

鳳飄飄收劍撤招,身體一晃退到了6青峰身側,看著眼前的龐大噬魂獸,眼神中滿都是嗜殺之意。

「喂!這個人類還差不多少,天王第八層修為,跟我是一樣的級別,不過我還是要奉勸你,如果沒有特殊的花樣,還是從哪兒來的滾哪兒去。」

「你這頭畜生,哪兒來的那麼多廢話。」

6青峰輕喝一聲,飛身來到噬魂獸大腦袋前,直接揮拳朝著噬魂獸鼻樑子轟擊過去。

噬魂獸的反應很快,大腦袋馬上抬起來,對著6青峰就噴出來一道白霧柱子。

6青峰拳頭出擊的方向不該,依舊直奔噬魂獸的鼻樑骨轟擊而去,直接迎面遇到了噬魂獸噴出來的白霧柱子。

無聲無息間,拳頭轟擊在白霧柱子上,碩大的白霧柱子當即潰散,向周圍飄散而去。

拳鋒不停,順著白霧柱子噴出的方向,直奔噬魂獸的鼻子擊去,拳頭在噬魂獸的眼裡瞬間放大,拳頭不大,卻夾帶著擊碎山嶽之力,眨眼間轟擊在噬魂獸的大鼻子上。

嘭!

沉悶的響聲過後,令人不可思議的一幕頓時出現在鳳飄飄眼前,噬魂獸長達百米的身軀,竟然承受不住6青峰一拳,大腦袋高高揚起,朝著遠處不斷翻滾出去。

轟!

lixiangguo

「好。」玄異雙臂印出虎紋,甩回去九連環,向無影說道:「你聽見了,我們離這遠點,回去打吧。你最好同意,有冰兒看著你用不了法術,我還想多玩會。」

Previous article

和尚這時才緩緩收斂笑意,問道:「殺人罪孽,買兇的人又如何?」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