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黃富驚訝道:「激怒它,如何激怒它?」

「呵呵,別忘記了我會萬獸靈通術,只要用語言就可以激怒赤電獨角寒冰獸了!」江帆笑道。

第二天早上,天剛放亮,眾人都在院中集合,隨後他們來到後山的碧水寒潭。問虛派徐掌門、雲霄派盛掌門、逍遙派高掌門、紫霞派翁雪雁、縹緲峰絕情師太等人站在碧水寒潭邊。

「諸位,我和盛掌門、高掌門、江掌門四人下碧水寒潭中把赤電獨角寒冰獸引出來,你們就在潭岸邊守候,只要赤電獨角寒冰獸露出水面,首先絕情師太扔出絕情網,接著我扔出乾坤圈,隨後江掌門和絕情師太你們各自放出金甲蠻蟲和吞雲獸,赤電獨角寒冰獸肯定難逃!」徐掌門道。

「嗯,我們就按著事先商量好的辦!」絕情石頭有點頭道。

「既然如此那我們四個下碧水寒潭了!」徐掌門立即躍入潭中。

緊接著盛掌門、高掌門、江帆也隨後躍入碧水寒潭之中,等進入潭中,江帆立即感覺到潭水冰凍徹骨,不亞於玄天宮的冰寒。

江帆使出避水訣,接著使出茅山千里急行術,他控制游速,在眾人的中間。盛掌門、高掌門、徐掌門等人也各自使出避水術,徐掌門在最前面,盛掌門緊隨徐掌門背後,高掌門在最後。

碧水寒潭水十分清澈,一路上沒有看到任何游魚,四人遊了半個多小時也沒到潭底。江帆心中暗道:「我靠,看來碧水寒潭不止幾千米深呢!」

越往下游,潭水的溫度越低,江帆到沒有感覺到什麼,因為在玄天宮已經習慣了。另外江帆練習了玄天宮的冰天雪地功法,本身就是抗寒冷的。

但是對於徐掌門、盛掌門、高掌門三人來說,他們感覺到潭水十分寒冷了,要不是顧及面子,他們早就回去了。四人又往下遊了半個小時終於看到了潭底。

碧水寒潭底部坑坑窪窪,沒有水草,沒有看到赤電獨角寒冰獸,徐掌門對著眾人打了一個手勢,那意思是沒有看到赤電獨角寒冰獸。

江帆打開天眼穴透視,他看到潭底有一個黑乎乎的洞穴,洞穴口直徑有十多米,看樣子赤電獨角寒冰獸躲進洞穴里了。

於是江帆做了一個手勢,手指了指洞穴,徐掌門、盛掌門、高掌門順著江帆手指方向看到了那個洞穴。洞穴位於潭底角落旁,不容易發現,他們當即明白,赤電獨角寒冰獸肯定躲藏在洞穴裡面。

徐掌門手指了指盛掌門,意思是讓盛掌門過去查探一下洞穴,誰知道盛掌門擺手,那意思是不去。徐掌門暗自罵道:「我靠,這個狡猾傢伙,知道危險不去!」

他剛才指使身後的高掌門去,誰知道江帆遊了過去,江帆到了洞穴口,對著盛掌門、徐掌門、高掌門招手。

看到江帆沒有危險,盛掌門、高掌門、徐掌門三人立即遊了過去,徐掌門傳音給江帆道:「江掌門,你看到赤電獨角寒冰獸沒有?」

「沒有,不過我感覺到了赤電獨角寒冰獸就在洞穴裡面,我們要進入才能把它引出來。」江帆傳音道。

「哦,那你在前面帶路,我們在你後面。」徐掌門傳音道。

「我靠,狡猾的老狐狸,危險的事就讓我在前面!」江帆暗罵道。

江帆在前面開道,盛掌門、徐掌門、高掌門三人隨著江帆身後,他們與江帆保持一米多的距離,這就是他們狡猾之處,只要遇到危險,他們立即逃走。

江帆在前面游著,洞穴越往裡面越寬敞,還出現了分岔口。江帆沒有走分岔口,而是直徑往前游。突然他看到前面兩隻綠色眼睛正望著自己,江帆一眼就認出了那正是赤電獨角寒冰獸。

江帆並沒有停下來,他知道只要自己一停下,他身後的徐掌門、盛掌門、高掌門肯定會掉頭就逃。這樣自己就成了赤電獨角寒冰獸追擊目標了,因此江帆仍然是直徑望前游,裝著沒有看到正趴在前面虎視眈眈的赤電獨角寒冰獸。

