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龍皇此時是人形,看著姬動,揮了揮手「既然要是,就趕快走吧,別蕃蕃媽媽的。」

嗯。」姬動點了點頭「龍皇,雖然你是茅台、五糧液還有思動的父親,但是,在我心中,並不把你當作長輩。」

「?」龍皇疑惑的看著姬動。

姬動徽做一笑「我當你是朋友。好了,再見,我的朋友。我們走。

大衍聖火龍有些戀戀不捨的看了父母一眼,驟然加速,朝著遠方的天際閃電般而去,姬動的聲音遠遠傳來「龍皇,你一共虐了我多少次我記不清了,不過,等我突破了九冠,一定會來再和你切磋切磋。」

龍皇原本有些暗淡的眼眸光芒亮起,臉上流露出一絲微笑「這臭小子。我等著你。」

天干聖徒們雖然在坐騎的幫幼下朝著遠方飛去,但他們的目光卻依舊停留在龍谷的方向,在這裡住了近一年的時間,對於龍谷的一切,他們都充滿了深刻的感情。在這裡,他們所有人都擁有了坐騎夥伴,在這裡,他們也結識了那麼多巨龍。和龍族,他們早已成為了朋友。此時真的要離開了,每個人心中都充斥著不舍的情緒。

直到龍谷再也看不見了,眾人的目光才緩緩收回,但他們的情緒卻釋有些低落。

正在這時,一層金紅色的光芒從姬動身上亮起,吸引了天干聖徒們的注意,一道道金紅色的光線準確無誤的落在了天干聖徒們每個人的額頭上。頓時,他們的感知幾何倍數的增加,周圍所有的一切似乎都變得通透了。這久違的感覺不禁令眾人心頭一振。

眾多信息從這相連的金色光線中傳入他們腦海之中,高空中風吹拂的方向,風的力量,空氣中各種元素的濃度以及實時變化,都詳細無誤的出現。直徑三千米範圍內的一切變化,也全部呈現。最令他們震撼的,就是姬動那浩瀚如海的龐大靈魂之力,在這一刻彷彿將他們每個人的身體都席捲在內似的。

「離開傻有成商會近一年的時間了,這一年,我們每個人都付出了極大的努力,每個人也都有了巨大的提升。讓我們告訴彼此,我們現在的修為達到了怎樣的級別吧。」姬動低沉的聲音彷彿帶著魔力一般響徹在天干聖徒們耳中。原本眾人因為離開龍谷而有些失落的心情再他那逐漸變得激昂的語調中漸漸變得興奮起來。

「我,姬動,天f雙火聖徒,魔力,八十二級,坐騎,大衍聖火龍,九階。」

姬動幾乎是吶喊著說出了自己的等級,身在高空,他們根本不需要有任何避諱,他的吶喊,似乎是要將心-中所有的不快和鬱悶都喊出來似硌。

按照實力和地位,接下來開口的應該是阿金或者弗瑞,但是,他們兩人卻都沒有吭聲,而是將日光落在了陳思璇身上。這是對陳思璇本人的尊重,三天前,陳思璇抱著姬動說出的那番話,征服亍所有人。在眾人心中,她已經和姬動是一休的。

陳思璇並沒有推辭,微微一笑,向夥伴們點頭示意后,道:「陳思璇,天干乙木聖徒,魔力,魔力,七十九級,魔獸夥伴,思動,等級不清。

此時,思動就在陳思璇懷抱中,輕輕的蠕動了一下,只有姬動才知道這所謂等級不清的思動有多麼強力,當初面對林清、林一磊夫妻時,要不是思動,恐怕他就被幹掉了。而且,思動平時不吭聲,但實際上,它是能夠說話的啊!此時,聽陳思璇提起它,在陳思璇懷中輕輕的蠕動了一下,顯示著它的存在,陳思璇輕輕的撫摸著它,俏臉上微笑更加濃郁了。

