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韓楓:「不,我是來抓逃課的老師回去上課」

「哦~可是我已經請假了哦,校董恐怕白走一趟了」

韓楓輕哼一聲:「哦?那葉老師是請假來找請假的學生回學校上課的嗎?」

「不不不,校董,這種無聊的事,我還做不出來。」

「那你怎麼和她在一起呢?」

韓楓的眼中藏著刀,眼神犀利,直接將葉黎寒視作敵人,絲毫沒有第一次見面時的禮節。

就沖剛剛那句木風,韓楓就覺得,葉黎寒這個人,不是什麼省油的燈,關鍵是羲兒居然和他攪和在一起,不能忍。

原本想給羲兒身邊的人好的印象,但是這個人的出現,竟然讓一向自信的韓楓有了危機感,他可不想出師未捷身先死。

「葉黎寒,不管你為什麼在這裡,我勸你,不要打羲兒的主意」

一句羲兒,韓楓承認了自己的身份,葉黎寒確定了韓楓的身份,他的猜測,果然沒錯。

「所以,你承認了?」

「有什麼不能承認的,你既然知道我的存在,那你一定知道我和她青梅竹馬吧」

「可你的青梅竹馬忘記你是誰了。」

「那個不用你來操心,你只需要管好你自己,不要介入我和她之間就可以了。」

葉黎寒唇角勾的深深的:「如果我不呢?」

「你可以試試」 兩人眼神交匯的瞬間,空氣冷下來,夏羲和在廚房做飯,嘴裡一直碎碎念:「有病吧這兩個人,也不知道來幫忙」

「我來幫忙了」

葉黎寒走進廚房,接過夏羲和手中的菜刀。

「嗯?他呢?」

「你張叔叔把他叫樓上去了」

「哦~少爺,你會嗎?」

夏羲和指著葉黎寒手中的菜刀:「你別把我家菜刀弄壞了」

葉黎寒拿著菜刀在空中掄了一下:「倒霉鬼,你別小瞧人。等著看吧」

手起刀落,葉黎寒嫻熟的刀法刷新了夏羲和對他,不,對富家公子的認知。

「看不出來啊葉黎寒,你居然會做飯?」

葉黎寒:「哼,這種雕蟲小技也能驚到你?」

夏羲和翻了一個白眼:「嘚瑟」

然後拿著一個蘋果咬了一口出了廚房,嘴裡含糊地說了一句:「交給你了」

「喂,我只是來幫忙的」

夏羲和扭著身子繼續往前走,樣子很滑稽,葉黎寒雖然感到無語,但是看到被她弄得糟糕的廚房,也只能認栽,誰讓他今天臨時決定留下呢?

書房

「夏叔叔,又見面了,您還好嗎」

夏正華板著臉問:「你來這裡幹嘛?」

「夏叔叔這麼英明,一定知道我來幹嘛吧,開門見山一點,我想知道羲兒究竟怎麼了。」

夏正華半眯了一下眼:「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張碩良在一旁提醒道:「老夏,別忘了找他的目的」

夏正華看了他一眼,歪向一邊,不再說話

張碩良:「韓楓,木風,叫你上來,就是為了告訴你你想知道的東西。」

「不過,我們告訴你這件事,並不是想讓你和羲和相認,而是,無論如何,不能相認」

韓楓不明白,為什麼知道了一切就不能與羲兒相認了?

「為什麼?」

夏正華:「哼,想要知道就不要問為什麼」

韓楓閉上嘴,只聽張碩良說

「當初你的離開后,羲和心心念念著想你回來,你走了兩年之後再次回來的時候已經不認識她是誰,羲和盼了兩年的木風哥哥,回來后竟然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樣。」

