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後天恢復更新)

*

*(未完待續。) 「火烈。」

應山老母聲音依舊溫和,「你對你的火烈城管的也太鬆了,讓這麼多高手潛進來。」

「是我無能。」火烈侯低頭道。

「還有一頭魔仆巢慶!」應山老母淡然道,「能夠派遣魔頭年九,更捨得派遣一頭魔仆當刺客……這背後的指使者,怕是身份不一般。」

火烈侯乖乖點頭。

他好歹也是一位侯爺,也沒捨得買過一頭魔仆。當然像混沌境中墊底的魔仆『巢慶』他還是買得起的,可畢竟他長期坐鎮火烈城,自然覺得沒必要買!太奢侈,太浪費。

「查。」應山老母冷聲道,「一查到底,浮塵,你也陪我在這火烈城待上三日,幫忙查查,火烈的手下,調查尋蹤怕還是弱了些。」

「好。」青瞳老者笑道。

應山老母在南雲國都也是極為古老的封王之一,實力也是排在最前列,浮塵侯早在弱小時就受過應山老母人情,之後二者關係自然越來越近。

在車輦上的東伯雪鷹、應山烈扈早就站起來了。

「雪鷹小娃娃。」應山老母笑呵呵看著東伯雪鷹,「你拿著一桿長槍,怎麼,想要親自對敵?」

「老祖宗。」東伯雪鷹身體氣息陡然外放,自通道,「我如今已有元神宮五層實力,相信面對敵人,還能鬥上一斗,自然不甘心束手就擒。」

應山老母頓時眼睛一亮。

「南雲聖體達到第五層了?」旁邊火烈侯化身也吃驚。

「難得難得,這才五百萬年吧,雪鷹小公子就能夠達到元神宮五層實力。」浮塵侯感慨,「成為合一境可以靠血脈,可要修鍊南雲聖十二式,卻是需要悟性,五百萬年達到這等境界,這等天賦當真是了不得。」

應山老母雖然開心,可還是道:「你別誇這小傢伙了,他血脈不凡,且剛好又是源自於國主的『虛空血脈』,參悟血脈變化,修行南雲聖十二式也很輕鬆,五百萬年做到這一步,只能算還不錯。」

她是怕東伯雪鷹太驕傲。

畢竟是應山氏有史以來天賦最高的,如果太驕傲,變得驕縱狂傲,修行上不夠虔誠認真,那可就大大影響前途了。

「雪鷹小娃娃。」應山老母笑道,「你雖然有元神宮五層實力,可不管是那頭魔仆,還是年九老魔,都有元神宮七層實力。他們要殺你,當真是翻手便可滅殺。」

「我知道,可總不能不反抗任憑他們殺吧。」東伯雪鷹連道,「老祖宗,我也達到這般實力了,應該可以去國都了吧,去南雲聖宗的總宗,學完整的《南雲聖十二式》。」

「嗯。」

應山老母、火烈侯都情不自禁點頭。

「你是得去,而且儘快去。」火烈侯連道。

「南雲聖宗總宗,高手如雲,去哪修行對你幫助更大。」應山老母說道,「你最好在那多修行些時日,以你的天賦,我找找老朋友,會讓你成為南雲聖宗的入門弟子的。」

「謝老祖宗。」東伯雪鷹連道。

「你先回去歇息吧,過上數日,我便會安排你出發。」應山老母說道,一揮手,便籠罩了東伯雪鷹、應山烈扈、田易芝和一群護衛僕人們。轟——強行將東伯雪鷹他們給挪移到了火烈侯府,顯然以應山老母實力,在沒有虛空壓制下,短距離空間挪移並不是難事。

當然『超遠距離傳送』,她做不到。

「哼。」應山老母臉色沉下來,「我倒要看看背後到底是誰。」

火烈侯眼中也閃爍著寒芒,顯然這次也是氣極。

……

整個火烈城,一片風聲鶴唳。

「嘩嘩嘩。」

火烈軍幾乎傾巢而動,一支支火烈軍隊伍飛行在火烈城上空,去各處查探。

應山老母僅僅留一個化身在這,可她在這帶著浮塵侯坐鎮,稍微發現疑點,就和浮塵侯親自去調查。

有她在……

便是火烈城的另外一位巨頭,掌控南雲聖殿的淳御衛一也命令手下們暫時各回各處,不得在外隨意行走。

「說。」

肥胖的淳御風跪在那,臉上滿是汗珠。

火烈侯坐在那,周圍更是一群軍士,火烈侯冰冷看著淳御風。

「是是,我都說,可侯爺,這和我無關啊。」淳御風樓主連喊道,他也向家族內求救,家族內部卻是告訴他——全力配合應山氏!

應山老母震怒!