陳思璇報出了自己的等級后,阿金和弗瑞都將目光投向了對方,阿金做出一個請的手勢,弗瑞點了點頭「弗瑞,天干陽雷聖徒,魔力,八十五級,坐騎,紫雷耀天龍。」

「阿金,天干辛金聖徒,魔力,八十九級,坐騎無。」

「姚謙書,天干甲木聖徒,魔力,八十一級,坐騎,青龍,九階「狼天意,天干戊土聖徒,魔力,八十一級,坐騎,鑽石龍,九階。」

「渺渺,天干己土聖徒,魔力,八十一級,坐騎,銀翼海東青,九階。」 「杜馨兒,天干庚金聖徒,魔力,七十二級,坐騎,金龍,九階。

「杜明,天干壬水聖徒,魔力,七十四級,坐騎,冰雪巨龍,九階。

「藍寶兒,天干癸水聖徒,魔力,七十六級,坐騎,寒冰巨龍,九階。

最後一個開口的是天機

「天機,坐騎,鑽石龍,十階。」

伴隨著眾人一個個報出自己現在的魔力等級,每個人的信心和狀態都在朝著巔峰調整,他們眼中無不散發著驕傲之色,能夠擁有現在這樣的實力,他們憑藉的都是自己的刻苦修鍊。哪怕是魔力最低的杜馨兒,此時修為也已經達到了七十二級的程度,所有天干聖徒們,更是都擁有著九階以上的魔獸夥伴。

這樣的實力放在任何一個國家,都是極其恐怖的,更何況,他們每個人擁有的還都是極致魔力,更是十屬性俱全,還多出了極致陽雷屬性。姬動、陳思璇、阿金和弗瑞四人更是擁有著神器。他們具有的「已經是連至尊強者都要為之恐懼的力量啊!光明天干聖徒的能力「從現在這一刻開始,才是真正的展現出來。

姬動目光從每一位夥伴身上掠過,眼眸中金紅色光芒大盛,朗聲道:「好,這就是我們得天獨厚的實力,也是我們多年努力的結晶。從這一刻開始,我們就是大陸的救世主,每一個人都是,這不是我們自誇,而是因為我們將會為了這個目標而奉獻自己的一切。人的一生只有幾十年,哪怕是再強大的魔師,最多也就是幾百年的生命。在這有限的生命中,我們要活的精彩,要讓自己的生命在歷史的長河中綻放出無法磨滅的璀璨光芒。接下來,我們的目標就是地心世界,在那裡,我希望我們所有人的修為都能提升到八冠以上,都擁有屬於自己的魔域,然後,就是我們真正為了光明五行大陸安危而展開行動的時候了。」

簡單的幾句話,他已經將夥伴們的情緒全部調動起來,因為離開龍谷而產生的幾分傷感蕩然無耿,一眾魔獸坐騎集體加速,按照姬動所指引的方向疾飛而去。他們此行的目標,就是熾火城西南六百公里處的阿爾曼斯山。

之所以選擇阿爾曼斯山而不是姬動從烈焰那裡知道的風霜山脈,有幾個原因,首先,阿爾曼斯山是傻梳$商會指定的進入地點,其次,阿爾曼斯山山脈守護地心世界入口的神獸三足金烏已經被姬動擊殺了。

想要進入地心世界自然就容易的多。而如果他們想從風霜山脈進入的話,必定要殺死冰雪巨龍風霜這十階神獸,倒不是說殺它有多麼困難,但當初姬動畢竟用它的血浸泡過自己的身體,多少有著幾分人情。而且,這些守護地心世界入口的神獸可不只是預防外人進入地心世界那麼簡單,也同樣預防毒地心世界中的生物出來。所以,既然已經有了神獸被殺死的阿爾曼斯山可選,就不必再打開一條通道了。萬一地心世界生物降臨人間,豈不是要麻煩了么?

因此,在仔細思考後,姬動就選擇了阿爾曼斯山作為他們此行進入地心世界的入口。了從西金帝國前往南火帝國,自然是要比前往東木帝國近,但三合山脈在西晉帝國最北面與北水帝國、然土帝國交界的地方。因此,從這裡前往南火帝國也就近不了多少了。

幸好,這些承載著眾人飛行的魔獸起碼都有九階,在空中全力加速起來,那是怎一個風j著電掣。再加上天干聖徒們可以施展五行法陣中的翱翔法陣為它們加速,幾天後,他們就已經進入了南火帝國境內。

姬動和陳思璇曾經前往國阿爾曼斯山,自然不會找錯,為首的大衍聖火龍幾乎是直線飛行,直奔阿爾曼斯山而去。

遠遠的,阿爾曼斯山已然在望,高大而孤獨的山峰傲然挺立,由於岩漿肆虐結束后的時間不長,這裡已經不復當初姬動他們第一次來時的樣子。更多的都與火山灰和乾涸后岩漿形成的岩層。