韓楓皺著眉頭,似乎能夠想象還是個孩子的羲和看見自己不認識她的時候,心裡難過成了什麼樣子。

「後來你又走了,她哭喊著追著你的車跑,其實如果那個時候,你能停下來看她一眼,哪怕是一眼,她也不會這樣。」

「後來呢?為什麼她會失憶?」

「我相信你能到這裡來,一定是經過調查的吧,那你就該知道,當初她出車禍,傷到腦子,記憶混亂,小小年紀的她,本該擁有快樂的童年,卻因一場車禍,變成那個樣子。

當時有診斷為抑鬱症,也有診斷為精神分裂症,迫於無奈,我們決定對她進行催眠,經過兩年的時間,她終於慢慢恢復正常,我們也很少在她面前提起你這個人。」

韓楓抱著手臂,靜靜地聽著,這才明白,原來這一切只是為了還她一個快樂的童年罷了。

「那為什麼不讓我和她相認?」

「儘管進行了催眠,但是這種方法是很極端的,誰也不能保證最後能發生什麼,這次她漸漸有了當初的一些癥狀,我們不能再刺激她,否則,我們也只能再次進行催眠」

張碩良的話無疑給韓楓敲了一次警鐘,就是在警告他,如果說他強制在羲和面前提起當年的事,那隻會傷害她。

韓楓思考了一番,為了羲和,他幹什麼都行。

「那好吧,以後,沒有木風這個人了,我不會和她提起任何小時候的事來刺激她,不過,我會以韓楓的身份陪在她身邊,這個,可以嗎?夏叔叔?」

夏正華本想拒絕,接受到了張碩良的眼神之後,他只是點了點頭,雖然很不情願,但是韓楓已經很滿足了。 樓下的兩人將飯菜擺好,葉黎寒的手藝不錯,從二樓,夏正華就聞到了香氣,相比於韓楓,夏正華對葉黎寒的印象更好。

「下去吃飯吧」

說完,夏正華結束了今天的話題,走出了書房,話已經說到這個地步了,之後該怎麼做,韓楓作為一個成年人,應該清楚了。

「爸,快來吃飯啦,好香啊」

夏正華盯著桌上的菜,嫌棄地看了夏羲和一眼:「一看就不是你做的」隨後轉頭問葉黎寒:「小葉,你做的?」

葉黎寒點點頭,一臉驕傲地看了一眼夏羲和,然後回答:「夏叔叔你快嘗嘗」

夏正華夾起一塊肉嘗了嘗,葉黎寒緊張兮兮地瞧著他的表情,而夏正華露出了一個怪異的表情之後脫口而出一句:「小夥子不錯嘛,有我一半的水平了,哈哈哈」

這時韓楓和張碩良下樓剛好聽到夏正華的稱讚,張碩良快步走在韓楓的前面,伸出鼻子仔細聞了聞,隨後驚嘆:「這你做的?看不出來啊小兄弟,你居然會做飯?」

兩位長輩對葉黎寒誇讚有加,韓楓心裡突然產生一種危機感。

一餐下來,韓楓就像是個外來者一樣,尷尬地蹭了一頓飯,又尷尬地離開,葉黎寒就不一樣了,至少吃飯他是不尷尬的。

葉黎寒和夏羲和打好招呼,第二天一早就會過來接她,隨後一起回安陽。

突然而來的兩個人走了之後,家裡又恢復了靜寂的模樣,夏正華還是和張碩良在客廳安靜地下棋,夏羲和在旁邊安靜地看著。

三人各懷心思,夏正華在想,韓楓是否會兌現自己的承諾,張碩良在想,韓楓的母親如今是什麼樣,夏羲和則在想,為什麼爸爸和張叔叔停在那裡就不下了?

