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顧曳也無所謂,反正小明寺的齋菜跟花雨台一樣聞名諸道,甚至大唐境內都很有名聲。

她既然來了,哪裡還能不吃齋菜啊。

不過在去齋堂的路上,顧曳忽然察覺到那丫鬟看自己的眼神不太對勁,有些躲閃。

丫,難道是被我的美貌給欺負了,不想靠近嗎?

顧曳覺得自己可以理解這小姑娘。

但她很快發現自己還是太天真了,因為這小姑娘忍不住問她——胡姑娘,您真的準備這樣過去嗎?

誒,不是你通知我早點來齋堂的嗎?

顧曳覺得不太對勁,於是仔細想了下,好像她這一路過來有些人的確看她的眼神跟這小丫鬟如出一轍。

她鼻子動了動,忽然聞到一股味兒。

「阿~~我說哪裡不對勁,原來是沒洗澡,那些東西的味兒都跑我身上了,小妹妹你怎麼不告訴我啊。」

那丫鬟也是怕顧曳怪罪,便有些緊張了,「胡姑娘,您身上的味道其實也不臭,就是不太好聞,藥味….」

謝謝你的含蓄啊。

不過也幸好發覺到了,顧曳萬幸自己沒頂著這一身臭味跟污濁去齋堂吃飯,不過返回去洗澡也不太實際….

「有了!跟我來。」顧曳不等丫鬟反應就拽著她跳了上去,比起修行者,丫鬟是真正的嬌弱體,平日里斯斯文文服侍名門千金們,是斷斷不能跟修行者比的,何況顧曳,而顧曳猛然抓著她一跳就是跳上了四五米高的大樹,她還來不及慘叫就幾下跳閃偏離了去齋堂的小道,進了後山。

沒多久她落在了一後山峭壁邊上的瀑布小池邊上,這還是臨近峭壁的瀑布小池子,也就修為強大身法也強的人才能上來這地方。

「胡姑娘您是要洗澡?」

「對呀」

「那您帶我上來是?」看您洗澡嗎?丫鬟炯炯有神。

「這是和尚的地盤,如果被發現了,會被罰去敲木棍,所以帶你上來就是做一個證人。」

「證人?」丫鬟覺得自己腦子不夠用了,什麼證人?

「證明我是失足落水,而不是跳下去洗澡。」

「……」在顧曳的邪魅一笑之下,丫鬟懵逼了,「胡姑娘,這樣這樣恐怕不行,絕對不行…」

「你是要我把你扔下去嗎?」

「…..」

顯然是必須行的。

丫鬟眼睜睜看著渾身污濁的顧曳直接下了水,水花濺射,跟魚兒一樣,很快就入了水下消失不見。

看不見就好看不見就好。

丫鬟都要哭了,有種自己做賊怕被抓的緊張感。

不過還好顧曳速度快,沒一會就就躍出水面,就是跑到了瀑布下面,解開發帶,那一頭瀑布青絲濕透緊緊纏到腰身跟胸上,她揚起頭,水流從臉上流淌落下,從脖頸往下….丫鬟目瞪口呆。

不出三秒,身體跟頭髮完全洗凈,顧曳從瀑布中走出來,站在池子淺地,撩起長發,朝那丫鬟挑眉:「瞧把你嚇的,我已經搞定了,何況這裡也沒人來的,我之前就勘察過…..」

她這話剛說完,天空有鷹啼,兩人猛然抬頭,看到一頭巨鷹盤旋剛好從遠方飛來,而且在池子上面盤旋了一圈,走了。

上面有人。

但看不清是什麼人。

不過絕對是個上人。

顧曳想了下,說:「還記得我之前怎麼說的嗎?失足落水,如果你演不好,我就跟那些和尚說是你欺負我單純,騙我來的。」

丫鬟臉都綠了——小姐這交的朋友什麼人啊!黑人嗎?

