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顧銘微微一笑,立馬將所有人都收入了納戒之中。

正當他準備進入納戒時,一道黑影出現在秘境之外。

至尊!

沒想到多年不見的至尊,竟然又出現了。

「顧銘,竟然是你?」

至尊看到顧銘后,很是驚訝,眼中閃過一道殺氣。

「沒錯就是我!我還以為你死了呢!」顧銘呵呵一笑。

大家怎麼說也算是朋友了,見面了怎麼也要打個招呼!

「你在這裡幹什麼?今天是各種族的大比之日,你不會也是前來參加的吧?」至尊問道。

「你不會也是來參加的吧?」顧銘問道。

至尊點了點頭,冰冷的說道:「顧銘,大家都是人族,我只想殺異族,你最好是別管我的閑事!」

顧銘一聽,不由一怔,沒想到至尊竟然還知道自己是人族。

僅憑這一點,顧銘今天就不會對他出手。

「當然,不過除了魔族之外,其餘的種族隨你便!」顧銘無所謂的說道。

「請!」至尊伸手示意,想和顧銘一同進去。

顧銘微微一笑,「請!」

兩人同時大笑,一同走進了秘境之中。

眼睛突然一黑,當看到光亮時,顧銘的身邊已經沒有了至尊的身影。

顧銘將龍千兒和魔水芸叫出來,三人悠閑的在秘境中慢慢的走著。

他們的樣子哪裡是來進行比試,看上去更像是遊山玩水的,一會看看這,一會跑跑哪的。

三人走了四五個時辰,竟然一個其他種族的人也沒有見到,反倒是奇珍異寶沒少收穫。

「怎麼會沒有人呢?他們都去哪了?」顧銘扭頭看向龍千兒。

龍千兒搖了搖頭,也很疑惑。

顧銘扭頭看向魔水芸,「水芸,你的族人被關在什麼地方?」

租鬼公司 「我也不知道,不過我感覺越來越近了!他們應該就在前面。」魔水芸指著遠處的一座大山說道。

「我們就去那裡!」

說完,顧銘三人向著那座大山飛了過去。

「前方有血族和妖族在打鬥。」

龍千兒拉住顧銘和魔水芸。

「真的嗎?我們陪他們玩捉迷藏怎麼?」顧銘問道。

龍千兒白了顧銘一眼。

「千兒,我可是會隱身術的?」顧銘淡淡一笑。

龍千兒和魔水芸一聽,微微點頭,瞬間進入了顧銘的識海之中。

她們知道,顧銘一定又想到了什麼損主意。

既然不用動手,那就看戲好了。

顧銘一怔,好歹說句話再走吧!

無語的搖頭,顧銘隱去身形,向前飛了過去。

顧銘想了想,這好像是他第三次使用隱身術,也不知道能不能隱去氣息。

畢竟聽龍千兒所說,血族的鼻子可是很靈的。

當顧銘翻過那座大山時,不由的笑了。

大山的另一面,此時正在激烈的打鬥著。

「所有人向我靠攏,我們從這個方向殺出去。」

白玉龍大聲叫喊著。

看到白玉龍,顧銘嘴角一揚,直接飛了過去。

啪!

直接一巴掌扇在了白玉龍的臉上。

頓時白玉龍便飛出去。

瞬間所有妖族人都愣住了,這是什麼情況。

白玉龍穩住身形后,也是一臉的懵逼,不停的向四周張望。

明明沒有人呀,為什麼自己會被打了一巴掌呢?

「誰,給我出來!小爺要殺了你!」

白玉龍提著劍四處亂砍。

而血族趁著這個機會,再次將白玉龍所帶進來的妖族給團團圍住。

這根本就不是一個對比的戰鬥。

妖族人加上白玉龍正好二百五十人!

二百五!

想到這個數字,顧銘不由的笑,這個白玉龍還真是個二百五。

自己多少人不知道嗎?竟然想拿雞蛋碰石頭,也不看看對方有多少人。

此時血族人至少有七八百人,而且數量還要增加著。

顧銘懸浮在虛空之中,密切的注視著血族人。

他們就好像是殺不死一樣,越殺反而越多。

「千兒,要怎麼對付這些血族人呢?」顧銘問道。

「他們是由戰死修士或者其他種族人的精靈幻化而成。所有種族都有一個共同的弱點,那就是怕火和雷電!」龍千兒說道。

顧銘點了點頭,這兩樣東西他全部都有。

「他們還怕魔族!」魔水芸說道。

「怕你們魔族?」顧銘很是驚訝。

「不錯!血族怕魔族,魔族可以說是血族天生的敵人,血族可以吞噬其他種族的血肉,然而對魔族人來說卻是大補,更是提升修為的好東西!」龍千兒解釋道。

顧銘一聽,頓時激動了起來。

「水芸,你們魔族人,你帶來了多少?」顧銘問道。

「你怎麼知道我把魔族人帶來了?」魔水芸疑惑的問道。

她這完全是不打自招嗎?

