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龍青白皺了皺眉,說道,“幻境和外頭的天地是一樣的,任何生靈都會繁衍,如若沒有控制,那裏頭的東西會越來越多。所以製造者會添加一種滅絕大部分生靈的設定,叫做血煞。”

聽了這話,白勝雪有些微微出神。

龍青白繼續說道,“蒼雲山這幻境的血煞是兩百年一次,幾百年前有個通天期的高手被困在這裏,然後被血煞殺死,然後變成了幽魂。就是守住這裏生門的那個最大的幽魂,它給自己取名叫做鬼帝,是想在這裏稱皇稱霸。”


“那這麼說,若是我們這些天逃不出去,我們也會變成那樣的東西?”白勝雪此刻臉色有些蒼白,似乎是想到自己也會變成一團幽魂,她有些害怕。

龍青白點了點頭,說道,“所以我才說,我自作聰明,沒了小虎幫忙,我們要逃出生門,簡直難上加難。

正說着,龍小虎身上開始慢慢圍繞起一道道的淡淡的彩光。那彩光很淡,若不仔細很難發現,只是白勝雪的雙眼一直盯着龍小虎,看到有此變化便驚訝的叫出了聲。

龍青白聽到白勝雪叫喚急忙來看,此刻那彩光基本已經看不見了,只見到龍小虎的身體微微動了一動,隨機睜開了雙眼。

“什麼?你……你醒了?”龍青白一看龍小虎已經坐起了身,驚訝的問道。

龍小虎站了起來,說道,“龍大哥,是你救了我嗎?真是謝謝你了。”

這話一出,龍青白額頭上的汗都要滴下來了,他伸手摸了摸龍小虎的身體,奇怪的問道,“你不是被那皿鬼重擊了一下,爲何那麼快就沒事了?”

龍小虎撓了撓頭腦袋,尷尬的說道,“無意中學會了一種生命功法,一般的內傷都可以自愈。”

龍青白瞪大了眼睛說道,“神器,混沌,生命功法,你這身上的寶貝隨便一樣別人都是羨慕的要死,可是你卻擁有三樣。”

龍小虎嘿嘿一笑,有些害羞。

龍青白道,“如今這樣正好,你醒了我們纔有些希望,我教你一種特殊的功法,明日你去殺了那皿鬼,然後我們開始準備逃生。” “殺了皿鬼?”龍小虎想起那皿鬼的厲害,他有些躊躇。

“是的”,龍青白說道,“雖然如今的你很難殺了他,但是我教了你這種功法之後,你殺他易如反掌。”

龍小虎龍氣變身之後實力在先天六層左右,那皿鬼是二階七品,從實力上來說比龍小虎高了一層,難以力敵也是正常。

“你如今打不過他不是你們實力上的差距,而是你們形態上的差距。”龍青白看出龍小虎的困惑,便說道。

“形態?什麼意思?”龍小虎問。

“它是一團靈魂,沒有實質,而我們龍族不能用玄術只能用功法。你那招凝聚了龍魂力量的火焰,相當厲害,可是畢竟也算是功法,只要它盡力保護自己的內核不被你打中,你就拿它沒有辦法。”龍青白道。

龍小虎想想覺得有些道理,只是自己也沒有辦法,他來來回回就那三板斧,用完之後便再無絕招。

龍青白道,“我這裏有一招數,雖然也是功法,可是卻能攻擊對方的靈魂,你可要學。”

這個問題跟不問一樣,龍小虎這種對於道法功法癡迷至狂的人,怎麼會不想學。當下他用力的點着頭,就如同小雞啄米一般。

功法的教授和傳承不同於直接吸收,教授者教的能力和學習者學的能力不同,功法所能接受的程度也不同。

好在龍小虎對於功法的悟性也是極高,只花了一天半的時間便將那功法學的淋漓盡致。

“你對我試試。”龍青白看到龍小虎學的差不多了便想檢驗一下成色。

龍小虎嘿嘿一下,忽然氣息暴漲。

“攝魂”,一聲疾呼,眼神中一道若有若無的能量朝着龍青白傳去。

龍青白也不抵抗,一動不動站在那裏。

被攝魂擊中,只見他微微一晃,幅度很小,隨即說道,“不行,真氣再足一點,你這點力道最多隻會讓敵人稍稍頭暈。”

龍小虎一聽這話,猛的將龍氣釋放出來,大喊,“攝魂”。

……

再次上天,龍小虎信心失足,找了一圈,那皿鬼果然又在外閒逛。

它也算是個小頭目,每日的任務就是出來尋找有沒有什麼兇獸人類可以吸收,這幾天遇到過龍小虎和白勝雪,它心裏記掛便遊遊蕩蕩想要再次碰到。

龍小虎從長劍跳下,落在那皿鬼前頭,只見那皿鬼又愣了一愣。

“又來送死?什麼情況?”說着擡頭看了一下天空,那龍青白早已飛走了。

“嘿嘿,不管怎樣,今日一定要吃了你了,事不過三嘛。”皿鬼發出嘎嘎的笑聲。

龍小虎擺了擺手,一副無奈的樣子,“沒辦法,掉進這地方只能乖乖給你們吃了,來吧。”

