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項茂從地上站起,這次感覺到雙臂劇痛,內部骨骼徹底碎掉,還有一股股恐怖的力量存留在雙臂之中。

「該死!哼!」

項茂冷冷看了那矗立的玄黃塔一眼,而後冷哼一聲,閃身消失不見。

玄黃塔內,魔羅的身影出現在第七層。

「外面發生了什麼?好像是一尊和你一樣的天庭境強者。」

赫連宮神情微微有些凝重,之前外面發生的一切,她和塔內的眾位強者都已經看到。

「剛剛來到煉獄的一尊強者,好像是來自通天塔。對了,這通天塔是什麼勢力?」魔羅問道。

「通天塔?!!」

赫連宮驚呼一聲,白求安還有其他一些強者聽到之後,也是變了臉色。

「剛剛那人說通天塔是九大仙界諸天之一,難道這通天塔是一方天地不成?」魔羅看到赫連宮等人的表情,心中也是微凝。

「諸天萬界,有無窮小世界,三千大世界,還有九大仙界!」

赫連宮沉聲說道,「無窮小世界,有些是強大的修士天源天地所化,有些是天地生成;三千大世界,乃是天地生成,代表三千大道,此外還有一些修士的天源天地比較強大,可以演化成堪比三千大世界的天地;而在小世界和大千世界之上,還有九大仙界諸天,通天塔是其中之一!」

「這麼說,通天塔是一方天地?」魔羅眉頭微皺,他剛剛聽項茂的意思,通天塔似乎是一個龐大的勢力。

「是一方天地,一方巨大的天地,超越大千世界!但同時,也是一個恐怖無比的勢力,因為通天塔這方世界,乃是一尊強者的天源天地,那尊強者的天源就是通天塔!」赫連宮神情凝重的說道。

魔羅眼眸一凝,心中駭然,九大仙界諸天之一,竟然是一尊強者的天源演化而成的,比大千世界還要恐怖,他無法想象,那究竟是一方怎樣的天地! 在魔羅與項茂碰撞之時,通天梯上,已經在通天梯待了近九年的丁寧,終於距離通天梯的頂峰,只有一步之遙!

此時,他渾身遍布裂紋,一道道帶著紫色的霞光噴射而出,化作霧氣將他籠罩。

這最後一層階梯,猶如登天一般困難,他在這裡站了一個月之久,都未曾邁出這最後一步,恐怖的壓力早已經將他壓得面目全非,猙獰可怖,紫氣湧現的速度都無法跟上肉身崩潰的速度!

一個月的時間,他勉強適應了這一層的壓力,肉身提升之下,他也在漸漸積攢力量。


轟隆!

陡然間,丁寧咬緊牙關,瞬間邁出了最後一步!

這一步,耗盡了丁寧所有的力量,在那恐怖的壓力之下,丁寧感覺自己這一步邁出,整個人都好似要散架了一般,身軀有種化作飛灰湮滅的感覺!

轟!

丁寧感覺靈魂轟響,整個天地所有的一切都好似消失了,感覺不到任何存在的東西,似乎肉身都已經不存在。

「十二萬九千六百層,最後一層,終於踏上了!」

這一刻,丁寧感覺靈魂似乎漂浮在仙境之中,九年如同普通人,連靈魂都無法感應得到,但是無盡的肉身崩潰重組的折磨,卻在時時刻刻磨鍊著他的意志和靈魂!

而今,踏上了最後一層,丁寧終於感應到了自己靈魂的存在,但好似只剩下了靈魂!

丁寧靈魂一顫,眼眸轉動,發現肉身還在,但是卻被一股特殊的力量包裹,似乎要朝著自己的身體內鑽去,只可惜,自己的肉身只吸收紫氣,這些能量雖然不凡,自己的肉身卻不吸收絲毫!

丁寧眉頭微皺,想來這應該是踏上最後一層的福利了,可惜,自己消受不了!

「嗯?」

陡然間,他雙眸一縮,看到了一道身影似乎從下方沖了上來,而且似乎是飛上來的,直接來到了通天梯的最頂端!

「飛上來的,這怎麼可能?」

丁寧心中一跳,有些難以置信,這通天梯的特殊他也知道,怎麼可能有人能夠飛上來呢?

這忽然出現的身影,自然便是百里歸一。

來到通天梯巔峰之處,百里歸一同樣欣喜不已,但是讓他震驚的是,在這最頂端,竟然還有一道身影的存在!

