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顧謹南眼中帶著揶揄,雲言君自然不會看照片,用腳趾頭想都知道,倒是那張紙條讓雲言君翻來覆去看了兩遍。

「怎麼樣,看出什麼名堂來沒,如果我沒猜錯,這是場鴻門宴吧。」兩個人互看不順眼的男人一起坐在後座。

雲言君沉默了一下,「回紫金帝府。」

蕭奕:「是。」

「怎麼,不去看看洛熙,你也不怕她出事?」顧謹南的神色有些驚訝,但是那雙狹長的眼睛卻透著瞭然。

「你不是有答案了么。」雲言君睨了眼顧謹南,雖然這個男人讓他很不喜,但卻是一個不錯的合作者。

顧謹南笑了笑,話鋒一轉,「我這裡已經準備就緒了,只差那位女王陛下一聲令下。」

「那你還真是迅速。」

婚事涼涼 「那是當然,為女王陛下辦事要的就是效率。」

雲言君皺了皺眉,他果然還是很討厭顧謹南,尤其是那句女王陛下。

應著兩個人氣場不合,回去的路上沒有一個人開口。

等見到雲言君的時候,所有人都覺得太不可思議了,因為輕鬆的有點過分。

齊顏被洛熙交與重任,整個人都顯得有些不一樣,「雲總,你怎麼樣?」

「我沒事。」沒有見到洛熙,雲言君對誰都沒有一個好臉色。

「洛熙……有沒有讓你們給我傳話?」雖然不抱希望,但還是隱隱有些期待。

「有,」齊顏點了下頭,「老大說讓您在家裡乖乖等她,不要輕舉妄動。」

雲言君圓滿了,高高興興的上了樓,走進書房,同時還有蕭奕。

「我們這邊準備的怎麼樣了。」雲言君一進書房,俊臉上笑容便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已經全部吩咐下去了,之前埋的種子已經生根發芽。」蕭奕答道。

「很好。」雲言君眯眼,要他在家裡等著,這怎麼可能,他怎麼可能會讓她隻身犯險,不管怎樣也要帶上他才是。 洛熙一坐上車,宙斯就遞過來了一瓶藍色透明的液體。

洛熙挑眉,接過玻璃瓶,「這是什麼東西?」

「專門為你特製的麻醉劑,這一瓶喝下去大概可以讓你睡上五六個小時。」宙斯解釋道。

「嗯?這可是個好東西呢。」洛熙感嘆一聲,異能者的身體情況與普通人不一樣,自然,對普通人有效的藥物對他們就不一定有效,例如,麻醉藥。

實力越強,麻醉藥的效力越弱。

億萬暖婚 到了洛熙這個層次,麻醉藥幾乎就沒有用了。

不過,既然宙斯能說的這麼肯定,洛熙倒是有了些興趣。

「我現在都自願跟你們走了,你還不放心?」洛熙閑適的靠在依背上,不得不說這車真不錯,就連座椅都舒適的很。

「未免你記住路線,麻煩你配合一下。」

「擔心我記住路線,直接把我眼睛蒙起來不就好了,幹什麼還要我喝這東西,」說著,洛熙還晃了晃手中的瓶子,「而且,不管是誰,都不會喜歡喝下一些不明物體吧。」

宙斯就靜靜的看著洛熙,也不說話。

洛熙眨了眨眼睛,無奈的嘆了口氣,隨即將麻醉藥一飲而盡,緊接著就像沒了骨頭一般倒在座椅上。

確認洛熙真的睡過去后,宙斯面無表情的拿出一張毯子,仔仔細細的為洛熙蓋好。

宙斯要求洛熙必須喝下麻醉藥也是有原因的。

憑洛熙的能力,即使被蒙著眼,依舊可以靠自身的感知,來計算路線,不把人麻醉了根本防不住。

因為洛熙是自願跟宙斯走的,所以這期間非常順利,沒有浪費多少時間。

因此等雲言君趕到的時候,已經人走茶涼,連一個影子都沒看到。

「艹!」雲言君暴躁的踢了腳車門,溫文爾雅的形象蕩然無存。

「雲總……」蕭奕看著暴躁的雲言君,還沒說完就被打斷。

「回去!」雲言君坐上車,狠狠的甩上車門。

蕭奕沒有出聲,白宇大氣也不敢喘一下,車裡瀰漫著暴怒因子,一點就炸。

雲言君現在肺都要氣炸了,洛熙總是這樣,一聲不吭的以身犯險,不知所蹤!

