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顧朝夕不著痕迹地放下手,漫不經心地跟了上去。

「只要你們能吃得下我獨門配製的絕命辣椒,這些我就統統不收錢……」

蘇子同試著拿過小簽子上面的辣椒塊,吃掉了。

老闆:「……」

蘇子同嚼了兩下,感覺的確挺辣的。

級別大概和周媽做的水煮肉片差不多辣。

蘇晚請來照顧蘇子同的周媽是川城人,特別愛吃辣椒。

周媽平時做飯,幾乎每樣菜都會放辣椒。

時間長了,蘇子同也變得很能吃辣。

賣辣椒的攤主估計是本地人,沒見過這麼能吃辣的人,不由得愣在原地。

秦朗比劃了一下攤位上的肉串,沖著攤主說:「我小弟已經吃掉辣椒了,是不是這些肉串全都歸我們了?」

攤主欲哭無淚。

他從來沒見過,有哪個人能面不改色地吃掉他特製的辣椒,所以他才敢取了個名字「絕命辣椒」。

他只是把這個當成叫賣的噱頭,沒想到真的有人能一口氣吃掉。

攤主特別想反悔,可是蘇子同的身邊還站著好幾個人。

無奈之下,攤主最後只能苦著臉將所有的肉串都打包給了蘇子同。

白得了這麼多的肉串,蘇子同表示很開心。

他將肉串拿在手裡,露出了笑容:「謝謝老闆啊!」

攤主非常沮喪,連招呼都不打一聲,就默默地準備收攤了。

秦朗一看蘇子同美滋滋地吃著肉串,不禁大感佩服,他忽然問道:「聽說今天美食廣場搞了個食神的比賽,子同你要不要參加?」

蘇子同來了興趣:「食神?」

「是美食廣場四周年慶典特意搞的活動,第一名可以拿到一張美食卡,無限次數在美食廣場吃東西呢!」

顧朝夕摸了摸下巴:「比賽在哪裡舉行?」

秦朗指著廣場中心的檯子,「就在前面!」

一行人很快來到了舉行食神比賽的現場。

第一名的獎勵可以無限次數金額在美食廣場吃東西,這對於吃貨們來說,是個絕對的誘惑,所以前來參加食神比賽的人很多,在報名點已經排了長長的隊伍。

秦朗志在必得地說:「比吃東西,我從小就沒輸過,我是一定要參加的。」

綜千重葉 蘇子同一邊咬著肉串,一邊說:「我也可以參加嗎?」

蘇晚一聽就皺眉,「子同你確定要參加嗎?這種比賽的話,一定要吃很多東西的,萬一吃壞肚子怎麼辦?」

蘇子同吞下一口肉串,意猶未盡地說:「可我還沒有吃飽啊……」

蘇晚竟然無言以對。

不過能看到自家弟弟,怎麼多年第一次這麼開心,第一次敢站在這麼多人面前,還要參加比賽……蘇晚就覺得高興了。

她看了秦朗一眼,說不定這個看起來弔兒郎當的秦朗真能治好弟弟的自閉症也說不定。

秦朗已經拉著蘇子同一起去排隊報名了。

「哎,等一等……」蘇子同又跑了回來。

他看了看蘇晚,又看了看蘇晚身邊的顧朝夕。

蘇子同想了想,還是把手裡剩下的肉串遞給了顧朝夕,叮囑道:「朝夕哥,你幫我看著我的肉串,不要被人給偷走了,我去參加比賽就回來。」

顧朝夕波瀾不驚的俊臉,終於露出了一絲絲的嫌棄。

他穿著定製的西裝,高大英俊的身材在人群中鶴立雞群,氣質明顯和周圍的人格格不入。

現在還要幫准小舅子拿沒吃完的肉串……

「朝夕哥?」蘇子同又把肉串往前面遞了遞。

顧朝夕勉為其難地接過來,「快去快回。」

「嗯!」蘇子同興高采烈地去參加比賽了。

顧朝夕一身黑色的西裝,包裹著他精瘦成熟的男性軀體,渾身都散發著成熟慵懶的性感美。

周圍有不少女生全都停了下來,圍在不遠處激動地盯著他看。

有人拿出手機偷拍他,甚至有人試圖上前來跟他搭訕。

只是……這樣一個翩翩濁世佳公子,手裡拿著一把完全和氣質不搭配的「絕命辣椒肉串」。

這感覺,就好像是王子啃豬蹄,而且還是鹵豬蹄。

你見過哪個高貴優雅的王子,滿手油膩地啃豬蹄嗎?