「是他!」

百里歸一看到丁寧的模樣,瞬間認了出來,當初和魔羅一起,以神魔境的修為擋住了魔主的分身,簡直妖孽。

「他怎麼會在這裡?難道他也和我一樣?」

百里歸一看了一眼手中的枯木,眼眸一凝,他倒不認為丁寧是一步步沿著通天梯走上來的,因為那太難了,界主境的魔主、紀乾等人都做不到,而丁寧,神魔境而已,更不可能!

「他竟然比我先到一步,為什麼之前沒有看到?」

百里歸一疑惑不解,神情戒備的盯著丁寧。

而丁寧,也在盯著百里歸一,這樣一尊飛上來的強者,讓他也有著摸不著頭腦,不過,此時對他而言,是解決掉身周的這些詭異的元氣。

他可以感覺到,包裹著自己的元氣十分的純粹,似乎有著無窮的妙用,能夠提升修士肉身的強悍程度,但是對自己而言絲毫無用。

不過,到了最頂層,那壓制修為實力的力量已經消失,丁寧心念一動間,便將想要鑽入體內的元氣收取,雖然無法被肉身吸收,但是卻可以提升修為。

元氣消失,丁寧頓時感覺到了自己肉身的存在,但是同時,無比的劇痛也在傳來,好似靈魂被撕裂一般,卻是他的肉身因為無法吸收那些元氣,還未曾從崩潰的狀態中恢復過來。

不過,大量的紫氣從青皮葫蘆之中衝出,遍布周身,眨眼之間,他便恢復過來,看了一眼前方的百里歸一,而後目光一掃,看了一眼四周。

這裡,乃是整個通天梯的頂端,同時,也是這巨大楓樹的樹冠最頂端,站立在這裡,一眼就能夠看清整個楓樹的樹冠,那一座座浮島一樣的大陸,如同一片片巨大的葉子,點綴在楓樹之上。

而在這最頂端,也是一片巨大的陸地,身前是一座石碑,石碑上刻著古老的文字,丁寧大眼一掃,便明白了上面寫的什麼,在石碑一旁,是一座刻畫在地面上的陣法,踏上陣法,便能夠離開這裡。

不過,在陣法的更遠處,還有一片楓林,散發出浩瀚恐怖的氣息。

「在下百里歸一,閣下能夠來到這裡,想必手中也有著鑰匙吧?不如將鑰匙交給我,算我欠你一個人情,然後你從這裡離開煉獄。」百里歸一沉聲對丁寧說道。

「鑰匙?」

丁寧眉頭一挑,看了一眼百里歸一手中漆黑的枯木,心中猜測那應該就是所謂的鑰匙了,只不過,自己怎麼可能會有什麼鑰匙,看來,這個百里歸一是認為自己和他一樣飛上來的了。

「我沒有什麼鑰匙,也不需要你的人情。」丁寧搖了搖頭。

百里歸一眉頭微皺,淡淡道:「閣下可能不太明白,在下來自九大仙界諸天之一的通天塔,我欠閣下一個人情,也就相當於通天塔欠閣下一個人情,與楓林中的東西相比,對閣下來說,還是我的人情對你的幫助更大。」

原來這百里歸一也是通天塔的,丁寧有些明白過來,怪不得那項茂竟然知道魔羅的信息,看來都是這百里歸一告訴他的,可惜,自己是一步步走上來的,並不是通過什麼鑰匙來到這裡的。

不過,這楓林之中竟然有著寶物,難道就是赫連宮所要尋找的法寶不成?

丁寧看了一眼前方的楓林,沒有理會百里歸一,繞開那座刻畫在地面上的陣法,走了過去。

百里歸一眉宇間閃過一絲怒氣,聲音更加的冷淡:「閣下最好還是不要踏入的好,我知道閣下實力不凡,但是這一次,我通天塔有天庭境強者降臨,閣下即便得到了楓林中的東西,也帶不走的。」

「你這是在威脅我?看來,你們通天塔的人都一眼,都喜歡以勢壓人,可惜你們選錯了對象。」

丁寧回頭看了百里歸一一眼,眼眸閃過一道冷光。

「你見過通天塔的其他人?」百里歸一敏銳的察覺到了丁寧話語中的意思。

「有一個不長眼的,叫什麼項茂,也威脅過我,你想不想見見他現在是什麼模樣?」丁寧玩味的看著百里歸一說道。

項茂?!

百里歸一平淡的表情閃過一絲驚駭,項茂他自然知道,就是陪少主前來的那尊天庭境的強者。

項茂威脅過這個丁寧,這可能嗎?

