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顧銘憑什麼有這麼大的魅力?他不可能有這樣的魅力好不好。

有人惡意揣測說:「怕是五小姐不爽剛才被顧銘騙,此刻拿著香檳想潑顧銘這位大騙子一臉吧!!」

這個說法一出,那些吃醋的男人立馬錶示贊同,覺得只有這個可能,其它可能壓根沒有。

他們彷彿已經看到顧銘被李靈兒潑一臉的畫面,那叫一個開心,最先嘲諷顧銘那位男子忍不住獻殷勤說:「五小姐,兩杯香檳夠嗎?需要我在替你拿點過來嗎?」

既然是潑顧銘,那自然是多多益善,他覺得李靈兒的想法跟他是一樣一樣的。

一個人,兩隻手,真要拿,顯然不可能只拿兩杯香檳。

但李靈兒該不一樣嘛,人家是身份尊貴的李家五小姐,需要保持優雅的姿態,一隻手拿一杯香檳,不能再多。

他不用,完全可以端一盤子過去,讓李靈兒潑過夠。

李靈兒無語,剛才被打臉呢,怎麼這麼不長記性?

不過,她卻是沒有拒絕,心中產生一個能讓顧銘爽的想法,答應說:「既然你有替我服務的心,那就端一盤香檳跟在我後面吧!但是,醜話我要先說在前面,一會我讓你做什麼你必須做什麼,敢不做,我要你好看。」

那男子拍著胸脯保證說:「五小姐放心,你交代的事情,乃怕是上刀山下火海,我都保證完成。」

「如此就好。」李靈兒滿意說。

那男子高興得恨不得跳起來。

但是,他沒有這麼做,強忍著心頭激動,快步走到離他最近女僕身邊。

他接過女僕手中托盤,快步走向李靈兒,等到他走到李靈兒身後,立刻躬**子,把手中托盤抬起,時刻做好李靈兒取用香檳的準備。

這服務,已經不能用好來形容,跟奴才伺候主子沒有任何區別。

但,就這樣一份如同奴才一樣的工作,卻讓不少人羨慕,恨不得把那男子一腳踹開,自己上。

同時,他們還後悔,後悔他們剛才反應慢了一拍,否則,這種「好」事情,怎麼會落到那男子身上。

一會,他們會慶幸,慶幸嘲諷顧銘的人不是他們!! 此時他們不知道,羨慕之餘,期待顧銘被李靈兒潑得一臉都是香檳的畫面發生。

至於瞧不起那男人……

這個想法,他們卻是從未有過的。

原因為何不多說,以前說過,李家是申海市當之無愧的第一家,在申海市,想拍李家馬屁的人如過江之鯽,數不勝數。

李靈兒,李家五小姐,妥妥的李家人,怎麼拍她馬屁都不過份。更何況,李靈兒雲英未嫁,待字閨中,萬一把李靈兒拍爽,李靈兒一時糊塗,下嫁……

一步登天的美事!他們除了羨慕唯有羨慕,怎麼可能瞧不起那個人嘛。

不多說,多說無益,李靈兒決定的事情,他們無力改變,靜等好戲上演,安慰剛才他們受傷的心靈。

只是結果……

很快,李靈兒走到了顧銘身邊,出乎他們意外,李靈兒沒有馬上潑顧銘髒水,而是說了一句,「我又回來了。」

意外?

有那麼一丟丟,但是他們不慌,還覺得李靈兒不愧是李家出生的女子,連潑人香檳都潑得這麼與眾不同。

明人不暗潑香檳!!

李靈兒的舉動讓他們忍不住的豎起大拇指,大聲誇李靈兒,「五小姐光明磊落,令人佩服萬分。」

李靈兒聽后,臉皮不受控制的抽搐了一下,暗想這些人真是夠了,這也要誇?

乃怕事實真相真如他們所想,那也不值得被誇啊!!