姬動靈魂之力全開,眾人只見他身上金紅色的光芒驟然濃郁起來,緊接著,澎湃的靈魂之力已經與丹著阿爾曼斯山的方向呈扇形掃描了過去。

通過靈魂掃描,姬動發現,阿爾曼斯山上,還有著一些魔獸,但都是修為較高的高階魔獸了。而且他們此時還能看到,在阿爾曼斯山的山頂上,隱約有淡淡的煙霧冒起,距離山頂較近的地方,空氣明顯因為熱量而扭曲。顯然,在那次火山噴發過之後,又曾經有過新的爆發。

只是規模應該要小的多。

大衍聖火龍在姬動的靈魂指引下,朝著阿爾曼斯山山頂的方向逐漸靠近,其他人也都控制著自己的坐騎分散開一點,這樣大家都保持一定距離,一旦有什麼狀況也能都全力發揮出它們的能力。

十頭九階、十階的強大魔獸,而且還大都是龍族降臨在阿爾曼斯山上空,所形成的無形威壓令阿爾曼斯山上碩果僅存的不多魔獸大氣都不敢喘,一個個銷聲匿跡,唯恐自己成為被針對的目標。

當眾人靠近到距離阿爾曼斯山山頂五百米範圍內后,明顯感覺到空氣中的溫度持續上升。火元素也變得分外濃郁起來,其他屬性魔力元素則是越來越稀薄。

漂浮在空中的阿金來到大衍聖火龍身邊,道:「姬動,主人曾經對我說過,地心世界的強大,不只是因為它有著眾多強橫的生物,更重要的是,在地心世界中,地心生物的實力都能幾何倍數提升。在那裡「唯有火元素是最為濃郁的,除了火元素以外,其他各種屬性元素,都要稀薄的多,遠不如外面的世界。這也是威脅最大的地方。大家進入其中后,一定要盡量節約魔力。」

阿金在說這些的時候,目光隱約中與陳思璇有著一瞬間的交流,曾經身為地心世界的主宰,沒有人比陳思璇更了解地心世界了,阿金所說的這些,都是陳思璇告訴她的有著曾經和烈焰在一起的經歷,阿金作為這個傳聲筒顯然是再合適不過。這一點自然是誰也不會懷疑,也無法懷疑的。

聽她這麼一說,眾人的臉色都變得凝重起來,他們每個人雖然都有著不俗的實力,而且都是極致魔力的擁有者,更有強大的魔獸坐騎輔助。但是,就算是再強的魔師,身體里能夠儲存的魔力也是有限的,如果沒有空氣中的魔力元素作為補給,那麼,他們的魔力總有枯竭的時候。而進入地心世界之後,他們必須要不斷深入,按照阿金所說的這樣,那麼,越深∽心世界,空氣中其他屬性的魔力元素自然也就變得越稀薄,這樣一來,不論他們是幾冠修為,也自然都是發揮不出來了。相對來說,土屬性魔師能夠稍微好一點,畢竟地心世界也是有土元素存在,而且火生土,他們受到影響相對軼小。但其他人可就不是這樣了,他們受到的,都是巨大影響,甚至有可能因此而失去戰鬥能力。

眾人的目光不自覺的落在了姬動身上,但他們從姬動臉上,卻沒有看到半分緊張的神色,微微一笑,姬動道:「這個問題我已經仔細考慮過了。阿金說的沒錯,越深入地心世界,火元素就會越濃郁,而其他屬性的元素自然就會越微弱。到了最深處的第十八層,更是除了火元素以外,任何其他元素都不存在,那裡的火元素粘稠程度,甚至有極致魔力的感覺。」

弗瑞鬱悶的道:「既然如此,那你怎麼還笑得出來?」

姬動微笑道:「因為這個問題的解決方法我早就想好了。

弗瑞一愣,其他人的目光也都不禁變得驚訝起來「早就想好了?

空氣中沒有魔力元素,我們能怎麼辦?難道憑藉魔獸晶核么?那也是不堪重負啊!」不論是他還是其他人,怎麼也想不出在地心世界中沒有魔力元素補充這個問題能怎麼解決。

姬動搖了搖頭,道:「當然不能用魔獸晶核,先不說我們身上儲存的晶核根本沒多少,就算是有足夠晶核,也不能令我們時刻都保持戰鬥力,還需要時間去吸收。我的這個辦法,除了師兄你以外,其他人都適用。而師兄你有神器雷獄神斧,憑藉它,再加上我們其他人釋放出五行陰陽界的幫助,應該也能可以恢復魔力了。」

