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鬼哥,要不你上來,我用法術來試試?”宋希在一旁躍躍欲試。

恩,或許這也是一個辦法,順便看看你們宋家有什麼能耐。我起身走到圓坑外面,後腳剛離開金屬板,宋希揚手就是一道綠光射了出去。

我嚇得連忙縮腳,狠狠的瞪了宋希一眼,發現她正興致勃勃的操控着手中的法力,這纔將目光轉移到她操控的法力上。

嘖嘖,不得不說,宋家對於法術操控還真是很牛逼。

這股綠色的法力,硬生生的被她模擬出來一臺挖掘機,對着金屬板咣噹咣噹的進行作業,上揚、下戳、左右旋轉都是異常的逼真,甚至在挖掘機的駕駛座上還有一個駕駛員,正咬牙切齒的操控着挖機。

人家對法力的操控才叫操控,真是人上有人啊……呸,說錯了,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不過,宋希的法力畢竟只有大師級初期階段,這挖機雖然牛逼,但這金屬板並沒有被她給撬動。

“要不,你換一套盾構機試試?”我提出建議。

“恐怕來不及了。”申思磐在一邊說道:“外面的佛光似乎要消失了,如果佛光消失的話,這個法陣說不定也會消失。” 439 峨眉金頂(三)

一想也有道理.不由大急.拿出電話就給金滿園打電話.這次金滿園很快就接通了電話.

我將這邊的情況一說.金滿園也是急了:“怎麼可能.我以前怎麼就沒有出現過這樣的事情.”隨即金滿園話鋒一轉.冷笑着說道:“正南.你最好別耍花樣.要不然.老子弄死那些人質.”

“耍你妹.我發微信給你看.”我罵了一句.掛了電話.拍了張照片發微信給金滿園.越是心急越出問題.信號不是很好.微信居然發不過去照片.

很快.金滿園將電話又打了過來.惡狠狠的威脅我:“我不管你那邊是什麼情況.總之你都得處理好.要不然.你的親人朋友.全部都要死/光/光.”

“草.”我也是急了.破口大罵:“你嗎比的.現在這塊金屬板就是一個整體.我怎麼揭開.有種的.你告訴我你在哪.老子這就過來跟你拼命.媽的.反正你汲取陽神能量以後.也有可能被它控制.到時候不但老子要被你殺死.我的親人朋友們也是一個死.早死晚死都是死.還不如現在拼了.”

決戰龍騰 金滿園冷哼一聲:“你確定要我現在殺死人質.”

“你殺啊.”我厲聲叫道.

“好.我先殺你爸媽.再殺楊果兒跟蕭傾城.”金滿園冷笑道.

我聞言頓時就泄氣了.一聲不吭.

不管金滿園現在要殺誰.我都不會同意.金滿園說過.我這個人太重感情.能利用的弱點實在是太多.

這話我並不否認.曾經有一個人要我做一個實驗.說是要我寫出10個最熟悉的人.然後要我一個個的將他們‘殺死’.看看我最後會選擇誰剩下.

我的答案很簡單.我把他揍了一頓.

見到我半天沒吭聲.金滿園趁機給了我一個臺階:“正南.或者你可以試試用法術攻擊這個金屬板.因爲.這個金屬板是一個法陣來的.”

“好吧.我試試.”我悶聲掛了電話.

看了看腳下的金屬板.我擡手就是一道九天神雷.這道九天神雷被我稍微壓縮了一下.原本直徑五米的閃電被我壓縮成一米.威力卻是並沒有衰減多少.

噼啪一聲.閃電直接擊中了金屬板.冷光熠熠的金屬板竟然亮起了一道刺眼的淡藍色光芒.這光芒一閃而逝.金屬板又回覆了先前的樣子.

咦.看來還是有點用.

我要宋希跟申思磐兩人都退後了少許.一道雷霆萬鈞就劈在了金屬板上.同樣.這道雷霆萬鈞也是壓縮過的.密密麻麻的閃電全部落在了金屬板上.

