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林逸一邊忙活著,一邊咧嘴笑道。

「難道我真的誤會他了?」韓雨菲眉頭緊鎖,眼中閃過一絲狐疑,當看到林逸那超級可愛的海綿寶寶,她頓時坐不住了,急忙焦急的吼道:「好了,好了,我相信你了。」

「相信我?什麼意思?我現在這樣了,你跟我說好了?」林逸指著自己情況,一臉蛋疼的看著韓雨菲問道。

「哎呀,老公,不要生氣了嘛!人家只是跟你開個玩笑而已,現在洛兒的情況很嚴重,我實在沒有心情。」

韓雨菲一看林逸似乎真的生氣了,馬上調轉風頭,靠在林逸的身上,一臉討好的笑道。

「情況很嚴重?」林逸皺著眉頭開始收拾自己的著裝了,他相信韓雨菲絕對不會無的放矢,能夠讓他都覺得嚴重的事情,絕對不是小事兒。

「嗡嗡,嗡嗡!」

突然,韓雨菲的手機震動了一下,是洛兒發來了視頻電話。

「我先接個電話。」

韓雨菲說完,急忙接通了電話。

「洛兒怎麼了?」

「表姐,不要上課了回來陪我一下,我,我感覺好像有什麼東西一直在跟著我一樣。」

洛兒蒼白,憔悴的樣子出現在了視頻中。

林逸一看頓時心頭一跳,洛兒的情況何止是嚴重,僅僅只是幾天不見,可她整個就像是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一樣,原本順滑,如瀑布一般的黑髮,此時毛毛躁躁的。

一張傾國傾城的絕美容顏,也變得蒼白一片,那樣子,看著別提有多可憐了。

「洛兒,不怕,你姐夫回來了,我現在就帶他過去,你知道的,你姐夫很有本事,我相信他一定可以治好你的。」

韓雨菲看著洛兒那凄慘的樣子,強行忍著眼眶內的淚水,擠出了一絲僵硬的笑容,牽強的說道。

「姐夫?咯咯,這個大壞蛋,總算是回來了。」

在聽到林逸的時候,洛兒蒼白毫無血色的臉上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笑容,之前暗淡無神的眸子里也浮現了一抹淡淡的光芒。

可下一秒。

韓雨菲卻眼睛猛的一瞪。

林逸一看,急忙伸出手臂,死死的壓住了韓雨菲的肩膀,讓她不要發出聲音。

此時,在洛兒的背後,竟然出現了一個披頭散髮,穿著大紅衣服的女人,這突兀的一幕,讓韓雨菲的頭皮都要炸開了。

便是林逸,也是頭皮一麻。

「洛兒,我跟你表姐十分鐘到家,打扮一下,準備迎接你帥帥的姐夫哦。」

林逸說完直接掛斷了電話,生怕洛兒不小心看到了視頻中的影子。

「老公!」

平時根本男人婆一樣的韓雨菲,手臂緊緊的抱住林逸的脖子,哇的一聲就哭了出來。

「呵呵,好了,相信你老公,我可以搞定,你去副駕駛上坐著,我來開車。」

林逸說完,輕輕的拍了拍韓雨菲那如綢緞一般順滑的脊背,便打開車門走了出去,不過在經過車頭的時候,他卻把甲殼蟲的車頭打開,一個人在裡面搗鼓了半天。

一分鐘后,甲殼蟲就像一下子從綿羊變成了一隻鋼鐵猛獸,竟然發出了跑車的轟鳴,隨後急速朝著前方沖了出去,一上來儀錶盤的指針便直接到頂了。

重生你情我願 韓雨菲一看,那漂亮的大眼睛頓時猛的一瞪,宛如見過了鬼魅一般,自己的車能跑多快,她心裡還是有數的,可此時,這甲殼蟲竟然跑出了超級跑車的速度,這簡直讓她驚恐。

「老公,這車子?」

隨著車速不斷的飆升,整個甲殼蟲也瘋狂的晃動起來,那種感覺,就好像隨時要散架,四分五裂一般,韓雨菲坐在副駕駛上,那是一點安全感都沒有啊!忍不住開口問道。

「呵呵,沒事兒,這是速度到極致的一種表現,不會散架的,相信我。」

林逸單手駕駛方向盤,另外一隻手,緊緊的握著韓雨菲的潔白如玉的小手,淡淡的笑道。

「嗖!」

車子宛如一陣風從鬧市中沖了過去。

「我糙!什麼情況?剛剛過去的是甲殼蟲?」

有人看著林逸竄出去的方向,一臉震驚的尖叫了起來。

作為發車友,甲殼蟲的速度有多快,他們還是非常清楚的,怎麼可能飆出這麼恐怖的速度呢?

