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額頭生著雙角,臉色冷漠,一雙猩紅色的眼珠散發著寒冷的光芒,嘴角是不是的掛著一絲戲謔的笑容,淡粉色的尾巴不時的擺動,猶如毒蛇吐信一般。

桀桀~!

坐在小型嬰兒車上的弗利薩,此時,仰著頭又笑了幾聲,笑聲過後,弗利薩的臉色徒然變的陰冷了起來。

他目光猶如毒蛇,掃視著身前的娜美剋星人,語言之中,帶著一絲絲不耐煩。

「愚蠢的那美剋星人,你們真的不再考慮一下,我可以讓你們瞬間擁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可以讓你們擁有無數的僕從,甚至,我可以再送給你們幾顆富有的星球,只要你們告訴我,龍珠的消息。」

「哼!你不要痴心妄想了,我們那美剋星人,每一個都是鐵錚錚的漢子,你的這些條件,對於我們來說,都和糞土一樣。你說多少遍,我們的答案都一樣~」

一個年長的娜美剋星人,一臉不屑的看著弗利薩,他高高的仰著頭,神色中沒有一絲懼怕之意。

「哦?是嗎,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啊,看來,那美剋星人,都是一群冥頑不化的傢伙啊。」

弗利薩聞言,頓時一臉失望的搖了搖頭,他此時,目光一寒,又掃視了一眼其他的那美剋星人。

「你們就真的不怕死嗎。為了區區龍珠的消息,值得嗎,連你們的命,都不要了嗎?」

弗利薩此時身上的氣息,瞬間猶如山洪暴發,強大的氣息瞬間壓向這群那美剋星人。

在這股強大的氣息下,幾乎所有人那美剋星人都被這股氣息壓迫的跪了下去。

不過,雖然被這氣息壓迫的跪倒在地,但是,這些那娜美剋星人,此時,神色中並沒有屈服之意。

他們紛紛同仇敵愾的看著弗利薩,神色中沒有一絲懼怕,紛紛面露不屑之色,臉上都是一種視死如歸的表情。

「弗利薩,我們不會告訴你任何的消息。」

「你別做夢了,要殺就殺,我們那美剋星人的戰士,是絕對不會皺一下眉頭的。」

「弗利薩,你這種殘忍的人,以後,會得到報應的,惡人的下場,就是下地獄。」

在一旁暗中觀察的楚河,見到這些那美剋星人,面對弗利薩的出口威脅,如此同仇敵愾,不懼死亡的場景,眼中頓時生出讚歎之色。

果然,這那美剋星人基本上都是心底純良,嫉惡如仇之人。

在這宇宙之中,大多數星球中的宇宙人,面對弗利薩的武力的威脅,紛紛臣服,為了保全性命,臣服於弗利薩。

即便是強如賽亞人,這種高傲的種族,面對弗利薩強大的實力,也是俯首稱臣,最後弄得是毫無尊嚴。

但是,這些那美剋星人,雖然實力並沒有多麼高強,面對弗利薩卻有著一種玉石俱焚,悍不畏死的精神。

這種精神,是其他宇宙人所沒有的。

或許,那美剋星人的戰士,才是發自骨子裡的高傲的戰士吧。

「哼,真是廢話連篇,我以為娜美剋星人都是一群聰明的人,能製造出龍珠這樣的存在,但是,現在看來,大多數的人,都是蠢貨,愚不可及。」

弗利薩淡淡的掃視著眼前的這群娜美剋星人,目光之中,突然殺氣一閃,語氣已經變得十分的冰冷。

他不斷地搓動著手指,尖利的指甲,此時,反射出了一絲絲的寒光。

「大王,這些那美剋星人確實傻得已經無可救藥了。就讓我為大王好好教訓一下他們,為大王出出這口氣吧。」

弗利薩的的心腹,多多利亞,此時,見到弗利薩神色中不滿,頓時,直接對著弗利薩拱了拱手,高聲道。

「好好好,多多利亞先生,給我好好的教訓他們,我倒是想要知道,這群人想要抵抗到什麼時候。」

弗利薩看著多多利亞,嘴角揚起一抹邪惡的笑容,他冷笑了一聲,淡淡的笑道。

「大王,您放心,我讓這群那美剋星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多多利亞肥胖的臉上,此時,肥肉不斷地顫抖,露出了猙獰之色。