然而某人並沒有意識到自己也總是這樣,兩個人半斤八兩,誰也沒有資格指責誰。

……

看起來已經被麻醉的洛熙此時正在契約空間里。

不得不說,這麻醉藥確實是有效果的,洛熙在喝下去的那一刻就感覺到了意識有些模糊,於是趕緊將精神體轉移到了契約空間。

所以,洛熙現在是精神是清醒的,而身體是麻醉了的。

「嘖嘖嘖,我說他會帶你去哪裡啊?」嬰葵滿臉好奇。

自從洛熙吸收了那個黑色能量體之後,不管是哪方面的能力都得到了提升,契約空間也不例外。

現在,她們兩個可以隨意控制契約空間里的一切,包括從契約空間看到外面的情況。

就像現在,洛熙和嬰葵側躺在一個灰色的長沙發上,眼前是堪比大熒幕的畫面。

「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洛熙淡淡的說道。

宙斯為了以防萬一,可一直都在城裡兜圈子,免得她被麻醉的不夠徹底。

不過就算他一直在繞圈子,洛熙還是能看得出來,宙斯整體的行進方向——

這條路對洛熙來說再熟悉不過。

之前她因為擔心洛茵,可是把這條路給研究了個透徹,就害怕她半路會出事,遭埋伏。

洛熙這些年下來仇家不少,偏偏洛茵還是個不讓人省心的。

洛熙熟悉的路,嬰葵自然也是熟悉的。

「你之前猜的還真沒錯耶,他們到底是什麼時候勾搭在一起的?」嬰葵手裡抓著一把瓜子磕著,就像是在看電影一般悠閑。

洛熙沒有回答,注意力在嬰葵手中的那把瓜子上,雖然她們可以隨意進入空間,但是不能將他們以外的任何活物或者死物裝進來。

「你哪裡來的瓜子?」

「你說這個,」嬰葵揚了下手,「在這片空間我們什麼東西都可以變出來,只是除了有實感以外,沒有其他作用。」

意思是除了能碰到以外,與實物沒有任何相似的地方?

