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馮開宇這話,簡直已經不是簡單的挑釁級別了。

可以說,這話直接將矛盾升級到生死級別。

你想啊!男人最怕被人嘲笑什麼?那必須是怕被人嘲笑那裡不行啊!

這一嘲笑之下,就算是兄弟,以後也沒得做了吧!更何況,之前這兩人就差點打起來。

「啪啪啪……」看著囂張得意的馮開宇,黃凱實在看不下去了。於是他啪啪手,將吳文天的注意力轉到自己身上后,黃凱說道:「揍他,再不揍他的話,他就快爬到吳老爺子頭上拉屎了。」

這話,相當於火上澆油!

黃凱話后,吳文天面色更冷。

而馮開宇,則指著黃凱罵道:「小混蛋,你是不是以為有那個老不死的護你……」

「啪……」

話未說完,一聲響亮的巴掌聲在眾人耳旁響起。

這刻,吳文天還是忍不住的動手了。

「嘭……」

重物落地聲。

馮開宇被扇飛,然後掉在地上。這經過的一切,看上去是那麼的諷刺。

落地后,馮開宇猛地從地上彈起,隨即指著吳文天怒罵道:「姓吳的,你是不是想將災難引給吳家?」

警告威脅!

不過,吳文天這一巴掌下去后,他已經不管不顧了。嘲諷的看向馮開宇,吳文天鄙夷問道:「你能代表馮家?」


話落,吳文天快速移到馮開宇面前,然後又是一巴掌下去。

「啪……」

巴掌聲中,還帶著吳文天咬牙切齒的聲音——

「我叫你嘴賤。」

「啪……」

又一聲巴掌聲。

「我叫你罵人。」

和之前一樣,巴掌聲中,還帶著吳文天咬牙切齒的聲音。

一旁,馮晨晨見此,一臉同情。

馮哥這樣被虐,之後怕是討不回來吧!不但如此,或許,之後可能會更慘。

畢竟,他得罪的,是馮家老祖宗都要巴結的大腿。

「啪啪啪……」

一連串的巴掌聲。

黃凱看著,就差跳起來鼓掌。

這巴掌打的,看著就叫人爽啊!

「住手。」這時,眾人耳邊忽然傳來一聲暴呵。

只見,十幾個年齡不一的人,往這邊跑來。

前面帶路的,是那個搬救兵的侍衛。

邪少的極品甜寵 ,全身泛起戰意。

接下來,怕是有一場惡戰吧!

「隊長,隊長。」這個時候,那個搬救兵的急忙跑到馮開宇身邊,然後小聲說道:「隊長,馮家幾乎傾巢而出去絞殺孟家的人了,這些人都是閉關沒有參戰的,我給你叫來了。」

「混蛋,你特么速度不能快點。」扇耳光被扇得暈暈乎乎的時候,小弟忽然來了,那馮開宇果斷拿他出氣啊!

於是,他怒喝間,一個巴掌就下去了。 「啪……」


巴掌聲,非常響亮。

不過這次,被打的不是馮開宇,而是馮開宇的小弟,那個搬救兵的士兵。

被打,那個士兵低著頭,只覺得自己委屈死了。不過,他不敢辯駁什麼。

沒辦法,小弟都是這樣苦逼,被挨打被扣錢這些苦水,只能往肚子里咽。

黃凱看著馮開宇這麼不講理,撇撇嘴滿臉鄙夷。

在別人面前硬氣不起來,在自己小弟面前撒氣,尼瑪這種人簡直就是窩囊廢啊!

而且,有這樣對待小弟的?

對待小弟不是應該像他一樣,拿錢和靈石砸小弟嗎?

如果別人知道黃凱這樣想法,一定會無語。

泥煤,這到底是養小弟還是貢大神啊?銀票靈石什麼的,有你這樣用的。

「喂。」這時,後來的馮家子弟中,一個看上去只有十五歲左右的少年指著吳文天說道:「大個子,你這樣欺負我們馮家的人真的好嗎?」

聲音,有些稚嫩。

一個小孩子這樣質問人家,聲音又這樣,看上去真心好笑。

當然,這種好笑只是對圍觀看戲人來說。吳文天冷冷的看著那個少年,然後反駁道:「你過來打架,你家裡人知道嗎?」


眾人:「……」

話落,眾人集體無語。


好吧!這兩人的對話非常經典。

這個時候,一個看上去大約三十幾歲的中年男子說道:「家裡人知不知道不關你事。」話落,他甩了甩手腕又道:「欺負我們馮家的人,你有沒有想過後果?」話落,那人揮拳攻向吳文天。

吳文天不躲不閃,握拳迎戰。

「嘭……」

拳對拳, 豪門通靈少夫人:奪吻99次

只是聽著,大家就有種拳頭很疼的感覺。

一擊之後,兩人同時後退。這時,馮開宇走到中年男子面前說道:「文叔,幫我揍他。」

「文叔最棒。」

「馮立文哥最厲害。」

「……」

這時,馮家不少少年開始拍馬屁了。

「打起來,打起來。」這邊,黃凱鼓掌說道:「打起來,打起來。」那樣子,看著就叫人生氣。

眾人:「……」

見黃凱這樣,所有人一腦袋黑線。

泥煤的,有你這樣的?

