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饒是秦墨如今凝脈境三重天修為已算深厚,但面對這股靈壓,還是難以抗衡。

地面彷彿生出一股粘力,將身體牢牢的粘住。

是金丹修士!

秦墨入眼看去,就看見前頭一位穿黃袍的中年修士正同樣神怒煞惡的盯著自己,眼神狠銳如芒,殺意極濃。 不過這靈壓才持續片刻,便兀自泄去。

秦墨注意到此人明顯是看到他腰間刻意掛出來的玉牌,這才第一時間泄去靈力。

屆時,黃袍修士臉上閃過几絲異外之色,似乎有些驚訝,更有些疑惑,還有些惱怒,還有些後悔?臉色看上去複雜難明,不知道究竟是什麼原因?

片刻,黃袍修士這才冷冷的看了一眼秦墨,便向[易寶樓]中走去。

其身後的水靈女子也迅速跟上,此女在進門時,深看了秦墨一眼。

秦墨也如釋重負的嘆了口氣,額頭上立即浸出一層密汗。

看來柳姓修士在『仙蓬島』多少還是有些威望。

不過秦墨雙眼疑慮,甚至有些不明白,什麼時候得罪的這位金丹修士?

此人他從未見過,根本不熟悉。

不過,此人身後那女子的眼神倒是好熟悉,應該在哪見過?

想了一會,秦墨也沒仔細回想起此女究竟是誰?

想必此女先前應該出現過,只不過應該沒有以此真容。

秦墨一心只全都侵注在修鍊中,身邊之事,尚且做不到過目不望,以前的經歷

不過秦墨倒是可以肯定此人並非端木家族之人,此人剛剛尚未走進[易寶樓],便有一人與此人打招呼,稱其為『黃道友』。

不過秦墨也並沒有完全寄希望於柳姓修士的關照,要是黃袍修士也拿出一塊『地赤鐵晶』,說不定柳姓修士還真有可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到時候黃袍修士找個偏地將自己悄不聲息的斬殺,只要鬧出的動靜不大,沒有掀出太大波瀾,沒有引出『仙蓬真人』,又有『仙蓬島』島內修士照應,事情還是輕鬆可能被掩藏下來。

更何況就算鬧出來,到時候自己也成了死人,更沒任何意義。

如此一想。

當下,秦墨立即決定前往『秘煉洞府』修鍊,先復元身體,再修鍊一段時間,增漲修為。

打開『島圖』,很快秦墨找到『秘煉洞府』。

『秘煉洞府』在『仙蓬島』的最北端。

秦墨立即快速朝此地趕去。

一柱香的時間后,秦墨來到『秘煉洞府』前。

「原來是柳前輩的好友,道友不知如何稱呼?」此人見到秦墨身上的玉牌,立即認出此玉牌的來處,對等秦墨也就更熱情了不少。

「在下秦離,想要一間『秘煉洞府』。」 重生狼孩難養 秦墨回道。

「秘洞修鍊還剩最後兩間高檔洞府。」此人回道。

「好!」 還珠之醫仙阿哥 秦墨立即決定下來,雖說高檔的秘煉洞府價格肯定不便宜,不過在修鍊上,秦墨對此毫不含糊。

「秦道友雖說是柳前輩的好友,不過,價格是還是固定的,一個月一顆靈石。」此人對秦墨的態度更和潤了許多。

「一個月一顆靈石,似乎……罷了。」秦墨一咬牙,狠下心來,定了半年的修期。

「高檔秘洞修府,九號,修期六個月。」此人立即往手裡的靈牌點去。

就在這時,旁邊走來另一人:「道友,請跟我來。」此人領頭在前,秦墨跟著此人身後,二人先是走進大門,跟著往裡繞過一縱房屋,來到了島灘處,島灘四處偕是水霧,跟著,此人伸手往前一翻,水霧無力自開,在水霧之後,出現一個丈余大小的大坑,坑中有一隻碧金小船。

此人跳上小船,秦墨稍是一遲,也立即跳上小船。遽爾,此人往小船上一拍,船上靈光一散,便形一個靈罩,將整隻小船罩住,旋即,此人再次靈力一引,小船立即如同失力般,墜向了坑中。

此坑深足三百丈,墜了好一會,小船才停下,大概也到了坑底。此人再次雙掌往金船上拍下,小船立即順著向前迅速遁行。

「這位道友,秘煉洞府並不在島上?」秦墨好奇問道。

「『秘煉洞府』的確不在島上,是在深島下深海近三百丈之下,再過一會,便大概會到了,道友再等一等。」此人說話倒是溫和。

約五口茶的功夫,小船在海底一處空幽之地停了下來。

此海底像是挖空了地下海,掏出了一個十幾丈大小的內洞,在內洞之中,共有十間小室,其中有七間小室中靈光波動,顯然是有人了,另外只餘下兩間小室暫且黑暗著。

「道友修期是六個月,時間一到,屆時我們會來通知道友。在下就不打擾道友了。」說完,這人立即退出去。

秦墨謝過此人,見此人離開,稍是一遲,便迅速度進入小室之中。

進入小室,整間小室看上去不大,但小室之中並無壁,四周水光扭曲,有濃郁的水系靈氣瀰漫在四周。

「這小室中應該有一座水靈幻陣,大海海水之中,融合著不少海底尚不能被人探測的靈脈靈氣,而且就算能夠被人探測到,深處於海底,也很難能夠被利用,反倒是白白的融化在了海水裡。這小室便是通過提煉海水,從其中凝鍊靈氣來供你們修鍊。」『殘魂』稍是一觀四周情況,便將一切都了如指掌。