弗瑞點了點頭,道:「只要有五行陰陽界的存在,十屬性魔力俱全,我自然可以憑藉雷獄神斧來幫助自乇補充魔力。可是,你還沒說讓其他人解決問題的方法。」

姬動笑道:「其實這個方法我早就教給你們了。你們忘記了我們的五行相生循環陣法么? 惡魔的小寵妻 這五行相生循環陣法可不是只能在戰鬥時候使用的。在修鍊時候一樣有用。沒錯,地’/:干世界除了火元素以外,其他屬性元素都很稀薄。但是,只要有火元素就已經足夠了啊!進入地心世界后,我們就立刻完成相生循環繼續深入,我可以不斷的吸收空氣中的火元素,然後再傳輸給你們,對你們產生相生效果,始終令你們的魔力保持在巔峰狀態。只要你們的魔力沒有枯竭,有了這相生魔力的幫助,還需要吸收什麼外界元素么?也就是說,相當於我吸收火元素,然後將其用五行相生的辦法轉化成你們各自所需要的魔力元素。正是因為這樣,所以我以前才一直都不著急讓大家修鍊五行相生循環陣法,到了地心世界,想不用都不行。有了這段時間的經歷,這陣法大家必定能夠熟練了。」

聽了姬動的湃釋,眾人不禁一陣目瞪口呆,看著他都像是在看怪物似的。原來這所有一切他早就計劃好了,原來他早就已經未雨綢繆了。

姚謙書吐出一口濁氣「難怪天機說你是聖王,這辦法打死我也想不出來。原來這相生循環陣法還能這麼用。這樣說起來,只要有一種魔力元素存在,那我們每個人都不需要擔心魔力枯竭的問題了。你這五行相生循環陣法簡直就是神跡啊!」

聽了姚謙書的話,其他人都深以為然的點著頭,哪怕是陳思璇,之前都沒想出能夠解決這問題的本法。也是聽了姬動這番話才明白了他的想法。眾人凝重的神色頓時被輕鬆所替代。渺渺道:「那我們還等什麼,趕快進入地心世界吧。」

姬動道:「不急,你們先在這裡等著,哉廠是火屬性,先下去探路,找到入口再說。而且,我們在進入之前,還有一件事必須要做。」一邊說著,大衍聖火龍已經身形一晃,朝著下方阿爾曼斯山山頂的方向飛去。

陳思璇站在五糧液頭上,自然是和姬動一起下去的,她有些好奇的問道:「姬動,你說還有一件事要做,是什麼?」

姬動看了她一眼,自從那天之後,兩人的關係也隨之更親近了幾分,雖然姬動在刻意和陳思璇保持著距離,但陳思璇也能感覺到,他其實對自己是沒什麼抵抗力的,只是因為他心中早已裝滿了烈焰,實在容不下陳思璇而已。每當她回想起姬動因為烈焰而痛不欲生的樣子,就再也沒有別的要求了,她只希望能夠一直這樣下去,始終陪伴在他身邊她也能滿足了。

大衍聖火龍降下身形,一層淡淡的極致雙火光暈從它參商釋放出來,將姬動、陳思璇以及它自己的身體都保護在內。因為此時他們已經進入了火山上方那片煙霧之中。姬動兩世為人,當然明白這煙霧是有毒的。雖然以他們的修為不在乎這點毒吝,但還是小心一些的好。

就在這時,突然間,強烈格危機感驟然出現在姬動靈魂之中。 這危機感出現的極其突然,姬動這邊心神一動,陳思璇那邊就感覺到了,沒有任何交流,姬動已經隔空轟出一拳,而陳思璇則是身形一閃,從五糧液頭上跳到茅台頭上,來到姬動背後,雙手抓住姬動肩膀,純粹的極致乙木魔力直接注入到姬動體內之中。

其實姬動知道,陳思璇本身的實戰能力相當不弱,但她明顯不願意自己去戰鬥,而更多是作為自己輔助者的角色,而自己也已經極為適應這種感覺了。

姬動一拳轟出,刺目的金光驟然爆真開來,他並不是要去抵擋危機,而是為了驅散周圍的濃霧,能夠找到危機的源泉所在。

大衍聖火龍和姬動心意相通,在姬動發動的同時,它那龐大的身體也劇烈的扭動了一下,整個身體就像是在空中抽打了一下的鞭子,內蘊的魔力瞬間爆發,加上它那強橫的肉體力量,空氣中一聲爆震,宛如是雷霆轟鳴一般。

而就在大衍聖火龍爆發出大衍尾錘的同時,姬動清楚的感覺到,一個龐大的身體就從大衍聖火龍身邊一掠而過,正是因為大衍聖火龍的突然爆發,令這龐大的身體沒能鎖定他們先前所在的位置,這才交錯而過。