這一次.金屬板變成了妖異的寶藍色.一次持續到雷霆萬鈞法術全部完結.寶藍色才緩慢的變成天藍色.再變成淺藍色、淡藍色.最後恢復了冷光熠熠的金屬板冷色.

看來.這法力還不足以擊毀這道金屬板.

對了.我還可以施展搞死你神功.

嘿然一聲.我驅動法訣.全身的能量瞬間擊中在我的臀/部.我飛身而起.在空中轉變了幾個姿勢.最後一招童子拜觀音坐在了金屬板上.

蓬.

一聲悶響過後.金屬板沒有任何反應.

好一會.在宋希跟申思磐兩人詫異的目光中.我訕訕的站了起來:“媽的.不一小心滑了一跤.”

申思磐嘲笑道:“鍾老闆.你就別狡辯了.滑一跤能夠滑到凌空躍起.”

宋希卻是笑道:“人生已經如此艱難.有些事情.你就不要再拆穿了.鬼哥這叫屁/股向後.平沙落雁式.”

我不由惱羞成怒:“你們倆再冷言冷語.我就用閃電劈死你們.”

申思磐連忙轉移話題:“咳咳.那啥.這道佛光似乎很淡了呢.鍾老闆.我們得趕緊想辦法.”

宋希聞言也是轉回正題:“鬼哥.我看了剛纔金屬板的情況.你就差臨門一腳了.只要你學會法力控制.絕對能將金屬板擊碎.”

“那你趕緊教我.”我聞言大喜.

“可是.這不是一時半會能學會的.”宋希指了指我們頭頂的佛光:“這佛光已經很淡了.我就怕佛光一消失.這個法陣也會跟着消失.”

沒辦法.只能又在玄境裏面學習了.

摸出金球.抓/住宋希的手.動念之間.我們倆進入了風捲殘雲玄境.

“哇哦.玄境竟然是這樣子的.好漂亮啊.”剛進來.宋希就發出歡樂的叫喊聲.

我舉目四望.這玄境裏面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變成了一望無際的麥田.微風吹過.一陣麥浪翻滾.

最讓人無語的是.空中還響着風雞的歌聲:

遠處蔚藍天空下

涌動着金色的麥浪

就在那裏曾是你和我

愛過的地方

當微風帶着收穫的味道

吹向我臉龐

想起你輕柔的話語

曾打溼我眼眶

嗯……

“恩恩恩.嗯你個頭啊.”我哭笑不得的打斷了風雞的清唱.

“主人.你這不是在這裏把妹的麼.我給你營造這麼好的條件.你都不懂感激.”風雞委屈的聲音傳來.

“我是進來學法術的.”我笑罵.隨即轉身跟宋希說道:“作爲交換.我先將易筋經跟洗髓經的祕密告訴你.”

宋希笑嘻嘻的東張西望.對一切都是饒有興趣的樣子.聽我這麼一說.撇嘴道:“我纔不要什麼易筋經跟洗髓經的祕密呢.我要這個玄境金球.”

我根本就不理會她.自顧自的將易筋經洗髓經的奧祕一說.原以爲會打動她.對於修道之人來說.還有比複製法力更有吸引力的事情嗎.

沒想到宋希根本就不感興趣:“鬼哥.就算我複製出來一萬道法力.那又怎麼樣.這東西又不能疊加.一道法力也好.一萬道法力也好.我都是大師級.又不能突破大師級進入宗師級.又有什麼用呢.再說了.我是一個女孩子耶.實在是沒有必要學那麼多打打殺殺的東西.”

“難道你的家族也不需要麼.”我訝然問道.

“家族再厲害.難道能厲害過生死審判.”宋希苦笑一聲:“就算宋家以前出來了十六個宗師級高手又如何.還不是照樣被大浪淘沙.”

