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靜!

安靜!

全場安靜!

李嵩,端木雪,柳湘湘,李園,吳依依,薛定雲,丁玲……等等所有人,齊齊像看怪物一樣看著楊真。

誰都想不到,楊真竟然敢用這種口氣和李嵩說話。

要知道,李嵩可是他們中級班的夫子,是大家的老師,同時也是楊真的老師。

一個學生,竟然敢用這種語言對自己的老師說話,這在雲鹿書院,是從來都未曾發生過的事情。

楊真這是怎麼了?

他是瘋了嗎?

他竟然用這種口氣跟夫子說話,他就不怕被開除學籍嗎?

眾人無語。

而在這所有人之中,似乎只有李嵩明白楊真的意思。

不過當著大家的面,李嵩也生怕楊真將凌少鵬等人的事情說破,沒有多說什麼,而是拂袖而走。

走到學堂門口,李嵩扭頭看向楊真,冷哼道:「楊真,你給我等著!」

說罷,李嵩轉身就走。

學堂里,所有人目瞪口呆,不明所以,很多人卻對楊真是又敬又怕。

安靜了片刻,學堂里的一百來個學生,終於開始嗡嗡地說起話來。

有的人在說閑事,有的人在說有關於這次試煉的事情,還有的人,在說有關於楊真和李嵩的事情。

看見李嵩出門后。

李園就迫不及待的來到楊真身旁,壓低了聲音道:「三哥!你怎麼能和李嵩明著對抗!?」

在他心裡,學生對老師,就應該心存感激,應該尊重李嵩。

楊真這樣對李嵩,似乎有點太過火了。

可楊真卻是不屑,冷哼道:「胖子,你忘了凌少鵬他們的事情嗎?」

有關於凌少鵬的事情,李園自然記得。

當時楊真還說過,凌少鵬他們之所以能夠加入此次試煉,就是因為李嵩從中作梗。

「不是……」李園糾結道,「再怎麼說,李嵩他都有金丹境四重的修為,你就這麼和他明目張胆的對著干,只怕對你不利啊!」

「呵呵!那是以前了!」楊真冷笑。

正所謂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如果在今日之前,楊真絕對不敢對李嵩表露出自己的不滿。

但是現在,楊真拜了趙守正為師,他根本就沒有必要怕李嵩。

楊真相信,若是此時,李嵩對他不利,那趙守正和張墨肯定會出手阻攔。

趙守正,是元嬰境的高手。

張墨,是金丹境九重的高手。

有這兩個人給自己撐腰,楊真覺得自己真沒必要把李嵩當回事。

李園不知楊真的心思,只以為楊真說這些話是大逆不道,先是摸了摸自己的額頭,然後又摸了摸楊真的額頭,狐疑道:「不是,三哥,你這也沒發燒啊?你的腦子也沒被燒糊塗吧?你這說的是什麼話?」

楊真冷冷道:「老四,你放心,我不會做傻事的。」

可是你現在已經做傻事了啊?

李園翻了個白眼,覺得繼續勸下去也肯定沒什麼效果,便道:「好吧好吧,你自己看著辦!不過我還是想要提醒你,那李嵩可是金丹境四重的高手,你千萬不要和他硬著干,懂嗎?」

在楊真和李園聊天的時候,柳湘湘走了過來。

她的第一句話,和李園幾乎是一模一樣:「楊真,你瘋了吧?你知道你剛才說了什麼嗎?」

楊真點頭:「知道啊!」

柳湘湘氣得胸脯抖動:「那你可知道,剛才你的這一番話,就等於和李嵩撕破臉了,和一個金丹境四重的高手撕破臉,對你只有壞處,沒有好處!」

這些楊真當然知道,但他就是咽不下這口氣。

雖然楊真對於自己的衝動有些後悔了,但是,他又覺得自己沒必要去後悔,反正有趙守正和張墨在此,他就沒有必要害怕李嵩。

瞅見楊真一副死不認錯的樣子,柳湘湘擺擺手:「罷了罷了!你也老大不小了,自己做的什麼事情你自己肯定清楚。」

頓了一下,柳湘湘問道:「對了楊真,剛才張墨老師叫你過去,所謂何事?」

「呵呵。」說到這件事,楊真就開始自豪了,朗聲問道,「柳湘湘同學,你記得吳依依同學在妖獸山谷中所說的話嗎?」

吳依依說的話可多了,柳湘湘怎麼可能知道:「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楊真面色一紅,道:「吳依依同學說過,張墨老師在神機營擔任要職,而且她還說,此次試煉,極有可能是神機營在招人,你記得么?」

