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面無表情的放開手,看著彎腰不停咳嗽的快遞小哥。

面無表情拿過他手裡的包裹。

「你可以滾了。」丟下一句。

然後拉著夜妖染就往房間走去。

無辜的快遞小哥站在門口,等緩過來的時候面前已經沒人影兒了。

他一個激靈,急忙大聲叫道:「誒!還沒簽收呢!還沒簽收呢!」

別墅靜悄悄的,回應他的只有風聲……

他站了好久都沒有人來,抓了抓頭,嘴裡一邊嘀咕著遇到神經病了,一邊自認倒霉的開著車往回走。

二樓,豪華的房間內。

墨蒼穹把快遞包裝撕碎,果然露出了裡邊各式各樣的一堆衣服。

對上夜妖染怪異的目光,他微微彆扭的移開臉。

冷聲說道:「他自己不說是來送東西的。」

夜妖染:……

你特么一上去就掐著人家脖子,人家有機會說嗎?

「這些是什麼東西?」她看向他手裡零零散散一堆衣服。

她記得自己只買了一件。

難道是發錯人了?

「衣服。」

墨蒼穹低頭,面無表情。

紫眸中卻有精光閃爍。

「你買的?」夜妖染問出來后,又覺得有些不可能。

墨蒼穹怎麼可能會買衣服。

怎料他理所當然點頭:「嗯,給你買的。」

一聽他給自己買衣服,夜妖染頓時有種不好的預感。

立馬過去翻那一堆,一個個包裝袋拆開后。

她整個人都不好了。

手裡還提著一件蕾絲內衣,抬頭,怔怔看著墨蒼穹。

「喜歡嗎?」男人眼中流露出笑意,嗓音卻帶了一抹沙啞。

夜妖染在愣了零點一秒以後,把一堆衣服抱起來往他身上一丟。

「你自己去穿吧。」

話落,腳底抹油,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這種情況不溜才是傻子!

剛要從窗戶跳出去,一隻大手忽然攔住了自己的腰。

接著整個人被迫向後仰,整個被抱在懷中。

男人薄唇在她脖頸上劃過,低啞的嗓音問:「小傢伙,要去哪兒呢?」

夜妖染反口就往他脖子上咬去。

墨蒼穹速度極快的躲開,繼續抱著她。

低笑問:「小傢伙害羞了?」

「你休想我穿給你看!」

媽的。

那一堆等她穿到頭,早就被他吃得連骨頭都不剩了!

這是打算讓她餘生都在床上度過嗎?!

某男權當沒聽見,低柔的嗓音暗藏情yu:「本帝給你買了這麼多,試試看喜不喜歡?」

「試你妹!」夜妖染一拳想過去。

忽然身子一僵。

全身動彈不得。

「墨蒼穹你做了什麼?」她不敢置信問他。

神尊大人一本正經,挑起手裡那點布料,說道:「定身術。」

夜妖染瞪大眼,氣得呼吸都急促了幾分。

媽的,居然敢給她施定身術?

就為了給她換這一堆羞人的衣服?

「墨、蒼、穹!」

「乖,一下就好。」他柔聲哄著,手裡動作卻一點兒都不含糊開始幫她脫衣服。

心知她得鬧騰很久都不一定肯讓他大飽眼福一次。

所以只能卑劣一次了。

嗯,這個叫夫妻情|趣,不叫卑劣。

看著他認真而深邃的紫眸,隱藏的幾分興奮。

夜妖染知道自己被吃已成定居。

實在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好。

難得看到情緒素來內斂的他流露出這麼明顯的興緻來。

「喂,好歹把窗帘拉上吧!」

她翻了個白眼提醒道。

墨蒼穹一頓,果然察覺到窗戶大開著。

目光一冷,手一揮,立馬把窗帘全部遮起來。

頓時整個房間暗了不少。

昏暗的視線中,他屏住的呼吸逐漸粗重起來,強忍著幫她穿好。

解開她身上的束縛,在夜妖染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攔腰將她抱起往浴室走去。

「你幹嘛?」她大叫起來。

幹嘛沒事把她抓到浴室里去?