我啜了啜牙花子.嘖了一聲:“你一定要這個玄境金球麼.”

宋希笑着點頭:“恩.恩.就它了.”

我聳肩攤手:“不是我小氣.這個玄境可不是你想拿走就能拿走的.要不.你問問它願不願意跟你走.如果願意的話.我二話不說就送給你.”

並不是我故作大方.而是因爲我曾經想將玄境送給傾城一個.好來提升她的法力.再不濟也能防身.沒想到玄境們一個個哭着喊着說打死都不離開我.還說什麼山無陵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絕他們的妹……妹妹你坐船頭OH~OH~哥哥我岸上走……

我這都快變神經病了.

宋希卻是大聲叫道:“喂.你願意跟我在一起嗎.”

“你居然問我願不願意跟你走.”空中傳來風雞的大笑聲.

我不由心頭惻然.完蛋了.指不定這風雞有多難聽的話說出來.

“我當然願意.”

沒想到.我居然聽到了風雞的這句話.

宋希頓時大喜過望.臉上笑靨如花.

我愕然楞在當場.好一會.我才大聲說道:“風雞.你是不是被她的媚/術所蠱惑了.你回答我.”

風雞哈哈一笑:“別逗了.你以爲我沒見過美女啊.說得不好聽點.就算現在楊小冪、柳小巖、孫小儷這些美女全部脫/光了追我三條街.我要是回頭看一眼都算我是流氓.”

“那你是怎麼回事.”我更是訝然.

“祕密.”風雞嘿嘿笑道.

祕你妹的密.我幾乎就破口大罵.不過轉念一想.算了.這風雞去意已決.我再阻攔也沒什麼意思.隨他吧.再說了.如果不能激活這個法陣.金滿園就會殺害我的親人朋友.那個時候.我留着金球又有什麼意義.

當下意味索然的說道:“那我要怎麼才能把你轉交過去.要不要簽署什麼生死契約.或者.我把你弄死.然後她來激活你.”

“她又沒有陰陽能量.怎麼可能激活我.”風雞急道:“不用那麼麻煩.這裏有一句口訣.你跟她一起唸完.就相當於辦理了移交手續.”

跟宋希兩人一起默唸了風雞教給我們的咒語.唸完咒語以後.果然.我跟風雞之間的聯繫就沒有了.反而宋希眉飛色舞.很顯然.她現在已經是風捲殘雲的主人.

“怎麼也算是認識一場.有一句話我想跟你說.”風雞突然聲音低沉了下來.聲音也是充滿這傷感.

我心裏頓時舒服了很多.呵呵一笑:“有什麼想說的.”

“大/爺.記得常來玩啊.”風雞悽婉的說道.隨即哈哈大笑.

我懶得理他.轉頭跟宋希說道:“現在.你可以教我/操控法力的方法了吧.”

宋希點了點頭.低聲吩咐風雞不再說話.然後從空間袋裏摸出一本薄薄的書冊.筆記本大小.差不多十來頁的樣子.

我有些訝然:“這些都是操控法力的法訣.”

“當然不是.”宋希一句話讓我心頭落下一個大石頭.還好不是.要不然.這麼多頁全部背下來.那可是一件非常鬱悶的事情.

隨即.宋希輕笑一聲:“這些.只不過是法訣的目錄.”

這句話頓時讓我瞠目結舌.我吃吃的問道:“目錄.你的意思是…….”

宋希雙手一揮.地面上頓時出現了幾十本磚頭厚的書:“這些.纔是你要學的法訣.” 440 峨眉金頂(四)

看着這一堆書,我當時就石化了,好半響,我才輕咳一聲:“萌萌,你在跟我開玩笑吧?”

宋希輕笑道:“鬼哥,我可真沒跟你開玩笑,想當年,我爺爺看完這些書都用了三年,全部學會用了三十年。”

聽宋希這麼一說,我先是鬱悶不已,隨即我狐疑的問道:“這些你都學會了?”

