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哎呦我的大小姐,你就體諒我一下,我這不是前段時間,剛跟凌風集團簽約,成為他們旗下的藝人,他們說,如果我簽了凌風集團,以後不僅能當模特,還能讓我向著影視圈發展呢!這可是我這幾年來,求之不得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們娛樂部門的主管告訴我,今天凌風集團的靳總,正好來南希市,讓我接待一下,我現在都來遲了,還得趕緊找人賠禮道歉呢!"瑟琳說道。

路西西嘟了嘟嘴。

"感情鬧了半天,你不是來接我的啊!"路西西不開心的說道。

瑟琳拉著她的手。

"好了,姑奶奶,別生氣了,我先個靳總打個電話,問問他人在哪裡,有你什麼事情,我們回去再說,行嗎?"瑟琳無奈的說道。

路西西沒好氣的點點頭。

"好了好了,我大人有大量,原諒你了,趕緊打電話吧,打完電話,我們早點回去!"路西西說道。

瑟琳摟著她的肩膀。

"這才是我的好閨蜜嘛!"瑟琳笑著說道。 瑟琳給靳東打完電話,靳東讓她在機場門口等著。

瑟琳拉著路西西,向機場門口走去。

自從那次,知道蘇北是路南的妻子之後,瑟琳當時雖然跟路西西鬧翻了。

可是,兩個人畢竟有那麼多年的友情,過了一段時間,路西西找瑟琳談話之後,兩個人也就冰釋前嫌了。

所以,路西西這次回國,才會讓瑟琳來接她。

兩個人一邊往機場口走,一邊說話。

路西西向瑟琳吐槽。

"你都不知道,我在飛機上,遇見一個神經病,長的吧,其實還可以,就是腦子有點不正常,旁邊的一個美女,搭訕了他一路,他一聲不吭,我都差點以為,這個男人是個啞巴了,結果,我下飛機的時候,堵著我,問我叫什麼名字,你說說,是不是哪有毛病!"路西西沒好氣的說道。

瑟琳笑著看著路西西。

"那還不是因為,我們西西長得太好看了,要不是那個女人長得太丑,那個男人,怎麼會不搭理她呢!所以上啊,不是他腦子有問題,而是,他是個很正常的男人,懂得欣賞美女,對不對啊!"瑟琳打趣的說道。

路西西撇撇嘴,擺著手。

"算了吧,讓這樣的神經病欣賞,我還是寧願當個醜女,而且,我還沒有告訴你啊,他竟然在衛生間門口堵我,我直接大喊他是流氓,被一群大媽給堵住打,可把我笑死了!"路西西說著,想到當時的場面,竟然捂著肚子笑起來。

看著她開心的樣子,旅遊了一圈,好像整個人都變得開朗了。

瑟琳由衷的羨慕,她也跟著路西西一起笑。

路西西捂著肚子。

"你說那個男人,搞不搞笑,真的笑死我了!"路西西笑得眼淚都出來。

突然,她們倆背後,想起一聲冷不丁的聲音。

"是嗎?那個男人有那麼搞笑嗎?我看你,還沒有笑死啊!"聲音清冽,似乎不含任何雜質。

路西西和瑟琳,驚得趕緊轉過身。

路西西一看靳東,立馬打起一百二十分精神。

"你什麼時候來的,幹嘛站在我們身後,你是鬼啊!"路西西生氣的瞪著靳東說的。

瑟琳看著面前的帥哥,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帥哥,你怎麼會在我什麼身後啊,我們不認識你啊!"瑟琳羞澀的說道。

靳東勾唇,微微一笑。

他回答瑟琳的問題。

"你不認識我,不要緊,她認識我就行,我就是她口中的那個神經病!"靳東特意加重了,神經病三個字的讀音。

瑟琳吃驚的張了張嘴。

不是吧,路西西一直在跟自己吐槽的人,就是眼前的大帥哥!

這個路西西,她回去之後,必須好好的教育一番,簡直太暴殄天物了!

