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龍少動手殺了歷城的一些守衛,頓時,歷家三兄弟也沖了上來。

韓易直接退了下去。

既然有人強出頭,他自然樂得作壁上觀,滔天龍蟒一族即使殺了一些歷城的守衛,他們的家族也能夠搞定,這點事情足可以擺平。

頓時,整個歷城的城門口都轟動起來,歷城守衛在自己的家門口都被殺了,這簡直就是在打歷城的臉了。

無數高手從歷城之中衝出來,歷城的守軍就有數萬人之眾,歷城也算是中等城市了,人數在幾百萬以上,無數的守衛衝出來。

龍少此時也感覺到了自己剛才確實太衝動了,誰曾想韓易竟然不出手。

「看來咱們得幫幫他們了。」韓易笑了笑。

「你剛來天界就鬧出這麼大的動靜,你不是說要低調行事嗎?」 昭華散 青葵不解的看著韓易。

「當然!我確實說要低調行事,但是今天進攻歷城的乃是水王府的聖女,還有滔天龍蟒一族的龍少,再加上我這個神秘高手,到時候你只要說我跟你沒有神秘關係就好,我可以讓龍少幫你作證,你直接返回水王府。」韓易嚴肅的說道。

「天堂弟子不能隨便冒充!這樣足以給你帶來殺身之禍!」青葵激動的說道。

「你放心!天界這麼大,他們哪有那麼容易找到我?」韓易笑著說道。

「你真的不要抱著這種僥倖心理啊!天堂的妖孽真的會不死不休啊!」青葵激動地說道。

「好了!既然我已經選擇冒充此人,我自然會有安排擺脫他們!我相信歷城的城主很快就會出現,到時候你的身份在龍少的證明之下會被他承認,你先返回水王府,如果有機會我就去找你。」韓易緩緩的說道。

「你不跟我去水王府嗎?」青葵有些依依不捨的說道。

「我當然不能跟你去水王府!水帝現在還盯著我,我先在天界逛一逛。」韓易笑著說道。

其實韓易也有自己的目的,既然自己冒充了天堂的弟子,自然會被其追逐,到時候就可以將天界攪的天翻地覆。

轟!轟!轟!

韓易動手了,死亡領主自然也動手了。

兩大金仙高手動手,瞬間壓制了歷城的守衛。

韓易並沒有下死手,一旦殺了太多的人,那就真的不死不休了。

「住手!!!」

終於,歷城之中終於出現了超級高手。

韓易一愣,頓時感覺自己的身體受到了了限制。

可是,就在那一個瞬間,焚炎的力量出現在韓易的身體之上。

韓易瞬間擺脫禁制,直接向後退了一步。

但是,其他人都好像動不了。

韓易沒有冒險去解救其他人,只是靜靜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不知不覺之間,一個人影漸漸的出現在韓易的眼前。

所有人,除了韓易之外,都不能移動分毫。

「是什麼人在我歷城之外鬧事?」那人緩緩的說道。

他說話的方式非常緩慢,但是無時之中不透漏出一種神秘的感覺,而且對韓易的內心也是一種壓迫。

韓易頓時眉頭一皺,他幾乎就以為對方是佛界之人。

除了佛界高手,任何人也不可能有這種對人心靈造成洗滌的方式。

可是,這是在天界啊,尤其還是一座大城池的主人,怎麼可能是佛界之人呢?