一抹驚訝從姬袼眼底閃過,他不是驚訝於偷襲者的實力,而是驚訝於這偷襲者的隱匿能力。要知道,他的靈魂之力一直都開啟著,而這偷襲者能夠神不知鬼不覺的摸到了他身邊才令他產生出危機感,單是這一點,就足以令人震驚了。

在強烈的極致陽火作用下,空氣中的灰塵被紛紛汽化,那龐大的身體掠過,姬動隱約看清楚了它的樣子。

大衍聖火龍身長已經突破了二十米,在魔獸中算是相當龐大的了,但和這傢伙一比,竟然也是小巫見大巫。那龐大的身體感覺上就像是一條巨大的魚,通體光滑,呈現為一種特別的顏色,有些發灰的絳紫色,皮膚表面沒有任何皺鉑,光華而堅韌,剛才大衍聖火龍突然的動作,大衍尾錘還是在它參商掃到了一點的,但是,姬動看到的,卻是這傢伙光滑的皮膚產生出一陣水波般的蕩漾,競是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這是什麼東西?疑惑出現在姬動心中,丙在他身後的陳思璇卻是下意識的喊道;「是迷亂魔煙豚。」

大衍聖火龍此時已經驟然加速之中衝出了火山上方的煙霧,漂浮在空中,西那身形巨大的傢伙也並沒有追出來。

姬動站在茅台頭頂,目光牢牢的盯視著火山口上方的煙霧之中,心念電轉。此時,其他天干聖徒們也都圍了上來。剛才下方煙雲四散翻騰的樣子他們也都清楚的看到了,緊接著大衍聖火龍就沖了出來,顯然是發生了什麼狀況。「姬動,怎麼回事?」弗瑞高聲問道。

姬動絡了搖頭,向身後的陳思璇問道:「剛才你說迷亂魔煙豚,是什麼東西?我怎麼沒聽說過這種魔獸。」

陳思璇心頭一緊,她之所以知道這種魔獸當然是因為她是烈焰,這迷亂魔煙豚也是地心世界所特有的。沒有多做思考,立刻回答道:「我以前在宮裡,從一本古書上看到過這種魔獸。剛才雖然只是驚鴻一瞥,但從它的體型、顏色以及特徵來看,應該就是迷亂魔煙豚。」

陳思璇的話也引起了其他天干聖徒們的好奇,渺渺問道;「思璇,這迷亂魔煙豚究竟是什麼魔獸,難道連你和姬動聯手還沒辦法?」

姬動道;「倒不是沒辦法,但是下面是大量的混合了火山灰的煙霧,裡面情況看不清,而且,思璇所說的這迷亂魔煙豚能夠極好的隱藏自己的氣息,連我的靈魂探測都給瞞過了,要不是我心生危機感,恐怕還真要被這傢伙偷襲得手。」

陳思璇道:「迷亂魔煙豚是屬於地心世界一種特有的魔獸,根據我所看的古書記載,它出現在地面世界的情況極少,也是被那本書的作者無意中看到后產生了興趣,對它進行了大量的研究。這是一種相當強大的魔獸,本身是火屬性,但又不是純粹的火屬性,它是有所變異的。「變異火系魔獸?」弗瑞和姬動對視一眼,不禁想起當初他們在聖邪島上遇到的那隻因為雷獄神斧西屍生變異的魔獸。

陳思璇微微頷首,繼續道:「這迷亂魔煙豚極為特殊,從剛才我們遇到的這隻體型和能力看,應該是成年的迷亂魔烙豚,屬於十階魔獸。它的本體大約會在身長三米到五米之間。」

「等一下。」姬動疑惑的打斷了陳思璇的話「思璇你說它的身長只有三到五米?這不對吧。我剛才分明感覺到它的體積要比茅台和五糧液還大。」

陳思璇搖頭道,「你感覺它的體積大沒錯,但那並不是它本來的樣子。這逆亂魔煙豚之所以說它能力是變異的,就是因為它除了火屬性之外,還有一種特殊的屬性或者說是能力,那就是氣屬性。」「氣屬性?」聽到這個說法,天f聖徒們都不禁驚訝起來。

陳思璇道,「逑亂魔煙豚最喜歡的,就是吞噬、吸收各種有害氣體。它能夠通過身體過濾這些氣體,得到其中對自己有利的能量來進行進化。同時,這些氣體也能夠成為保護它,掩飾它的能力。迷亂魔煙豚的皮膚極為堅韌,厚度足有一尺,延展性極強。在吸收了大量的氣體后,身體就會像氣球一樣膨脹起來,在這種情況下,它卻依舊能夠保持自己的靈活性。」

