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馮陽光狠狠的點了點頭“確定了,我來參軍就是爲了學習更多的東西,有那麼好的機會,我得好好把握,再說龍隊也不會害我,你說是吧,嘿嘿”

最後他還賣了個萌。

龍百川聽到馮陽光準確的回答後,並沒有管馮陽光其他怎麼樣,他只聽到那句確定了這就足夠。

龍百川臉上立刻露出滿意的笑容“我就知道你會答應的,這樣你回去之後收拾一下,明天早上我親自送你去海訓場”

“好,那麼我先回去收拾一下”

“去吧”

馮陽光得到回覆之後向龍百川敬了個禮,朝着門口走去。

走出去沒多久馮陽光一拍腦袋“我這腦子,怎麼忘記了”

原來是他現在纔想起來龍百川也有暗傷的,自己應該幫他看看。

“算了,明天送我去海訓場的時候在問問吧”

龍隊身體不好那麼長時間了,反正也不差這一夜的。

返回宿舍的馮陽光一進門就看到魯炎一臉陰沉,手裏還拿着一張紙。

魯炎看馮陽光進來後連忙把紙給摺疊了起來,臉色也變得比之前好看一些。

出於對於隊友的關心馮陽光出聲詢問道“魯炎怎麼了?看你臉色不太好啊”

他看着魯炎欲言又止樣子,趁熱打鐵道“我問的話沒別的意思,只是看看有沒有幫得上忙的”

可能是感受到馮陽光的關心,魯炎沒在藏着掖着,只見他嘆了口氣緩緩開口道“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只不過是因爲在一起五年多的女朋友分手了,最可笑的是,分手原因居然是我來當兵”

馮陽光看着眼前這個情緒有點崩潰的人,心裏卻十分理解他的感受。

在穿越前馮陽光就見過魯炎這種情況,但是你也不能評價女方怎麼樣,人家等你是情分,不等也是無可厚非。

最後馮陽光也只能拍了拍魯炎的肩膀“你的心情我瞭解,人生不都是這樣的嗎?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她在這個時候離去轉念一想也是好事啊,你可是名牌大學的高材生,在哪都會發光,你得好好努力,讓她後悔,讓她選擇放棄你”

馮陽光這下把自己心裏所有安慰人的都給說了,他也相信魯炎會走出來的,只不過是時間問題。

看着魯炎逐漸平穩的情緒馮陽光再次開口了“你們得好好訓練,我得走了”


話音剛落門口就傳來蔣小魚的聲音“老陽你要去哪?”

馮陽光回過頭去看發現正是蔣小魚跟張衝站在門口。

就連魯炎也是看着馮陽光。

馮陽光聳了聳肩“我也不知道,龍隊還沒說,只是說去那裏學東西,明天早上龍隊會親自送我過去”

這是蔣小魚跟張衝已經走到跟前。

馮陽光看着他們三個不捨的眼神,不由的調笑道“幹嘛用這種眼神看着我,我又不是一去不復返,以後肯定有機會會在見的”

馮陽光這一刻感受到了真正的戰友情。

蔣小魚發揮了他能說會道的嘴“沒錯,老陽那麼厲害到哪都會吃得開,我還沒有好好謝謝你給我寫的藥方,我媽媽換了藥之後身體一天比一天好”

原來馮陽光回來後並沒有忘記答應過蔣小魚的,回來後第一時間就把藥方寫給了蔣小魚。

“沒錯,陽光那麼厲害肯定可以,記得下次回來你還得教我拳法”這次說話的是張衝。

“沒問題,走去吃東西,我請客”馮陽光把魯炎從牀上拽起來。

“走走走,必須宰你一頓”

“沒問題,你吃多少都行”

“那張衝不是吃的最多?”

“臭魚,爲啥聽着像罵人呢?”

四個人有說有笑的走出宿舍,向着食堂前進。

日落的陽光把他們的影子越拉越長。 晚飯過後,整個軍營已經沒夜幕籠罩,馮陽光一個人獨自走在軍營裏,他想在臨走之前看看這個已經生活了一個多月的地方,他是一個念舊之人。

馮陽光在軍營裏晃盪,突然擡頭髮現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來到了醫院門口,正準備轉身離開。

心裏突然蹦出個念頭“也不知道唐玉在沒在上班,進去跟她告個別?”

想到這馮陽光朝着醫院門口走了進去,才一進門一股撲鼻而來的消毒水味充斥着他的鼻子。

有一說一他對這股味道一點都不感冒。

馮陽光輕車熟路的來到唐玉所在的位置,還沒走進遠遠的就看到對方正在櫃檯裏面坐着。

馮陽光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物,他都不知道自己爲啥要這麼做,隨後朝着對方走了過去。

馮陽光還沒走進對方就提前認出來了。

“噫,馮陽光你怎麼來了?是不是身體哪不舒服?”唐玉驚訝的詢問道,語氣還有一絲緊張,她有點當心馮陽光的身體情況,要不然一般人怎麼會來醫院,更何況是軍人。

馮陽光擺了擺手連忙說道“沒有沒有,我就是來看看你”說來奇怪,他面對海盜都沒有現在緊張。

這一說不要緊唐玉更加開心了“真的?”