不過對於小室有何玄妙,秦墨並沒有任何心思關心在意。

現在每過一刻,都是消耗著無比巨大的金錢。

第一時間,秦墨先是取出【戰戟】,將縮小的【戰戟】立在旁邊,讓【戰戟】自行吸收靈氣,跟著,他自己也立即盤腿坐下,調息身體,『青龜島』一戰,他耗損極重。

前七天時間,秦墨都安靜恢復,並沒有做其他事情,直到七日之後,身體復元如初。

這個時候,秦墨先是站起來,在小室四周走了一圈,像是在觀測什麼?稍疑片刻,他這才往懷裡一摸,取出【木府】,【木府】立即在小室中放大。

小室看上去雖是不大,但裡面空間裝下一幢放大的竹屋絲毫不顯得擁擠。

水生木,此小室之中的幻陣靈氣中擁有水靈,【木府】本是『靈竹』煉成,汲取水靈方面也就更得益。

而以【木府】汲煉木系靈氣修鍊,速度更是有如風助。

接下來的時間,秦墨立即沉心修鍊,兩耳不聞窗外事。 有【木府】輔助修鍊,修鍊速度確實比平時更快。

雖然踏入了凝脈三重天,但凝脈三重天的靈力厚度已經遠不是二重天和一重天相比,單單隻是三重天,前期和後期的修為實力差距都已經非常明顯。

經過近三個月的修鍊,秦墨勉強將三重天初期凝鍊,但要將三重天凝鍊圓滿,還需要很長一時間修鍊。

【戰戟】如今晉陞四階,樹身威力也大大增強,樹身瘋狂的抽取著空間中的靈氣,靈氣之中還蘊含著水系靈氣,對樹身來說,也是莫大的妙處。

不過秦墨臉上的喜色之中,隱隱還有一絲微微焦意。

自從【戰戟】晉陞四階之後,他雖依然能掌控,但總能隱隱感覺到樹身有微妙的反抗之意,雖然此意並不強,但顯然此妖樹之戟並沒有完全被掌控,一旦此樹身等階越高,恐怕到後來,后抗之意會越來越強。

「看來還是得儘快煉化掉『樹妖妖魂』,不能再托下去。」

秦墨立即準備進入『識海』,忽的臉上輕疑一聲,跟著立即一拍腰間,腰間撲撲撲撲的,立即喯出四團黑光。

這四團黑光在他面前懸浮,正是四隻『陰司小狼』。

此時四隻『陰司小狼』渾身黑氣滾滾,原本並不大的四個小傢伙,此時個體竟比先前大了一倍不止,身上的青色陰光也消散不少,更加的黑了。但蜷縮成一團,並沒有顯露本體。

就在這時,其中一隻是黑霧率先的蠕動起來,像是一團被不斷的捏來揉去的麵糰,最後麵糰一點一點的塑型,先是變成一個模型的獸體之樣,跟著再慢慢的變化,長出狼頭,狼身,狼尾,最後伸出四隻狼足。

首席冷愛,妻子的祕密 徹底變成一隻家狗大小的黑狼。

這傢伙依然沒有毛,渾身漆黑,有如橡皮泥捏成的,但與先前比起來,不僅僅是個體大了一小截,狼身的陰靈之氣更濃,遠不是先前可比的,而其體中黑霧並不模糊,甚至還隱約透出一層弱弱的月光寶輝。