姬動恍然道:「原來如此。難怪我剛才感覺到它的身體那麼龐大了。那這迷亂魔煙豚又有什麼攻擊能力呢?」陳思璇道;「身體堅韌的皮膚幾乎可以抵擋一切屬性的攻擊。

比任何生物的鱗片都還要好。足以免疫各種屬性,就算是極致屬性也不例外。這也是它之所以能夠成為十階神獸的重要原因。雨它的攻擊手段相對來說就要少一些了。只有三種,一個,就是憑藉尖銳修長的嘴藉助身體的速度和重量發動衝擊,這是它的天賦技能穿刺。一旦被它刺中,它就會迅速向敵人體內注入大量的有毒氣體瞬間令時手斃命,先前它攻擊我們的手段應該就是這個了。第二種就是通過毒氣噴射直接進行攻擊,它能夠操控毒氣變換成各種形態,這些毒氣都是它積蓄了不知多少年的,不但能夠腐蝕我們的身體,甚至連能量都能腐蝕。最後一種攻擊手段就來自於靈魂上。從某種意義來說,迷亂魔煙豚也算得上是精神系魔獸。它能夠發出一種特殊的靈魂波動,擾亂敵人的思想和大腦,產生混亂,從而失去抵抗能力。這一點我們到不太需要擔心,有你的聖級靈魂之力,它的這種靈魂波動自然是毫無用處的。」

聽了陳思璇如此詳細的介紹,天干聖徒們臉上都不自覺的流露出了笑容。以他們的實力,在知道了對手的能力后要是還對付不了,那他們也不配稱之為天干聖徒了。儘管這對手是一隻十階魔獸也沒什麼。

姚謙書笑道:「知識的力量是偉大的,幸好思璇博古通今,認識這種魔獸。否則我們貿然去對付,恐怕也逃不了好。」

姬動道,「原本守護在阿爾曼斯山山頂處的,是三足金鳥。三足金鳥被我擊殺后,地心世界應該是發現了,估計正是因為如此,才又派了這隻魔獸前來鎮守。看來,我們不收拾了它,走進不去了。」弗瑞嘿嘿一笑,道,「讓我來吧。好久沒活動過了,手癢的很。

姬動笑道:「等進入了地心世界,害怕沒有大哥發揮的地方么?根據思璇對這隻魔獸的介紹,大哥並不適合對付它。這迷亂魔煙豚的身體既然如此堅韌又有延展性,那麼,它的皮膚一定是大量膠質結構,再加上吸入體內的大量火山灰氣體,對於你的雷電應該有著不小的免疫能力。對付這種跟氣球似的魔獸,金系的鋒銳顯然更加合適。杜明、寶兒。」「老師。」杜明趕忙答應一聲,藍寶兒也向姬動點了點頭。姬動道:「你們來輔助,阿金,你出手吧。我為你壓陣。」

「好。」阿金點頭答應。下一刻,杜明、藍寶兒和阿金立刻都感覺到自己靈魂微動,已經與姬動的靈魂連接在一起,感知能力幾何倍數攀升起來。

姬動之所以讓阿金出手也是經過考慮的,一個是因為阿金的屬性正好克制這逑亂魔煙豚的防禦能力。

另一個,他也想看看,在自身龍族血脈覺醒之後,阿金的實力達到了怎樣程度。

五行之中,火克金,單純的阿金去攻擊,顯然是會遇到一些麻煩的,但有了杜明和藍寶兒的苓忙,自然就不會有太大問題了。水克火,同時,水也同樣克煙。

姬動沒有再說話,陳思漩也鬆開了抓在他肩膀的手,但兩人的靈魂卻瞬間融合在一起,強橫的靈魂之力宛如鋪天蓋地一般朝著火山口上方壓制而去,聖級的靈魂威壓瞬間就提升到了頂點。

與此同時,藍寶兒和杜明也得到了姬動通過靈魂傳來的指示,兩人對視一眼,下一刻已經行動起來。

冰雪巨龍與寒冰巨龍同時在天空中舞動,這阿爾曼斯山附近雖然是火元素極為濃重,但是,在兩大水系天f聖徒配合他們各自魔獸的聯手施為下,空氣中的水元素頓時變得濃重起來。藍寶兒身體周圍閃耀著紫色晶瑩的光芒,杜明身邊則是濃濃的黑色氣流,壬水與癸水共同發威,天空中,大片的雲霧開始凝聚起來。