瑟琳笑嘻嘻的盯著靳東,早已忘記,自己還要接人的事情。

靳東回答完瑟琳的問題,這才轉身看著路西西。

"不好意思,這位小姐,至於你剛才問的問題,我也可以一一回答你,其一,我一直跟在你們身後,其二,如果你還看得見我,那我就不是鬼!"靳東說著,笑不達眼底。

路西西忍不住縮了縮脖子,為毛她覺得,這個男人身上,散發著一種危險的氣息呢!

她伸手拉了拉旁邊的瑟琳。

瑟琳乾笑了一聲,趕緊打圓場。

"這位先生,我們家西西也不是故意的,你不要介意啦,我們現在還有事情,改天在敘,好嗎?"瑟琳笑著說道。

靳東挑眉。

"西西……她叫……?"靳東一臉求知慾的看著瑟琳。

瑟琳心直口快的開口,壓根沒有注意到,路西西一個勁的抓自己的袖子。

"路西西啊!難道你不知道她的名字!"瑟琳笑嘻嘻的說道。

靳東笑得像一隻狐狸。

他勾唇。

"以前不知道,現在知道了!"他笑著說道。

路西西瞪了一眼瑟琳,生氣的跺腳。

這個損友,她簡直要對她無語了。

瑟琳這才感覺到,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她細細一想,不好意思的看著路西西。

"那個……西西,口誤啊,完全是口誤!我們現在還要去接人呢,就不跟這位先生繼續說話了!"瑟琳打著哈哈,拉著路西西要離開。

畢竟,她也感覺到了,面前的男人,簡直就是一直狐狸。

她還是小心點為妙,別真的把閨蜜給買了。

瑟琳拉著路西西,一邊走,一邊打電話。

結果,她這邊電話剛打通,身後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瑟琳有點吃驚的轉過身。

她看著靳東接通電話。

她在電話中喊了一聲。

"靳總,您好!"

結果,靳東看著她,笑眯眯的對著電話說了一聲。

"瑟琳小姐,你好,我想,我已經看到你了!"靳東笑著說道。

瑟琳手裡的電話。

"啪"的一聲掉在地上。

真是巧到家了!她想撞牆,怎麼辦?

希望自己剛才,沒有得罪大老闆!

瑟琳趕緊狗腿的跑上去。

"靳總,你好啊,我對你的大名,早就耳聞已久了!"瑟琳討好的說道。

路西西無語的四十五度望天。

真是活見鬼了,這麼巧!

靳東!

對了,他在飛機上,說自己叫靳東來著!

她怎麼就沒有想到呢!

路西西無語的拍了拍自己的腦袋,真是笨的要死!

結果,他剛拍完,靳東就帶著笑意開口。

"你不用打自己的腦袋了,應該會越打越笨的!"靳東說。

路西西氣的想罵人,她剛張開嘴。

結果,一不小心,咬到自己的舌頭。

路西西氣的抓狂,她這簡直是諸事不順啊!

靳東看著路西西抓狂的樣子,笑得更歡快了。

其實,他早就認出了瑟琳,在他知道,接機的人是瑟琳的時候,森文就已經把瑟琳的資料,全都發給他了,他也是隨意掃了一眼。

沒想到,會以這樣的方式見瑟琳,還有他感興趣的女子。

她們兩個人竟然認識,這對靳東來說,絕對是一個大大的驚喜。

這樣的話,他就不用,去調查路西西的身份了,直接可以通過瑟琳打聽了。

路西西看著靳東別有深意的笑容,她有一種感覺,自己會被瑟琳給賣掉。

三個人彆扭的走出機場,上車!

其實,說到底,最彆扭的人,只有路西西。

她總覺得,怪怪的。

明明兩個在飛機上見了一面的人,嚇了飛機,竟然還會牽扯到一起,她怎麼想,怎麼不舒服!

靳東可是樂的緊吶!