其實赤電獨角寒冰獸在就知道有四個人進入自己洞穴,它是從水裡波紋感知到的,它靜靜地趴著,等待攻擊的機會。

就在江帆距離赤電獨角寒冰獸還有十米左右的時候,江帆身體突然下墜,一下子沉了下去。這樣徐掌門、盛掌門、高掌門三人立即游到了江帆前面,江帆卻到了他們的背後了。

赤電獨角寒冰獸看到了徐掌門、盛掌門、高掌門三人立即像水箭一樣快速地迎了上去,徐掌門突然看到了衝過來的赤電獨角寒冰獸,他嚇得掉頭就逃。

於此同時,徐掌門身後的盛掌門和高掌門也看到了快速游過來的赤電獨角寒冰獸,他們也急忙掉頭就逃。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到! 「我靠!江帆這小子太狡詐了,他明明知道赤電獨角寒冰獸就在前面,還裝作不知道!最壞的是他竟然逃到最前面去了,我們幾個成為赤電獨角寒冰獸追擊的目標了!」徐掌門暗驚罵道。

赤電獨角寒冰獸的游速很快,眨眼間就與最後面高掌門還有四五米距離了,高掌門頓時嚇得魂飛魄散,急切之下,他狗急跳牆,游速突然加快,一下超越了前面的盛掌門。

盛掌門發現高掌門超越了自己,他扭頭往後面看,赤電獨角寒冰獸與自己距離只有四五米的時候,他也嚇得不輕,游速加快,一下攆上了高掌門,與他並駕齊驅了。

高掌門頓時又急了,他加快速度,很快把盛掌門丟下一米距離,他到了徐掌門腳跟旁了。突然高掌門一下抓住了高掌門的腳脖子,盛掌門游速頓減。

盛掌門也急了,他伸手抓住了徐掌門腳脖子,徐掌門扭頭看,頓時又急又氣,這樣三人不是要被赤電獨角寒冰獸攆上了!

情急之下徐掌門傳音給盛掌門道:「混蛋,你這是幹什麼!你想害死我呀!」

「呃,沒辦法,誰讓高掌門抓住我腳脖子呢!我只有抓住你腳脖子!」盛掌門傳音道。

三人速度立即減慢,後面的赤電獨角寒冰獸眼看就要攆上了,距離最後面的高掌門只有一米遠了。高掌門扭頭看到赤電獨角寒冰獸張開嘴巴,露出鋒利牙齒就要咬自己的腳,他嚇得拚命地游,人在保命的情況下發揮潛能是很大的,這下就在高掌門身上表現出來了,他一下超越了前面盛掌門,竟然和徐掌門並駕齊驅了!