「別管那麼多,你帶來多少?」顧銘問道。

「除了大乘期的要駐守東域外,其餘的我全部帶來了!」魔水芸輕聲說道。

那樣子就像是做錯事的孩子一樣。

「好,太好了!等到這些妖族被滅之後,你就把你的族人放出來,哥要帶著他們掃平這個秘境,帶著他們裝逼帶著他們飛!」

顧銘大笑。

很快,妖族落敗。

白玉龍見事不好,匆忙間僅僅帶走了一百多族人,其餘的族人全部隕落在了這裡。

而此時下方的血族已經達到了三千之數,可見他們的增長速度是多麼的快。

「水芸,讓你的族人出來!」顧銘大聲說道。

「好的!」

魔水芸說完,和龍千兒兩人出現在顧銘身邊。

魔水芸手一揮,瞬間數十萬魔族出現在這裡區域。

那此血族見到魔族人後,瞬間一個都顫抖起來,想要四處逃跑,然而他們只有三千多,怎麼可有是數十萬魔族人的對手,一人吐一口唾液都能淹死他們。

「臣民們,開飯了!水平他們后,哥帶著你們橫掃秘密!」顧銘大聲喊道。

然而,可悲的是竟然沒有一個人回答他。 魔水芸呵呵一笑,手一揮,只見那些魔族人,立馬撲向血族。

連眨眼都不用,瞬間所有血族被消滅了。

「還是你好使呀!」

顧銘搖了搖頭。

魔水芸將魔族人再次收入納戒之中,看著面前的一處空空的地牢,不由的搖了搖頭。

可以確定這裡曾經關押過魔族,可是他們已經死了。

忽然,龍千兒眉頭緊鎖,急忙說道:「顧銘,這裡情況不對,我們快撤!」

「怎麼撤?」顧銘不解的問道。

龍千兒沒有說話,拉著顧銘伸手撕開一道空間,帶著顧銘和魔水芸飛了上去。

就在他們離開不久,秘境內天地大變,到處都充滿了血色。

「哈哈……,用你們的鮮血成就我吧!」

一道狂笑聲在秘境內響起。

如果顧銘在這裡的話,一定會驚訝不已,因為狂笑的這個人是至尊。

此時他的手中拿著一件巴掌大的法寶,修羅血令。

他的實力在不停的上升著,很快達到了渡劫初期。

轟!

一道天雷劈下,直接劈在了修羅血令上面。

瞬間修羅血令變成了碎片。

「不,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至尊咆哮起來。

他的實力上升,完全是靠著修羅血令修鍊提升。

然而,他的殺孽太重,就連天道都看不過去了。

就在至尊大聲咆哮之時,秘境通道瞬間關閉,這讓至尊更加不知道如此是好。

通道關閉,就意味著他無法離開這裡。

「好險呀!」

撕開空間出來的龍千兒三人,不由的鬆了一口。

此時,他們再看秘境,已經完全消失,根本再也看不見了。

「這是怎麼回事?」顧銘問道。

「這就是個圈套,不知道是誰布下的殺陣。」龍千兒說道。

魔水芸扭頭看著龍千兒,心中疑惑不解,「姐姐,你是怎麼發現的?」

「就在剛才的那個地牢。就算是魔族被關押在裡面,也不能被血族殺死,可是你們難道沒有發現裡面的血漬嗎?那些血漬存在的時間只有四五年的時間。」

龍千兒將心中的猜測說出來。

「也就是說,有人是故意引大家過來?」顧銘問道。

龍千兒點點頭,「秘境封閉了,然而卻散發著濃濃的血氣,也就是說,所有進去的人都死了!」

「又一魔頭要出現了!」魔水芸嘆氣說道。

此魔並非魔族,世人一直認為魔族人就是魔頭,然而卻不知道人心中的魔才是最大的魔。

「算了,別想那麼多了!既然各族的高手已經都退了,那麼我們還是先把小世界清理出來吧!」

這是目前,顧銘最為關心的事。

「顧銘說的對,小世界不應該是戰場,我們應該把戰場引出去!」

龍千兒扭頭看向魔水芸。

魔水芸點頭,「那就開始吧!」

三個月後,顧銘回到東域。

東域趙家。

再次回到趙家,看著東域的高層,顧銘的眼中露出了不少的欣慰之色。

如今的東域高層的實力比他離開時,強大了不止十倍。

「兩位老祖,辛苦!」顧銘微微一笑,沖著趙家老祖和燕家老祖微微躬了**。

「應該的,如果不是你,我們東域也不會有今天!」趙家老祖大笑。

「不錯,我們現在就想知道,什麼時候將所有外族趕出去?」 主神公敵 燕家老祖問道。

這是他們的心愿,也是整個東域甚至是所有本土修士們的心愿。

「我這次回來,就是為了這件事!今天開始,東域大軍要統一整個小世界。」顧銘大聲說道。

眾人一聽,每個人的臉上都浮現出激動的神色,他們等這一天,感覺等的太久了。

「內衛大人,你就怎麼辦吧?」燕家曾經的二長老問道。

「同時進攻,能消滅的絕不留著,想要留下來的,我們歡迎。除了魔族之外,其餘種族,全部趕出小世界,各大通道,由我和千兒水芸三人進行封閉。」

接下來,顧銘將自己的計劃全盤脫出。

小世界的安危關係著世俗界的安危,雖然天道封閉了通往世俗界的通道,誰知道他哪天抽風,會不會再將通道打開呢!

而且,小世界的特殊情況,也是龍千兒顧銘兩人最為頭疼的。

隨著顧銘的實力增長,前來小世界的人,他們實力也就會越高。

如果顧銘渡劫成功后怎麼辦,誰也不知道他會不會升入仙界。

假如他無法升入仙界,那麼小世界就會與仙界相通,到那時小世界還會存在嗎?

又多少人能夠擋住那些仙人呢?

lixiangguo

男的留下,女的出去……

Previous article

蘇明月被人利用了這貨在找死了,票紙啊。月底了,月底了,再不投浪費了…… 花廳裏,蘇綰的臉色別提多陰沉難看了,難道真是她太仁慈了不成,本打算饒過蘇明月一回的,沒想到她竟然再來算計她,而且這一次擺明了是要她死啊,若是她先前真的過去了,那些人就會在蘇明月的桃花軒裏圍殺她,那麼她真有可能會被殺。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