「爸,該你了,爸?」

夏正華清醒過來,看了一眼棋盤:「別鬧,我在思考」

「這還需要思考嗎?將軍啊爸」

張碩良輕咳了一聲:「咳咳,觀棋不語真君子」

夏羲和立馬閉上了嘴,安安靜靜地繼續看。

韓楓連夜趕回了安陽,在家裡和遠在M國的母親開啟了視頻

「媽,你一個人在那裡還好嗎?有沒有好好照顧自己?」

電腦屏幕上出現的那個女人很美,雖然有了一個二十多歲的兒子,但歲月似乎眷顧她,並沒有在她身上留下什麼痕迹,看起來,韓楓叫她姐都是不為過的。

「你放心吧,等我處理完這邊的公司,我就回來。你見到你夏叔叔了嗎?他怎麼樣了?」

「夏叔叔很好」

「那你找到你想找的人了嗎?」

韓楓抿了抿嘴,眼神暗淡

「找了十年沒找到?」

「媽,當初你帶我去M國后,他們就搬家了,我找了十年,可惜,她現在不記得我了。」

「傻孩子,都十年了,孩子的玩笑又怎麼能當真呢?」

「我調查過這十年發生的事,發現一個很怪的事」

「嗯?什麼事?」

「在這期間羲兒出過車禍,但是按照他父親和張醫生的說法,在羲兒出車禍之前,見過我」

韓楓皺著眉頭,看著自己的母親:「可是當初去了M國,我從來沒有回來過。」

屏幕那邊的人怔了怔,隨後開口:「這大概是他們看錯了,十年能發生很多事情,你不能只聽他們一面之辭」

韓楓點了點頭,突然想起來什麼,開口問:「媽,我問你一個問題,你認識張碩良這個人嗎?」

「不認識,怎麼了?」

「沒,沒什麼,媽,不早了,快休息吧,明天還要上班呢」

「嗯,照顧好自己,晚安。」

掛掉視頻之後,韓楓腦子裡的疑問又多了一個,為什麼母親不承認大學時期與張碩良曾是戀人這件事。

腦中回憶起那天得到的消息:「韓總,我們在調查張醫生的時候發現,他大學時期與您母親相戀過,後來不知為什麼分開了。」 今天母親的躲閃,還有張碩良的逃避,看來他們之間發生過什麼。

第二天

氣溫急劇下降,天下起了毛毛細雨,夏羲和接起響了好久的電話

「喂?誰啊」

「倒霉鬼你不會還沒起吧?」

聽到葉黎寒的聲音,她看了一眼時間,突然想起昨晚葉黎寒離開的時候說的今早八點到這裡,而自己保證得好好的,結果晚上刷劇刷到三點多。

「咳咳,誰說的?我早就起了」

葉黎寒:「你快開門,我進來等,外面怪冷的」

「哦」

夏羲和穿著睡衣走下樓,不顧形象地開了門

「夏羲和,你果然沒起」

夏羲和撓了撓頭,門外吹進來的冷風,凍的她一哆嗦:「快進來,冷死了」

「今天十到十七度,大早上的,當然很冷」

「啊~怎麼天氣變得這麼快,我都不想起床了。」夏羲和打著哈欠爬上樓,葉黎寒在樓下提醒了一句

「記得穿件外套」

「知道了知道了」

還好之前收衣服的時候有看過天氣預報,近一周可能會有較大的氣溫變化,她機智地帶了一件風衣。

夏羲和梳妝打扮好站在葉黎寒身前的時候,已經九點了,葉黎寒強忍著想要發火的心,鎮定地問:「可以走了嗎?」

「哦,我把行李箱忘在樓上了,等我。」

夏羲和又風風火火地往樓上跑去,這時夏正華已經起床從樓上走下來,望了一眼往樓上跑的女兒,直接沖著葉黎寒吐槽:

「哎,女孩子都這樣,那天過來,我提前兩個小時打電話給她說我到門口了,她才願意起床。」

「爸,你真的不走嗎?」

夏羲和提著行李箱一步一步往樓下走來,葉黎寒看那樣子,自己都著急,忍不住上前將行李箱接過。

「嗯,我不走,和你張叔叔過幾天清靜日子,你就先去吧」

「那我們先走了」

「去吧,路上小心,小葉,我女兒就交給你了,你可得把她安全送回去。」

「嗯,放心吧叔叔,我們先走了。」

夏正華看著車開走後進了屋子,對著剛下樓的張碩良說了一句:「哎呀,感覺送女兒出嫁一樣」

「那小子挺不錯的,還很會做飯,看起來挺有擔當。是個不錯的選擇」

「以後再說,羲和才十九歲呢」

「哈哈哈」

葉黎寒開著車,車裡放著音樂。

lixiangguo

林雪初用袖子把自己額頭上的汗給擦掉了,「你說的辦法是什麼?」

Previous article

石初蘭愣住了,這人是不是腦子有坑?明知山有虎,偏偏還要去送死?!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