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顧舜華:“故事?”

任競年:“你這個表妹,身份果然不簡單。”

顧舜華這下子有些高興了:“是吧,你也覺得她不對勁,她好像知道很多她根本不應該知道的事?”

任競年一臉沉思:“我其實一直在想這個問題,她應該是有什麼特殊的武器可以影響我們的腦電波,改變我們的想法,現在看來,果然不假。她應該是有什麼特別的身份,也許和特務有關係,她昨晚上遇到的,不一定是什麼人。”

顧舜華:“特務?”

任競年:“你還記得我們以前在五原兵團時候嗎,我們還抓到過特務,這裡可是北京,這裡更可能有特務,我們必須提高警惕,揪出隱藏在人民羣衆中的破壞分子。”

顧舜華眨眨眼,沒吭聲。

五原距離國境線不過一百多公里,那地方荒涼,有機可乘,所以當時確實遇到過幾次特務,有偷情報的,有搞破壞的,當然也有想逃出國境投奔敵人的。只是現在回到北京,又涉及到陳璐,任競年可真是想多了。

任競年:“其實有必要詳查一下昨晚她到底遭遇了什麼人,這裡面是不是有古怪,他們那麼大聲嚷嚷哭叫,到底是不是在刻意掩飾什麼事。”

她默了好一會,決定先回家去了。

昨天從飯店帶回來一份鴿子肉,這份鴿子肉是練手用的,正好今天做了,算是提前演練演練。

關於這問題,她不想和任競年探討了,反正大家一起努力過日子好了。

任競年卻一直在想這個問題,他跟着顧舜華進了屋,經過一番深思熟慮,終於得出結論:“她的背景真得很有問題,她特意過去內蒙,應該是想探取某種消息,她可能在我們家裡搜查翻找過,卻無意中看到了那首詩,那首詩是不是夾在一本物理書中?她無意中拿到了,便加以利用,但她本來的目的應該不是那首詩,而是別的什麼機密。”

顧舜華:“……”

她想,這也許就是男人和女人思維的差別,也是任競年和顧舜華的差別。

兩個人,永遠能在不同的方向自圓其說,且誰也沒法說服誰。

還是別去想了,趕緊做正經事最要緊。

**************

任競年見顧舜華對自己的想法沒興趣,也就不再提了,過去拿着鐵杴開始幹活了,顧躍華也去幫忙,兩個人忙得熱火朝天。

顧舜華看他終於不說了,樂得安靜,自己便準備食材做白菜包鴿子鬆,她得趕緊做出來,等下午直接拿到飯店讓大傢伙嚐嚐。

做大白菜包鴿子鬆的白菜是最要緊的,顧舜華遵照父親的囑咐,在自家大白菜堆裡認真挑選了一番,最後挑出來了最爲脆嫩的大白菜。其實這自然是不夠好,但自家儲的大白菜也就這樣了,矬子裡拔將軍而已。

至於鴿子鬆,顧舜華已經仔細料理過,剔了骨頭,將肉剁了一個顆粒均勻,剁過後,她自己看看也算滿意,這肉粒剁得越均勻,入味越好,現在來看,這一個多月的刀功沒白練,這肉粒拿出去,也不丟當年顧家老爺子的臉。

她先將調理給鴿鬆喂透了,將松仁過油,之後將這兩樣兒放上蔥段還有剁碎的菜粒,添一些醬,猛火輕油就這麼炒。

這醬有講究,據顧全福的說道,過去那會子都是用內廷的醬,那才叫夠譜兒,便是後來顧全福做這道菜,怎麼也得用一個六必居。

顧舜華這次用的,是玉花臺的,就是六必居那個味兒,六必居長期給玉花臺供醬。

鴿鬆炒到了微微泛起金黃來,便先停了,用筷子取了一些來嘗,味道肥美湛香,是預料之中的,不過心情還是好。

顧躍華聞到了香味,聳動着鼻子跑過來:“做好了,做好了?能嚐了嗎?”