除此外,秦墨更能清楚感覺到『陰司小狼』身體中的明顯變化。

四階的『陰司小狼』。

秦墨眼睛一變,立即從懷裡取出一件破損較為嚴重的三階靈器,靈力一引,將此靈器祭出去。

「小狼,上!」

『陰司小狼』得到秦墨的魂念,立即長嘯一聲,狼聲『嗷嗷』,跟著,小狼張口喯出一團黑漆漆的黑煙。

這些黑煙的速度極快,一卷之下,便直接喯在三階靈器上。

三階靈器上的靈光迅速大失,跟著成一塊廢鐵,掉在地上。

『陰司小狼』滿意的舔了舔狼嘴,回頭朝著秦墨一笑,便乖靈靈的跑到秦墨身邊,秦墨立即伸手拍著小狼頭,小狼頭並不是虛無的氣體,竟然凝化成有如麵糰般真實存在的實物。

與之同時,其他三隻『陰司小狼』也先後發生同樣的變化,一盞茶的功夫后,其他三隻『陰司小狼』也徹底進化成功,變成一隻只體形更大的陰狼。

其他三小『陰司小狼』也立即圍在秦墨身邊歡快的追逐起來。

「吞吃了那麼多的『魂蛋』,你們幾個傢伙總算沒白吃啊。」

秦墨哈哈大笑,四階的『陰司小狼』攻擊速度和攻擊威力大幅提升。

三階的靈器被狼霧一下蝕化,即使是四階的靈器,一旦粘染上,必然也是要受損。

四階的妖獸即使是凝脈境三重天遇上,也很難應付。

如今四隻『陰司小狼』全部進化成四階,再被秦墨以魂靈控制,攻擊配合有素,戰力自然變得更加恐怖,即使是金丹境的修士,恐怕也是要耗上一陣時間應付了。

有了這四個小傢伙,秦墨心裡總算踏實了許多,不過要讓這四個小傢伙圍殺一位金丹修士還是妄想。

秦墨與四隻小傢伙親昵了一會,便將四隻小傢伙扔在一邊,進入到『識海』中。

眼下煉化『樹妖妖魂』才是首要。

此時,受到【戰戟】樹身的影響,化成小苗的『妖魂小樹』碧靈的靈光更加明亮了,蘇醒得跡象更加明顯。

『戰魂』雖依然鎮坐在『樹妖妖魂』身上,但『樹妖妖魂』還是明顯的長高了一截。

「『殘魂』,助我煉化!」

秦墨不敢再托延下去。

『殘魂』毫不託遲,立即答應:「你大可以藉助『戰魂』助你。」

「好!」

秦墨立即站在『樹妖妖魂』身前,雙掌不斷變化。

一團團碧青的靈光從四周黑漆漆的上空涌下來,立即化成一股股魂火。

這是在秦墨的『識海』之中,秦墨此時也只是自己魂靈所化的『虛魂』之身。

魂火立即湧向秦墨,秦墨掌控魂火,雙掌往前拍下,猛喝一聲。

《煉魂術》,煉化!

掌中魂火一下撲向『樹妖妖魂』,魂火化成碧青的火焰,將『樹妖妖魂』包裹住。

『樹妖妖魂』似乎也察覺到了魂火正在煉化,迅速本能的發齣劇烈的反抗。

『樹妖妖魂』瘋狂的掙扎,魂火竟不能完全將『樹妖妖魂』裹住。

「煉!」

秦墨雙眼碧青,掌中法掐再變,魂火立即燃燒得更加洶湧,有如往油碗里倒了一盆油進去。

碧青的火焰焰光一盛,便再次要將『樹妖妖魂』完全淹沒在青火之中。

但才過片刻,『樹妖妖魂』竟再次爆發一股強大的反抗,樹身上靈光一盛,苗身不僅變得更大了許多,魂光也更亮,竟再次衝破魂火。

這『樹妖妖魂』的反抗竟如此兇猛。

秦墨雙掌微微一震,眼中怒焰濤濤。

「戰魂!助我!」

轟!

原本在旁邊的黑影巨魂受到秦墨的召喚之後,立即爆發出一股強大的魂意。

此魂之意,戰念兇狠。

本是淡淡的灰影戰魂此時身上黑光一盛,魂影如被激醒的惡魔!

『戰魂』立即一腳向下猛踏而下,如巨人之怒,踏得山峰崩塌。

腳踏在『樹妖妖魂』身上,樹魂立即魂光一震,青光散淡,樹身也被踏得縮小了一寸。

「煉!」

秦墨手疾眼快,魂火再次高漲,一下裹向『樹妖妖魂』。 「煉!」

秦墨雙掌中魂焰熊熊燃燒,整個『識海』之中都彷彿化成了一座青色火焰的煉獄。

『樹妖妖魂』被青色火焰熊熊燃燒,反抗也進入到最強。

魂火被樹光一下撕破。

「戰魔魂!」

秦墨眼睛一疾,立即召喚出『戰魔魂』。

『戰魔魂』再次一腳狠狠鎮在『樹妖妖魂』之上。

秦墨雙掌一搓,指法變化更快。

『魂火』再次捲土重來,瞬間將『樹妖妖魂』淹沒其中。

『樹妖妖魂』瘋狂掙扎!

一柱香的時間后。

『樹妖妖魂』盛極一時的反抗,還是逐漸退敗下來,直到最後,『魂火』徹底在『妖魂』的青樹小苗身上燃燒,將『樹妖妖魂』煉化。

「不要直接毀了『妖魂』。」『殘魂』忽的提醒道。

「什麼意思?」秦墨雖是不知『殘魂』為何阻止自己,不過還是立即停手,並沒有直接將『妖魂』毀掉了。

lixiangguo

余成龍大聲的命令著。

Previous article

個人是小,整個姜族是大,她怎麼能眼睜睜看著姜族被人那樣陷害。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