蘇晚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不好意思地說:「我來拿吧。」 「不用了,子同讓我幫他拿。」顧朝夕淡淡地避開蘇晚的手,然後站在那裡繼續看比賽。

蘇晚:「……」

不過話又說回來,就算顧朝夕的手裡,拿著一串與他的氣質完全不搭的「絕命辣椒肉串」,那股濃濃的高冷禁慾的荷爾蒙氣息,也能輕易的勾引到春心萌動的少女。

果不其然,一個女孩從人群中走出來,她慢慢走過來,清秀的臉上滿滿都是愛慕和害羞。

「帥哥你好,我能不能要你的微信號?」

顧朝夕微眯著眸子,看了看少女,「微信號?」

那少女上前一步:「帥哥,我們互相加個微信吧,我想請你去吃麻辣燙……」

顧朝夕掀起眼皮,懶懶地掃了少女一眼,「我買不起手機。」

少女愣了一下,又看了看站在顧朝夕身邊的蘇晚,氣得一跺腳轉身跑走了。

蘇晚搖搖頭,看到顧朝夕一本正經地看著台上,她也收回了視線。

這時候報名已經截止了,報名參加比賽的人全都站到了台上。

蘇晚數了數,大概有五十多個人,無一例外的都是身材比較發胖的人。

蘇子同和秦朗站在那裡,顯得格外的眉清目秀。

主持這場食神比賽的主持人拿著話筒,站到了台上。

在眾人的注視下,大概講了一下比賽的規則。

簡單來說,就是比吃漢堡包。

誰吃的漢堡包最多,誰就是第一名。

服務員們把事先準備好的漢堡包端了上來,像是流水線一樣地擺在參賽者的前面。

主持人說了一聲:「比賽開始!」,參賽者們就立刻抓起面前的漢堡包狼吞虎咽的吃起來。

蘇子同吃的速度不算快,站在他旁邊的秦朗已經吃掉了一個漢堡包,他才剛剛吃了一半。

比賽如火如荼地進行中。

蘇子同不緊不慢吃了五個漢堡包。

當他開始吃第六個漢堡包的時候,在場的不少人已經陸陸續續的開始退出比賽。

正常人一般撐死最多也就是吃兩個漢堡包,不少人吃了好幾個漢堡包之後,最後實在是吃不下去了,只能選擇放棄。

參加者一個個的退出。

台上已經只剩下了四個參賽者了,大家都放慢了進食的速度,不像一開始那麼狼吞虎咽了。

大家都吃得很撐了,有點吃不下去了,幾乎都是硬撐著往嘴裡塞。

「我不行了!」秦朗一擺手,摸著快要撐破的肚子,說道:「我放棄!」

他扭頭一看,幾乎眼珠子都快要掉下來了。

蘇子同居然還在吃!

秦朗打了個飽嗝,走下台來,為蘇子同加油。

蘇子同始終都維持著最開始的進食速度,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不疾不徐地吃完了整整十個漢堡包。

就連剩下的兩個參賽者,是什麼時候退出比賽的,都沒有人去注意。

所有人都將注意力放在了蘇子同的身上。

有小女生拿著手機開始拍著:「你有沒有發現,這個人長得好帥啊!」

等風來 「沒錯,有點像小綿羊哎,是我的菜!」

秦朗摸著下巴,越看蘇子同越是滿意。

蘇晚覺得秦朗的眼神有點像狼外婆,不過她現在正緊張比賽,也沒有過多的去注意秦朗。

原來自家弟弟這麼能吃啊?

蘇晚不禁開始思索,看來以後每個月要多給周媽幾千塊錢買菜了,不然的話,子同會吃不飽。

「已經沒有漢堡包了。」服務員小聲地跟主持人說。

主持人敬畏地看著蘇子同,這一屆的食神真是實至名歸啊!