其他天干聖徒都遠遠的退了開去,注視著眼前這一戰。對於姬動的調派,他們都是心悅誠服的,唯有在屬性克制的情況下,才能以最小的代價換取最大的勝利。

大片的烏雲逐漸形成,由兩名水系天干聖徒加上兩頭九階水系巨龍聯手發動一場暴雨,簡直是再容易不過的事情了。哪怕這裡空氣中充滿了火元素,哪怕是阿爾曼斯山頂的溫度極高也無法阻撓他們的行動。

黑壓壓的烏雲蓋頂,濃重的水元素並沒有令空氣變得涼快起來,反而是更加的壓抑。

只聽藍寶兒一聲輕喝,下一刻,天空中的烏雲頓時翻騰起來,能夠清楚的看到,這烏雲的顏色並不相同,黑色的烏雲自然是來自於天干壬水聖徒杜明的能力,而紫色的烏雲自然就屬於天干癸水聖徒藍寶兒了。他們的修為都已經突破了七冠,全力施為之下,兩種不同顏色的烏雲在空中彼此碰撞、摩擦。伴隨著一連串的電光閃過,下一刻,瓢潑大雨已經從天而降。

這可不是普通的雨水,而是混合了極致壬水和極致癸水魔力的豪雨。每一滴雨水中,都蘊含著充沛的極致魔力,溫度更是極低。當這豪雨降臨的同時,阿爾曼斯山山頂上方頓時被大幅度降溫。蒸騰的水汽四散紛飛。

山頂上的煙雲遇到了這樣的瓢潑大雨,頓時快速的消失著,雖然還有大量的水霧存在,但那濃重的火山灰煙塵卻急速減弱。

就在這時,一聲尖銳的聲音驟然從那煙雲中響起,緊接著,千百道暗紅色的氣箭從那即將消失的煙塵中激射而出,直奔空中的杜明和藍寶兒攢射而至。

迷亂魔煙豚終於忍不住動手了,沒有大量的火山煙塵作為屏障和補給,它的力量就要大幅度下降,因此,它必須要解決了藍寶兒和杜明的降雨。火山煙塵依舊不斷從火山口中釋放出來,只要解決了他們,它的屏障就還會存在。

可惜,它面對的乃是天干聖徒啊!當迷亂魔煙豚攻擊剛一發出來的時候,姬動的靈魂探測就已經準確無誤的把握住了其中變化。第一時間提醒了藍寶兒和杜明。 迷亂魔煙豚終於忍不住發動攻擊了。這些日子的苦修絕不是白費的,遇到情況,兩位水系聖徒不慌不忙,濃烈的魔力元素從他們以及他們的魔獸夥伴體內噴發而出,極致壬水與極致癸水瞬間融為一體,化為一個巨大的紫黑色水球,將他們都籠罩在內。

正像姬動所說的那樣,水系魔力正是這迷亂魔煙豚的剋星,或奄說是所有地心生物的剋星,尤其是造極致雙水的融合,遠不是那些凝聚了劇毒的氣箭所能影響的。最多也只是讓他們身體周圍防禦的水變成毒水而已。

也就在這時,先前還漂浮在大衍聖火龍身邊的阿金動了。當她行動的那一刻,就像是一道金色閃電瞬間爆發一般,以姬動的目力都沒能看清她的動作,只有憑藉聖級的靈魂之力才能勉強捕捉到阿金的行動。

阿金行動的時機可以說是恰到好處,憑藉著姬動與之相連的靈魂探測,當那逑亂魔煙豚出現的一剎那,阿金就已經發動了。

伴隨著瓢-潑大雨的降臨,火山煙塵被完全壓制,迷亂魔煙豚龐大的身體再也不能被掩飾其中。露出了它那有些發灰的絳紫色身體。

此時的迷亂魔煙豚,身長超過了三十米,無比龐大的身體在姬動看來,就像是一艘小型潛艇,這傢伙的嘀部極為突出,足有一米五長,極為尖銳,呈現為深紫色,一眼就能看出來上面蘊含著劇毒,更別說它還能夠將毒素直接注入到對方體內了。

沒有了煙雲的籠罩,這傢伙顯得有些慌張,在姬動和陳思璇融合下的靈魂壓制面前,它在靈魂方面的攻擊已經完全被廢掉,甚至還要承受著靈魂壓制的痛苦,哪怕是身為十階魔獸,此時它也有著強烈的不安。