——————

「也不知她如今回來了沒有,本想著明日才帶她來吃齋菜的。」侯夫人頗有些可惜,孟挽墨哭笑不得,「母親,您這般我也要吃醋了,她一來,您就想著法給她坐吃的,也不見您對我這樣好。」

她假裝吃醋,侯夫人指尖彈了下她額頭,輕哼:「你個臭丫頭,你也就會吃,她卻是不同,還曉得教我怎麼做,你沒發覺我的手藝見長嗎?」

母族高貴,嫁得也頂頂好,夫君兒子女兒皆是出息堪稱人生贏家的侯夫人喜滋滋的,旁邊的丫鬟很無奈,孟挽墨也無奈。

其實說到底——顧曳不也就會吃么,最多加一個會說。

說曹操曹操到,顧曳進來的時候發現人已經有許多了,空餘座十分稀少,滿眼似乎坐滿了的即視感。

她嚇了一跳:「平常也這麼多人嗎?」顧曳坐下后,也就瞥了一眼,人太多,就算有熟人也看不出來。

何況她現在是胡漢三,不是顧曳。

「雖然多,但沒今日多,只因今日有人回來了。」

用的詞兒是回來,而不是來。

這就有點意思了。

「是小明寺廚藝最好的人回來了?」

顧曳一猜就准,畢竟這些人的神態都一致歡愉,也不拘謹,顯然是期待什麼,若是大人物,也該有點謹慎的,但沒有。

「就你聰明~的確,是小明寺的火攻大師回來了,他是小明寺最好的廚師,主掌齋房三十年了,廚藝極好,就是天下第一佛寺凈明寺也來挖過他,不過沒能成功。」

就憑著最後那個說話,這火攻大師果然很有些刷子啊。

顧曳忙了一天其實還未吃飯,當下就起了食慾,但看起來菜還沒上的樣子,她先拿出了一點零食。

「瓜子,堅果,蜜餞,果乾…..」孟挽墨無語得看著許青珂掏出零食。

這真的是零食嗎?

「看我做什麼,又不是我一個人吃的!對了,葉美人也來了。」

顧曳一副這些都是給你們吃的,你們還不識抬舉的表情。

行行行,你長得漂亮,說什麼都對。

葉焚香一來就被顧曳冠上了吃貨頭銜,但她看到顧曳的時候,並未決意過來坐這一桌,因為也就一個空位了,這也意味著她跟韓以楓要分開。

然而,韓以楓幫她拉開了椅子,葉焚香看了他一眼,秀美微皺,韓以楓垂著頭,並不說話,但很堅持,彷彿就是要讓葉焚香坐在這個位置上。

這也意味著——他不想跟她一起?

在座的顧曳跟孟挽墨對視一眼,這是鬧彆扭了?倒是侯夫人是過來人,瞧到這情況,並不如顧曳兩人擦亮眼看八卦,她只是莞爾一笑。

年輕人的事兒還得年輕人去解決。

不過葉焚香終究不是能讓別人看笑話的人,她看著韓以楓,拿起了桌上的一袋蜜餞,遞給他。

「拿著,無聊的時候吃,吃完了再來拿。」

韓以楓拿過,她也坐下了。

兩人在不同的桌子,挨著的,卻愣是位置相對,他拿著她給的蜜餞,她坐著他要她坐的位置…..

顧曳:「為什麼開頭是吵架,結尾還非要喂我一把狗糧,怕我等下有胃口跟你搶齋菜嗎?」

葉焚香面色微紅,嗔了她一眼,「吃也管不住你嘴?」

「管不住,你給的蜜餞是我的,我有知情權。」

「你買這些東西的錢…..」葉焚香微笑。

顧曳低頭吃果乾不吭聲了。

孟挽墨驚訝,「你如今怎窮到這樣了。」

顧曳剛打算扯皮,就聽到幾個似乎剛上山的人在那裡扯青州最有名的妓院花船那邊。

紅衣美人?霸氣約土豪…..打敗護衛,直接划船帶走。

不用聽具體詳細的細節,端是聽對那美女的形容,在座三個人都看向顧曳。

錢都花哪去了?去妓院搶男人去了。

誤會啊!我還白賺了一個黑金卡呢!

顧曳也沒法詳細解釋,就露出神秘莫測的微笑——是不是我呢,你猜!