「瑪德不科學啊!這甲殼蟲的底子放在哪裡,就算是改裝,也不可能這麼快啊!我問一下劉少!」

一名穿著大紅色馬甲,氣息彪悍的男子,把中的可樂放在車頭上,掏出手機給劉海打了個電話。

在中江市,劉海在玩車一族中的名頭還是非常大的,不管是機車,還是跑車。

很快電話接通,男子咧嘴笑道:「劉少,你之前說中江有車神,我還不信,不過我現在相信了,的確是牛啊!剛剛一輛甲殼蟲從我面前飆出去,最少三百的速度。,」

「什麼?甲殼蟲三百的速度?」坐在辦公室里的劉海一聽,頓時瞪著眼睛尖叫了起來。 「可不是,瑪德簡直兇殘,你是沒有看到那甲殼蟲,瑪德,簡直隨時都要散架的節奏啊!」

穿著馬甲的男子,一臉唏噓的說道。

他見過不少瘋狂的車手,也見過一些酷愛改裝的瘋子,可是把甲殼蟲改造成這個樣子的他還真沒見過。

劉海一聽,白凈的大手快速的在面前的電腦上敲打了兩下,隨後,馬路上的監控畫面就直接出現在了他的面前,雙眸閃爍亮光,犀利的宛如鷹隼一般,不多時就在川流不息的街道上找到了韓雨菲的甲殼蟲。

當看到車牌的時候,劉海長長的鬆了一口氣,臉上也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對著電話傲嬌的笑道:「他是我朋友,中江市第一車神,你們不要管了,自己玩兒。」

「什麼?中江市第一車神?總不會比靈兒女神還要厲害吧?」男子一聽,頓時瞪著眼睛尖叫了起來,在他旁邊的幾名好友,也同樣好奇的看向了對方。

江靈兒,雖是一介女流之輩,可在中江市,乃至整個華夏,那可都是響噹噹的人物,真正拿過大獎的人,再加上模樣杏干,堪稱是所有男人心目中的杏乾女神啊!

她的地位簡直不可撼動。

劉海一聽,呵呵一笑,腦子裡不禁浮現出了當日,林逸跟江靈兒在天鵝山比賽的畫面,當時,他們何嘗不是這樣的想的呢?可現實卻很殘忍啊!

林逸,竟然直接把他們的女神甩出了十萬八千里。

「好了,少廢話,千萬不要招惹他,否則,便是跟靈兒,跟我,跟整個華中省所有人在作對,那個後果不是任何人能夠承受的,他是潛龍,招惹不得。」

劉海神情凝重的說道,隨後直接掛斷了電話,神情充滿了唏噓之色,「也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才能夠有林少這般威風呢?」說完之後。劉海忍不住自嘲一笑,便繼續開始工作了。

他並不像是別的人那樣,不知進退,今天的生活,在他看來已經算是一種奢華了,最少他超越了整個華夏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所以他並沒有太大的雄心壯志。