不容易。

她覺得她這些年過得很不容易,天天被人這樣誇,還活在地球上,要是換成別的人,指不定已經飛(升)上天。

說白了,就是捧殺,讓人迷失自我,作死。

古往今來,這樣的人很多,因此抄家滅族的大家族不知道多少,還有因此丟掉大好江山的皇帝,讓人噓噓不已。

顧銘同樣有這樣的感慨,覺得李智就是被這些人慣壞了,否則不會幹出巧取豪奪那種無恥的事情。

這讓他警醒,以後教育孩子的時候,必須加強這方面的教育,不能讓他的孩子成為被寵壞的孩子。

想得有點遠。

但很有必要。

至於現在,他則是懶得猜李靈兒回來的目的,直接問:「然後呢?」

「然後肯定是潑你一臉嘍,在那裡裝聾子裝給誰看?」他們在心裡如此數落顧銘說,覺得顧銘太裝,明知故問。

然而,結果卻是令他們大跌眼鏡。

李靈兒回答說:「然後我想繼續跟你喝酒。」

「什麼?李靈兒回來是找顧銘喝酒的?不是回來潑顧銘香檳的?」 妃本男妝:王爺請止步 他們震驚了,前所未有的震驚,有種錯覺,覺得此時出現在大廳的李靈兒不是高高在上的李家五小姐,而是夜總會的陪酒妹,迫切想要顧客多喝酒,她好多拿提成。

可是,這怎麼可能?這是不可能的事,陪酒妹那種女人,不可能出現在這種高檔的慈善酒會上。

更別說,他們可以肯定,大廳中的李靈兒就是李家五小姐本人。

傷!

再次受傷!!

舊傷未愈,新傷又來,此時的他們,何止是心碎,他們是肝腸寸斷,生不如死。

「寧願今晚不來湊這個熱鬧。」這是此刻他們心中最真實的想法。

至於那位端盤子的小哥……

此時,他不止是肝腸寸斷,生不如死,他還在想,李靈兒讓他端盤子的目的什麼。

「難不成,是隨時供她們取香檳飲用?」他心裡產生這樣的想法,此刻也覺得只有這種說法才說得過去。

這是把他當僕人!!

給李靈兒當僕人,他任勞任怨,不會有任何不滿的地方。

可是,顧銘憑什麼?憑什麼讓他伺候?

顧銘沒有資格讓他伺候,李靈兒讓他伺候顧銘,對他來講,是對他最大的侮辱。

那麼,馬上撂挑子不幹?

他想,但是他沒敢這樣做,記得剛才他說過什麼。

他有言在先,李靈兒把醜話說在前面,這個時候他要是撂挑子不幹,李靈兒隨便怎麼收拾他,他的家人都不敢說李靈兒一句不是,只能眼睜睜的看著。

現在,他唯一能夠做的事情就是,寄希望於李靈兒不要干那種侮辱他的事情,是他想多了。

他忐忑的等著。

看到這一幕,剛才那些羨慕他的人噓噓不已,眼中再無半分羨慕之色,有的只是同情,同情他的遭遇。

當然,沒看多久,只看了一眼,就把目光轉移到顧銘身上。

這個男人,剛來時默默無聞,從他們身邊走過,他們都懶得正眼看他一眼。

他們哪敢想,今天晚上,截止目前為止,他們看得次數最多,時間最久的人,會是他。

心情糟糕到極點。

不想看,不想看這令他們傷心欲絕的一幕。

可是,他們就是忍不住犯~賤,忍不住去看,想知道,都這樣了,還能有什麼讓他們無法接受的事情發生。

他們覺得不可能再有了。

一覺醒來我成了滿級大佬 但事實……

這是一個悲傷的故事,屬於他們的悲傷故事,對於顧銘來講,不是,他很意外,意外道:「不怕你哥再過來劈頭蓋臉把你罵一頓,然後強行帶你走?」

這句話提醒了那些傷心的人。

「是啊!李靈兒不爭氣,作踐自己,可是她哥李智不是,只要把李智找來,他們不就可以不用看他們心目中的女神死皮賴臉要陪人喝酒了嗎?」

產生這樣的念頭,他們忍不住就想去找李智過來。

結果,剛走兩步,他們就聽到李靈兒講,「不怕!!」

不怕?

李智不管了?

還是說,李靈兒吃了秤砣鐵了心,就是要陪顧銘喝酒,不管李智今天晚上拉走她多少次,只要她還能走,她就會回來?

打死他們也想不到李家兄妹的打算。

顧銘此刻也沒有想到,但這並不妨礙他覺得煩,說:「你不怕,我怕。」

顧銘嫌棄道:「一邊去吧!我現在一個人喝酒挺好的,無需你來陪我。」

好過份!!