“那當然,要不然我怎麼教你?”

“這不對啊,你現在最多就二十歲,就算你從孃胎開始學,也不可能都學會吧? 悲鳴詠嘆調 你是說,你天賦異稟?”我皺眉道。

“哈哈,鬼哥就是厲害,這樣都騙不了你,還說跟你開個玩笑呢!”宋希笑道:“不過,我確實可以讓你學會。地上這些書,每一本都是相應的法力操控術,你看看你想學哪一種?”

我蹲了下來,翻找着書的封面,什麼風系法力,什麼火系法力,什麼雷系冰系,雨系暗系混沌系吞噬系陰陽系,各種能量的操控術都有,一時間我有些眼花繚亂,挑了好一會,才撿起來一本雷系法力的書:“就學它吧。”

畢竟,我體內的雷系法力最充沛。

“就只學這一本?”宋希笑着說道。

我苦笑着翻動了一下那本書:“這本書差不多有字典那麼厚,我看完都要十天半月,更別說學會了。其他的書,以後再說吧。”

“那行!”

宋希摸出一個瓷瓶,瓷瓶口子上繚繞着一層金色的雲霧,這玩意我見過,叫做緊箍咒,唐老爺子給我的百花消融丸,就是盛在用緊箍咒封口的瓷瓶裏面。

輕聲唸了一道咒語,金色雲霧驟然消失,宋希笑着將瓷瓶翻轉在掌心,裏面頓時滴溜溜的滾出十餘粒各種顏色的丹丸,小指頭那麼大,顆顆渾圓飽滿,隱約散發出淡淡的白光。

宋希在其中揀出一粒紫色的丹丸,遞到我面前:“吃了它!”

“這會什麼東西?”

“教程啊!”宋希笑道:“到了我們這一代,已經不流行死記硬背了,將書本上的東西利用法術濃縮在丹丸裏面,吞下去,馬上擁有了整本書的記憶。”

“這麼牛逼?”我接過丹丸,打量了一眼:“就這麼幹吃?”

“你的意思是要溫水吞服麼?或者,我給你弄一隻老母雞,你來煲個湯?”宋希哈哈一笑。

我將丹丸往嘴裏一送,奶奶的,這藥丸還真是牛逼,入口即化,一股暖洋洋的氣流瞬間就沿着經脈直衝頭部,就好像被蚊子咬了一口,我頭部微微一痛,然後就多出來許多陌生的東西,仔細一分辨,這些東西全部是怎麼操控雷系法術的記憶。

心頭大喜,忍不住實驗了一番,揮手就召喚出一道九天神雷,當直徑五米長達數百米的閃電從空中落下的時候,我驅動了法訣,那道閃電噼啪一聲,在空中就變成了一頭雄獅。

可惜,我從小就對繪畫沒什麼天賦,也正因如此,我腦袋中想象的雄獅也完全不是那麼回事,這頭虛擬出來的獅子就好像是一頭豬,頭上頂了一個拖把。

宋希鬱悶道:“鬼哥,不得不說,你的藝術感太弱了!”

我冷哼一聲,居然說我藝術感不強?

法訣亂引,空中的閃電不停變幻着各種模樣,有腦袋上寫了一個王字的貓,有身上花了好多金錢的狗,有大耳朵長鼻子呲着大象牙的豬,還有腦袋上插了兩條樹枝的蛇……

好吧,我的藝術感確實不強。

“鬼哥,你還是幻化一些你平時最熟悉的東西吧!”宋希幾乎是笑得喘不過氣來。

最熟悉的東西?有了,我法訣一引,空中的閃電瞬間變成一個手持獵槍的光頭強,東張西望,動不動就扣動扳機開上一槍,槍管裏面噴出來的子彈,卻是一道道的球形閃電。

不錯,這個光頭強我還是挺滿意的。

我笑嘻嘻的操控着光頭強耍了好一會,這才收回了法力,一種前所未有的感覺繚繞着我,好像我以前只是一個坐井觀天的青蛙,突然有一天我爬出了井口,這才發現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

宋希見到我幻出光頭強以後,呆滯了好半天,才一臉黑線的問我:“鬼哥,你的世界真……卡通啊。咳咳,你確定只學雷系法力?”