「怎麼說?」

馬路上,幾名桀驁不馴的年輕人,看著穿著馬甲的男子,不服氣的問道。

「呵呵,劉少說了,華中省,無人敢招惹,對方來頭,身份極為恐怖,如果不想死,以後見到了讓路就行了。」

馬甲男子雙手一攤,無奈的咧嘴笑道。

而此時,林逸跟韓雨菲也終於出現在了別墅門口。

「呼呼,老公,下次慢點,我感覺我的心臟都好像要從嗓子眼裡跳出來了一樣,要命啊!」韓雨菲靠在副駕駛上,捂著自己的心口,喘息道。

「要跳出來是要跳出來了,不過我看著不怎麼像是心臟啊!心臟貌似沒有那麼白呢?」林逸伸著腦袋,盯著韓雨菲那白的炫目的大燈,咧嘴銀盪的笑了起來。

「你妹,要死了啊!一天到晚就沒個正形,趕緊去看看洛兒。」韓雨菲小臉緋紅,嗔怒的白了林逸一眼,而後逃也似的打開車門沖了下去。

只是韓雨菲剛剛衝下去,後面就馬上衝上來五六輛賓士,寶馬,每一輛都嶄新如初,給人一種奢華,有錢的感覺。

「瑪德,這是誰啊? 愛上千面伊人 派頭這麼大?」林逸打開車門,看著韓雨菲一臉好奇的問道,那群從車上走下來的人,就差沒有把錢貼在臉上走路了,一個個叫一個傲啊!

不過其中一個女人倒是引起了林逸的注意,身材高挑,穿著一件藍色的碎花長裙,帶著一頂大大的太陽帽,看起來氣場十足。

「楊小姐,您慢點啊,您可是千金之軀,千萬要小心。」

一名擦著粉底,帶著帽子,穿著背帶褲宛如小太監一樣的男生,急忙上前攙扶住了對方的手臂,那神情,頗有幾分李蓮英跟慈禧外出時的畫面,看的林逸整個人一抖。

「瑪德,真是奇葩啊!這不會是你家什麼有錢人的親戚吧?」林逸看著韓雨菲,一臉蛋疼的問道。

「去去,你家才有這種親戚呢。」

韓雨菲眼睛一瞪,顯然也有些接受不了對方如此做作,她在沒有離開京城的時候,可是見過不少的太子爺,真正公主級別的人,可有那一個有這個女人做作呢?

「咯咯,你這小嘴啊!就是會說話,我雖然是千金之軀,尊貴無比,可這畢竟是來看洛兒的,咱們也不能表現的太高調了,免得人家說我楊敏敏傲啊!就在地上隨便鋪個十幾米的紅毯,進別墅就好了啊!」

落木瀟瀟許城然 楊敏敏捏著蘭花指,一臉浮誇的冷笑道。

「哎,敏敏姐您就是低調。」那諂媚的宛如太監一般的男生,重重的嘆息道,那神情似乎楊敏敏低調是一件非常不應該的事情,是一件有損自己威名的事情。

「喂,你們幾個死木頭,還愣著做什麼啊?沒聽到敏敏姐姐說要紅毯,紅毯啊,還在哪裡愣著,馬上把紅毯給鋪起來啊?」

太監氣息十足的男子,一看周圍幾名強壯的保鏢,竟然還愣著,頓時,捏著蘭花指,一臉焦急的咆哮了起來。

「呵呵,敏敏小姐果然不同尋常啊!這出入排場可是比老夫大多了啊!」

一名穿著中山裝的老者,此時也笑呵呵的從車上走了下來,看著楊敏敏淡淡的笑道。

剛剛還一臉高傲的楊敏敏一聽,頓時眼睛一亮,整個人急忙沖了上去,宛如沒有骨頭一樣靠在了老者的身上,咯咯的笑道:「林大師,瞧您這話說的看,如果不是為了您,我哪裡需要這麼大的排場啊!您可是仙家人物,我怎麼敢怠慢呢?」

大荒 「哈哈,敏敏小姐客氣了啊!你放心,老夫回頭做法,保證,你最少還能夠再紅三十年。」

林大師一聽,似乎心情大好,蒼老的大手,輕輕的莫著自己的鬍鬚,仰天哈哈大笑了起來。

「楊敏敏?」林逸一聽,頓時愣住了,這女人那可是不少男生心中的女神啊!特別是最近出演的那幾部網路大電影,那更是以杏干火爆著稱啊!

著實賺取了一波眼球,卻沒想到今天竟然親眼見到了這個女人。 只是對方這身材,卻讓林逸有些不解了,跟在拍電影的時候相比,最少小了三個杯啊!