高掌門一下就把盛掌門甩在後面了,加上徐掌門還被盛掌門抓住腳脖子的,高掌門瞬間就超越了徐掌門,他一下變成第二。

這下後面的徐掌門和盛掌門都急了,背後的赤電獨角寒冰獸已經和盛掌門只差一米多的距離了,赤電獨角寒冰獸張開大嘴對著盛掌門的腳狠狠地咬。

盛掌門頓時急了,他用力猛地一拽徐掌門的腳脖子,徐掌門被他一下拽到了後面,盛掌門瞬間超越了徐掌門。

徐掌門差點沒被氣死,這盛掌門也太壞了,自己距離赤電獨角寒冰獸只有一米不到了,他嚇得拚命望洞穴外面游。

游在最前面的江帆看到了三人剛才的那些陰險動作,江帆心中暗想:「你們就這樣互相拆台吧,最好有人被赤電獨角寒冰獸咬上一口才好呢!我就先上去了!」

江帆施展最近領悟的水裡游魚術,速度突然加快,就像一條游魚一樣,片刻之中就把徐掌門、盛掌門、高掌門三人甩出很遠。

幾分鐘后江帆出了洞穴,他立即快速地朝著潭上面游,他一邊游一邊回頭看徐掌門、盛掌門、高掌門三人是否出了洞穴。

江帆速度稍微減慢了點,等看到盛掌門、徐掌門、高掌門三人出了洞穴,還有赤電獨角寒冰獸緊緊地追趕的時候,他才加快速度。

大約半個多小時候,江帆終於露出水面,「江掌門,赤電獨角寒冰獸引出來嗎?」紫霞派翁雪雁問道。

江帆一個魚躍跳到岸邊,「赤電獨角寒冰獸已經追出來了!很快就要到了!」江帆道。

「呃,江掌門,怎麼只看到你一個人出來了,盛掌門呢?」盛長老驚訝道。

「哦,盛掌門就在後面,馬上就來了!」江帆道,心暗笑道:「他們三個被赤電獨角寒冰獸追得要命呢!」

幾分鐘后,只聽見潭水面上波濤翻滾,高掌門、盛掌門、徐掌門三人露出了水面,「快做好準備,赤電獨角寒冰獸追來了!」盛掌門喊道。

三人從水裡飛了出來,嘩啦啦!赤電獨角寒冰獸立即出現在水面,嗷的一聲嚎叫。絕情師太立即扔出絕情網,絕情網瞬間變大,從空而降,一下將赤電獨角寒冰獸網住了。

「徐掌門,快扔乾坤圈!」江帆立即喊道。

徐掌門立即扔出乾坤圈,砰的一聲,乾坤圈擊中赤電獨角寒冰獸的頭部,赤電獨角寒冰獸立即眩暈起來。

「江掌門,絕情師太,快放出金甲蠻蟲和吞雲獸!」盛掌門急忙喊道。

嗷的一聲嚎叫,金甲蠻蟲和吞雲獸一齊出動了,金甲蠻蟲和吞雲獸攻擊被絕情網束縛的赤電獨角寒冰獸,砰!砰!兩聲巨響,赤電獨角寒冰獸被打得飛上潭岸邊上。

此時的赤電獨角寒冰獸仍然處在眩暈狀態,它暈頭轉向的,根本沒有反擊能力,它還沒有緩過來呢。

盛掌門劍機會來了,他立即撲了過去,他想趁機奪取赤電獨角寒冰獸獨角上的仙寶島鑰匙。

就在盛掌門出動的時候,徐掌門、高掌門、翁掌門、盛長老、徐長老、高長老絕情師太等人都出動了,這些人如同流星趕月般飛了過去。

盛掌門是第一個靠近赤電獨角寒冰獸的,他伸手就要摘取赤電獨角寒冰獸獨角上的仙寶島鑰匙,突然間赤電獨角寒冰獸清醒過來了,它嚎叫一聲,身體錢撞。


砰的一聲把盛掌門撞飛了出去,雖然它被絕情網束縛了,但是它的撞擊力量還是很大,盛掌門當場就吐血了。

緊接著盛掌門背後的是問虛派徐掌門,盛掌門被撞飛后,剛好有了個空擋,他伸手抓住了赤電獨角寒冰獸獨角上的仙寶島鑰匙,「哈哈,我得到了仙寶島鑰匙!」徐掌門興奮喊道。

就在他喊叫聲未落的時候,他背後的高掌門猛地推了徐掌門一把,徐掌門立即撲向赤電獨角寒冰獸。赤電獨角寒冰獸還不客氣地撞向徐掌門,砰的一聲嗎,徐掌門慘叫一聲,手中的仙寶島鑰匙再也握不住了,飛了出去。

真是太巧了,仙寶島鑰匙正好飛到江帆面前,江帆立即伸手抓住了仙寶島鑰匙,「哦,謝謝!徐掌門和高掌門!」江帆笑道。


眾人見仙寶島鑰匙落在江帆手中,盛長老立即朝著江帆撲過去,他想奪回仙寶島鑰匙,他還沒到江帆面前。只聽到碰的一聲,金甲蠻蟲的尾巴狠狠地抽在盛長老身上,盛長老被打得飛了出去。

「哦,盛長老,你慘了!要吐血了!」江帆笑道。

求月票,打賞!月票太少了!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到! 盛長老緩慢地爬起,果然吐血了,接著又栽倒栽倒在地上。「仙寶島鑰匙是我第一個拿到的!那是我的!」徐掌門立即撲向江帆,他雖然被赤電獨角寒冰獸撞了一下,但是有護甲防身,沒有受什麼傷。

就在徐掌門衝到江帆身邊,伸手就要奪取江帆手中的仙寶島鑰匙的時刻,突然一道白氣噴在他身上,徐掌門瞬間被冰凍了。

這下連江帆也出乎意料,因為噴射白氣的是赤電獨角寒冰獸,它已經擺脫了絕情網,它瞬間到了江帆面前。

江帆頓時大吃一驚,沒想到赤電獨角寒冰獸這麼快就掙脫了絕情師太的絕情網,他正準備使出四連擊的流光浪濤沙的時候,突然赤電獨角寒冰獸對著江帆跪下了!