「見過城主大人。」韓易恭敬的看著歷城城主。

「你是天堂的弟子?」歷城城主緩緩的看著韓易。

「對不起城主大人,我的身份需要保密。」韓易緩緩的說道。

不過,在韓易的內心之中卻非常感激這個所謂的天堂,自己的超級實力竟然一直被人誤以為是天堂的弟子,看來這天堂之中一定有無數的超級高手。

「你很強。」歷城城主不禁點點頭。

就在他點頭的時刻,所有人感受到的壓迫完全都打開了。

「你們還愣著幹什麼,還不速速見過城主大人。」韓易當即一聲冷呵。

與此同時,死亡領主與青葵還有龍少頓時在懵逼之中緩和過來。

「見過城主大人。」青葵率先走了上去。

死亡領主反而退後,來到了韓易的身邊。

他可是來自鬼界的人,面對這樣的高手,他心裡還是有那麼一絲的忌憚,畢竟一旦被識破自己的身份,一定會受到制裁。

天界與鬼界也是不死不休的。

如果不是鬼界這些年一直處在隱藏之中,早就被天界滅亡了。

而且,仇恨鬼界的不僅僅只有天界,其他的大世界都是將鬼界除之而後快。

「你們為何要在我歷城之外鬧事?而且還殺我的守衛?」歷城城主冷冷的說道。

「城主大人,是他們阻攔我們進城,我乃滔天龍蟒一族前往歷城的特使,城主大人應該清楚。」龍少緩緩的說道。

雖然說話還算客氣,但是滔天龍蟒一族的驕傲依然展露無疑。 「我不管你是什麼家族,在我歷城就要接受我的統治,如果不能遵守我歷城的規矩,格殺勿論。」歷城城主冷冷的說道。

