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PS:好一個悲慘的逗比……)(未完待續。) ?聽完豆小白的講述,秦羽也不由感嘆,這逗比也真是夠慘的,爺爺味覺喪失鬱鬱而終,父親味覺喪失鬱鬱而終,他味覺喪失熬到現在想要自殺,家道中落什麼都沒了,連妻子孩子都沒有,簡直已經不是慘能夠形容,簡直就是慘不忍睹。

不過,秦羽並不完全同情他,因為即便沒了味覺做不了掌廚,也可以雇傭別的掌廚,自己做管理者繼續精英白昊居,根本不至於弄成現在的樣子。

再退一萬步,做不了廚師就活不下去了嗎?沒有味覺,手腳都是健全的,如果將白昊居賣掉,用流動資本做別的生意,不照樣能活的有滋有味嗎?順便再娶個媳婦生幾個孩子,子孫滿堂生活依然幸福美滿,至於落到今天的地步嗎?

根本不至於,歸根結底還是自怨自艾一蹶不振的結果,人只要活著就還有希望,可如果主動放棄了希望,那就真是生不如死。

「逗比白,你現在給我站起來。」為了自己的食王考核和食戟對決,秦羽決定要改變這個破地方,先從改變豆小白開始。

「我叫豆小白,不叫逗比白。」豆小白居然還有心情認真強調自己的名字,秦羽真是醉了,這種逗比是怎麼下決心上吊自殺的?難道不會弔到一半突然覺得尿憋,下來解個手再接著上吊?

「豆小白是你的名字,逗比白是你的外號,從現在起我就叫你逗比白,不許有意見,仔細聽我說!」秦羽又想打人了,都說逗比破壞氣氛,古人誠不我欺。

「哦,你想怎麼叫就怎麼叫吧。」豆小白點點頭站起來,明明三十歲的人了,卻一點也沒有三十歲的樣子,反倒秦羽顯得更成熟。

秦羽深吸口氣,讓語氣更富有震懾心魄的力量:「我懶得給你上思想教育課,就給你兩條路選,要麼和我一起重振白昊居,要麼你繼續上吊自殺我立刻離開,你自己選吧。」

豆小白愣了好一會,才眨著眼睛試探著問:「我是不是聽錯了?你說你要和我一起重振白昊居?」

「你沒有聽錯,我既然來這裡實地見習,就必須和你一起重振白昊居,雖然半個月有點短,但……」秦羽話還沒說完,豆小白特喵的又哭了。

「半個月怎麼可能,白昊居已經沒有了,不可能重振的,我還是死了算了,嗚嗚嗚……」豆小白說著又要上吊。

秦羽終於體會到了龍魅兒被點炸的心理狀態,他也瞬間被點炸了,咬牙切齒直接將豆小白拽下來,左右看了看,確認沒人看見,擼起袖子掄起拳頭就是一通亂揍,圈圈到頭劈啪作響。

「你說,你還上不上吊了?你說,快給我說,不說打爆你!」

鬥破雙人牀 「哎呦呦哎呦呦我不上吊了,我不死啦,饒了我吧,大哥,大姐,大爺!」豆小白痛苦連連哀聲求饒。

「大姐你妹夫。」秦羽鬆手後退,這一頓拳打腳踢雖然沒有什麼力道,但好歹把肚子里的火氣發泄出來了,還真別說,揍這傢伙一頓好爽,神清氣爽內分泌都更順暢了。

豆小白顫巍巍爬起來,頂著兩個熊貓眼,靠著牆不敢看秦羽,生怕秦羽再把他揍一頓。

秦羽吐出口濁氣,雙手叉腰喝道:「現在你只有一條路,和我重振白昊居,否則……」

沒有說完,只是揚起了拳頭,眯著眼睛擺出威脅的樣子。

豆小白立刻認慫,抬手擋住臉點頭如搗蒜:「好好好,你說什麼都好,我聽你的,全都聽你的!」

「那好,現在立刻去洗澡換衣服刮鬍子,把你自己收拾乾淨,然後把院子收拾乾淨,等我回來如果你沒做完,就再揍你兩個黑眼圈!」秦羽說完快步朝外走去,對豆小白的呼喚置若罔聞,總共只有十五天的時間,他必須在今天之內將店面重新收拾,需要做的事情太多,一點時間都耽誤不起。