轉瞬已被墨蒼穹抱在浴室里,對著那面偌大的鏡子。

夜妖染看見自己身上穿著的兩條什麼也遮不住的破布……

瞬間整張臉染上紅暈,連帶脖子和耳根都是紅的。

她忍不住彆扭的別開臉:「墨……」

「真美。」他從身後抱住她,望著鏡子。

紫眸跳動著火光。

低頭靠在她香肩上,掃了眼四周,輕聲問:「小傢伙,為夫覺得這浴室設計得極好,你說呢?」

說完他指尖一彈,浴室門被鎖了起來。

夜妖染抬起頭來一臉蒙圈,關浴室什麼事?

一個小時后……

她終於明白了,墨蒼穹每次進浴室后那怪異而火熱的眼神是為了什麼……

現代的浴室還真是設備齊全。

洗手台,馬桶,浴缸……

各種地方,各種高難度姿勢都能借著呈現出來。

並且,還有個超級無敵大的鏡子,可以讓他們完全看清楚全程令人臉紅的運動……

來來回回,她一共被換了七件衣服,折騰得天昏地暗。

一直到半夜才放過她。

因為二人都折騰累了,睡得極沉。

隔天,一大清早就被吵醒了。

迷迷糊糊間,夜妖染聽到樓下有不少腳步聲。

還有人恭敬喊著:「少爺。」

她以為是自己昨天瑪麗蘇偶像劇看多了,迷迷糊糊覺得自己在做夢夢見有人這麼喊著。

「門衛為何沒有在門口守著,肯尼斯,待會兒你去查一下是什麼原因。」

一道清潤好聽的聲音響起,好聽到說出的每一個字眼鑽入耳中,都如清泉一般。

接著是方才那道聲音:「是,少爺。」

幻覺?做夢?

夜妖染下意識往墨蒼穹赤果而溫暖的胸膛里蹭了蹭,睡意朦朧的她沒有時間去深究。

接著又響起了規律的腳步聲。

然後聽見那極好聽的聲音若有似無的發出疑惑:「為什麼這裡似乎有人進來過?」

但是不可能啊,這麼高檔的防護設施,進來的還不得被弄死?

何況有這麼多個監視器,怎麼可能拍不到。

「肯尼斯,跟我上二樓,順便幫我把行禮提到我的房間。」

「是,少爺,需要一杯咖啡嗎?我讓蘇妍去給您煮一杯。」

「好。」

接著是上樓梯的聲音。

然後逐漸逼近了這個房間…… 直到門被推開,夜妖染才猛地察覺到,有人類的氣息!

她猛地掀開鳳目。

「墨……」

墨蒼穹已經睜開眼了,紫眸中仍然夾帶睡意的慵懶。

彷彿沒有察覺到門被打開似的。

拉過她,在她欲言又止的情況下堵住她的唇,直接來了個纏綿的早安吻。

而一邊吻著,另一隻手卻把滑落的被單完全蓋住二人。

「少爺……」肯尼斯的聲音驀然停止。

驚悚無比盯著在自家少爺大床上接吻的一男一女。

特別是那一頭炫目的紫發,直接閃瞎了他的老眼。

「這……」

被稱為少爺的男子抬手制止了他的話。

神情已經從起初的詫異緩過來了。

但他沒有出聲打擾,而是雙手插在口袋裡,靜靜看他們。

漂亮狹長的眼,掃了一眼房間。

頓時稍微一暗。

lixiangguo

林宗掃過對面,眉毛凝起:「你們難道沒注意到,有點太巧了?

Previous article

「唔……拉幫結派,單單是靠耀武揚威是不夠的。崑崙宗和蜀山劍宗,靠的不過是威勢,其餘的宗門依附在他們旗下,未必是真心賣命,反而還有諸多的怨言,真正到了大戰的時候,其它宗門的人根本靠不住。所以,他們現在看似強勢,實則不足為懼。」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