顧舜華:“還沒好呢,你等等吧。”

顧躍華眼巴巴地看着鍋裡那炒鴿子鬆,剛炒過的,肉粒均勻,泛着金黃的油光,一看就是熟了,能吃了。

他嚥了下口水,無奈地看了眼顧舜華,還是回去讀書了。

顧舜華將蒸好的米飯和鴿鬆一起翻炒,翻炒過後,就把大白菜拿來了,取上面翠綠的頁面,然後用剪刀修建圓形兜狀。

修剪了約莫十個左右,便將那米飯鴿鬆菜粒等放到了圓形白菜包上面。

這個時候,米飯已經飽飽地吸收了鴿鬆中的肉香,剔透晶瑩泛着油光,放在青翠欲滴的白菜兜上,輕輕地包住,大功告成了。

顧舜華快速地包了十個,放在白瓷盤裡,便喊道:“開飯了!”

其實這個時候顯然不是開飯的時候,不過既然要吃,得講究個譜兒,氣氛要做足。

這時候顧躍華找任競年一起學習去了,他學得不太專心,豎着耳朵聽這邊動靜,一聽好了,馬上溜溜地跑來了。

一看到這白菜包,頓時饞得要命,跟一條流着哈喇子的狗一樣,圍着那飯桌打轉。

顧全福也過來了,看了一眼,點頭:“賣相還行。”

這白菜包賣相上講究的是色澤翠綠晶瑩,外形上要圓潤飽滿,讓人一看覺香不膩口,如今顧舜華做得,倒是有了那麼七八成樣子。

但凡有個七八成樣子,一些差不多的場面就能應付下來了。

顧全福道:“潘爺和佟奶奶那裡幫了你不少,給潘爺和骨朵兒兩個,給佟奶奶一個,都嚐嚐味兒。”

顧舜華忙道:“好。”

送過去時,潘爺倒是驚訝得眉毛都要豎起來了:“舜華,長能耐了!”

顧舜華:“潘爺,瞧您說的,您還沒嘗呢!”

潘爺:“我不用嘗,一看這樣子,一聞這味兒就知道,不信你問你佟奶奶去!”

顧舜華笑,然後過去佟奶奶那裡,佟奶奶嚐了,嚐了後,點頭:“這味兒還算地道,成,舜華你這功夫沒白費。”

顧舜華一聽這個就放心了,她知道佟奶奶王府出來的,年輕時候什麼沒見識過,她說好,那就一定是不錯了。

她自己也挺高興,功夫不負有心人,可見只要努力了,總歸是有進步,今天學這個菜,明天學那個菜,慢慢積累下來就多了。

她回去家裡,家裡還沒開始吃,等着她呢,當下趕緊一人一個嚐了嚐。

北方的大白菜就是好,鮮潤水嫩,吃起來水頭足,咬破這一層,裡面就是炒過的鴿子鬆和米飯了,米飯鴿子鬆和菜粒,這個時候已經吃不出來了,只覺得那味兒渾然一體,都是香美。

這道菜好在哪兒呢,不膩,冬天吃還能瀉火,要不當初慈禧跑去西安還惦記這道菜呢。

一家子各取了一個白菜包來吃,顧躍華吃不懂那些,反正是一個勁地點頭說好吃,任競年更是沒吃過,除了點頭說不錯沒別的,顧全福邊吃邊擰眉,最後那眉終於鬆開了,倒是提點顧舜華,哪兒哪兒炒得時候要留心,火候還可以再輕一些,顧舜華少不得一一記下來了。

到了上午十點,差不多是時候了,顧舜華和顧全福收拾東西去玉花臺上班,剛到後廚換了衣服,牛得水也來了。

“這件事鬧大了,來咱們這裡的是一個明星,香港的大明星姓樑,聽說香港的媒體知道後,也跟着來了,想跟蹤拍攝,看看中國的滿漢全席是什麼情況,這陣仗不小,這件事咱必須得辦好,要不然這丟人都要丟到香港去了,所以這個事,可就不是咱玉花臺的名聲了,而是咱整個大陸的名聲,咱必須讓香港人看看,地道的中國菜,還得來咱大陸吃!時間已經訂好了,大後天過來,他要請客,咱們菜單今天就得交上去!食材我已經讓人去準備了,老顧啊,咱這裡沒問題吧?”