豆小白抓了抓自己的頭髮和鬍子,又看了看周圍亂七八糟的破敗小院,嘀咕了一句「這哪收拾的乾淨嘛」,不過想到秦羽的拳頭,恐懼還是戰勝了抱怨,收起上吊的繩子,屁顛顛提著水桶朝水井走去。

離開白昊居,秦羽用最快的速度找到了自己當初為尋找龍魅兒散出去的眼線,雖然已經和龍魅兒重逢,但他並不打算放棄這些眼線,也許一個眼線很渺小,但成千上萬集合起來,絕對是一片無比可怕壯觀的信息網路。

通過這些眼線,秦羽很快集合到了大量人手,男的女的都有,女的全部負責清潔衛生當臨時工,年輕漂亮的可以長期做服務生,精明幹練的可以做管理。

男的負責搬運各種板材、工具、新桌椅等等,果然高手在民間,其中竟然還有木匠漆匠裝潢匠,著實給秦羽省了不少事。

做完這些,秦羽還通過眼線將高薪招聘廚師的消息散布出去,能不能招到合適的先不談,先把眼前的難關度過去再說。

還不到中午,秦羽就帶著一大幫子人返回白昊居,先將店裡破舊的東西全部清理出去,然後立刻開始全面清理粉刷,叮叮咚咚錘聲陣陣,咯吱咯吱木屑翻飛,場面那叫一個熱火朝天。

往來的路人無不好奇地指指點點議論紛紛,許多曾經的老客戶甚至眼中冒出亮光,長吁短嘆好一陣才離開。

這就是秦羽想要的,也是重振白昊居的第一步。

白昊居的牌子還沒有完全泯滅,先通過熱火朝天的場面引起路人的注意,一傳十十傳百,將白昊居重整旗鼓的消息傳出去,給所有人一個話題,給老客戶一份期待。

破敗的小院之中,豆小白好不容易將自己收拾乾淨,一臉懵比望著外面,短短時間根本適應不過來。

「看什麼看,不破不立破而後立,懂不懂?」秦羽上下打量豆小白,恩,清理之後人模狗樣還不錯,就是一副小受相。

豆小白果斷搖頭,表情似乎有些心疼。

「心疼個屁,心疼你就不會讓它們蒙塵蒙垢,就不會讓它們發霉腐朽成為蜘蛛蟲蟻的窩。」秦羽一頓呵斥把豆小白罵的一愣一愣的,末了翻了記白眼喝道,「張嘴,讓我看看你的舌頭!」

(PS:明天吃新菜,是一道特別好吃的豆腐~)(未完待續。) ?街對面川福樓

店掌柜已經和季燃相互熟悉,由於季燃出身美食豪門,年紀輕輕天賦強大實力強橫,又來自玉麟食堂,所以店掌柜對季燃非常禮貌,甚至有點巴結討好的意思。

「咦,對面這是在做什麼?重新裝修?白昊居早就垮了,那姓豆的廢物成天渾渾噩噩行屍走肉,怎麼可能突然開竅?」店掌柜嘖嘖地說。

季燃嘿然一笑:「你忘了白昊居也是實地見習的指定地點之一嗎?」

「你是說?白昊居來了個大食?」店掌柜面露吃驚之色,同時還有點擔憂,玉麟食堂出來的大食個個能耐非常,萬一把白昊居弄得風生水起,豈不影響川福樓的生意?