馮陽光無比認真的點了點頭“真的,因爲我要離開獸營,去別的地方了”

沒想到聽到這句話唐玉突然站了起來,凳子在地上都被拖出了一長串吱嘎的聲音。

“什麼?你要去哪裏?”唐玉都沒發現她的動作跟加大的聲音。

馮陽光也同樣以爲,他都沒有見過她這樣。

“我也不知道,是獸營指派的任務,以後還要回來的”馮陽光瞄了瞄眼前這個漂亮的妹子。

聽到這句唐玉把自己的動作稍微收斂了一點“你不是新兵嗎?爲什麼就給你指派任務了?”

“可能是我表現太好了吧”馮陽光自誇了一波。

唐玉緊張的心情也放鬆了下來,聽到馮陽光的自誇捂着嘴偷笑“你還真不謙虛”

兩個人就這樣有一搭沒一搭的聊着。

時間就在這期間緩緩流逝。

就在兩人說的興起的時候,突然獸營的號角響了,這次響的是晚號。

兩個人的聲音戛然而止,馮陽光撓了撓頭略顯不好意思道“看來我得回宿舍了”

“沒想到時間過得這麼快,跟你聊天很有意思”對方好不掩飾自己的歡喜。

馮陽光也順着說了一句“我也是這麼覺得的,希望下次再跟你聊天,我還欠你一頓飯呢”

“沒問題,我還等着呢”

馮陽光聽到對方的答覆之後說了一句“拜拜”,就朝着門口走去。

而唐玉是目送馮陽光直到見不到他的背影纔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收拾一下,她也要下班了。

已經來到路上踏上回宿舍的馮陽光心裏其實有點奇怪,因爲他在剛剛跟唐玉聊天的時候,發現對方對他有種莫名的感覺。

馮陽光邊走邊想,想了幾分鐘之後還是沒有想出什麼所以然來,只能把這個歸結於應該是他的錯覺。

才踏進門的馮陽光,就聽到張衝詢問自己的聲音“陽光你去哪了?”

“剛剛去見了個老朋友,你怎麼還不睡?”

張衝是個直脾氣並不會拐彎,所以他直言道“這不是當心你出什麼問題,所以等你回來”

馮陽光心裏一暖,不住的開了個玩笑“我能出什麼問題,我那麼厲害”

沒想到張衝不接話了,拉起被子到頭就睡。

我成了五個大佬的祖宗

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大早馮陽光的生物鐘就醒了,其實不只是馮陽光,還包括張衝,魯炎,就連蔣小魚那麼懶的人都破天荒的來了,而且還有很多同隊伍的人。

馮陽光站在操場上看着眼前這些相處了一個月的兄弟,一時間心生感慨。


“陽光,昨天咋們這些人等了你很長時間,你都沒有回來實在熬不住就先睡了,我們就料到你還是會起來跑步,所以我們來送你一程”說話的正是張衝。

馮陽光用眼睛慢慢的在後者身上移動,臭魚,張禿子,魯傲嬌,……在場的人一個都沒有漏,把他們的樣子努力刻畫在他的心裏。

你相信一個月就可以把一堆好不相干,來自天南地北的人,連接成不是親兄弟卻勝似親兄弟,這個地方就是軍營。

馮陽光深吸了一口氣,用略微顫抖的聲音緩緩說出了自己的心裏話“認識你們是我來到軍營最開心的事,希望以後再見你們你們會更強”


他爲了掩飾心裏的不捨故意岔開了話題。

“那必須得,你別小看我們”

“衝哥說的對,陽光你別小看我們”

“就是,都說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

“……”

馮陽光等着一個個表態完畢纔在吃開口“來吧來吧,跑起來,在這麼說下去天都要亮了”

說完馮陽光帶頭跑了起來。

張衝看着前者逐漸跑遠的身影也興奮的開口“走吧,兄弟們,我們可不能被他落下太多”

剩下的一羣人也動了起來。

之後操場上出現了一道奇觀,一羣人追着一個人跑,不知道的還以爲單獨的那個人幹了什麼壞事。

此刻天公作美,慢慢的太陽逐漸從地平線上升起,金色的光芒灑滿操場,這下更加把在跑步的衆人映照的熠熠生輝。

時間也在緩慢的流逝。

原本掉針可聞的宿舍裏被一道人影給打破了。

來人正是已經訓練完的歸來的馮陽光。

馮陽光坐在自己的牀上觀察着自己居住了那麼長時間的地方,手上還在牀上摸了一番。

“呼,突然要走了還真有點捨不得”

馮陽光從牀底出來自己早已準備好的揹包,隨後站起身來,緩步朝宿舍門口走去。

就在臨出門的一瞬間,馮陽光回頭再次看了一眼這個宿舍,心裏涌上萬般念頭,最後毅然決然朝着宿舍外走去。

很快馮陽光再次來到龍百川的辦公室門口,朝裏面看去卻發現龍百川早已在等着了。

龍百川聽到腳步聲擡頭看到馮陽光站在門口連忙開口“誒,陽光你那麼早就來了?”


lixiangguo

實力最強的黑騎士一死,背後那群尾隨的騎士們立刻被不安和恐懼籠罩。

Previous article

林風疾速穿梭而行,在濃霧的遮掩之下,身形顯得鬼魅不已。然而此時,心倏地咯噔了一下,彷彿感覺到什麼,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林風面色驟然而變,「糟!!」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