“當然不?這地上的我都要學!”我笑嘻嘻的指着一地的書。

“那可不行,你最多隻能再學兩種,因爲這種丹藥的極限就只能吃三個!”

“爲什麼只能吃三個?”我好奇的問。

“因爲,吃了三個以後,你再吃也沒有用了,大腦吸收不了那麼多。”宋希淡淡的笑。

“這樣啊,那我要學火系,吞噬系。”我挑了兩種。

宋希分別找出金色的與綠色的兩粒丹丸給我服下,不一會,我腦中便多出了這兩種法力控制的記憶。

“要不,你在給我試試陰陽系的丹丸,指不定我消化功能好!”我訕笑着衝宋希伸出手掌。

“都說沒用了!”宋希雖然這麼說,但還是給了我一顆紅藍雙色的藥丸。

旁邊一直沒有出聲的風雞突然開口:“主人,你這藥丸這麼珍貴,何必糟蹋呢?”

我忍不住怒道:“怎麼就是糟蹋了?”

宋希哈哈一笑:“沒事沒事,其實也不是很珍貴,我買上幾斤麪粉,可以搓好幾百個出來。”

懶得理會她們,我一仰脖子就吞下了丹藥,雖然也有一道氣流衝上頭部,不過,並沒有什麼新的記憶產生,我只得悻悻然的作罷。

接下來,我又嘗試着操控了一下火系法力跟吞噬能量,分別幻化出來了一頭喜羊羊跟一隻會說話的湯姆貓,自己都覺得霸氣不足,決定有空就去看看玄幻電影,據說那裏面兇猛的怪獸多。

宋希交代了風雞幾句後,我們這纔回到山頂。

看着宋希笑眯眯的將玄境金球揣進空間袋,申思磐也是有些詫異:“鍾老闆,這個球不是你的麼?”

“萌萌更喜歡球,我決定送給她玩!”我笑着說道,渾然不顧這句話有歧義。

也不等宋希說話,我擡手就召喚出一個渾身上下電光閃爍的光頭強,手持獵槍,衝着金屬板就是砰砰砰的開槍。

一顆顆西瓜大的球形閃電連珠炮一般擊中在金屬板上面,每擊中一顆球形閃電,金屬板的顏色就要加深一點,由冷光熠熠的金屬色,逐漸變成了淡藍,淺藍,天藍,寶藍,深藍……最後,當金屬板變成一種如同墨水一般的藍黑色時,一道裂紋開始在金屬板上出現。

這道裂紋並不是如蛛網一般的蔓延,而是沿着中間的圓孔,畫了一個渾/圓的圓形,當這道圓形裂紋出現後,金屬板就恢復了冷豔的白色。

見狀我也是收回了法力,沉腰坐馬,伸出手指頭勾住了圓孔,嘿然發力,頓時,這個金屬蓋就被我揭了開來。

金屬板下面是一個寶藍色的金屬半球,銀光繚繞玄幻無比。

這個時候申思磐在旁邊急聲說了一句:“快點,鍾老闆,這佛光即將消失。”

lixiangguo

“呵呵,看把你得意的,海外可不比中原,我聽說那裏野獸遍地、瘴氣橫行,你可千萬要小心了!”長樂公主笑着叮囑道。別說在皇子中了,就是在整個大唐,自己眼前的這個弟弟都是頂尖的人物,因此長樂公主自然十分關心。

Previous article

小秦道長決心以下,他捂住自己的胸口,不讓自己的精魄散去。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