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高妍瞧她愁眉苦臉的,開口說:「如果你不放心,那我今天請假,陪你去公司吧!」

蘇紋兒肯定是壓力太大,精神紊亂了!

聽說結婚恐懼症會讓人患得患失的。

高妍的提議被蘇紋兒婉拒了,「我沒事…晚上公司舉辦酒會。」

「陳壘會出席,到時候我當面問他。」

倘若讓她帶著這個巨大的困惑去訂婚、結婚…她應該做不到。

高妍點點頭,「那好吧,我晚上下班早點過去。」

蘇紋兒拿起桌上的邀請函遞給高妍,「這個你拿著…」

「下班了給我打電話。」

邀請函是她讓人特意送來的。

高妍接了邀請函,隨手放在包里,整理好衣服就慌慌張張的出門了!

大約又過了半個小時,蘇紋兒收拾好自己的情緒,離開別墅。

公司派的車已經在門口恭候她多時了!

年輕穩重的司機師傅恭敬的替她打開車門。

「謝謝!」

蘇紋兒面無表情的點頭道謝,她的心情隨著自己的腳步變的越來越凝重。

車輛平緩的駛出別墅區,她一聲不吭的盯著窗外的風景,心裡卻很失落。

對自己能力的不自信,對很多事情的困惑,讓她在通往公司的路上想了非常多。

SC公司矗立在市中心一棟地標建築內,是一棟漂亮氣派的寫字樓。

之前蘇紋兒多次從門口經過,卻從未踏入一步。

也從未想過,有朝一日,自己會以此種方式走進去。

總裁的辦公室在最頂層,這是身份的象徵。

可蘇紋兒心裡不喜歡高處,除了恐高之外。

高處不勝寒…讓她更加的不寒而慄吧!

她在公司出現的那一剎那,公司各部門領導並排站在大堂,對她的到來表現出了最高規格的歡迎儀式。

蘇紋兒面帶微笑,來掩飾自己心裡的緊張。

她的話很少,謹言甚微,多是聽大家在說。

認真負責的給她介紹各部門的人和事。

她在國外的時候,對公司的內部情況已經有了大概的了解。

幾位重要的高層領導她還是很謙虛的同大家交談。

當然,蘇紋兒的空降,公司很多員工是無法理解的。

表現出的態度也很不友善。

她呢,見怪不怪,選擇視而不見,聽而不聞!

在自己的能力沒有被人接受之前,說再多漂亮的場面話都毫無意義。

漫長的煎熬總算在臨近中午的時候結束了!

蘇紋兒坐在自己的辦公室,總算有了片刻的休息時間。

方小萌在她進公司之間,已經到人事部入職。

她現在是總裁辦公室的特助,專門負責總裁辦公室的工作。

「蘇總…您看起來臉色不好,是不是很累啊?」

蘇紋兒疲倦的仰頭靠在椅背上,閉目養神。

「還好!等會兒還有其他安排嗎?」

她有氣無力的閉著眼睛開口問道。

小萌拿著筆記本,翻開瞧了一眼,「中午您要和公司幾位董事吃飯。」

「餐廳已經預約好了!」

蘇紋兒無奈的點點頭,「嗯,我知道了。」

小萌瞧她精神不振,詢問道:「蘇總,我去給您沖杯咖啡吧?」

聽到她的話,蘇紋兒突然睜開眼睛,慌張的說:「不用。」

「給我倒杯熱水吧!」

小萌聽了有些意外,不過還是點點頭離開了。

應酬是她之前最討厭的事情,現如今,她也要身不由己,逢場作戲。

默默的起身來到窗前,俯視整個城市,發現自己真的太渺小了。

也不知道陳壘此刻在做什麼?

他晚上真的會準時出現在酒會嗎?

不知為何,她的心裡有種不祥的預感……

陳壘竟然在公開場合露面,也太過匪夷所思了!

……

晚上六點,蘇紋兒前腳剛回別墅,高妍就出現了。

蘇紋兒有些吃驚的問:「你沒有直接去酒會啊?」

高妍無奈的兩手一攤,沮喪的說:「唉!忘記帶禮服去公司了。」

「只好回來換衣服了!」

話音剛落,她的視線落在蘇紋兒面前的外賣上。

「咦!你怎麼現在吃飯?等會兒不是要去酒會嗎?」

酒會上什麼吃的都有,蘇紋兒這麼做當然非常奇怪了!