「尼瑪的,難道漏氣了?」林逸皺著眉頭,撇著嘴巴相當不滿的嘀咕道,這尼瑪不是騙人嘛!~

以前他可是相當喜歡看這女人的照片,不過現在,卻有人中索然無味,被欺騙了的感覺。

「唰!」

耳邊香風襲來。

林逸暗叫一聲不好,還來不及開口求饒,韓雨菲冰冰涼涼的小手就已經死死的揪住了他的耳朵。

「哎吆我去,媳婦兒,這又怎麼了啊?」林逸絕望了,這尼瑪是不分場合了啊!老子可是七尺男兒,你丫的在家裡欺負老子就算了,可現在,在外面竟然也敢欺負人?

「哼!林逸,你剛剛在看什麼?」韓雨菲杏眼瞪的圓鼓鼓的,盯著林逸氣急敗壞的質問道。

林逸一聽,頓時慫了,知道自己的眼神兒怕是太過明顯,被這小妞發現了,當即獻媚的笑道:「媳婦兒,別生氣,我看她可沒有什麼想法,純屬是好奇,為什麼她的燈沒有我老婆的長得好看而已。」

林逸這話一出口,韓雨菲頓時小臉一紅,不過小手上的力道卻是輕了一分。

林逸一看有戲,急忙再度討好的笑道:「你也知道的,這女人在電視上,那可是以杏干出名,可現在,你看嘛!她的燈根本就不是電視上演的那樣,跟你的完全沒的比啊!最少我媳婦兒這可是真槍實彈啊!」

林逸說著,還伸出了一個手指,準備去輕輕的戳一下韓雨菲。

「pia!」

一個耳巴子打的林逸手背火辣辣的。

「你大爺的林逸,我可是不止一次跟你說了,你要是喜歡女生可以,跟老娘直接說,我要是覺得她人品不錯,如顧夏瞳那樣的,我不但不會阻攔,我還會幫著你一起追求她,可如果你敢背著老娘,哼哼,林逸你來一次,我就來十次。」

韓雨菲咬著銀牙,宛如兇殘的小母老虎,兇殘的哼唧道。

「呵呵,那不能,家有如此可愛迷人的老婆,我怎麼可能亂來呢,純屬欣賞,就像是看山看水,看風景一個道理,心,我永遠都在我家菲菲身上。」

林逸一臉討好的笑道,可是心裡這會兒卻被自己噁心的不行了,瑪德,我怎麼感覺自己好像更像是一個太監呢?

「喂,你們做什麼?」

韓雨菲一看,真的有人在她家門口開始鋪設紅毯了,頓時不爽了,上前看著那群壯漢呵斥道。

「嗯?你是什麼人?管你屁事?」

楊敏敏的助力,那名小太監,捏著蘭花指,一臉做作的走上前,盯著韓雨菲質問道。

「我是誰?這是我的家,你說我是誰?趕緊把這些亂七八糟的都給老娘收起來,要不然,小心老娘一把火把這裡給你燒了。」

韓雨菲不爽的罵道。

「你的家?」楊敏敏神情一怔,隨後咯咯的笑道:「哎呀,原來是菲菲姐啊!我是洛兒的好姐妹,這次洛兒不是……」說道這裡的時候,楊敏敏謹慎的左右看了一眼之後,才再度靠近了韓雨菲一分,小心翼翼的說道:「洛兒不是撞邪了嘛,我請了這位林大師過來幫忙看看,他在圈兒里很有名氣的,一定能夠看好洛兒的,你也不想洛兒繼續倒霉吧?」