得知路西西要住酒店,靳東很自覺的,跟她住進了同一家酒店。

這樣的話,偶遇起來,是不是也能方便很多呢!

靳東的臉上,再次露出了狐狸般的笑容。

路西西出去這段時間,她想通了太多太多。

雖然想起以前的事情,心裡還有點難受。

但是,她跟過去那個固執的自己,已經完全是兩個人了。

路西西知道,這次旅遊,對她來說,是救贖,是重生。

蘇北忙了一整天,快下班的時候,她這才想起,晚上要回老宅。

她的心裡,難免有點沉重。

已經這麼久沒有回去了,她不知道回去后,該怎麼面對路南的家人。

首輔千金 而且,路西西回來了。

按照以前路西西對路南的執念,她在心裡想想,就覺得有點可怕。

蘇北想了半天,搖搖頭。

還是走一步看一步吧,路家的事情,實在有點難說。

其實,她一直不敢告訴路南,蘇寒和蘇凜的真實身份,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那就是,她怕路家的人,接受不了兩個孩子。

她寧願現在這樣分開,也不想讓路家人,給兩個孩子氣受。

讓她看著自己的孩子受委屈,她是做不到的。

路南對她來說,真的很重要。

可是,如果和他在一起的代價是,委屈她的兩個寶貝,那麼請原諒她,真的做不到。

想到這裡,蘇北的心裡,輕鬆了些許。

她還是先回家,看看路西西這次回來后,究竟變成了什麼意思。

記得她走的時候,當時好像真的有點變化了,希望她能放下路南吧。

這樣對她,對路西西自己,對路南,對他們三個人,都事最好的!

蘇北胡思亂想著,人已經到了地下車庫。

她走了兩步,抬起頭,就看見路南站在不遠處,直直的看著自己。

他的笑容,像是具有安定人心的功效。

蘇北看著,心裡也沒有那麼煩躁了。

她笑了笑,向著路南走過去。

"這麼早就下來了!"蘇北說道。

路南笑著點點頭,他認真的看著蘇北。

"北北,不要緊張,你看你,雖然在笑,眉頭還是緊鎖的,不要覺得面前有什麼大事要面對一樣,只是回家一趟,現在的我,會時時刻刻護著你,不會讓你受一點點委屈,你要相信我,好不好?"路南看著蘇北,堅定的說道。

蘇北抿唇,點點頭。

"嗯,我相信你!就是很久沒有回家了,心裡有點緊張而已!"蘇北說道。

路南伸手,溫柔的撫平她的眉頭。

"還說相信我,相信我的話,就不要這樣如臨大敵的,好嗎?你只需要讓我牽著你的手,穩穩的向前走!"路南說的有點煽情。

蘇北感動的點點頭。

"好啦好啦,我們趕緊上車吧,這裡公司,別人看見,終究是不好的!"蘇北俏皮的說道。

看著她終於有點人氣了,路南這才放心。 路南和蘇北,到了路家別墅的時候,別墅門口,一個人都沒有。

看著面前熟悉的建築,蘇北有種恍如隔夢的感覺。

以前每周五固定來的時候,都有一種打仗的感覺。

現在只覺得心裡沉重。

還有點不知所措。

上次家裡人都以為,自己流產了,那現在呢?

過去這麼長時間了,他們會不會問自己,懷孕了沒?

想到這裡,蘇北忍不住頭疼。

路南停車,轉身看了蘇北一眼,他伸手,撫平蘇北皺起來的眉頭。

重生之美麗新人生 "北北,怎麼又皺眉了,好好站在我旁邊,什麼也不好擔心,好嗎?就算遇到什麼問題,還有我在呢!"路南認真的看著蘇北。

蘇北點點頭。

她深呼吸了一口氣。

"好了,我準備好了,我們下車吧!"她看著路南,堅定的說道。

路南臉上這才露出一抹笑容。

lixiangguo

溫如意企圖往前走,碰觸容子澈。

Previous article

韓-國解說員:「master是很優秀,但是和機器比,還是差了很多。」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