媽蛋,貌似他們之所以會發生這樣的矛盾,就是因為你吧!

你丫現在這樣看熱鬧,真的好嗎?

吳文天瞄了眼激動的黃凱,隨即將目光移到馮立文身上,接著全身迸發著戰意說道:「讓我看看馮家的人到底有多厲害,可以這般目中無人。」

話落,吳文天主動進攻。

「嘭嘭嘭……」

拳對拳,掌對掌。戰鬥交擊出來的頻率,非常驚人。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兩人旗鼓相當。

黃凱在一旁看戲,時不時的還點下頭,表示這戲看的很滿意。

馮開宇緊張的看著戰鬥,餘光忽然瞄到在那優哉游哉看戲的黃凱,不爽了。

媽蛋,自己被虐了,被打臉,你丫反倒什麼事情都沒有。

於是,他不爽的指著黃凱對眾人說道:「就是他,就是這個混蛋搞的鬼。」

馮開宇話后,馮家不少少年都將目光移到黃凱身上,眼中帶著不善。

不遠處,馮晨晨見此,額頭上溢出冷汗。

媽蛋,這群天天閉關的混蛋,到現在什麼都不知道。你們要是惹惱的大腿,然後大腿放棄馮家怎麼辦?

張張嘴,馮晨晨就要勸解。這個時候,他耳旁忽然響起一位老者的聲音。

「文天,住手。」

這是一個老人的聲音,聲音有些沙啞。

下一秒,吳文天暴退,離開戰鬥範圍。而馮立文,也沒有緊追過去。

所有人看向緩緩踱步過來的老者,眼中閃過疑惑。

不過,黃凱卻是眉頭一皺。

這個老頭,就是之前在客棧見到的那個。這樣說的話,這個老頭應該是沖著日月白龍駒來的。

「主人。」見到老者,貓女也是一愣,她小聲提醒道:「是剛才在客棧見到的那個。」

「嗯。」黃凱點點頭,眉頭已經舒展開來。他小聲嘀咕道:「我知道了。」

黃凱貓女交談間,圍觀群眾開始小聲嘀咕起來——

圍觀群眾一:「看,是吳老爺子。」

日漸崩壞的高中生活 :「吳老爺子也來了,那個少年到底是誰,吳老爺子怎麼會親自來。」

圍觀群眾三:「不可思議,吳老爺子竟然也過來了。」

圍觀群眾四:「……」

在大家的小聲嘀咕中,老者慢慢走到黃凱面前,然後和善的笑了笑說道:「小友,我們又見面了。」


「老人家您好。」見老者和自己打招呼,黃凱禮貌的低著頭回了句。

「文天,怎麼回事?」黃凱話落之後,老者看向吳文天,問話間眉頭微皺責備道:「我叫你請人,你怎麼和別人打起來了?」

「老爺子,有人嘴不幹凈,我忍不住的想教訓教訓他。」吳文天低頭回答,隨即又看向馮開宇,眼中是毫不掩飾的殺意。

「哦。」吳老爺子點頭,然後隨著吳文天的目光看去。霎時,馮開宇只覺得身子一冷。

左右看看自己身邊這麼多人,馮開宇咬咬牙壯起膽子質問道:「吳達,那個小傢伙得罪了我們馮家,你要多管閑事?」話落,馮開宇狠狠的瞪了眼在一旁優哉游哉的黃凱。

「這樣啊!」老者並沒有因為馮開宇對自己的稱呼而動怒,他點點頭,然後低頭想了想,接著看向黃凱說道:「小傢伙,你貌似得罪了不能得罪的勢力。」

「呵呵呵……」看著吳達,黃凱摸摸鼻子乾笑解釋道:「我沒惹人,是他賤,非要找我麻煩的。」話落,黃凱又對吳達說道:「吳老爺子,我看你還是別摻和這事了吧!」

黃凱話后,所有人都白痴的看著黃凱,一臉不解。

他們,還真沒見過黃凱這樣笨的,將自己的靠山往外面推,泥煤你這不腦殘嗎?

在大家不解的目光中,吳達笑著搖搖頭,然後說道:「要說之前,我絕對不會摻和此事。但現在,這件事我摻和定了。」

話中,帶著難言的決心。

見吳達這般,眾人疑惑了。

您老是閑的慌嗎?所以沒事亂摻和? 吳達這麼說,只要是人,就都會疑惑。

在天恩大陸,很少有多管閑事的人。

一般情況下,大多數的人都會選擇隔岸觀火,又或者明哲自保。總之,能不陷入紛爭當中,就不陷入紛爭當中。

像吳達這樣的人,其實也有。但是,他們都是抱有目的性的,沖著人家的東西去的。

難道這少年身上有什麼寶貝?

想到這裡,不少人將目光移到黃凱身上,然後一遍遍的審視。

黃凱看上去沒有任何出奇之處,更不像身有重寶之人。這樣的人,為什麼值得吳老爺子多管閑事?

在大家胡亂猜測中,黃凱皺眉問道:「之前和現在有什麼不同?」




lixiangguo

「怎麼回事?」王劍發獃。

Previous article

上了床,把她扳正,拘到自己的懷裡,她似乎已經習慣了抱著他睡,只要是抱著他睡,她就不會在轉過去,也不會再有那種睡姿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