「呵呵,就那破地方,食帝來了都沒用。」季燃嘿然道。

店掌柜練滿點頭:「對對對,季少爺說得是。」

「半個月而已,他掀不起什麼風浪的,放心做你的生意吧,有我在,包你半個月生意翻倍!」季燃不屑撇撇嘴,懶得再看轉身朝廚房走去,心中暗暗冷笑,「秦羽,這回是老天爺都不站在你這邊,你輸定了,風吟刀是我的了!」

……

白昊居

秦羽仔細查看豆小白的舌頭后,並沒有發現任何異常,無論形狀還是色澤都很健康,根本沒有生病或者中毒的跡象。

可既然沒有異常,味覺是怎麼喪失的呢?不止豆小白,還有豆小白的父親和爺爺,三人都是突然味覺減弱,而且都是一個月內徹底失去味覺,這不可能是巧合,一定有什麼沒有被發現的原因。

「不疼不癢?」秦羽問。

「羅羅羅羅……」豆小白張著嘴直搖頭。

「你個逗比,算了,先不管你的舌頭,推陳出新做出業績才是關鍵。我問你,你家以前的特色菜是什麼?」秦羽問,他所說的推陳出新,並非要將舊的徹底拋棄,而是要做出改變,因為只有舊的味道,才能將老客戶吸引回來,同時加入新的菜品,才能吸引新的顧客,這樣才能重振白昊居。

豆小白想也不想就答了出來:「雪花豆腐!」

「雪花豆腐?」秦羽愣了一下,沒想到白昊居的招牌菜居然不是什麼特別驚人的大菜,而是以清淡鮮香著稱的雪花豆腐。

其實,雪花豆腐雖然不是什麼大菜,但絕對是一道功夫菜,因為對豆腐的製作要求非常高,切工要求接近文思豆腐,最後的雪花是否潔白蓬鬆也非常關鍵,必須做出酷似雪峰皚皚的感覺,才算得上是豆腐菜中的珍品。

「恩,我家祖上就是做豆腐的,後來有了白昊居,雪花豆腐就成了招牌菜,因為用的是自家做的嫩豆腐,外面的嫩豆腐根本比不了,所以我家的雪花豆腐特別好吃,許多老顧客也就好這一口,一吃就是幾十年。」

豆小白說起自家的輝煌業績,整個人彷彿從內而外散發出光芒,可一轉眼想到自己現在的處境,又低下頭開始憂鬱悲傷。

「行了逗比白,別傷心了,你還記得怎麼做嗎?給我做一遍,我嘗嘗與我做的有何不同。」秦羽用力拍了拍豆小白的胳膊,他知道雪花豆腐的做法,卻幾乎沒怎麼做過,如果能從豆小白這裡學到新東西,無疑也是自己的進步。

學習,永遠是一輩子的事,千萬不要小瞧普通廚師,高手在民間,只要放低姿態去發覺,總會找到值得學習的新東西。

「讓我做?可我早就沒有味覺了啊!」豆小白愕然望著秦羽,他現在吃飯都是瞎湊合,已經很久沒有用心做菜了,更沒有做過雪花豆腐。

「怕什麼?除非你告訴我祖傳的手藝你已經忘了。」秦羽使出激將法。

豆小白立刻漲紅著臉大聲說:「沒忘,我怎麼可能忘,死都不會忘!」

「那你怕什麼?先不管味道,就按照祖傳的方法給我做一遍,從豆腐製作到最後點雪花,都要當著我的面完成。」秦羽用命令的語氣說。

豆小白望了一眼外面熱火朝天的裝修場面,不知怎地心中竟然生出了一絲希望,深吸口氣頷首道:「好,我這就做,你跟我來!」

說完,豆小白轉身走進廚房,拿了一碗昨晚泡發的黃豆開始現磨豆漿(有的地方也叫大豆),弄好都將后又跑去翻柜子,握著兩個雞蛋低下頭弱聲弱氣地說:「對不起,只剩下兩個雞蛋了……」

「唉,需要什麼材料給我說,我給你弄。」秦羽嘆了口氣,又覺得這傢伙好可憐。

「豆漿不多,就要七個雞蛋吧,還要筍、木耳、鮮雞腿、火腿,哦對了還要三個雞蛋打雪花。」豆小白說完下意識將手伸進腰帶里掏錢,結果就掏出幾個銅板。

也真是夠窮的,不自殺也得活活餓死,秦羽無奈搖頭,沒有要豆小白的錢,道了句等我一會,快步離開白昊居,找了個隱蔽的角落,直接從美食商城購得一切所需的上等食材,從去到回不到兩分鐘。