「赤電參見主人!」赤電獨角寒冰獸突然說話了。

「你,你怎麼叫我主人!」江帆吃驚道。

「一位仙人曾經交代小的,無論是誰,只要得到小的獨角上的玉塊,誰就是小的主人!」赤電獨角寒冰獸道。

「哦,原來如此呀!是那個仙人對你說的?」江帆驚訝道。

「小的不知道,他是一個白鬍子老頭,他一伸手小的就無法動彈了,他就把這玉塊掛在小的獨角上了!並告訴小的,誰得到獨角上玉塊,誰就是小的主人。還說小的只要再跟著主人混,以後前途無量呢!」赤電獨角寒冰獸道。

江帆暗自吃驚,看來這個仙人就是封印萬妖王的那個仙人,仙寶島也是他留下的,這些守護仙寶島鑰匙的妖獸也是那個仙人安排的,那個仙人是什麼人呢?

「嗯,赤電你起來吧,日後就跟著我混,保證你不會吃虧的!」江帆點頭道。

眾人見到赤電獨角寒冰獸被江帆降服,頓時不敢再向前搶奪仙寶島鑰匙了,現在江帆手中有金甲蠻蟲,又新加了赤電獨角寒冰獸,誰敢惹呀!

「江掌門,麻煩你解除徐掌門身上的冰封啊!」徐長老皺著眉頭道。

江帆望了一眼被冰凍的徐掌門,「呃,這個是赤電獨角寒冰獸冰封的,我可沒辦法解除,今天的太陽不錯,相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解除冰封的。」江帆故意為難道。

「那你叫赤電獨角寒冰獸解除呀!」徐長老道。

「赤電,你有辦法解除冰封嗎?」江帆故意道,暗地裡卻和赤電獨角寒冰獸道:「這個被你冰封的傢伙不是什麼好鳥,就讓他遭受點折磨!」

赤電獨角寒冰獸會意,搖著頭表示沒辦法解除徐掌門的冰封,「哦,看來赤電獨角寒冰獸也沒辦法,要不讓傻蛋用石頭來砸開冰封?」江帆壞笑道。

看到江帆一臉壞笑,徐掌門急忙搖頭道:「呃,不用了,還是讓他慢慢融化吧!」他可不敢讓傻蛋用石頭砸,搞不好徐掌門被砸死了呢。

「咯咯,很好,赤電獨角寒冰獸被降服,仙寶島鑰匙也獲取了你們明天可以回海州龍城了!我的任務也完成了!」歐陽飛燕突然出現了。

歐陽飛燕走到江帆面前,「小兄弟,沒想到你是仙寶島鑰匙的有緣人,我怎麼看不出你的修仙境界呢?」歐陽飛燕驚訝道。

「飛燕姐,我修鍊和他們不同,我是符咒修仙,因此你看不出我的修仙境界。」江帆道。

歐陽飛燕瞪大眼睛望著江帆,「你是符咒修仙!哦,真是太不可思議了!現在走小兄弟這種修仙之路的的人可是少的可憐呀!」


「呵呵,我這人就喜歡走與眾不同的路!」江帆笑道。

「好!果然是氣宇非凡!你這個弟弟我認下了,這裡是我三清山的令牌,以後有什麼差遣,我三清山一定前往!」歐陽飛燕從腰間摘下一塊紅色牌子遞給了江帆。

江帆接過令牌,「多謝姐姐!日後有用得上我江帆的地方,你主要吱一聲,我必前來協助!」江帆道。

「咯咯,好!姐姐多謝你了!」歐陽飛燕嬌笑道。

眾人回到客房,「帆哥,現在已經收集齊了九把仙寶島鑰匙,我們是不是叫上絕情師太,把九把鑰匙拼在一起看看仙寶島到底在什麼地方呢?」黃富道。

江帆搖頭道:「此地不能拼圖,臨行時龍老太爺曾經囑咐我,收集齊九塊仙寶島鑰匙后必須在龍城方可拼圖。我看還是到了海州龍城龍府中再拼圖吧。」

「帆哥,你說那個龍老太爺不會使詐吧?」黃富道。

「不會的,憑龍老太爺本領,他得到剩下三塊仙寶島鑰匙並非難事,他怎麼會使詐呢!我看他和九州島、雲霧島、三清山那些人一樣,都是仙寶島鑰匙的守護者。」江帆道。

「他們都是仙寶島鑰匙守護者?那是誰讓他們守護的呢?」黃富驚訝道。

「他們都是是一位仙人讓他們這樣做的,就是不知道那個仙人是誰。」江帆道。

「難道連仙寶島鑰匙的守護者都不知道?」黃富道。

「也許他們知道,可是他們不能說出來吧,以後我們就會知道的。」江帆道。


lixiangguo

兩個人推着王浩,想讓王浩快點下去。

Previous article

「先跟我走吧,對了,我叫墨星。」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