淳御氏,雖然是三大帝級家族之一,卻也不可能為下面一個小傢伙惹怒應山老母!

作為封王,應山老母隨手滅了淳御風,都不會有一點懲罰。

……

過去一條條灰色生意的鏈條被扯出來,一個個王侯家族子弟被抓出來審問。這些王侯家族子弟們實力上都沒前途了,自然想要賺取更多『資源』。自然有些插手進一些灰色生意中,如今個個被那位乾干澩殃及,遭到池魚之災。

「乾干澩,幸虧你死的早,否則我定不饒你。」淳御風被關在牢獄內,咬牙切齒。他在短短兩天內就遭到了諸多審問乃至刑罰,甚至送到應山氏宗家那邊在幻境內審問過,即便如此,火烈侯依舊將他關押著。

他淳御風,好歹是淳御家族,地位也算頗高,才勉強保住了一條命。

這次應山氏在整個火烈城調查下,就有王侯家族子弟幫忙聯繫過年九老魔,一律都被斬殺!許多地位不高的做灰色生意的,只要疑似乾干澩手下的,要麼關押囚禁,要麼處死。

*******

三天時間,整個火烈城所有王侯家族子弟都低調許多。

面對普通平民,他們能張揚肆意,可殺平民,他們也是遭到些許罰金的。可應山老母殺他們卻是連一點懲罰都沒有!當然應山老母也不會濫殺,南雲國的王侯之間,也是有一些潛在規則的。

「哼哼。」

火烈城內,一座普通府邸的地下靜室。

黑衣魔頭主人正盤膝坐在這,以火烈城之廣闊,修行者不可計數,是不可能每一戶都調查的。而魔頭主人化身潛伏在火烈城內,並未和手下們有過任何接觸。

「急了,瘋了?」

「僅僅一次刺殺,都還沒成功。就這麼憤怒?」黑衣魔頭主人嘴角微微上翹,「火烈侯,你可真沉不住氣。」

他閉上眼,盤膝坐著陷入沉睡。

對他而言……這僅僅是和火烈侯打個招呼而已。

**(未完待續。) 三天後。

霧氣瀰漫,東伯雪鷹正獨自在湖邊亭子內飲酒,一桿長槍放在雙膝之上,因為應山老母化身在火烈城,東伯雪鷹僅僅意念滲透進槍桿參悟,並未施展演練。

邊飲酒,侍女顏瑜也在旁邊偶爾倒酒。

「雪鷹。」一道聲音響起。

紅髮男子火烈侯和另外一名黑色衣袍妖異青年一同飛了過來。

東伯雪鷹收了長槍,當即起身。

「侯爺。」東伯雪鷹連道,目光卻不由停留在那黑色衣袍妖異青年上,那妖異青年單手拿著摺扇,在扇動著,氣息也頗為邪異。

「在下魔仆血雨。」黑色衣袍妖異青年合攏摺扇,行禮道,「老母賜我名『應山子白』,以後就是公子的護衛,等公子成為混沌境之日,便是我回歸宗家之時。」

東伯雪鷹一驚。

魔仆『血雨』?

在血肉傀儡中,能有混沌境實力都很難得,能量產的就更少了,魔仆『巢慶』算是墊底的,最為便宜,可也需要五千萬宇宙晶,能煉製的宇宙神倒也有些。而魔仆血雨不同,唯有六大古國中的『夏風古國』內才能煉製,平常能維持元神宮七層實力,可以永久維持。而關鍵時可以燃燒自身爆發出元神宮八層實力,戰後因為損傷自身,都需要大量外物吸收補充。

一位能爆發元神宮八層戰力的魔仆……這價值就恐怖了,抵得上六頭巢慶的價格,火烈侯傾盡身家都不一定買得起。也就應山老母能輕鬆買下,賜名應山子白。

「以後就麻煩子白了。」東伯雪鷹當即道。

「能給公子當護衛,也是我之榮幸。」子白手持摺扇,翩翩行禮。

「雪鷹,老祖宗也是怕這次刺殺的指使者不罷休,所以派遣子白過來。」火烈侯說道。

「指使者沒查出來?」東伯雪鷹連問道。

「只能推測出應該是黑魔大澤中的一個魔頭。」火烈侯搖頭。

東伯雪鷹心中一緊。

黑魔大澤?