「這麼快?你會飛?」豆小白接過食材一臉懵比。

「飛你妹,快點開工,少給我廢話。」秦羽再次冒出踢這逗比一腳的念頭。

「哦,你等等,很快的。」豆小白哪敢抗議,乖乖繼續烹飪,雖然長時間不做,但手腳還是很麻利的,可見對祖宗留下的東西已經刻在了骨子裡。

秦羽跟在後面全程觀看,只見豆小白先打了七個雞蛋,充分打散后將大約一斤豆漿到了進去,邊倒邊攪清脆的響聲連綿不絕。

「難怪白昊居的雪花豆腐與眾不同,原來是用這種方法自制的。」秦羽不自覺漏出笑容,他很清楚為什麼豆小白要這樣做。

這樣做可以讓雞蛋中融入豆香,只要稍微加點底鹽,做出來的豆腐香味會更加濃郁,整道菜的品質也會因此得到提升,現代世界許多星級餐廳就採用這種方法自己製作豆腐,以此來提升顧客的滿意度。

當然,這樣做是比較奢侈的,尤其對餐館而言雞蛋消耗量很大,會直接導致成本飆高利潤減少,普通餐館甚至大型酒樓都不會採用這種方法。

(PS:諸位吃貨,今天咱們吃雪花豆腐~)(未完待續。) ?態度和質量是決定成敗的根本,白昊居的雪花豆腐,使用的是自家製作的雞蛋豆腐,不是市面上買到的滷水豆腐,所以才會別具特色,成為白昊居的招牌菜,將一批批新顧客變成回頭客。

將金黃的雞蛋豆漿混合液用細篩篩一遍,以便讓豆腐更加均勻不起疙瘩,最後倒入平地大碗中入鍋開蒸。

做完這些,豆小白開始處理其它食材,明明已經更久沒有做過,卻感覺異常順手,就好像昨天剛剛做過一遍似的,甚至完全忘記了秦羽就在身後。

秦羽將一切看在眼中,已經找到了需要改進的地方。

首先是混合液的高度,豆小白明顯加太多了,這樣會導致內外受熱不均勻,影響豆腐的口感,應該只加三厘米厚,這樣豆腐才會受熱均勻,口感達到最佳。

其次,美食大陸沒有保鮮膜這東西,如果在碗里撲上可以加熱的保鮮膜,就能讓豆腐更加完整,在上面再覆蓋一層保鮮膜,可以防止鍋蓋山的水珠滴落破壞豆腐的外觀。

當然,秦羽並沒有直接說出來,他不想打攪豆小白,因為這次烹飪對豆小白來說很重要,是重拾過去、信心和希望的關鍵。

大約過了十分鐘,揭開鍋蓋蛋香混合著豆香撲鼻而來,熱氣蒸騰,讓這個古老的廚房平添了三分生命力。

金黃細嫩雞蛋豆腐成功出鍋,輕輕晃動有種Q彈的感覺,豆小白笑了,激動地手都有些抖,雞蛋豆腐啊,真的和你好久不見。

偷偷擦了擦眼角,將金黃的雞蛋豆腐改刀切成小小的薄片,熱鍋加水,將切好的豆腐入鍋焯水,水開后再放入冷水冷卻防止粘連……

豆小白全神貫注一氣呵成,很快整個廚房都被淡淡的鮮香充滿。

「哎呀,糟糕,忘了打雪花!」眼看到了最後步驟,豆小白突然一聲驚呼嚇得臉都白了,用雞蛋清打雪花是個力氣活,需要打好長時間,現在打顯然已經來不及,等雪花打好豆腐早就爛了。

便在這時,秦羽將大碗遞了過來:「諾,你要的雪花。」

「這……」豆小白獃獃看著碗中潔白如雪堆的打發雞蛋清,訥訥地說:「你怎麼知道雪花是用雞蛋清打的?」

「廢話,我還能不知道?趕快,豆腐要化了!」秦羽笑罵道,這逗比也太瞧不起人了吧,他可是堂堂藥王,怎麼會不知道雪花豆腐的製作原理?