他粉色的皮膚上,全身長滿了肉刺,此時,配合著他猙獰而兇狠的臉龐,顯得極其的恐怖。

就彷彿地獄的惡鬼一樣。

那美剋星人中,有幾個小孩子,此時,見到相貌醜陋,面色兇狠的多多利亞,頓時,直接被嚇得哇哇大哭了起來。

「這個壞蛋好可怕啊,嗚嗚嗚嗚。」

見到自己的相貌下的小孩哇哇大哭的樣子,多多利亞的神色顯得十分的得意。

他嘴角閃過一絲嗜血的笑容。嘿嘿的冷笑了起來。.. 多多利亞平時最喜歡的,便是看到有人懼怕他的樣子。

雖然,這個懼怕他的,只是個小孩子,但是,他心裡一樣很是有滿足感。

欺負弱小,是他最喜歡做的事情,因為,只有這樣,才會讓他有種強者的滿足感。

不過,讓他不爽的是,除了幾個小孩,其他的那美剋星人面對自己,都毫無畏懼,但是,多多利亞相信,在他的拳頭之下,這群那美剋星人,會屈服的。

在多多利亞看來,只要拳頭大,就可以為所欲為,沒有做不到的事情。

眼珠中陰毒的光芒一閃,多多利亞的目光,瞬間鎖定了那美剋星人中的一個年輕的男子。

在一群人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他身影一閃,下一刻,就聽到一聲慘叫聲傳來,只見那名那美剋星人單手捂著肩膀,一臉痛苦,紫色血液不斷地在肩頭流出。

就在短短的一瞬間,這個面色年輕的那美剋星人的一隻胳膊,突然間不翼而飛,而隨著一聲殘忍中帶著几絲得意的笑容聲中,只見多多利亞一隻手,抓著一個斷臂,不斷地高聲大笑。

就在這不到一秒鐘的時間,多多利亞就把一個成年那美剋星人的左手手臂生生的扯了下來。

此時,那美剋星人們一陣驚慌,紛紛神色戒備的看著多多利亞,

隨手將這隻斷臂扔在了地上,多多利亞吐了一口痰,痰液瞬間落在這條手臂上,猶如強硫酸一樣,瞬間,將整個手臂都融化了。

「怎麼樣,痛苦嗎。我會好好的折磨你的,這次是左手,接下來,就是右手了。」多多利亞冷漠的眼神落在斷臂青年的身上,威脅道。

「可惡,你這個惡魔。」

斷臂青年一臉的痛苦,他狠狠地看著多多利亞,滿臉都是因為劇痛而留下的汗水。

多多利亞很是得意的笑著,他看到剛才那個斷臂的那美剋星人一臉痛苦之色,心中更是充滿了暢快。

「如果你告訴我龍珠的消息,哪怕只有一顆的消息,我就會饒了你,怎麼樣,這個交易不錯吧。」

多多利亞一邊舔著嘴唇,一邊笑眯眯的說道。

「哼,你真是痴心妄想,有本事,就殺了我吧。」

這個那美剋星人雖然神色痛苦,但是,此時卻是一臉不屑的看著多多利亞,他的眼神中,只有仇恨,但是,卻沒有懼怕。

好好好,好得很。我就喜歡你這種不屈服的樣子,這樣,我才能點一點的折磨你。」

「等折磨完了你,我再去折磨你的其他族人,一個一個的,我都不會放過的~。」

一邊說著,多多利亞陰陰一笑,他的身影再次一閃,這一次,那個斷了臂的娜美剋星人雖然有了防備,但是,面對戰鬥力兩萬多的多多利亞,這個斷了左手的娜美剋星人,還是來不及做出反應。

