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所以這能怪他么?不能。

「你想要什麼?」薛鐵龍沉聲道。

輝夜無辜地攤了攤手:「薛老闆不要誤會,我對你並無加害之心,應該說,我們有共同的敵人,就是你手裡照片上的這一位……」

他指了指照片上的那個高中生,正是陸凡。

「只要薛老闆能讓我在你的鐵龍科技公司里,謀個一官半職,我就心滿意足了,而且,我不會要你一分錢的薪水。」

薛鐵龍看著眼前這個越發顯得神秘的青年,心中猶疑不定。

從剛才輝夜的表現來看,此子是相當的不簡單。薛鐵龍認為:如果對方有心要搞自己,把自己給其他三位弟兄戴綠帽子的事情捅出去,恐怕自己現在已經身敗名裂了。

這麼看來,對方是真的想和自己聯手。

有如此厲害的人物做助力,而且不要一分錢薪水,薛鐵龍自然是求之不得,不過他可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會有天上掉餡餅這種好事。

似乎看出來薛鐵龍的擔憂,輝夜說道:「我加入你的鐵龍科技公司,不為功名利祿,單純只為一樣東西,如果在為薛老闆效力的過程中,我能得到這樣東西,那我就心滿意足了。」

「什麼東西?」

「愉悅。」

「啊?」

「沒錯,是愉悅。」輝夜沙啞的嗓子再次發出低沉的笑聲,他轉過身去,看向東海市的星空,張開雙臂,低聲說道:

「薛老闆,你不覺得,這個宇宙,太過無聊了么?每個星球、每個文明、每個種族、每個人都像是機器人一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重複著同樣無意義的事情。

歷史不斷的輪迴,文明一次又一次在同樣的經驗中復興,又在同樣的教訓中湮滅。」

小村醫大春天 看著這個白毛青年,薛鐵龍動了動嘴唇,卻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

他現在只想讓魅魔計劃順利完成,成為國際軍火市場的爆款,藉此把公司的年度財務報表做得好看一些。

順便再抽空研究著怎麼解鎖和情人們的新姿勢,至於什麼宇宙什麼文明之類的,鬼才會關心這些,這不是吃飽了撐的么?