包括南雲國在內的周圍四個國度,被統稱為黑魔四國。為何?就是因為和他們毗鄰的『黑魔大澤』是整個界心大陸都名聲赫赫的魔頭匯聚之地,像一些被六大古國通緝追殺卻都奈何不了的恐怖魔頭都躲在黑魔大澤。

像六大古國,還能讓他們逃竄。

而南雲國等其他二流國度,面對黑魔大澤都是很頭疼的,畢竟黑魔大澤能推測的宇宙神就近十位之多,更有曾為禍六大古國的恐怖大魔頭。

「黑魔大澤的魔頭,派遣手下刺殺我?」東伯雪鷹疑惑。

「應該是我應山氏惹來的敵人。」火烈侯道,「應山氏存在漫長歲月,自然免不了和黑魔大澤的魔頭們打交道。應山氏可不願被欺辱,自然有時候就大開殺戒!」

「和魔頭打交道?」東伯雪鷹納悶。

南雲國度內的封王家族,和魔頭打什麼交道?

「等你成了混沌境,就知道這些了。」火烈侯道,「事不宜遲,你儘快前往國都吧。」

「好,我都準備好了,隨時可以出發。」東伯雪鷹咧嘴一笑。

子白頓時一揮動展開摺扇,扇著摺扇,微笑道:「我都好久沒去國都了,這次跟著公子,也可以去國都看看。」

******

當天。

東伯雪鷹就帶著魔仆子白、田易芝、兩頭黑流雲犼、九名親衛還有一名侍女顏瑜。雖然母親戎星蘭讓多帶些侍女過去,可東伯雪鷹前世時習慣苦修,帶一名侍女已經是為了應付母親戎星蘭了。

「呼。」

在火烈城,通過傳送法陣先抵達三大帝級城池之一的『淳御城』。

跟著,在淳御城再度通過傳送法陣,便前往國都!

「嘩~~~」

空間恢復平靜。

一襲白衣的俊美少年,身旁跟著侍女、灰袍老者以及一位搖著摺扇的黑色衣袍妖異男子,兩條黑流雲犼也看向周圍,發出低吼。九名親衛更是肅然。

「南雲國都。」東伯雪鷹看著。

天空中,一縷縷光華在流轉,城池之廣更是一眼看不到盡頭。

作為南雲國最大的城池,南雲國主親自坐鎮的城池,整個界心大陸十大宗派之一『南雲聖宗』坐落的城池。南雲國都在整個界心大陸都是有著很大名氣的城池,這裡,外來國度的強者都很常見。甚至六大古國的許多大勢力都在這有分部。

來南雲聖宗總宗欲要拜入修行的修行者,更是多的嚇人。

「這南雲國都,感覺比混沌虛空六大聖地中的『刀皇城』要強大穩定十倍百倍。」東伯雪鷹暗暗驚嘆。

沒辦法,界心大陸宇宙神數量太多,對法陣研究自然也更高。法陣造詣超過巫祖的怕都很多。加上『南雲國主』作為十大宗派之一的宗主,在宇宙神中都算是極為富有的,自然能夠直接購買一些強大恐怖的法陣。

南雲國主本身實力就夠恐怖了,在南雲國都內部,他的實力幾乎就是無敵。

「公子,我們應山氏在這也有別院。」魔仆子白笑道,「且先去別院歇息,老母早讓人安排,等南雲聖宗總宗那邊安排好,公子再過去。」

「好。」東伯雪鷹點頭。

……

南雲國都,應山別院。

這裡也有許多應山氏子弟,有些是在這修行,有些是負責一些生意,不過當東伯雪鷹過來時,卻立即隱隱成為應山別院地位最高者。

「是那位雪鷹公子。」

「他來國都了。」

雖然這裡,也有三位宗家元老主持。可東伯雪鷹都有魔仆子白當護衛了,三位宗家元老也自然低上一頭,他們也不介意,畢竟這位雪鷹公子是註定要成混沌境封侯的。

他們擺下接風宴,熱情迎接。

「雪鷹公子,這裡可不是應山城,更不是火烈城。這裡高手如雲,身份地位尊貴的更是多了去了。像皇族子弟,像帝級家族的天才,這就罷了,有一些是來自於六大古國的大家族子弟,甚至就是六大古國的皇族子弟,便是我們南雲國最是跋扈的大皇子都不敢輕易得罪。」

「是啊,雪鷹公子,在這得低調些。」

宗家元老們和一些家族子弟們都在說著。

東伯雪鷹聽了暗暗感慨。

旁邊魔仆子白扇著摺扇,淡然道:「公子,別擔心,老母讓我帶著一塊南雲聖令!只要你別主動得罪,便無需在乎六大古國子弟。其實六大古國的子弟地位也有尊卑,能讓我等退避的並不多。」

「南雲聖令?」三位宗家元老驚愕。

lixiangguo

那個姜烈不甘心,直接看向百流木郎,「師兄,走!」

Previous article

李翊凡是一陣狂汗,就沒有見過這麼坑的隊友,他不明白的是為什麼他們一聽可以打自己,就表現的這麼的興奮呢。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