豆小白不再多言,連忙將秦羽打好的雪花舀入鍋中,提鍋離火,用殘餘的鍋氣熱力慢慢蒸,蛋白打發形成的雪花一燙即熟,而且竟然又開始膨/脹,於騰騰熱氣中輕輕晃動景象奇妙難言。

「好啦出鍋咯!」將雪花豆腐倒入大號湯碗,再撒上些橘紅的細碎火腿片,紅白相間積雪團團,色彩清新純凈,香味淡雅怡人鮮美內蘊,著實勾人饞涎,讓人有種立刻將雪團和著豆腐送入口中品嘗的迫切衝動。

「恩,看來你的手藝還不錯嘛,我還以為你就是個逗比呢。」秦羽開了個玩笑,洗了兩個勺子,將其中一個遞給豆小白。

「我嘗不出味道,就不吃了,還是你吃吧,希望不會太難吃。」豆小白搖搖頭拒絕,在圍裙上使勁插手顯得又緊張又期待,他怕秦羽說難吃,這就證明他果然不再適合烹飪,他又期待有奇迹發生,如果秦羽說還不錯,就說明他其實還有活下去的希望。

秦羽也不強迫,先舀了一勺骨湯的湯汁,吹了吹熱氣送入口中,任由溫暖鮮香的湯汁漫過味蕾滑入喉中,再咕嚕嚕流入胃裡,從口腔到胃部被溫熱的感覺連成一線,感覺特別舒服。

「恩,味道不錯,高湯鮮香濃郁,再加上豆腐、火腿、雞腿肉、木耳和筍浸入湯中的滋味,口感非常好。」秦羽滿意地點點頭,這話並不假,只不過是以普通廚師的標準衡量,如果以他的標準衡量,他能說出好幾個缺點,比如鹽稍微少了點,蔥姜熗鍋的時候時間不夠,沒有完全將香氣激發出來,料酒的量稍微多了些等等。

但是,缺點歸缺點,一個味覺喪失許多年的人,還能做出這種味道已經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

「真的?快嘗嘗豆腐和雪花怎麼樣!」豆小白雙眼放光自己都開始咽口水,激動地面色漲紅不停搓手。

秦羽又舀了一勺,勺中內容無比豐富,「雪團」、豆腐片、火腿片、木耳、筍片、雞腿肉片,還有將所有融為一體的鮮美湯汁,可謂將一鍋的內容濃縮於一勺之中。

「不錯不錯,真是不錯,你完全可以繼續開店,怎麼就放棄了呢?」秦羽哈著熱氣一邊咀嚼一邊含糊地說,或許是他打發蛋白打得好吧,雪團的那種口感完全無法用語言形容,只有親口品嘗,才能感受到那種奇妙的口感。還有豆腐,豆腐的軟、雞腿肉的嚼勁、木耳和筍的脆,讓口感特別有層次,形成了一口之中豐富的味覺體驗。

「真的,真的是真的嗎?我不應該放棄的?」豆小白激動地眼睛都紅了,淚汪汪的幾乎要哭出來,頹廢了這麼久,絕望了這麼久,落魄了這麼久,終於得到了肯定,終於看到了一線希望,他此刻的心情真的和雪團的口感一樣無法形容,他真相抱著秦羽好好哭一場,命中的貴人啊,你為何現在才出現!

如果讓秦羽知道豆小白的想法,肯定一腳把他踹出去,抱你妹,哥哥我和你這個逗比沒關係!

