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順便,還將這另外的四個傭兵團滅掉了,這四個傭兵團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啊。

此刻,不管是誰被絕殺傭兵團所惦記,那都不是什麼好事情。

而就在這一日剛剛過去的時候,整個絕殺的人,卻是突然的分散出去。

他們的行跡掩飾的很好,但是也擋不住別人那麼多的高手都來這裡刺探。

在這一日中,就有無數的高手前來。

他們就算是不為自己打算,也要為以後打算。

鬼知道絕殺真的意圖是什麼?所以,每一個傭兵團都有著自己的打算和眼線。

現在,居然是看到絕殺的人又開始行動了,這讓所有人都不得不打起精神。

甚至是,所有人的情緒都變得極度的緊張起來,對於他們來說,絕殺的出動太過於詭異了。

一時間,周圍監視絕殺的探子,心急如焚的朝著自家趕去。

他們不敢有著絲毫的遲疑,誰知道這次絕殺的目標是誰呢?

當然,他們所想不到的是,凌天賜的第一個目標,並不是那些所謂的小勢力,而是又一個大勢力。

雨墨傭兵團是這裡算的上很強大的一個,在頂尖傭兵團中排的上號。

而眾所周知的是,絕殺定好的日期是在三日之後,過去了一日,也還有兩日的時間。

只是,他們都想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由於絕殺的人出去的時候,速度很快,很好的掩飾,並沒有一起行動,所以,這些人並不清楚絕殺的真正目的地。

他們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遠遠的跟著,看看這絕殺的目標究竟是誰?

雨墨傭兵團算起來,似乎還是要比那漠真傭兵團強盛一點,畢竟他們都是處於這裡的頂端。

只是,當初決定的時候,這些人都很是不理解,為何凌天賜就喜歡選擇難對付的?

但是,現在看來,似乎是有一點用。

漠真傭兵團的被滅,說到底還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絕殺傭兵團的名號,一下子就打響了,而且還令所有的勢力都一陣彷徨。

凌天賜也在隊伍之中,對於漠真傭兵團的大概情況,他們都已經了解了。

現在,對上這個很強盛的傭兵團,他們可是不能掉以輕心,但是,所有絕殺的人,心情都是激動的。

因為這凌天賜正在帶著他們,朝著他們當初所說的方向,一步步的前進。

於繼凡等人也分批次的朝著雨墨傭兵團的地方前進過去了,雨墨傭兵團的位置很好,處於這大城的附近。

而且,最為重要的是,雨墨傭兵團的人最近都本部。

這對於絕殺來說,是最好的消息。人一旦是分散了,那麼終究是一個禍端。

但是,在這裡,就能一網打盡,這豈能不讓他們高興?

不過,雨墨傭兵團的團長也不是廢物,他雖然是聽到了消息,但是依舊做好了準備。

能夠讓漠真傭兵團以及其餘的四個小傭兵團在統一時間中被滅掉,這個可是相當的不簡單啊。

「轟——」

而,他們的確是做好了一絲準備,只是,他們沒有想到的是,這絕殺傭兵團的人會來的如此之快。

那強盛的震動,連動周圍的黃沙,漫天飛舞。

這裡,一片昏黃,根本就看不清楚。

守在外面的人,最先倒霉,因為他們都沒有明白是怎麼一回事,就已經葬送了性命。

剛才的這一擊,很是強大,直接的將這處於地下的建築,都在劇烈的震動。

而從四面八方而來的絕殺以及榮光傭兵團的人,都已經將雨墨傭兵團的人死死的圍住了。

「大……大事不好了。」這從外面狼狽衝進的人吼道:「絕殺……來了……」

「什麼?」在場的所有人都震驚的站了起來,他們還在研究這一場戰鬥怎麼打,沒有想到,絕殺就來了。

坐在做高處的那人冷淡的哼了一聲道:「大驚小怪,傳令所有人,準備生死一戰。」

「是。」在場的所有高層都收斂了心神,眼神中迸發出強盛的戰意。

凌天賜站在整個絕殺的最前面,他眼神平淡,看不出絲毫的波動。

整個地面開始晃動,一道道的身影從這裡面沖了出來,他們的人數的確是不在少數。

而且每一個人的身上,都是戰意升騰,看來他們都對這一戰也是相當的看重。

贏了,他們就可以吞併整個絕殺,甚至是將自己的名聲推向巔峰。

但,如果失敗了,那麼他們所有的一切都將不會存在。

這是一場生死戰鬥,他們沒有退的選擇。

「凌天賜,你這個小雜種當真是好無恥啊。」 驕妻勝火 這衝出來的一位武王當即怒吼道。

他們不得不怒吼,首先,那麼多的勢力不選擇,偏偏選擇了他們,這不是瞧不起他們嗎?