隨著一聲劇烈的痛苦聲傳來,這個娜美剋星人剩下的那隻右手,再一次的被多多利亞生生連骨帶皮的扯了下來。

見到眼前的這一幕,此時,其他的娜美剋星人臉上紛紛上前,用身體擋在了那被殘虐的那美剋星人身前,臉色上嗎,充滿了憤怒之色。

他們群情激奮,神色激烈,不斷地指責著多多利亞。

「你太過分了,要殺就殺,我們絕不會皺一下眉頭,為什麼要用如此殘忍的手段。」

你以為這樣,就會讓我們屈服了,我們那美剋星人,是不會對惡勢力屈服的。」

「龍珠的消息,是永遠不會告訴你們這群惡人的。」

兄弟們,我們一起上吧,就算是玉石俱焚,也要和他決一死戰。」

但是,多多利亞此時卻是一臉不屑。

御鬼狂妃:高冷王爺太撩人 「這群那美剋星人,平均戰鬥力,還不到一萬,在他看來,猶如螻蟻一樣。」

冷笑一聲,多多利亞低聲一喝,他手掌一揮,便是一道氣浪向前推出。

氣浪爆發出一股強大的氣流,瞬間,將擋在那名失去了雙臂的那美剋星身前的人全部震飛。

「嘿嘿,剛才是左手,和右手,現在是腦袋了。」

舔了舔嘴唇,多多利亞一步一步的向著那個已經失去雙臂的那美剋星人身前走去。

此時,人群中,已經有小孩失聲尖叫了。

失去了雙臂,對於那麼剋星人來說,不算什麼,因為那美剋星人的肢體,可以猶如壁虎一樣,無限的再生。

但是,如果失去了腦袋,將不會在有再生能力,而是直接死亡。

見到多多利亞一步步靠近,斷了雙臂的那美剋星人,已經閉上了雙眼,一副悍然赴死的神色。

「哼,真是愚蠢的廢物。」

見到自己的武力威脅竟然沒有起到作用,多多利亞的臉上很是難看。

他心中很是氣憤,心中覺得自己的權威收到了挑釁。

心中憤怒之下,手掌抬起中,一團熾熱的能量球凝聚而出,光球凝聚之下,直接對準了這個娜美剋星人的腦袋。

他要直接轟碎這個人的腦袋,將他的腦袋,轟碎成渣。

很多那美剋星人,此時,已經閉上了眼睛,不願意看到接下來的場景,人群中,傳來一陣悲哀的嘆息聲。

就在多多利亞即臉上已經露出了殘忍而嗜血的笑容。心中剛要出手的時候,忽然,多多利亞只覺得脖頸一疼,他還沒有來級的做出任何反應,下一刻,他就發現,自己的頭顱,竟然突然飛了出去。

流浪之城 血花飛濺,滴滴落下。

他雙目圓整,眼睜睜的看到了他自己肥胖的身子,轟然倒地,而他的腦袋,也如一個尿壺一樣,狠狠地摔到了地上。

「這。。。。。。這是怎麼回事,。我。。。。。我怎麼會死?」

身為宇宙人的多多利亞,並沒有在瞬間死去,他獃獃的看到自己的脖頸,看到那傷口猶如被鋒利的刀刃,給切割了一樣,光滑平整。

他腦袋一轉,下一刻,便看到了,在一旁一個老樹上,一片葉子,直直的深入到了樹榦上,葉子表面,沾染了一絲血紅色。

正好是他的鮮血。

「我竟然是被這一片葉子殺死的嗎?」

心中只留下了這個念頭,在強烈的不甘和疑惑中,多多利亞腦海中最後一點意識也沒有了,瞬間,氣絕身亡。

這一切的發生,只在一瞬間,誰也沒有反應過來。.. 坐在嬰兒車上的弗利薩,此時一臉愕然。

就在前一秒,他還抱著一種看戲的態度,饒有興緻的看著多多利亞暴虐這群可惡的那美剋星人。

但是,就在下一秒,他怎麼也沒有想到,他的心腹多多利亞,竟然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被人給殺了。

這。。。。。。這簡直就是不把他這個宇宙帝王給放在眼裡,弗利薩在剎那間感覺,他的權威被人給嚴重的挑釁了。

弗利薩猩紅色的眼眸中殺機沸騰,神色中布滿了寒霜。

他目光在這四周瘋狂的掃視,感知能力全開,瞬間,就把目光鎖定在了灌木叢中。

「給滾出來,藏頭露尾的老鼠,真是好大的膽子。」

弗利薩目光中寒芒四射,隨著他大手一揮,他手下的那群宇宙人頓時聞風而動,紛紛舉起手臂,將綁在手臂上的能量發射炮管對準了那片灌木叢

一時間,隨著一陣陣火花飛濺,槍炮聲接連不斷的響起。

無數深藍色的能量化成一道道水柱一樣的射線,一股腦的轟炸在了灌木叢林。。

轟轟轟~!