蘇紋兒氣定神閑的解釋道:「沒什麼…中午和公司幾位董事吃飯。」

「沒吃幾口菜,太餓了…」

確切來說,中午的飯菜不太符合她的口味。

高妍聽了,信以為真,沒再多說什麼。

蘇紋兒突然放下手裡的筷子,朝著打算上樓梯的高妍喊道。

「既然你回來了,那我就打電話不讓人來接我了。」

「咱倆一起去酒會吧!」

高妍點點頭,「好啊,我沒什麼意見。」

她開的車本就是蘇紋兒的,充當一回司機,她也很樂意。

高妍換了一身粉色小禮服,看起來很漂亮。

蘇紋兒也被她的精心打扮給驚艷到了,忍不住調侃道。

「你今天…好像不一樣啊!」

「我不記得你喜歡如此粉~嫩的顏色…」

她們的年紀不再是青春少女,粉色真的不太好駕馭。

高妍坦然的解釋道:「我穿成這樣,當然是為了招桃花啊!」

「你都要訂婚了…我還是單身,感覺太遜色了。」

「今夜的酒會,一定是名流雲集,帥哥很多吧!」

「我也去釣個金龜婿帶回家給我老媽瞧瞧。」

蘇紋兒瞧她如此自信滿滿的樣子,也不吝稱讚道。

「勇氣可嘉,那我就預祝你,馬到成功。」

「如願找到你的白馬王子…」

兩人相視一笑,開心不已!

蘇紋兒原本是打算親自去機場接陳壘父母的,卻被阻止了。

說陳壘會親自前去,讓蘇紋兒直接去酒會,到時大家再見面。

解釋合情合理,蘇紋兒也就欣然接受了。

她怎麼能想到,陳壘為何選擇這個時候去接父母。

而且,酒會上邀請的賓客,不僅僅是一些合作夥伴和公司領導。

還有一些蘇紋兒預料不到的人物。

SC酒會

宴會廳,蘇紋兒在賓客中間來回穿梭著,給她敬酒的人非常多。

都被她婉拒了,只象徵性的喝了幾口飲料。

高妍了解她,所以,很講義氣的,替她擋了不少酒。

蘇紋兒瞧她微醺,走路都不太穩,趕緊扶著她去休息室。

輕輕的扶她在沙發上坐下,自己也在她對面落座。

「怎麼樣?要不要緊啊?」

蘇紋兒挺擔心高妍的,怕她喝的太醉了,畢竟是為了她才這樣的。

高妍笑著擺擺手,無所謂的說:「沒事,這才哪跟哪…」

「我休息一會兒就好了!」

她閉上眼睛躺在沙發上休息,蘇紋兒起身去給她拿了一杯水。

站在窗戶旁,認真的瞅了一眼手錶,一臉的焦急。

奇怪,陳壘已經遲到半個多小時了…怎麼還沒有出現。

他不是那種不守時的人,不會是有什麼事情耽擱了吧!

她從包里掏出手機,撥通了陳壘的電話。

電話始終沒能接通,搞得蘇紋兒更加的心慌意亂。

高妍睜開眼就瞧見蘇紋兒在窗前來回的踱著步子,走來走去的。

臉上滿是焦慮。

「你怎麼了?」她從沙發上起身,走上前問道。

蘇紋兒看她醒來,笑著問:「怎麼樣了?」

「我沒事啊!非常清醒。」高妍認真的說。

蘇紋兒瞧她表現正常,也就暫時放心了。

「那就好…等會兒不要再繼續喝酒了!」

她很嚴肅的勸說道。

讓高妍陪著她,是來給她打起的,不是替她喝酒的。

高妍點點頭,疑惑的問:「你剛才在想什麼呢,看你憂心忡忡的。」

「酒會開始這麼久了,陳壘和他父母還是沒有出現。」

蘇紋兒再次瞧了時間,焦急的說。

高妍問:「你給他打電話,問他怎麼回事…」

lixiangguo

風流?這個詞兒若是往古典了些來理解——姿容瀲灧似繾綣,體態流風之瀟洒,狡黠慧靈之極致,通透浮沉於紅塵。

Previous article

邢家的工頭,帶頭髮聲。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