其次,他們還以為絕殺會顧及一下臉面,說是三日後進攻就三日進攻。但是哪裡知道,這絕殺居然提前了兩日。

這不是無恥是什麼?

沒有一個雨墨傭兵團的人不憤怒,他們對凌天賜的怒氣,可是比當初的漠真傭兵團的人還要強烈。

凌天賜站在那裡,很是平淡的看著他們道:「現在,我絕殺正式向你們宣戰。叫你們的團長出來說話吧。」

淡然的語氣,卻是要將人都氣死,他們萬萬想不到,這個當初被他們追殺的人,如今會這般強勢。

只可惜,當初那麼多的人,都沒有將他殺死。

現在,他反而是成長了起來,這如何了得?

雨墨傭兵團的隊伍中,一道衣著黑色衣袍的中年男子平穩的走了出來,他留著長長的鬍鬚,一動一靜之間,有著一股威壓在流動。

那漆黑的眼眸,有著一股專屬於上位者的尊嚴,他看著凌天賜,與凌天賜心中的驚嘆幾乎是如出一轍。

不曾想到,對方竟然是有著這種驚人的氣質。

「雨墨傭兵團團長孔崢。」黑衣男子緩緩的說道,聲音很厚重,也很有磁性。

凌天賜微眯著眼睛看著這位黑衣男子,然後抱拳道:「孔團長,在下凌天賜,匆匆來訪,不曾告知,還望見諒。」 孔崢一臉似笑非笑的看著凌天賜,然後道:「到真是一個匆匆來訪,我孔某人,當真是有些措手不及啊。」

「哪裡哪裡,這不是事出有因嗎?」凌天賜也是帶著一絲笑意說話。

這兩人的語氣,聽起來就像是,多年不見的朋友,那種寒暄的語氣。

但是在這裡的人都明白,今日,他們之間沒有第二種交談的可能。

「那麼,敢問凌天賜,凌團長,你何意如此自信?」孔崢很是冷靜,他的沉穩超出了凌天賜的預判。

這傢伙比起那宋楠都是有過而無不及,宋楠終究是在武力上更勝一籌。

他孔崢還是達不到宋楠的那種程度,但是說到大氣的方面,只怕是宋楠有所不如。

宋楠的好,主要是太好了,就給人一種受不了的感覺。

這孔崢卻是不然,一談一笑之間,都有著自己的氣度,這種才是最為可怕的。

凌天賜點點頭,然後看了一下這周圍,指著那天際道:「不知道孔團長以為我們和這天空比起,何如?」

「天大地大,區區人又算得了什麼?」孔崢一聲感嘆道:「人終究還是在天道面前太過於渺小了。」

「是啊,人終究是太過於渺小了。」凌天賜也不由得嘆息一聲,繼續道:「但是,換一個角度來想一想,曾幾何時,我們人也不過是可憐的螻蟻,但是現在呢?卻是萬物生靈之長,這是為何?」

葉方銘、孔嘉、乃至馬岩又或者是於繼凡等人都在細細的品讀這句話。

而孔崢的臉色微微一變,道:「人有智慧,有能力,有野心,有膽魄。更為重要的是,敢於爭取。」

「就如孔團長所言,我們人或者各有各的使命,那麼在天道面前固然是渺小的很。但若是不爭一爭又怎麼知道結果了?」凌天賜目光灼灼的看著孔崢,繼續說道。

「那麼,在問孔團長一個問題,你們成立傭兵團的最終意圖又是什麼呢?」凌天賜說道這裡,不光是對面的人都嚴肅起來,就連絕殺和榮光的人都慎重了。

他們都一眨不眨的看著孔崢,想要從他的口中得知,他的意圖是什麼。

每個人都有著慾望,都有著自己的想法,只不過有時候,現實的無奈,逼迫他們不得不放棄罷了。

現在,凌天賜的這個問題,看起來似乎並不怎麼樣,但是卻是所有人都迫切想知道的。

就算是再無知,再愚昧的人,也有著自己的理想,有著自己的慾望。

只不過,不同人的看法和品位不同罷了。

孔崢愣住了,他不得不重新來審視這樣的一位少年,不管這絕殺成立的過程如何,光是這份心理,就足以讓他重視。

他靜靜的品味,然後慢慢的低下了頭,這一刻沒有一個人出聲打擾。

這或許是大家都難得意見一致,想要聽一聽,看一看。

凌天賜也是用那含笑的眸子,看著孔崢,他想知道,這個孔崢到底有沒有那方面的想法。

良久,孔崢緩緩的睜開了雙眸,他的思緒似乎是回到了很久以前,道:「人,誰不想活出精彩。曾幾何時,我也有過夢想。」

「我是這個帝國的一員,這裡雖然貧困落後,可他終究是我的故鄉。少年時期,我也想出人頭地,我也想成為一個高手。有著自己的能耐,為國出一份力。」

「奈何現實殘酷,我想如此,膽識命運就未必會眷顧我。它總是讓我迷茫,讓我彷徨,讓我恐慌。我就想擁有強大的修為,生一堆孩子,順便看看祖國河山。」

「可是,這不可能,家鄉沒有了,親人沒有了。我的修為也達不到,這一切的一切,都不過是白日做夢。我創建勢力,我找到了自己的權利慾望,我明白了兄弟的寶貴,但是有時候又不得不狠心殺死他們。」