輝夜沒有轉過身看薛鐵龍,繼續說著:「所以我呢……希望能夠靠自己的力量,讓這個無聊的世界多一些愉悅……」

仰頭看了一眼天空,閉著眼感受了一下清冷的夜風,然後輝夜轉身拿起兩杯紅酒,遞給薛鐵龍一杯。

「怎麼樣,薛老闆能讓我感受到愉悅嗎?」

薛鐵龍鬆了口氣,心想:看樣子這貨只是單純的中二病而已,一時半會兒應該不會把自己的秘密給泄露出去。

總之先把這神神叨叨的青年穩住,讓他解決自己的燃眉之急。

於是他接過酒杯,碰了輝夜手裡的酒杯一下:「當然,明天你就可以來鐵龍公司上班,合作愉快!」 周五晚上,放學之後。

高二(1)班的學生們一邊收拾書包一邊聊著,一臉喜氣洋洋的樣子,每個周五放學,對學生來說,都像是過節一樣。

陸凡也在教室的角落裡收拾著書包,這時候楚雄湊過來說道:「哥們兒,一塊回家吧?我跟你說,我最近玩《戰五渣4》又有新的發現了。」

陸凡一陣頭大,想了一會兒,說道:「這個……真抱歉啊,我今晚上有事情。」

楚雄一臉壞笑:「是不是又要和陶雪然,去什麼地方偷偷做這樣那樣的事情?」

旁邊正在收拾書包的陶雪然,聽了之後也是相當的害羞,臉刷地就紅了。

不過因為三個人是從小到大一塊長大的夥伴,所以楚雄的話就變成類似調侃一樣的存在了,陸凡也沒太當真。

「胖子,我這真不是敷衍你,真有事,我馬上要去電教中心一趟。」

因為陸凡之前和佐倉優子約好了,去監控室再找她一次,和她商量怎樣得到APTX解藥的事情。

「我也跟著去吧。」陶雪然忽然走過來說。

「啊?你就不要去了吧,要是再遇到危險怎麼辦?」 傲嬌狂妃馭夫記 陸凡走到陶雪然跟前,悄悄說道。

「優子畢竟是女孩子,而且現在她還有傷在身,我還想再去看一下她的傷口怎麼樣。」

陶雪然從小受到的貴族教育中,就有醫療急救這門課程,所以她也算是半專業的。

陸凡一想,確實他去給人家女孩子驗傷也不方便,於是只得說:「那雪然你也來吧。」

陳光耀看到這一幕,插了一句嘴:「萬事屋又在搞什麼好玩的事情啊?」

楚雄這時候壞笑著接茬道:「應該說是陸凡和陶雪然在搞什麼好玩的事情才對……」

坐在陸凡旁邊的伊利亞默默收拾著書包,小耳朵豎著,聽著大家的交談,然後在系統頻道和陸凡說:「佐倉優子的事情,要不讓萬事屋的成員都去吧?」

陸凡回道:「那些特種兵看起來不是省油的燈,讓萬事屋全員去摻和這種事情,怕是要讓大家都陷入危險之中啊。」

「之前世龍娛樂城的事,大家不都也參與了嘛。別忘了,萬事屋是一個團隊。而且,他們只做支援工作就好了,打架這種事還是你上。」

陸凡一想,好像確實是這麼回事。

如果之前沒有趙克金黑進世龍娛樂城伺服器拿到地圖,然後徐圓圓把地圖畫出來、陶雪然對外聯絡、楚雄提供燃料罐、陳光耀協助救下小萱,恐怕上一個里程碑沒那麼容易完成。

可能就像伊利亞說的,言靈遊戲,是一個團隊遊戲。

想到這裡,陸凡對在場的人說道:「大家互相通知一下吧,馬上去電教中心的五樓集合。」

楚雄一聽這地址,頓時嚇尿了:「卧槽,那裡不是夜叉王的巢穴嗎?」

陸凡攤了攤手:「不用緊張,夜叉王現在已經沒有威脅了,大概吧……」

「喂喂喂,你這語氣聽起來有點不靠譜啊。」楚雄抗議道。

陳光耀則甩了甩自己那頭瀟洒的黃毛,說道:「我倒是無所謂,很早以前就聽說,夜叉王似乎是個萌妹子,所以這次去看看也挺好的。」

「你不是已經有小萱了嗎? 邪醫狂妃:帝尊,寵翻天! 為什麼還對別的萌妹子感興趣?」伊利亞的聲音忽然從他身後幽幽地傳來。

陳光耀登時老臉一紅,「啰……啰嗦,我和小萱之間是純潔的兄弟情誼,你們不要多想……」

「嚯?」陸凡用胳膊肘捅了捅陳光耀,輕聲說道:「你下次收快遞的時候,最好隱蔽一點,你在網上買的小萱女裝直播穿過的原味裙子的包裹,已經被班上很多同學看到了……」

「卧槽……大意了。」陳光耀臉色煞白,「這事你們別告訴小萱。」

他話音剛落,從不遠處傳來一個怯生生的聲音:

「什、什麼事別告訴我……」

眾人轉頭一看,只見小萱正一臉茫然地站在大家身後,看著大家。

今天的小萱,還是一如既往的女裝登場,舉手投足之間,盡顯可愛。不過與之前不同的是,小萱把長發給剪短了,變成略顯中性的髮型。

陸凡觀察了幾秒,覺得小萱這形象,很像自己穿越之前看過的動畫《我的青春戀愛物語果然有問題》裡面,那位叫戶冢彩加的男孩紙。

剛才陸凡已經在萬事屋聊天群里發了集合通知,所以趙克金、小萱和徐圓圓也朝一班教室里趕。

看到小萱忽然出現,陳光耀頓時像雕塑一樣凍結在當場,楚雄則說道:「什麼事也沒有,哈哈哈,我們只是在聊一個喜歡收集裙子的hentai而已。」

「啊,那個什麼,我們什麼時候去電教中心啊。」陳光耀一邊心虛地吹著口哨,一邊準備岔開話題。

陸凡看了看手錶,下意識地說道:「差不多了,估計夜叉王已經發狂結束了,可以朝那裡走了。」

發狂結束是什麼鬼?眾人一陣冷汗,這真的沒有問題么?

……

電教中心五樓,監控室。

「我給各位介紹一下,這位就是我們學校的計算機課老師,佐倉優子小姐。優子小姐,這些是我們萬事屋社團的全體成員了。」

陸凡站在中間,向兩撥一臉懵逼的人互相介紹著對方。

「你們好。」佐倉優子盡量擠出來一絲微笑。

本來她是在這裡等陸凡的,但看到陸凡一下子帶來了這麼多人,她也有點意外。

「優子小姐不用顧慮,這些人都是足夠可以信任的夥伴。之前我去踢館……我的意思是說,我去參加校外友好交流的時候,他們都幫了不少忙。」陸凡出聲安撫道。

「是這樣啊。」優子鬆了口氣,然後仔細觀察了一下對方,除了上次認識的陸凡和陶雪然之外,她還看到了:

一個穿著紙片人美少女文化衫,正顫顫巍巍地拄著拐杖肝手機遊戲的老人家。

一個穿著超短裙,舉手投足之間都魅力十足的……女裝大佬。

一個滿頭黃毛、看起來玩世不恭的公子哥,順帶一提,他正用一種想要讓人報警的眼神,偷偷瞄著那位女裝大佬。

一個搓著手,正用大餅臉上的葡萄提子小眼睛,聚精會神地觀察優子胸部的小胖子。

一個腦袋上頂著貓耳朵、屁股上還耷拉著尾巴的cosplay貓娘,順帶一提,這貓娘此時正在盯著一個穿著黑絲褲襪的短髮蘿莉看,而那蘿莉似乎對這貓娘的舌頭沒什麼抵抗力,只是看到貓娘動了動嘴,臉就紅了一片。

這、這是什麼奇怪的組合啊?把他們卷進來真的沒問題么?佐倉優子一陣冷汗。 「啥情況,我好像聞到了大事件的味道?」楚雄的小眼睛滴溜溜地轉。

在接下來的幾分鐘內,陸凡就盡量用簡短的語言,把優子被人剽竊科研成果、陷害、下毒,淪落到現在這樣的遭遇,告訴了大家。

至於為什麼不找特搜課介入,陸凡也解釋道,這其中事關一些能影響人類未來的科學機密,優子不希望引起外界太多的注意,那會讓這個問題上升成國際問題,很可能把其他像鈴木亮那樣的人引過來。

楚雄摸著胖腦袋,說了句:「嘛,雖然聽起來很複雜,不過只要是妹子陷入了危機,我就願意挺身而出,如果有能用得上我的地方儘管吩咐,嘿嘿嘿。」

陸凡一陣感動,他對這胖子從小到大的印象都很清晰,知道對方絕對屬於可以為朋友兩肋插刀的類型。

楚雄旁邊的趙克金,在得知優子的真實身份之後,也停止了肝手游,他的注意力漸漸被優子房間里的各種奇怪設備吸引。

因為他自己也算是一個技術宅,所以看到各種書籍和筆記本電腦上顯示的代碼片段,彷彿就像是進入了天堂一般。

「我的天吶,這裡大概就是聖地吧。」

趙克金唏噓道,「國際知名的天才科學少女,以前只是在雜誌上見過那麼一兩次,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關於這位科學家妹子的報道越來越少,我還以為徹底退出學術界,銷聲匿跡了呢。