孟挽墨三人也是哭笑不得,此時,忽有些躁動。

菜上了。

看起來都是家常菜,但味道的確絕美!顧曳直接撇下了那些零食,專攻齋菜。

一桌四個大美人當然顯眼,可惜除卻一個不知道身份的,其餘三人身份都很高,因此也沒什麼人敢打擾,但奇怪的是反而是顧曳最引人注意,大概是因為她現在還一頭濕漉漉的頭髮,也大概是因為剛到的沉王帶著崔彥等人走過去了。

沉王先跟侯夫人三人打完招呼,又看向窩在那兒管自己吃喝的顧曳,手忽然放在她肩頭。

侯夫人三人臉色都是一變。

顧曳也放下了筷子,轉頭看向沉王,沉王微笑:「胡姑娘似乎很喜歡火攻大師做的齋菜。」

「好吃我都喜歡。」顧曳嘴上輕快,手裡毫不猶豫得撥開沉王的手,這個動作讓周遭的人都是一怔。

這女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面對的是誰!

然而,讓他們驚訝的是沉王並不生氣,反而饒有興緻得挑眉笑了下。

「真好養活。」他這麼說,彷彿寵溺,但那骨子裡的戲謔跟勢在必得很讓人心悸。

但也讓顧曳渾身都不太舒服,葉焚香神色淡淡:「越王殿下來了。」

沉王果然轉頭看去,越王就帶著那個帶刀客進來了,雙王見面,備顯氣氛詭譎。

越王瞥了一眼沉王,也自看到沉王站在顧曳身邊,姿態似乎親昵。

本來你們兩個王眼神廝殺下就可以了,可越往愣是要一直看著,也不走了,就那麼站在台階上看著,沉王也眯著眼看著對方。

顧曳就坐在邊上……

這場面真特么有點尷尬了。

忍了忍,顧曳開口:「這裡位置已經滿了,兩位殿下是缺位置了嗎?韓老大,幫忙把位置挪一下,咱擠一擠,再苦不能苦殿下。」

咱擠一擠,再苦不能苦殿下!

這話一說,在場的人都囧了。

尤是沉王跟越王,兩個人本沒這個意思,愣是被顧曳扯成了覬覦他們那一桌位置的人。

可你還沒法生氣,人家思想單純怪她么?難道告訴她——女人,你很美,本殿下看上你了?

不能啊!沉王也是要臉的,尤其是回淮南侯夫人已經皺眉了。

沉王睨了一眼顧曳一臉單純的笑,心中冷笑,好一個心機美人,他更感興趣了,就是坐了又何妨。

於是他笑了下:「胡姑娘好建議,越,可願跟哥哥我坐一桌?」

越王這時候倒是懶得看顧曳了,就是走了過來。

兩個王爺坐一桌,其餘人還真不能坐,韓以楓不在意他們的身份,卻不能不顧葉焚香,只是起身對上顧曳目光的時候,後者朝他跟葉焚香眨眼——高興不,驚喜不,又可以坐一起了,還是挨著坐的。

韓以楓:「…..」

葉焚香:「…..」

不僅八卦還操心,老媽子心啊?胡漢三同學。

——————

葉焚香跟韓以楓素來一起出沒,可真沒越出那層關係,或許兩人心裡都有克制,只是一個進,一個退,關乎救命恩情?還是有其他?

誰也不敢打包票,或者也覺得他們兩個從各方面都不匹配。

直到兩個人挨著一起坐。

顧曳、孟挽墨跟侯夫人三人看了看,都笑得很玩味。

韓葉兩人:…..為什麼最後最尷尬得會變成他們?顧曳這是禍水東引?

「丫,是崔少!」

崔彥剛進門,被這麼多人注意,第一秒是一怔,第二秒是得意,第三秒…

沒有第三秒了。

「崔東家!」

東家?東家不是用在那些商人身上的嗎?崔涼進來的時候,沉王跟越王都轉頭看去。

兩個崔少,兩個七宗五姓的崔家。

lixiangguo

剛一進去,所有人的身體就都是一震,下一刻,一股莫名的氣息就開始涌了過來,瞬間就讓每一個人的眼神一亮。

Previous article

馬宰身心俱疲,懶得計較張夜的無禮舉動,朝著草原上的一棵樹走去。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