皿鬼一看這小子忽然“開竅”了,心裏一陣狂喜,便直接跑上前去。

“攝魂”,一聲大喊,龍小虎氣息暴漲,這一招便用了出去,皿鬼正在開心,忽然頭腦一陣眩暈,隨即便失去了知覺。

“嘿嘿”,龍小虎壞笑一聲,左手捏起天龍怒焰,就往那皿鬼身上砸去,火焰沖天而起,將皿鬼的身體燒的四處扭動,隱約中,身體的中心一顆若有若無的黑色小球漂浮在那裏。

龍小虎探手將那小球捏住,這是皿鬼剛好恢復正常。

“不要,求你了,不要啊。”皿鬼命脈被捏,大聲求饒。

龍小虎此刻冷下了臉,淡淡說道,“那日要不是龍大哥,我們兩人已經被你逼下了懸崖,今日我來,就是爲了報仇的。”他向來恩怨分明,今日是無論如何也不會放過這皿鬼的。

似乎預見到了自己的覆滅,皿鬼發出了最後的一聲嘶叫。

龍小虎右手變爪,催動功法,那吸魂爪猛的一吸,那皿鬼的身體頓時朝着龍小虎手中的小球聚攏,然後慢慢被導入到龍小虎的身體裏頭。


過了一會,那黑色小球便失去了光澤,變成了一顆廢核,掉落在地上。

吸取了皿鬼的真氣,龍小虎體內滿滿的都是力量,他心中欣喜,急忙盤坐下來,開始修煉。

龍青白從天上落下,對着龍小虎笑道,“不錯啊,終於搞定了。”


龍小虎嘴角露出一絲笑容,卻沒有說話,依舊是閉着眼睛,在那裏修煉。

過了半晌,龍小虎才緩緩睜開眼睛。

“怎樣?這隻肥吧。”龍青白問道,他們將這幽魂比喻成肥羊,也是爲了調整自己的心態,不至於在這個與世隔絕的地方讓自己發瘋。

龍小虎一笑,道,“可惜這樣的太少,不然我就一口氣搞個十隻。”說完將氣息散發出來,先天五層的頂峯。

二人相視大笑,在這地方,不過幾日,龍小虎便提升到了先天五層,而且是五層頂峯,差一絲就能突破。

“可惜這裏就要血煞,不然我就待上個十年,等出去的時候便能成爲強者了。”龍小虎半開玩笑的說道。

龍青白慘笑一聲,道,“十年?若是讓你孤獨帶着,我猜你一年也待不上,就瘋了。”

說起這話,他一臉落寞,看來是想起了自己的事情,有些茫然。

龍小虎看他那副樣子,便上前安慰,“龍大哥,不要苦惱了,我們馬上就能出去了。”

……

回到山洞,白勝雪已經準備好了吃的,大家美美的吃了一頓,便開始籌備如何逃出生門。

“那地方有個洞門,你們兩人只需要在門口幫我抵擋那一羣幽魂,它們基本都是先天一層以下,你們用盡全力抵擋半個時辰,我絕對能把那鬼帝幹掉,然後我們一齊傳送出去。”龍青白說道。

龍小虎和白勝雪都神色凝重,也不說話,只是一直在點頭。龍青白看到二人的表情,便笑道,“別那麼緊張,放鬆些,有你們幫忙,我們肯定能出去了。”

二人又點了點頭,卻怎麼也笑不出來,畢竟他們要面對的是成千上萬的幽魂,稍有不慎便會被拖出去當成點心吃掉。

吃飽睡足,又是一日,天邊的血色更加濃了,彷彿隨時那血煞就要到來一般,看似恐怖的很。

那本來蒼翠的樹林在那血色霞光的照耀之下,也變的有些陰森恐怖,三人從飛劍上看下去,直覺得心裏發毛,絲毫沒有即將逃出生天的喜悅。

這幻境碩大,龍小虎之前走過的部分只是很小一塊,三人飛了好久纔看到前方一大片紅黑色的土壤,猶如沙漠,卻長着一些奇怪的植物,三三兩兩,毫無生氣的長在那裏。

遠遠望去,那片紅黑土壤的中心,赫然是一個凹陷的大洞,那些土壤越靠近大洞,就越加血紅,到了洞口部分,幾乎成爲了血紅土壤。

洞口地面之上,幾乎密密麻麻的全是幽魂,看來這幻境幾千年來確實也吃了不少的人。

龍小虎和白勝雪看了心裏慌張,只是卻又暗暗慶幸,“好在遇上了龍大哥,不然自己從外頭殺進去,估計殺到半途便力竭而亡了,連那生門什麼樣子都看不到。”