「恩,是真的,牢牢記住每一種配料的量,精確把握好每一個步驟的火候和時間,即便沒有味覺,你也能無限複製出你家的招牌雪花豆腐。」秦羽說完將乾淨勺子強塞進他手中,「這是你的命運豆腐,我命令你吃光它。」

「你呢?你不吃了嗎?」豆小白抹抹眼睛問。

秦羽擼起袖子嘿然道:「我吃一口就足夠了,現在我也要做一遍雪花豆腐,你一邊吃一邊看,注意我做出的改變,以及對調料和火候的掌握,這樣會讓你的雪花豆腐整體更上一層樓!」

(PS:突然想起來,書中玄幻級的美食不可模仿,現實級的美食可以模仿,比如這道雪花豆腐,提到的要點和步驟都絕對真實,後續步驟沒有細談,畢竟是不是菜譜詳解,捶桌笑~)(未完待續。) ?一開始聽秦羽要改進雪花豆腐,豆小白還有些不高興,畢竟是祖傳的招牌菜,怎麼能說改就改呢?

可全程看完秦羽的製作和烹飪過程,豆小白唯一的感覺就是受益匪淺,果然玉麟食堂出來的大食就是不一樣,小小几個改動,卻能讓整道菜的品質得到提升。

「好吃,真是太好吃了!」秦羽一邊品嘗自己做的改進版雪花豆腐,一邊眯著眼睛怯意讚歎,完全不管這樣做是不是有點厚顏無恥。

什麼叫厚顏無恥?明明就很好吃,還不讓說的咯?秦羽一口氣將整碗雪花豆腐吃的乾乾淨淨,看的豆小白直流口水,肚子咕咕直叫餓的不得了。

既然餓了,那就老老實實做飯,於是乎,在秦羽的壓迫下,豆小白承擔起給裝修工做飯的艱巨任務,裝修工們聞到香氣更是幹勁十足,店面裝潢進度直線提速。

第三天,白昊居的裝修工作徹底完工,主打簡約風格,甚至在秦羽的刻意指導下,融入了一些現代元素,只要走進來,就能感受到別具一格的氣息。

利用龐大的眼線將白昊居即將重新開業的消息散布出去,秦羽閉門謝客緊張籌備,一切都在秘密進行中。

第四天清晨川福樓

自從季燃來到川福樓,就徹底掌管了整個廚房,在他的帶領下,川福樓的菜品美味程度大幅提升,深得新老顧客讚賞,每天往來的客流提升了五成以上,收入更是近乎翻倍,樂的店掌柜睡覺都能笑醒。

季燃也很享受自己創造的成績,對菜品的把關愈發嚴格,不符合他的要求絕對不能端出去,同時心中也愈發篤定自己的勝利,期待著從秦羽手中親手拿走風吟刀,徹底斷絕秦羽進黑龍堂的機會。

「季少爺早。」

「季少爺辛苦了。」剛踏進店裡,就有一大片問候聲傳來。

季燃滿意點點頭,捏了捏手指準備換衣服進廚房,今天他想做一道新菜加入川福樓的菜譜,憑藉他親手烹飪的這道菜,他有把握將川福樓的生意再提升五成以上,這樣他做出的成績就更大,通過考核的希望也就越大。

「季少爺,你聽到坊間的傳聞了嗎?」店掌柜迎過來小聲問。

「傳聞?什麼傳聞?」季燃一臉迷惑,顯然並沒有聽過。

「就是白昊居要重新開業的消息。」店掌柜指了指對面道,「這不,昨天早上消停后就一直沒開張,只在門口掛了個牌子。」

季燃這幾天很專註,還真沒注意過白昊居的動靜,聞言轉身看去,只見白昊居原本破舊的門面此時已煥然一新,門口掛這個牌子,上面寫著四個大字:敬請期待。

「期待?呵呵,小破店有什麼好期待的?根本就是噱頭而已。白昊居的牌子早就毀了,想重新經營回來談何容易?一天兩天根本不可能有任何起色。」季燃不屑地說。

lixiangguo

「……」看來一覺得不好意思的時候,夏爾就會慣性的伸手輕撓鼻子,聽到司徒謹這半是玩笑的話語,他又習慣性做了這個動作,臉上也再次浮現出一抹靦腆的微笑。

Previous article

「放屁,你丫一共才贏了我兩分而已。有什麼了不起的?」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