他們就沒有見過顧銘這麼過份的人,恨不得現在就衝上去,痛扁顧銘一頓,替李靈兒出氣。

但,仔細想了一下,他們忍了,因為顧銘的拒絕,也是間接拒絕李靈兒這個人。

他們沒有理由把李靈兒把往顧銘懷裡推,那樣,只會便宜顧銘這位鄉巴佬,讓他真正意義上的一步登天。

李家的乘龍快婿,可沒有人敢瞧不起。

同時,他們還覺得,李靈兒這下應該死心了,不在犯~賤,死皮賴臉的陪著顧銘喝酒。 好開心。

他們開心了,暗道村娃就是村娃,乃怕有機會,也抓不住,一輩子都難成氣候。

其中,最開心的人莫過於端盤子的那位小哥。

他心中懸著的大石落下不少,沒有徹底放下,只因為李靈兒沒有表態。

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他覺得,李靈兒遲早會打消她剛才的念頭,說不定,惱怒成怒之下,還會潑顧銘一臉的香檳。

這是他樂意看到的,也是他端盤子的目的所在,保管一會可以讓李靈兒潑個痛快。

可結果……

讓他們意外的事情發生了。

面對顧銘的嫌棄,李靈兒非但沒有惱怒成羞,反而柔聲解釋說:「別怕嘛,我敢來,那肯定是有對策的,保管不會讓我哥打擾到我們喝酒。」

「我……」

喪心病狂!

李靈兒簡直喪心病狂。

對此,他們無力吐槽,心裡只有一個大寫的「卧槽。」

不羨慕不行。

這一刻,他們無比羨慕顧銘。

同時,拋開成見,他們還在想,顧銘究竟有什麼魅力,如此吸引李靈兒,讓李靈兒為了顧銘,不惜跟她哥作對。

想不通。

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事情是真正。

臉被顧銘和李靈兒打腫了。

他們發誓,一會無論發生什麼,他們都要淡定,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再也不能像剛才那樣大驚小怪了。

現實很殘酷。

對端盤子那位小哥更殘酷,此時他想死的心都有了,不敢想一會李靈兒要他給顧銘送酒的畫面。

顧銘不在意,好奇道:「什麼辦法?」

李靈兒賣關子說:「你覺得會是什麼辦法?」

顧銘搖頭。

李靈兒說:「你可以猜一猜。」

顧銘斷然拒絕道:「我不猜,你愛說說,不說拉倒。」

他不願意浪費那個腦細胞。

李靈兒撒嬌說:「猜嘛,猜嘛,就猜一下,猜不著人家就告訴你。」

顧銘:「……」

這嬌來得太快,讓他措不及防。

顯然,不止顧銘一個人,剛才那些發誓說要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人,食言了,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

這真是他們認識的那位李家五小姐?怎麼就那麼的讓他們不敢相信呢?

李靈兒俏臉微紅。

她還是第一次向父親以外的男人撒嬌呢,更別說是在眾目睽睽之下。

難為情是必然的,但是想到一會她還要色~誘顧銘,也就把這點難為情咽進肚子里,繼續撒嬌說:「好不好嘛,就猜一次。」

最受不了女人這樣。

顧銘表示,他硬不起那個心腸了,敷衍說:「你哥處理事情去了,沒時間搭理你。」

「哇,你好聰明,這都能猜到。」李靈兒誇張的表揚顧銘說。

顧銘:「……」

這是侮辱他!!

吃瓜群眾:「……」

MMP,這也值得誇?是個人都能想到好不好,想不到的人那是傻子。

惡魔的小寵兒 果然,被愛情沖昏頭腦的女人,智商約等於零,乃怕那個女人再如何高貴,也改變不了生理上的缺陷。

不恥?

他們有不恥的資本嗎?現在他們是羨慕嫉妒恨好不好。

看不下去了。

他們表示,他們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再看下去,他們要瘋。

一些心理承受能力低的人黯然離開,躲到無人關注的角落默默舔舐他們剛才受到的心理創傷,唯有一些不死心的人,繼續留在這裡。

幹什麼?

他們也不知道,只是覺得,村娃就是村娃,乃怕有命運女神垂涎,也抓不住改變他命運的機會,不會讓他們失望。

他們等著看顧銘再次拒絕李靈兒的場面。

顧銘沒有讓他們失望,短暫沉默后,開口說:「好好說話,別在那裡一驚一乍的。」

李靈兒可憐兮兮說:「可是,人家就是覺得你很聰明嘛,一猜就猜中了。」

「還來?」

lixiangguo

布瑪別墅里的布瑪三個女孩子,一直都在不停地催他回去了,此時,楚河一臉無奈的想了想,心中暗道好像確實有些時間沒有去看她們了。

Previous article

趙天驕手一伸,丹爐立刻被他從域界拿了出來,然後將以前畫出的火符扔進丹爐底部,劍指一掃,靈力引燃了符紙。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