蘇子同還在不緊不慢地吃著,直到他感覺肚子已經完全吃不下了,他才停下來,心滿意足地打了個飽嗝。

主持人擦了把汗水,連忙宣布比賽結束。

蘇子同以無人能敵的強大食量,當之無愧的成為了這一屆的食神。

按照比賽規則,他拿到了第一名的獎品。

一張可以無限次沒有金額限制的美食廣場消費卡。

蘇子同興高采烈地拿到了卡。

這一次的活動還有記者報道,見到蘇子同從台上下來,記者們便一窩蜂地沖了上去,話筒幾乎要把蘇子同給淹沒。

「請問,你作為這一屆的食神,有什麼感想嗎?」

「請問你為什麼能一口氣吃那麼多漢堡包?」

「你吃那麼多,還長得這麼瘦,請問有什麼秘訣嗎?」

蘇子同哪裡見過這種架勢,頓時嚇得臉色慘白。

蘇晚正想衝過去,就看到秦朗撥開人群走了出來,擋在蘇子同的前面,大聲說道:「我是蘇先生的經紀人,大家有什麼問題可以問我好了。」

接著,秦朗就大大方方地對著鏡頭侃侃而談。

而且還有意無意地透露出,他是一名星探,蘇子同是他秘密發掘準備培養的苗子。

蘇晚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切。

可看著自家弟弟,雖然害怕,卻堅持站在那裡的身影,蘇晚心裡湧起一股複雜的情緒。

看來,她過去真的把子同保護得太過了。

子同早就應該出來接觸社會。

她總不能讓子同宅在家裡一輩子……

記者們採訪完之後,蘇晚疑惑地問道:「秦朗,你說是子同的經紀人是什麼意思?」

秦朗滿臉興奮地說:「嫂子,你有沒有興趣讓你弟弟進娛樂圈?我有預感,他將會是紅遍華國的大明星!」

冷少,溫柔些 蘇晚看著自家弟弟一臉呆萌的樣子,擰起了眉頭。

秦朗似乎看出了她的顧慮,拍著胸部說:「我真的是星探,你要相信我的眼光。」

冷女郎逆轉花心大少 蘇晚看著秦朗略顯狗腿的笑容,扯了扯嘴角,拉著蘇子同走了。

把蘇晚和蘇子同送回家之後,秦朗不明意味地打量著顧朝夕。

「三哥,行啊,不聲不響的都開始攻入敵人內部了。」

秦朗刻意湊近,玩味地盯著顧朝夕,兩眼迸發出八卦的火花。

顧朝夕微微挑了下眉頭,臉上的表情一層不變。

秦朗上上下下打量著衣冠楚楚的顧朝夕。

「三哥,你跟我說說,你和她進行到什麼程度了……做了沒有?」

顧朝夕依舊沒有開口,斯文而優雅地把手斜插入褲袋,往前面走去。

「別這樣嘛,三哥。」秦朗被吊起了胃口。 秦朗等了一會兒,見顧朝夕還是無視自己。

他有些懊惱,隨即眼珠子一轉,邪肆一笑,小跑著跟了上去,用手肘轉了轉顧朝夕的胳膊。

「別跟我裝了,我們兩個人一起長大,我還不了解你?你想要的什麼時候放棄過?上回在包間你就吻過人家了,是不是已經和她做過了?」

可惜,顧朝夕就像是不吭聲,無論秦朗說什麼都直接無視。

秦朗說得口乾舌燥,湊到顧朝夕耳邊,「真的沒做過?」

顧朝夕走路的腳步微微頓了頓,嘴角噙著似有似無的笑:「今天的天氣不錯。」



第二天早上,蘇晚剛起床,宋涼生就推門而入。

他的樣子帶著幾分疲憊,眼睛下面有一圈青黑,看上去像是一夜沒睡。

蘇晚看了他一眼,沉默著從他的身邊走過去。

剛剛要越過他,卻被宋涼生一把抓住。

「你是故意的對不對?」宋涼生盯著她,冷聲質問。

蘇晚從容的和他對視,紅唇勾了勾,輕聲說道:「你是指什麼?」

宋涼生冷哼道:「你故意在湯里放花生,害得藍夢過敏。蘇晚,我真想不到,你原來是這麼蛇蠍心腸的毒婦!」

蘇晚甩開了他的手,淡淡說道:「你想太多了,我怎麼會知道她對花生過敏?藍夢不是從小在宋家長大嗎?宋家的人難道不知道她不能吃花生?」

宋涼生微愣。

隱婚100分:重生學霸女神 仔細想想,她說的也是事實。

藍夢離開宋家多年,畢竟她也不是姓宋的,家裡的傭人不知道她的習慣。

可是那鍋湯卻是蘇晚親手做的,宋涼生心裡始終都懷疑她。

又聽到蘇晚說:「既然你回來了,我們也就把話說開吧,我們什麼時候宣布假結婚的事情?」

「你又想跟我耍花樣?」宋涼生臉色不善。

蘇晚搖搖頭:「你和藍夢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既然她回來了,我自然不能再霸著宋太太的位置,只要你說一聲,我馬上讓出來給她。」

宋涼生一陣惱火。

lixiangguo

葉簡汐已然得到了答案,不由得臉紅。

Previous article

夜千寵全程沒敢動,因為沒想到埃文會這麼配合,配合的同時很尊重她,角度不對的人一定以為他吻到了,而且是嘴唇。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