百里歸一心中冒出的第一個念頭就是不信,但是看到丁寧那略帶玩味的表情,他知道丁寧說的不是假的,項茂真的威脅過丁寧,而且聽丁寧的意思,似乎項茂威脅過之後,下場並不好,這有可能嗎?

不可能!不可能!

神話版三國 ,但是,這又怎麼可能呢?

「將你手中的鑰匙給我,你可以從這裡離開煉獄。」丁寧輕笑一聲,看著百里歸一手中的枯木。

百里歸一眉頭一挑,盯著丁寧看了一眼,忽然露出一絲笑意:「果然有膽識,將鑰匙給你也不是不行,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條件?」丁寧微微意外,能夠讓通天塔高手上心的,這楓林之中的東西肯定不凡,百里歸一竟然捨得放棄?


「沒錯,一個很簡單的條件,只要你答應加入通天塔,我手中的這枚鑰匙就是你的。」百里歸一笑道。

丁寧一笑,加入通天塔?那項茂若是知道自己和魔羅是同一人,只怕會不遺餘力的將自己斬殺吧,加入通天塔那豈不是自尋死路?

況且,自己的話這個百里歸一也未必相信,說不定便是等自己得到了楓林中的東西之後,他們再出手搶奪,在百里歸一看來,自己的實力絕對不會是項茂的對手,到時候對付自己還不是手到擒來?

「你只有兩個選擇,一是交出鑰匙,離開這裡;二是交出鑰匙,死在這裡。」丁寧直接冷冷的說道。

百里歸一平淡的神情冷了下來,深深看了丁寧一眼,冷冷道:「不識抬舉!」

丁寧眼眸一眯,看到百里歸一手中出現一枚玉符,隨手捏碎,頓時一個光罩將百里歸一罩在其中。

「你若是也想要楓林中的東西,那就進來吧,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得到!」百里歸一淡淡看著丁寧,踏入朝著楓林走去。

丁寧眉頭一皺,閃電般出手,身影一閃就到了百里歸一身旁,手中出現青銅寶劍,朝著籠罩百里歸一的光罩刺去。

噗!

青銅古劍落到光罩之上,那光罩微微一顫,出現一道漆黑的痕迹,但是並沒有破開。

即便如此也讓百里歸一微微變色,這光罩乃是天庭境強者製作的,能夠防備界主境圓滿的強者的攻擊,但在丁寧這一劍之下,竟然有著被刺開的趨勢!

百里歸一不敢停留,急忙身影閃動,沖入了楓林之中。

丁寧收起青銅古劍,眉頭微皺,看百里歸一的意思,似乎這楓林需要有鑰匙才能夠進入其中,可是自己並沒有鑰匙!

走到楓林附近,丁寧感覺到這楓林有著強大的禁制守護,微微抬起腳往前一邁,讓他沒有想到的是,他的一隻腳竟然毫無阻礙的落到了楓林之中。 百里歸一進入楓林之中,站在不遠處,回頭看著丁寧。

開始有些奇怪丁寧為何露出一副困惑的樣子,而後又好似試探一般的抬起一隻腳踏入楓林,但看到丁寧的那隻腳落下,他心中升起一絲怒火,以為丁寧這樣做是為了戲耍自己。

而丁寧其實是手中沒有那所謂的鑰匙,所以才要試探一下這楓林的禁制,卻沒有想到,竟然一步毫無阻礙的跨了進去。

丁寧眉頭一挑,心中暗暗奇怪,自己並沒有鑰匙,怎麼就進去了?

抬頭看了一眼楓林,丁寧眼眸一定,直接走了進去,管他什麼鑰匙,既然能進來,那就看看裡面究竟有什麼,或許是因為自己登上了最後一層階梯的緣故呢。

踏入楓林之中,丁寧頓時神情一凝,感受到了一股古老蒼茫浩瀚的氣息,瀰漫在楓林之中,這楓林中的楓樹雖然高不過數丈,但是給丁寧的感覺,似乎每一棵樹都生長了無數年,十分古老。

抬眼一看,百里歸一已經踏入了楓林深處,丁寧踏步追了上去。


片刻之後,似乎是來到了楓林的中心,楓樹反而稀疏了許多,而且越往前越少,又過了片刻遠遠的只能夠看到最中心的一棵高大百丈的楓樹,雖然只有百丈之高,但是,在這楓林之中已經是最為高大的了。

而那百里歸一,正盤膝坐在那楓樹之下。

走到近處,丁寧才看到,除了百里歸一之外,那楓樹之下,竟然還有一頭猛虎,此時正盤踞在楓樹下,閉目假寐。

更為奇怪的是,百里歸一手中的那枯木正發出道道光芒,朝著那猛虎纏繞過去。

「難道這頭猛虎便是楓林之中的寶物?」

丁寧目光落到那猛虎身上,並沒有察覺到任何特殊,就好似一頭普通的老虎一樣,連妖獸都算不上。

陡然間,丁寧看到那猛虎睜開了雙目,一股無比恐怖的氣息從那猛虎眼中綻放出來,直衝他的心靈、靈魂,在那一瞬間,丁寧心中升起了濃濃的無力和絕望,好似生命到了盡頭,自己即將殞落,處於一種非生非死的狀態。

轟!