韓雨菲一聽,腦袋轟然一震,面色蒼白了一分,腦海中情不自禁的浮現出了剛剛視頻時,站在洛兒背後,那穿著紅衣的可怕女子。

「咕嚕!」

吞咽了一下口水之後,韓雨菲急忙說道:「既然這樣,那就一起進去吧!」

隨後轉身,拉著林逸就急忙朝著別墅走去。

「洛兒,洛兒。」

韓雨菲一邊走著,一邊焦急的喊道。

當一行人衝到二樓,洛兒的房間,打開房門看著面色蒼白,趴在桌子上的洛兒,所有人都是面色大變,急忙沖了上去。

「洛兒,洛兒,你怎麼樣,你不要嚇唬表姐啊!」

韓雨菲一個箭步沖了上去,抱著洛兒焦急的喊道。

「表姐,你們回來了啊?」洛兒抬頭,一臉虛弱的睜開了眼睛。

看著原本風華絕代的洛兒,變成如今這樣氣若遊絲,林逸心中充滿了憤怒,當即便走了上去,大手一把抓住了對方的手腕,淡淡的笑道:「別怕,姐夫給你看看。」

「嗯!我不怕!」洛兒抿嘴淺淺的笑道。

「小子,你還是讓開吧!今天敏敏姐可是花費重金把林大師請來了,我看還是讓林大師看看比較合適。」

楊敏敏的那名助力,上前一步,看著林逸冷冷的呵斥道。

「看在你們也是為了洛兒好的份兒上,我不跟你們計較,如果有人再敢廢話,給我滾出去。」 傅少的蝕骨寵妻 林逸咬著槽牙,面容陰鷙的呵斥道,隨後直接閉上了眼睛,靜靜的感受洛兒的情況。

楊敏敏的助力一看,林逸竟然敢如此目中無人,頓時眼睛一瞪怒了。

不過他還沒有開口,那位林大師便率先開口了,呵呵的笑道:「無妨,就讓他看看吧!洛兒小姐的情況十分複雜,這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夠治好的。」

楊敏敏的助力一聽,頓時眼睛一亮,隨後傲慢的冷笑道:「不錯,還真以為自己是個人物了,我倒要看看你是否真的有本事治好洛兒小姐。」

一分鐘后,林逸睜開了眼睛,眉宇間帶著一抹濃濃的驚訝之色,洛兒的情況竟然比他想象中的還要複雜,甚至,已經到了危及性命的地步。

如果在三天之內,不能夠解決洛兒的情況,洛兒怕是就要撒手人寰了。

「瑪德,到底是什麼人,竟然敢下這麼重的手?」林逸皺著眉頭,惡狠狠的嘀咕道。

「老公,怎麼樣?」

韓雨菲急忙沖了上去,看著林逸焦急的問道。

洛兒聞言,也急忙抬頭,一臉虛弱的看向了林逸。

「呵呵,沒事兒,給我三天的時間,我可以搞定。」林逸看著兩人淡淡的笑道,這是一種非常邪惡,詭異的手段,他必須要在這三天時間內,把對方找出來。 只有這樣才能夠根治,否則,那個惡毒之人的存在,就像是隱藏在暗處的源頭,他就算是現在能夠把洛兒的情況治好,可也僅僅只是治標不治本,不外乎讓洛兒多受到一些傷害而已。

「呵呵,三天?洛兒小姐現在的情況如此嚴重,你竟然說還需要三天?這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如果不行就讓開,讓我們的林大師出手!」

楊敏敏的助力,看著林逸,一臉鄙夷的冷哼道。

「呵呵,如果老夫出手的話,只需要一個小時,便可以讓洛兒小姐恢復健康,只不過這診金方面的話……」

林大師意味深長的笑了起來。

楊敏敏一聽,急忙上前笑道:「診金方面,大師只管放心,如果洛兒緊張的話,我完全可以代付。」

「敏敏姐,謝謝你,我還有錢。」洛兒虛弱的說道。

「呵呵,一個小時治好?你知不知知道洛兒是什麼情況?現在,你們可以走了。」

林逸一聽,頓時冷冷的笑了起來,開玩笑,洛兒這種情況,在沒有找到源頭的時候是根本無法徹底根治的,難道……。

突然,一個想法浮現在了林逸的腦海中,使得林逸的眼神兒瞬間變得陰沉了下去。

lixiangguo

而此時,前方別墅大門前,一位身穿白色長袍,面露恭謹之色的青年急忙從別墅內走出,在看到葉飛之後,同時走山前來。

Previous article

桌上的燭靜靜燃著,小小的火苗一如某人明亮的眼,也只有想起她的時侯,墨容澉的臉上才有片刻的溫柔……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