那些幽魂似乎也看到了天上的人羣,一個個擡着頭,張開手,好似自己伸長手臂就能將人從天上拉下來一般。

“一會兒你們堵住那個洞口,我直接飛進去找那鬼帝,記住無論如何,也要堅持住半個時辰,否則我們都要死在這裏。

龍小虎點了點頭,看準了那洞口位置,就拉着白勝雪跳了下去。

那洞口窄小,一個身體堵不上,兩個身體又有餘,此刻二人並肩擠在一起,相互感受到彼此的溫度。眼看前方滾滾而來的幽魂波濤,兩人心裏都是既緊張又安寧。

“即使敵不過,能和他並肩作戰,也是值得。”白勝雪心裏想着。

那批幽魂競相涌來,前面跑的慢一些的早已湮沒在身後衆幽魂的“鐵蹄”之下。

塵土滾滾而上,黑壓壓的一片,千軍萬馬,甚是壯觀。

“咕嚕”,龍小虎嚥了一口口水,捏着黑槍的右手更加緊了一些。

那些幽魂已經近在咫尺了,龍小虎黑槍一橫,往前一步,擋在了白勝雪面前。雖然之前二人是並肩的,但是看到這麼大的場面,他怕白勝雪有失,便自己來擋。

“唰……”簡單的一下橫掃,尋龍槍散發出一股濃濃的氣勢,前頭這些築基期,最多先天一層的螻蟻,在龍小虎面前簡直不堪一擊。

幻影七連殺,每一殺過去,都會消散一批幽魂,廢核暗淡的掉落。

只是幽魂的腳步並沒有停止,依舊是不知死活的朝着前頭涌來,他們早已死過一次,如今若是被殺,或許只是一種解脫罷了。

……


洞穴深處,龍青白提步進入,這洞穴碩大,至少比龍青白的住處要大了很多,到處都是陰暗潮溼。

地面也是溼滑,走起路來,一粘一粘,發出“嘖嘖”的聲音,讓人聽了難受。

真氣灌入,手中長劍發出光芒,照亮了這一片陰暗洞穴。

“好本領。”忽來的一個聲音,隨即響起了悶悶的聲音。

龍青白轉頭,卻發現旁邊一張石椅之上,那鬼帝斜靠在那裏正在邊鼓掌邊笑。


“十多年的恩怨了,你也殺不了我,我也殺不了你,如今我就是來解決這段恩怨,然後逃出這個該死的地方的。”龍青白見到那鬼帝,狠狠的說道。

鬼帝哈哈大笑,道,“若不是你能飛天,其實早就死了,這裏本來就是我的天下,你還是乖乖的讓我吸收,成爲我力量的一部分,這樣便能永遠活着這裏。”

龍青白呸了一下,罵道,“噁心的東西,要不是你手下太多,我早就解決你了,如今你那二把手皿鬼也被我幹掉了,你的手下都在外頭被我兄弟堵住,一對一,你有信心贏我?”

說這話,本爲打擊那鬼帝的氣焰,讓他聽了恐慌。誰知這鬼帝好似心理素質非常高,聽完這話,只是淡淡一笑,說道,“皿鬼那廢物早就該死了,只是你確定我如今就這麼一個二把手嗎?難道只准你找小弟,就不准我找小弟嗎?”

“什麼?”龍青白聽了大驚,“你……你又有新手下了?”

鬼帝嘿嘿一笑,說道,“通天一層,和我當時進來的時候一樣,我是強忍住沒有吃他,就是爲了對付你,今天他剛好變成幽魂,已經出關。看看是我先死,還是你的兄弟先死。”

這話一出,龍青白臉色大變,一滴汗珠從臉側滑落下來,捏着長劍的手青筋已經爆了出來。 “如果他說的是真的,那小虎他們豈不是很危險。”想到這裏,龍青白有些爲難,腳尖一動,那鬼帝已經擋在前頭。

“嘿嘿,想救他們?你不是要殺我呀,來吧,來殺我吧。”它邊說邊一步步朝着龍青白靠近過去。

“畜生,棋差一招,只能用最快速度把你解決,再去救龍小虎他們了。”龍青白意念一動,用出了攝魂。

……

龍小虎和白勝雪此刻獨自面對千軍萬馬,那些幽魂殺之不盡,如滾滾波濤,翻涌而來。

“蟻多咬死象,我今天總算體會到這感覺了。”說着又是一槍,真氣貫出,直線上幾個幽魂瞬間斃命。

似乎是感覺到身旁少年有些體力不支,白勝雪上前一步,口中念念有訣。

忽然間,那把龍吟光芒大盛,上頭捲起一個小小的漩渦,漸漸的,隨着真氣灌入的量越來越多,那漩渦猛的增大,隨後破裂開來,裂風如刀,瞬間朝着中幽魂灑去。




lixiangguo

說話間,蕭天和秦關已經走到了那幾個女人的面前。

Previous article

… 轟隆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