牛得水急忙忙的,都不稱顧師傅了,稱老顧,關係更近了一步。

顧全福倒是不緊不慢:“行,菜單你就按照那個來,至於咱們說的白菜包,今兒個我閨女就先做一個,讓大家嚐嚐味兒,要是大傢伙覺得地道,事情就這麼定了。”

牛得水一聽,連忙道:“好,好!小顧師傅啊,那你今天不用管別的,就先做個白菜包,讓大傢伙心裡好有個底兒。”

顧舜華點頭:“行。”

周圍幾個徒弟,外加另外兩個竈口的師傅,都有些疑惑,因爲顧舜華過來後,一直都是在練手,還沒正式上過竈,現在直接一上來就能做滿漢全席裡的菜,想着這真能行嗎,可別是當爸的硬提拔閨女?

不過大傢伙也就是想想而已,誰也不好說,畢竟就算真提拔閨女,那也得當爸的到那份兒上,畢竟顧家老爺子是御膳房出來的,這是人家的家學!

顧舜華當然知道,周圍人不太看好自己,她也知道,這個白菜包她做不好,她就是別人眼裡扶不上牆的爛泥,給自己爸丟份兒,和這次的宴席沒關係了,以後的轉正怕是也要難了。

所以她必須做好,比在家裡做的那一頓更好。

她回想着一切要點,剁了鴿子肉後,加了少量的油,用小火慢慢地將鴿子肉中的些許肉脂炒出來,瀝掉,這樣味道會更加清爽。

挑揀白菜時,選了顏色最爲翠綠水頭最足的,剪掉白菜頭後,才小心地用水沖洗,邊衝着邊剝,這樣白菜葉不會有絲毫損傷,而且會顯得更爲翠綠。

終於做好了後,各大傢伙一人一個。

那白菜包擺在大傢伙面前,就沒人說什麼了,那顏色,那形狀,那味道,沒別說的,就兩個字,地道。

這次顧全福沒嘗,直接請大傢伙嘗。

牛得水先拿了一個,其他人也各自一個,小口慢慢地嚐了,唱完後,牛得水連豎大拇指:“一個白菜包能做出這味兒,我今兒個才知道,爲什麼這道菜會當成御膳!我以前就沒把這道菜看眼裡,現在纔會知道,那是我沒吃到好的!”

其它廚師細細品嚐後,也都暗暗點頭,不過自然各揣着心思,有人敬佩,覺得就連顧舜華都能做出這種白菜包,那顧全福的道行不知道多深呢,自己在旁邊,哪怕偷着學點,都夠以後混的了。

也有的則是面色失落,想着自己和顧全福年紀差不多,不過這手藝,竟然連一個顧舜華都比不過,以後還怎麼混?

牛得水則是再沒別的,只有高興了:“我這纔算是把心放到肚子裡了,行嘞,咱就開始準備咱們的滿漢全席!” 被秦蒼穹兩拳,給精準至極的,轟爆了…!

而剩下來的。

不多不少。

剛剛好!

這,……!!

林雅,整個人都是蒙了!

秦蒼穹眸光平靜,將鑰匙插了進去,輕輕一按…!!

上面,頓時浮現出指紋,漸漸解鎖…!

叮!

數秒鐘后。

赫然,艙門開啟!

這裡面,唯有宋憐星,或是秦蒼穹的指紋…才能解開!

而指紋是這個世界上,唯一無二的!

這,也是為何…

林雅始終,都沒能解開!

看著這一幕。

林雅呼吸急促,胸前急劇起伏,死死的盯著…!

但,她什麼都沒看到。

就被秦蒼穹,給收了起來。

其餘的,空無一物。

而,這裡面。

則是AI人工智慧技術,真正的核心…!

就算是十億,百億,千億…

都換不來!

無數巨頭如鯊魚一般,聞到腥味蜂擁而至…

但,始終沒能奪走。

這就是宋憐星,研究的真正產物…!

腦機介面…!!

當人工智慧,發展到極點時。

甚至能將人類的意識,上傳到網路,遨遊虛空。

lixiangguo

直到離開牢房時,她整個人都是悶悶的,難受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Previous article

就是不知道到底他所在的這座城市是虛幻的,還是王小明他們所在的那座城市是假的。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