震天的巨響傳來,火光升起,灌木叢在能量的摧毀下,瞬間,化成化成了一片焦土。

火焰熊熊燃燒,濃煙四起,連綿不絕。

而就在這炮火能量飛射之時,兩個身影突然從這熊熊燃燒的火焰中緩步而出,在火焰的環繞下,在炮火的轟擊下,他們踏著火焰,緩步而來。

弗利薩手下的宇宙人,能量都打完了,見到炮火攻擊竟然對這兩個身影毫無作用,頓時紛紛面露驚慌,大驚之色。

他們頓時停止了攻擊,面面相覷。

火光漸漸消散,這兩個身影,也清晰的映入到了在場所有人的視線之中。

那美剋星人雖然不認識眼前的兩人,但是,心知是他們救了自己的同夥,紛紛面露感激之色。

而弗利薩目光一閃,他定睛一看,頓時,輕咦了一聲。

因為,這兩個身影中的其中一個人,他非常眼熟,竟然正是他想要抓來審問的貝吉塔。

而另一個身影,弗利薩不認識,但是,此時,在他一旁一直默不作聲的基鈕,此時,卻是一臉驚慌之色。

「楚,,,,,楚河!」

他認出了那個身影,基鈕不禁驚呼道。

逆天廢柴 此時,可以說,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這兩個身影的臉上。

正是楚河和貝吉塔。

在灌木叢中觀察了一會兒,本來還想多看一會,但是,在看到多多利亞將要殺死那個那美剋星人的時候,楚河終於忍不住出手了。

當時,情況危急,楚河看到自己的手旁有一片枝葉,便想也沒想的,隨手就夾在手指間扔了出去。

實力到了楚河這個地步,隨手扔出的一片葉子,都有著不可思議的威力,可以說,摘花飛葉間就能隨意取人性命。

多多利亞恐怕做夢也沒有想到,曾經不可一世他,是這樣死亡的。

朱兔 此時,楚河決定救下這群那美剋星人,所以,他也不再隱藏自己,而是準備直接面對弗利薩,和他正面一戰。

弗利薩此時在聽到了基鈕的話,目光頓時將目光從貝吉塔身上轉移到了楚河的身上。

那猩紅色的眼眸,此時,一眨不眨的盯著楚河,半響之後,弗利薩目露寒光,一股恐怖的氣勢突然從他身上爆發了出來。

這氣勢如暗流涌動,瞬間鋪天蓋地的向楚河襲來。

「就是你,殺死了尚波?剛才也是你出手的吧,用一片葉子把多多利亞給殺了~」

冷冷的注視著楚河,弗利薩冰冷的話語緩緩地開口。

「是的,你說的沒錯,都是我做的~!」

面對這弗利薩那可怕而強大的氣勢,楚河面不改色,神色極其平靜的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說道。

「哦,是嗎~,好,很好,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像你這麼膽子大的人~!

「你知道,你是在跟誰說話嗎?」

見到在自己氣勢外放,對方竟然神色沒有任何的變化,弗利薩的目光一閃,眼神之中,露出了一絲淡淡的驚訝。

他猩紅色的眼眸,此時,帶著一股威壓,心中已然是怒極。

而楚河漆黑色的眼眸,也直接和弗利薩對視了上去。

兩人的目光,瞬間交織在了一起。互不相讓的對視著。

弗利薩的目光,攝人心魄,幾乎沒有人敢和他對視,但是,在面對楚河的時候,弗利薩卻感覺到,在楚河的眼中,看到了蒼穹宇宙,看到了無盡虛空。

他在楚河的眼中,竟然有了一種自己被俯視的感覺。

而自己,就彷彿在仰望他一樣。

弗利薩神色微微一變,他的目光此時瞬間凝重了起來。

「小子,有點意思啊,難怪能夠殺死尚波和多多利亞,果然有幾分門道。」

弗利薩在楚河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氣勢。

這股氣勢,雖然在他看來,並沒有多強,但是,卻讓他有著看不透的感覺。

這在他生平,還是第一次。

心中驚疑不定之下,弗利薩按了一下他右眼的探測器,瞬間,滴滴的聲音響起。

弗利薩的目光一凝,瞬間,他的神色中露出一抹不可思議的神情。

lixiangguo

“是的。”馬丁看了一眼地圖,“我們還有兩個小時的路程,比預計時間提前了一個半小時。”

Previous article

又或者對方是像我一樣的人,爲了找到劍仙,但是劍仙卻遲遲不露面,爲了逼出劍仙,他就大開殺戒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