好似一扇無法想象的大門轟然關閉,那猛虎閉上了雙目,一開一闔,不過一瞬間的事情,丁寧卻感覺好似歷經了一個輪迴,渾身冷汗。

「果然是了不得的寶物!」


丁寧眼眸一縮,盯著猛虎,心中已經肯定,這煉獄之中的寶物,只怕就是這頭猛虎了,或者說是寶物化作了一頭猛虎!

只是,這寶物要如何收取呢?丁寧皺眉沉思,以剛剛這寶物睜眼的威勢,強行鎮壓煉化肯定是不行的,那就只有通過特殊的手段。

丁寧扭頭看向百里歸一,確切的說是百里歸一手中的那截枯木,這便是百里歸一所說的鑰匙,得到這件寶物的鑰匙,一截枯木?

盯著百里歸一手中的枯木看了片刻,又看了一眼四周的楓林,丁寧眼眸陡然一亮,翻手之間,一截一尺來長的木頭出現在他的手中,這木頭雖然有些朽腐,但是卻生長出了幾片青翠欲滴的葉子,那葉子,和楓葉一模一樣!

嗡!

這截木頭一出現,丁寧頓時感覺到散發出一股莫名的力量,與四周的楓林產生了一絲聯繫。

「看來我身上的確有著這所謂的鑰匙,楓林、楓木,我早就應該想到的。」

丁寧嘴角露出一絲笑意,當初在玄扈州,他受到整個玄扈州修士的追殺,和鬼手進入到一條鬼路之中,在其中碰到過修羅一族,得到了一座血蓮,在之前與紀乾大戰之時被魔羅吞下,同時還在那裡得到了這截楓木,卻沒想到,在那裡得到的東西,會在煉獄之中有用。

看了一眼百里歸一,丁寧也並沒有對其動手,而是同樣盤膝而坐,體內魔氣湧入手中楓木之中,頓時間,楓木瀰漫出道道光芒,朝著那頭猛虎纏繞過去。

轟!

那道道光芒一觸碰到那頭猛虎,丁寧頓時感覺到了一股無比兇惡的氣息,浩浩蕩蕩,無邊無際,煞氣、死氣、殺氣匯聚成海,洶湧澎湃。

「好恐怖的一件法寶!」

丁寧心頭一顫,頓時明白了這究竟是什麼寶物,這是一柄大刀,一柄魔刀!

丁寧如今的肉身堪比道器,但是,在感受到這柄魔刀的瞬間,他就知道,自己的肉身面對這柄魔刀,比豆腐還要脆弱,這柄魔刀,乃是超越了道器的存在!

而想要得到這柄魔刀,只有通過手中楓木的力量!

楓木發出的光芒籠罩那頭猛虎,而在一旁,百里歸一手中的枯木也是一樣,甚至可以看到,他們兩人各自發出的光芒在不斷地碰撞,爭奪那柄魔刀的掌控權。

通天梯下,一處隱蔽的虛空之中,項茂盤膝坐在那裡,身上氣息激蕩,雙臂之上繚繞著道道光芒,顯然是在療傷。

而在其身旁,那年輕人,也就是通天塔少主,還有那仲歧都在,神情凝重的看著項茂。

「那魔羅,竟然能夠傷到項叔,他真的是剛剛晉陞天庭境嗎?」年輕人眉頭微皺。

「少主,這煉獄之中的諸多此時都是這種說法,應該不假,或許是此人有什麼特殊的提升實力的手段吧,不過,他既然敢得罪我們通天塔,那我覺得就沒必要再讓他活下去!」仲歧冷冷說道。



lixiangguo

畢芙卿冷然的瓜子臉,嫣然一笑,讚歎道:「我就說,一定會是你。想不到,你會成為我的學弟吖。不過,真奇怪,為何東方老師不將你一起接回天部呢?」

Previous article

凌七七關掉這些內容,點開了好友。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