阿金那如同閃電般的身形就是在這個時候降臨的。在這一刻,阿金整個人似乎都變成了黃金鑄就的一般,身軀一扭,就已經來到了迷亂魔煙豚上方,右臂直奔它那堅實的身體插了下去。

令眾人吃驚的是,此時的阿金,整備右臂竟然已經完全變成了一柄長劍,身劍合一下刺,就連空氣都發出一聲刺耳的撕裂聲從她身體兩側擋開,似乎她這一擊連天空也斬開了似的。

那迷亂魔熠豚感受到強烈的危機,原本龐大到三十米的身體竟然猛然收縮進去一半,令阿金的攻擊在空中遲緩了一下才落在它身上。

天干聖徒們誰都看得出阿金這一擊的強力程度,可是,阿金這一劍刺下,竟然只是刺入了那達亂魔煙豚身體半米左右,緊接著,迷亂魔煙豚那收縮后的身體再次膨脹起來,巨大的彈力不但將阿金的劍彈了出來,還將她整個人都彈的飛了出去。而迷亂魔煙豚重新膨脹的身體上,就只留下了一道白痕而已。先前阿金這一劍,竟然根本就澈能刺入它身體。

要知道,阿金的魔力現在已經高達八十九級,在這樣的情況下竟然沒能一劍深入,可見這迷亂魔煙豚的防禦力有多麼強悍了,不愧為十階魔獸。

迷亂魔煙豚似乎被激怒了,眼看著阿金被彈飛,它那肥碩的身體在空中擺動了一下,小巧的尾巴,肥碩的身體竟然猛然加速,直奔阿金的方向撞了過來,它那長嘴上還散發出一層紫黑色的光暈。

由於姬動和陳思璇的靈魂壓制,以及極致雙水聖徒的天降魔力暴雨,將迷亂魔煙豚的另外兩項共計手段都限制了,它現在能做的,就只有這加速衝擊而已。

事實證明,任何十階魔獸都不能小看,被壓制的這麼厲害,迷亂魔煙豚依舊爆發出了它強悍的一面,當它加速沖向阿金的時候,速度雖然很快,但在眾人看來,以阿金的修為,是絕對有時間閃躲的,但是,就在下一S1,迷亂魔煙豚身後卻猛然噴出一股氣體,速度再次增加,幾乎是增加了一倍,眨眼間就已經到了阿金身前。

迷亂魔煙豚這一加速的過程之快,以姬動的靈魂探測都捕捉的晚了一步,可想而知它的行動有多麼快捷了。它的氣屬性不只是能夠噴發出來發動攻擊,同時,也可以成為身體的助推器。迷亂魔煙豚就算是未成年達到十階修為也同樣可以飛行,憑藉的也是體內的氣體。而眼前這頭十階的迷亂魔煙豚,不但本身能飛,而且還能夠憑藉掌擅自如的氣屬性魔力來給自己加速。

這一下實在來的太突然了,以至於阿金都吃了一驚。令天干聖徒們吃驚的是阿金的反應。面對迷亂魔煙豚如此程度的加速還有那麼龐大的身體,阿金沒有試圖閃躲,而且,她運用了最直接的方法作出了反應。

半轉身,一拳轟出,這就是阿金的反應,她竟是要以力破力,硬碰迷亂魔煙豚的尖嘴。

天干聖徒們的心情幾乎是一瞬間就緊張起來,這可不是普通的碰撞,十階魔獸的傾力一擊是那麼好接的么?阿金這是要和迷亂魔煙豚比拼堅韌啊!

阿金的身體上,一層湛然金光瞬間爆發出來,那璀璨的金光還附帶著一層晶瑩剔透的光澤,哪怕是在這烏雲密布天降大雨的情況下,依舊迸發出萬道毫光,她那揮出的右拳,更是逕光芒的核心所在。她的拳頭更是覆蓋上了一層乳白色的光彩。「混沌之金。」天f聖徒們口中都暗暗低呼一聲。

轟一一,如同火星撞地球一般的碰撞已經出現,天空之中,一圉扭曲的無形之力瞬間擴散,硬是將那瓢潑大雨都擋在了外面並且快速的擴散出去。

lixiangguo

邢家的工頭,帶頭髮聲。

Previous article

當他來到帝國研究院門口的時候,已經停著六輛馬車了,這些馬車上都描繪著金色的族徽,一眼就能看出都是黃金貴族們的車架。而除了雷恩之外還有一個沒有乘車來的,這個人就是帕爾斯女皇。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