「你說這是為了什麼?」孔崢的情緒似乎是有些失控,聲音都顯得有些嘶啞。

但是這裡卻是死一般的寂靜,就像是深沉的水,久久不見波瀾。

聽起來,他的慾望和願望顯得有些可笑,甚至是聽起來,似乎很稀鬆平常。

但是,現實又如何?他的能耐已經夠了,然而在龐然大物面前,他什麼都不是。

伊蘭林帝國如果不是被武夢帝國一再的侵佔,或許邊境就不會只是在揚沙戈壁灘這裡了。

凌天賜對著孔崢抱拳道:「很好,那麼我也告訴你,我的願望很簡單,都說男兒在世,必當建功立業,成就大英雄。」

「可是,大英雄有幾個?我們的傭兵團要的就是實際,就是良心,揚沙戈壁灘地處邊境,大戰隨時爆發。我帶著他們沒有別的想法,那就是搗亂,讓武夢帝國邊境大亂。」

「當然這些可能微不足道,但是那又如何?我們雖然不是軍人,但是我們同樣在為國而戰。揚沙戈壁灘分散太久了,這裡這麼多的武力,根本就不能用,如一盤散沙。」

「既然如此,那我凌天賜就來一試,你們不服,很好,我就打到你們服。你們不肯,大不了我殺了就是。這裡只要鐵板一塊,我這守護在邊軍中的軍人,一個安全的後背,這足以。」

此番言論,雖然不是什麼偉岸的話語,但是卻著實在。

所有的絕殺傭兵團成員,早就已經知道了,此刻心中甚是激動。

而榮光傭兵團的人,也是第一次用一種尊崇的眼光來看待凌天賜。

但是,真正明白凌天賜用意的,絕對不會超過四個人。

他不是伊蘭林帝國的人,但是幫助伊蘭林帝國,不就是在幫助其餘三國嗎?

他要阻止這武夢帝國的野心,同時也要摧毀那可惡的統治者。

孔崢等人的臉色也微微有些低沉,或許,凌天賜的話不是很中肯,甚至是有些極端。

轉念一想,但似乎又是那麼一回事,最為重要的是,他的人都願意相信。

加上,他的行為,的確也符合他所說的那樣,那麼這樣算來,他的這種一個個的征服行為,倒是行不行了?

難道就除了統一,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

他隨即又搖頭,在這裡生活了這麼多年,別說是他,就是一個稍微有點實力的人,都絕對不會聽信別人的調遣的。 凌天賜看著他,他看著凌天賜,兩者都沒有說話,但是卻似乎都想到了一點。

「你有什麼能夠保證?」孔崢看著凌天賜,然後問道。

「保證?有保證的心,那就不是純碎的心。」凌天賜笑了,然後摸著自己的心口道:「你問他們,我什麼保證都沒有,就說會帶著他們統一這裡,進軍武夢。就這麼簡單。」

「倒是夠膽氣,但是個人的力量,在帝國的面前,終究是不堪一擊。」孔嘉隨即冷笑了一下,說道。

凌天賜卻搖頭道:「如果這裡統一,我不要多的,十萬人足以,全部都是高手,我就能夠讓武夢帝國邊境頭疼無比,甚至是他們的力量都要削弱。」

「你何以如此的自信?」孔崢等人都是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凌天賜。

少年,太過於自信,太過於狂妄,似乎並不是一個好事。

「自信?」凌天賜隨即大笑道:「這裡和武夢比,劣勢何在?」

「他們有丹藥,有匠師,不管是在補給。有著是兵器上,都遠勝於我們。仗沒有打,我們就已經處在了劣勢。」 朕的皇后不好追 孔崢看來是對這裡有所研究,幾乎是張口就說了出來。

「好,既然你知道,那麼我們高手,在同樣條件的情況下,整體的軍隊,和閑散的高手作戰,誰贏的可能性更大?」凌天賜比比追問。

「自然是軍隊。」孔崢張口說道。

lixiangguo

離開幽莽獸所在的歸一境五層初期區域,林岳便向著外圍走去。

Previous article

綠鴻死後,一個小巧的祭壇模樣的東西,從他的殘軀當中跌落下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