沒想到原來一直呆在我們學校,而且這一呆就是好幾年……」

他對協助優子並沒有什麼異議,甚至用近乎崇拜的眼神說道:「我略懂一些技術皮毛,如果大神有需要的話,我可以幫你幹些打雜的工作。」

「哦?是這樣嗎?好高興啊。」優子捧著臉發出了一聲病嬌的笑聲,雖然臉蛋上掛著淡淡的黑眼圈,但也遮蓋不住笑顏的可愛和嫵媚。

陳光耀攤了攤手:「我更是無所謂了,只要有美女在的地方,我就願意參與。」

「謝謝你了,鮮肉。」優子繼續用病嬌的語氣說道。

陸凡無奈地看了這個黃毛一眼,心想,我倒希望你多一點危機意識啊。

而小萱和妹子們關注的點,則是優子的生活問題。

「哇,一個人在這裡生活會不會很辛苦?」

「有洗澡的地方嗎?」

「這扇門安全嗎?」

「胖(和諧)次就這樣晾在外面沒問題的嗎?」

聽到女孩子們(和女裝大佬)這樣問,在場的男生們都同時老臉一紅,然後不約而同地乾咳一聲,開始用眼角的餘光觀察起優子的衣架。

「吃飯的問題怎麼解決,點外賣嗎?」

最後一個問題是伊利亞問的,這貨無論到什麼時候,最優先關注的永遠是填飽肚子的事。

不過,因為有女孩子的加入,優子也慢慢放開了。

女生們很快就竊竊私語聊得熱火朝天,似乎在聊什麼私房話題,然後聊著聊著還時不時地瞥向陸凡這邊,捂嘴偷笑。

陸凡心想:乖乖,可算是讓你們找到組織了。

「伊利亞,你們又在說我什麼壞話?」陸凡在系統頻道問道。

「不告訴你。」伊利亞的語氣波瀾不驚。

「……」

不過,經過這麼一出,大家總算是互相熟悉起來了。

於是,最初的寒暄之後,話題開始步入正軌。

優子說:「我現在最優先的目的,是拿到鈴木亮手上的APTX解藥。

通過與陸凡交換情報之後,我推測,鈴木亮現在很有可能,為群龍集團下屬的鐵龍科技公司工作。

對方派過來的特種兵越來越厲害,可能我需要多一點自保和反擊的手段了。」

陸凡點了點頭,問道:「具體應該怎樣做呢?」

優子指了指自己的這個大房間,說道:「這些設備都很老舊了,已經不能支持新裝備的開發,如果沒有新裝備,就沒有辦法維持對鈴木亮一方的威懾,所以需要改變這個狀況……」

陶雪然接茬道:「這事能不能讓青松集團參與幫忙?」

優子搖了搖頭:「並非不信任雪然小姐,只是此事關係到國際機密,讓第三方企業介入恐怕不合適。」

雖然她知道陶雪然是好意,但東海市這麼大知名度的企業摻和進這種事情,恐怕遲早紙會包不住火,到時候要是讓遠在美利堅的歌姬公司也察覺了,事情就更難辦了。

無論是特搜課、官府,還是其他大企業,一旦這些力量介入,優子都沒有辦法掌控自己的命運,到時候這事兒恐怕就炸鍋了。

陳光耀托著下巴想了一會兒,說道:「我看要不這樣子吧,我們採用公司化的方式,運作這間小實驗室。」

「公司化?」眾人歪著腦袋。

「是的,優子小姐想要製造足夠強力的裝備,就需要工業生產線和各種資金的投入,只有現代化的企業運營才能實現。

更何況,這間秘密實驗室,遲早都會向外界暴露出來。校長先生雖然能幫優子瞞得了一時,卻沒有辦法一直幫她瞞下去。

這個時候成立公司就是最好的選擇,這樣可以光明正大地進行裝備生產和開發。當然,表面上需要有一些其他業務作掩護。

你們看,群龍集團不就喜歡這麼玩么。」

陸凡想了一會兒,也覺得有道理,把這間小實驗室套一個科技公司的殼子,就可以掩人耳目了,而且還能賺一些資金用於裝備開發,似乎是不錯。

「不過,我們都是高中生啊,哪有什麼開公司的經驗。」楚雄說道。

陳光耀一撇嘴:「我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嘛? 我真沒想重生啊 更何況,陶雪然大小姐,從小到大也沒少受過類似的教育吧?」

陸凡這才想起來,陳光耀的父親好像在東海市的金融圈小有名氣,陳光耀從小耳濡目染,了解一些東西,倒也說得過去。

這個世界的高中生是可以合法開辦企業的。這些企業有的是以個人的名義開辦,有的則是以社團附屬組織的形式存在。

比如遊戲社團,可以成立下屬的遊戲公司,社團的成員就是公司員工。

華夏國最負盛名的紳士遊戲公司,也就是趙克金沉迷的那個《美好世界》手游的開發公司,就是從三個高中生成立的遊戲社團發展而來的,後來這三位都成了明星企業家,經常登上各種商業雜誌的封面。

除了他們之外,現在國內也有一些知名的在校高中生企業家,包括一些華夏知名家族的公子們,他們有些公司的業務範圍,甚至已經不局限於國內,而是發展到了全世界。

論知名度和實力,有些高中生開的公司,甚至比在東海市十分出名的群龍集團和青松集團還要牛逼。

當然,這些人物還不是陸凡現在的級別能接觸到的。 現在陸凡需要完成第一步,也就是成立屬於萬事屋社團的公司,並掩護佐倉優子的科研工作,為其提供資金。

他感到一陣頭大,在穿越過來之前,他也只是一個剛進社會的普通上班族而已,連一個中層小組長的位置都沒坐過,更不要說一家公司的創始人了。

對於一家公司應該如何經營才能發展壯大,他完全是一竅不通。

不要說自己一竅不通,他敢說,今天在場的幾位,除了陶雪然和陳光耀還多少摸到一點門檻之外,其他人也都是門外漢。

就算是那兩位,恐怕現在也年紀太小,閱歷不足。

似乎看出來陸凡有些苦惱,伊利亞在系統頻道說道:「你打開系統菜單的【經營界面】看一下。」

讓她這麼一提醒,陸凡才想起來:對啊,好像之前踢完世龍娛樂城的館,自己這邊解鎖了一個新的系統功能,就是這個叫經營界面的玩意兒。

他用意識打開之後看了一眼:

只見裡面是一個由各種按鈕組成的界面,有點類似他以前玩的模擬經營遊戲,這些按鈕分別是:

【公司信息】

【資金管理】

lixiangguo

沒等多久,一輛白色的桑納塔就停在陳墨身前,車窗落下,林星娜探出頭,簡潔道:「上車。」

Previous article

容子澈站在手術室外面,焦躁的來回踱步。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