道門生 看洛熙一臉疑問,嬰葵好心的給洛熙分了一……顆瓜子,「你磕一下看看。」

洛熙皺著眉。

嬰葵一看洛熙這表情就知道她是不想吃,嘴角抽了抽,「行了,你連那個不知道什麼東西做出來的麻醉藥都喝了,不至於這麼一個瓜子都不會吃吧。」

洛熙猶豫了一下,一口咬上去,嗯,從各個方面來說這就像是真實的,但是,沒有味道。

「這其實就是個幻象,我們現在坐的這個沙發也是。」

沙發是幻化出來的,洛熙還是知道的,但她還真的從來都沒想過幻化出一堆吃的,雖然沒有味道。

「看來你在這裡也挺無聊的。」

「可不是嘛,你都不知道長時間待在這黑漆漆的地方有多無聊。」

洛熙漠然,雖然她也體驗過在這裡待上一個月的時間,但因為有嬰葵時不時和她說話,所以也並沒有多麼寂寞,反觀嬰葵,已經不知道在這裡待了多久,又被她遺忘了多久。

「……以後,不會再讓你一個人了。」洛熙動了動嘴唇,聲音很輕。

嬰葵捏著瓜子的手頓了一下,隨後偏過頭,語氣滿不在乎,「你知道就好。」

洛熙嘴角勾了一下。

總說她不坦率,嬰葵也是半斤八兩。

洛熙重新將視線放在「屏幕」上。

洛熙眯了眯眼,宙斯的速度好像加快了。

「搞什麼突然加速了。」嬰葵手裡的瓜子不知道什麼時候換成了一桶爆米花。

「多半,是有人追過來了。」洛熙一眼就看到後視鏡上幾輛黑色的轎車,沒有車牌。

「是你孩子他爸追來了?」嬰葵頓時就來了精神,伸著脖子看。

愛上千面伊人 「不是。」洛熙語氣肯定。

如果是雲言君,才不會這麼大張旗鼓的來追她,暗中跟蹤的可能性會更大些。

雲言君了解洛熙,洛熙也了解雲言君。

洛熙想要一鍋端了諸神,雲言君自然不會壞了她的事。 嬰葵撇了下嘴,有些無聊。

「唉!唉!宙斯想幹什麼!他在吃你的豆腐耶!」嬰葵激動的看著宙斯將洛熙圈在自己的懷裡,

洛熙的身體乖順的靠在宙斯的臂彎里,她的頭正好枕在宙斯的肩膀上。

「洛熙……」嬰葵情緒有些激動,不過不是擔憂的情緒,一張艷麗的臉上就差「八卦」兩個字,然而一看到洛熙那陰沉的臉色,瞬間就噤了聲。

「嬰葵,磨好你的刀。」洛熙的聲音陰森森的,聽的嬰葵忍不住縮了縮脖子。

同樣心情陰翳的還有宙斯。

帶走洛熙這件事本來就是秘密進行的,除了他和那位大人沒有人知道。

現在後面這幾輛車明顯來者不善,身邊還有一個昏迷狀態的洛熙,如果洛熙醒著說不定還會幫一下,現在……

「洛熙。」嬰葵突然喊了一聲。

「怎麼?」

「宙斯沒有異能嗎?」

「你不知道?」洛熙斜著眼看向嬰葵。

嬰葵與宙斯相處的時間可比她多得多。

「嗯……我沒見過他用過異能,所以,不清楚。」

嬰葵沒有洛熙那種感應其他人有沒有異能的能力。

「……看不出來。」洛熙皺眉,她一直都沒想過這個問題,下意識的以為宙斯也是有異能的,但是現在……

「哦,對了,之前宙斯還不是這樣的。」嬰葵突然想起來。

「什麼?」

「之前宙斯可從來不是冰山臉,總是帶著微笑。」

洛熙回憶了一下,她好像每次見宙斯,這個男人好像一直都是個冰山臉。

這是區別對待?!

不對,是不是跑題了!

這邊洛熙在想宙斯有沒有異能,那邊宙斯在想怎麼擺脫後面的追兵。

宙斯千年不變的冰山臉依舊面無表情,黝黑的眼瞳掃了下後視鏡,即使夜色濃重,他還是看到了從黑色轎車裡伸出來的黑色槍支。

宙斯眸色一沉。

「接下來要拐彎了。」洛熙突然來了一句。

「嗯?」

就在嬰葵還沒反應過來,宙斯突然加速方向盤打死,一溜煙就消失在了幾輛車的面前。

幾輛車見狀,也加快了速度,同時兵分兩路,一隊在後面追一隊繞到前面去包抄。

洛熙一眼就看穿了那幾輛車的意圖,嘴角勾了勾,「這些人沒機會包抄宙斯。」

「嗯?」嬰葵一臉懵,她才不會像洛熙一樣,專門去記一個地區的地圖。

「這一塊地方已經接近郊區,周圍都是老城區,這裡最多的就是大大小小的巷子。」洛熙緩緩說道。

那些人要是想要包抄宙斯幾乎是不可能的,而且看樣子,宙斯的車技很不錯。

洛熙摸了摸下巴,這些人看起來像是來追宙斯的,但是並沒有置他於死地的意思。

而且剛才拿槍把子都已經伸出窗外了,都沒有開槍,要麼是這群人技術太low要麼就是有其他目的。

宙斯幾個轉彎,就把這群人給甩掉了,看得出來他對這一帶也相當熟悉。

不過,洛熙感覺到他們明顯已經偏離了最初的路線,而且偏移的越來越厲害。

洛熙嘖了一聲,沒想到宙斯防她防到了這種地步。

隨著時間的流逝,周圍的建築越來越少,樹木灌叢開始多了起來。

「咦,這地方看著有點眼熟啊。」嬰葵真的就像是在看電影一般,手裡的零食換了一包又一包,洛熙不明白這種沒有任何味道的零食究竟有什麼好吃的。

「這是新兵訓練營的隔壁,呶,訓練營就在那邊。」洛熙指了個方向,雖然入眼的是一片綠色,但還是能看出來,有人走過的痕迹。

「嘖嘖嘖,膽子這麼大,直接把基地放在訓練營旁邊。」嬰葵看著平整的地面突然凸起一塊,並且再緩緩升高,直到完全暴露在視野中。

lixiangguo

不過這樣下去,肯定會有體型較小的妖獸,進入裂縫來尋找。

Previous article

「這人看起來病好了,沉睡著時看起來也挺帥的呀!」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