頓時,一道強烈的眼神沖射出去,緊接著,龍少身體之上的十幾條靈脈飛了出來。

「你殺了我的人,這是對你的懲罰,你可以到你的家族申訴,但不管什麼時候,歷城是我的,你在歷城,就要遵守我歷城的規矩。」歷城城主冷冷的說道。

龍少也沒有想到歷城城主會剝奪他身上的,他的這些靈脈可都是極其珍貴啊。

這些靈脈都是從地脈之中生長出來的,與那些獨自誕生的靈脈相比,靈氣強大了不止十幾倍。

一條這樣的靈脈就足以抵擋普通靈脈十幾條。

歷城城主剛剛剝奪了龍少的十幾條靈脈,這就相當於搶走了一百多條普通靈脈,就算是他這等大家族的弟子,也有些肉疼。

其實,看似這些大家族的弟子有著超強的先天優勢,其實不然。

大家族的資源確實更多一些,但是真正的資源都用在培養那些超級弟子身上了,稍稍弱一些的人在資源上要少很多。

就拿普通的金仙來說,大家族的資源很少一部分才會拿來培養這些金仙,因為真正的天才早早就被家族發現,進入資源庫之中培養了。

所以,在大家族之中的普通金仙,還不如四處雲遊的散修。

這些散修燒殺搶掠無惡不作,一定是積累了太多的財富,反而大家族弟子放不開手腳,無法獲取更多的資源。

「你是來自水王府的聖女?」歷城城主冷冷的看著青葵。

「是的城主大人,我是青葵。」 九陽絕脈 青葵恭敬的說道。

寂滅道主 她也沒有想到這個歷城城主如此強勢,竟然直接剝奪了龍少的靈脈,這就幾乎等同於打了滔天龍蟒一族一個耳光。

「歷城也屬於水王府的管轄,青葵聖女的名號我也曾聽說過,不過你的信物是如何丟失的?」歷城城主嚴肅的說道。

不過,他沒有對青葵動手,算是給了水王府一個面子。

「我的信物被逍遙王要走了。」青葵認真的回答道。

「逍遙王?你們從逍遙鎮而來?」歷城城主的眉頭一挑。

「是的,城主。」青葵認真的說道。

「也罷!既然如此,你說的應該是真的。」歷城城主掃視了青葵一眼。

「多謝城主信任。」青葵恭敬的說道。

「那這位是???」歷城城主好奇的看著韓易。

「城主你好!」韓易恭敬的看著歷城城主。

「你是天堂的人?」歷城城主還是有些不相信。

天堂的弟子一般不會自己一個人出動,一般情況下,天堂弟子都會成群結隊的出手,所以,一群天堂弟子,就算是一名至仙高手都不敢輕易招惹。

這就是所謂的好虎架不住一群狼。

「我是誰不重要,今天我只是想見識一下城主大人,現在見到了,城主大人果然不同凡響。」韓易笑著說道。

「你是來看我的?」歷城城主突然凝視著韓易。

突然,韓易的目光之中突然射出一道光點,直接沒入歷城城主的身體之中。

這是來自火眼金睛的氣息,其中帶著強烈的佛界的氣息。

歷城城主一愣,很是吃驚。

但是很快吃驚的神情就消失不見了。

「既然如此,你來我歷城有何貴幹?」歷城城主很明顯態度發生了轉變。

頓時,韓易心裡就有譜了,這個歷城城主果然與佛界有一些關係,即使不是姦細,那也與佛界之間有什麼千絲萬縷的聯繫。

「城主大人,我今天只是來送青葵聖女返回水王府,既然來到了歷城,我也該走了。」韓易笑著說道。

他絕對不能跟青葵去水王府,那個時候他一定會暴漏出什麼破綻來,而歷城也不是他要來的地方,很多時候總是會因小失大。

一旦因為過多的接觸歷城城主這些大人物導致自己的身份泄露了,結果得不償失。

「你要走?」歷城城主有些不解的看著韓易。

「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我會回來的。」韓易信口胡言道。

歷城城主皺起眉頭,非常不理解韓易要做什麼。

但是,韓易根本就沒有給歷城城主任何思考的機會。

「你真的不跟我回水王府?」青葵有些不舍的看著韓易。

「等有機會我會去找你!但是現在,我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韓易緩緩的說道。

「好吧!」青葵只能無奈的無奈的點點頭。

「龍少!你與青葵聖女一起去水王府吧!一定要保護好聖女的安全。」韓易緩緩的說道。

「好!」龍少緩緩的點頭。

他不知道為什麼,對韓易的命令是那麼的服從。

就連歷城城主也驚訝,這滔天龍蟒一族的天賦弟子竟然也聽從這個神秘人的話。

這個神秘人明明只有金仙境,但卻可以擺脫自己的壓制,剛才自己壓制全場的時候,他的身體之中突然爆發出一股強大的爆發力,直接將他的壓制擺脫掉了。

而且,就在韓易身邊的那個人的氣息也極為神秘,他甚至感覺不到對方身體之中隱藏的那股神秘的氣息。

更為關鍵的是,韓易剛才投射到自己身體之中的那個氣息,明明就是來自佛界的上乘佛界氣息,這足以讓他感覺到震撼。

這麼多年他沒有感受過這樣的氣息了,難道那個計劃終於要開始了嗎?

可是,就在他激動人心的時刻,韓易卻突然選擇要離開,這就讓他有些不解了,既然佛界的人來了,為什麼要離開呢?為何不與他交談之後再走呢?

歷城城主如何也猜不透。

韓易笑了笑,直接帶著死亡領主選擇離開。

歷城城主根本就沒有阻攔。

但是,韓易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從今天開始,天堂的弟子一定會注意水王府與滔天龍蟒一族。

到時候,按照天堂弟子的性格,說不定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來,那個時候足可以將他們攪合的天翻地覆。

到時候說不定會將歷城惹火燒身。 歷城的城主很明顯應該是佛界的高手,而且遠遠不止玄仙境這麼簡單,如此一名超級高手隱藏在天界,肯定有所圖謀。

自己這樣做,或許還會引出另外一條線,正是佛界的這條線,自己將佛界的這個計劃打開,這就有意思多了。

這可是牽扯到兩個超級大世界的事情,甚至要比水王府和滔天龍蟒一族還要霸道。

「韓易先生,咱們要去什麼地方?」死亡領主緩緩的說道。

「從今天開始,你不能再稱呼我為韓易了,從今天開始,我化名王墨。」韓易笑著說道。

他突然想起這個王墨來,這個王墨是與自己一模一樣的存在,只是他的實力要遠超自己,甚至可能都是神帝級別的存在。

不過,這個王墨好像對自己並沒有什麼惡意,不過,這樣一個超級高手,幻化成為自己的模樣,肯定有什麼陰謀。

乾脆,韓易就直接冒充這個王墨,或許會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那我叫什麼名字呢?」死亡領主好奇的看著韓易。

「你來自鬼界,就叫做死鬼吧!」韓易笑著說道。

lixiangguo

「也罷,不過就是區區一個小屁孩而已,就算意識沒有被控制,那也應該到了邊緣了,就讓我送你一程吧。」血魔喃喃嘀咕了一聲。

Previous article

「始終找不到。」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