「你……」柳湘湘愣了一下,似乎明白了楊真要說什麼,忙問道,「你的意思是說,張墨老師叫你過去,是選中了你,想讓你加入神機營?」

「哈哈!」楊真也不顧男女授受不親的世俗偏見,伸手摸了摸柳湘湘的腦袋,「嗯,你還不算太笨!」

柳湘湘本想將楊真的手給甩開,可聽了他的話,當即愣住了:「不會吧?你真被張墨老師看中了?」

楊真哈哈大笑,拍著自己的胸口:「豈止是是被張墨老師看中了,我也被院長大人看中了!現在,我已經拜了院長大人為師,所以,張墨老師,已經變成了我的張墨師兄!」

楊真抿著嘴,咬著牙道:「柳湘湘同學,以後我的輩份,可比你高了!」

楊真叫張墨為師兄,而柳湘湘叫張墨為老師,所以楊真的輩份,自然比柳湘湘要高一個等級。

只是,柳湘湘有點不敢相信:「你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雖然她知道,楊真不可能在說謊,但還是忍不住問道。

「千真萬確!」楊真將自己進入後山小林,拜趙守正為師的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

「你這……」柳湘湘不禁感嘆,「這天上掉餡餅的事情,怎麼會落在你頭上?」

「這餡餅怎麼就不能掉我頭上?」看見柳湘湘和李園那不可置信的眼神,楊真樂開了花,故意裝模作樣的說道,「唉!以前總是聽大家們說,天上掉餡餅、天上掉餡餅,起初我還不相信,現在我是不得不信了,因為這個餡餅就砸在我頭上!」

柳湘湘翻起一個白眼:「美得你!」

楊真傻笑。

李園又問道:「三哥,你沒騙我吧?你真的拜院長為師了?」

楊真笑道:「騙你有什麼好處?」

李園舒眉,道:「如果你真拜了院長為師,那的確不需害怕李嵩這條狗。」

「那是!」楊真洋洋得意,「所以剛才,我壓根就不將他放在眼裡!」

李園趕緊上前,給楊真捏背:「三哥,你可得記住,咱們四兄弟可是說好了,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以後你若是發達了,可別忘了照顧照顧我這個小弟?」

「哎呀胖子,你這說的什麼話?」楊真享受著李園的按摩,「你放心,等以後我在神機營站穩了腳跟,我立馬、第一個就把你弄進去!」

這一席話,把李園哄得又是興奮又是激動,捏背的動作更加順暢了。

楊真和柳湘湘、李園的對話,並沒有避諱眾人。

大家在聽到這些對話之後,起初沒有幾個人相信,但是漸漸地,越來越多的人開始信服了。

學堂內,議論紛紛:

「喂喂喂!剛才楊真說的話,你聽見了嗎?他說他拜了咱們院長為師,這可能嗎?」

「我是覺得不可能!」

「不可能?但是我覺得可能!」

「我也覺得有這種可能!你們剛才沒看見楊真那囂張的模樣,他壓根就不把李夫子放在眼裡!你們試想一下,如果楊真沒有院長這樣的後台,他怎麼可能對李夫子如此無禮?」

……

「咱們院長,修鍊九千年,窮其一生,只不過才收了八位弟子,如果加上楊真,那就是九位了。」

「還真是掉餡餅,砸在楊真的腦袋上了。」

「楊真這段時間是轉運了吧?先是修為突飛猛進,之後,此次試煉又是班上第一名,現在又被院長收為入室弟子,他可真是逆襲了!」

……

聽見眾人的話,楊真很是高興,但是經過這十幾年來的相處,他也早就看清了這些人的真面目。

欺軟怕硬,足以形容這所有人人的秉性。

所以,楊真不想理會這些人,只是想安安靜靜地上課,學習一些符術和武技。

中級班的老師,一共有三個。

一個負責整個班上學生的修為等級,

一個負責符術。

還有一個負責武技。

負責楊真他們班上符術的老師,是一個女老師,姓王名蓉,看起來約么三十歲左右。

李嵩離開不久后,王蓉便來到了教室。

這一堂符術課,楊真特別認真,他不僅要記住王蓉傳授的新符術,還要補充以前的那些基礎符術。

今天的王蓉,也特別的高興。

要知道平常時候,只要是她的符術課,班上就看不到幾個人。

可是今日,幾乎是滿堂入座。

而最重要的是,每個人都認認真真的在學習符術,還有不少人,諸如像楊真這樣的人,竟然開始提問了。

看來這一次試煉,是讓許多人認識到了自己在符術方面的不足。

終於有人肯學習符術了,王蓉自然是高興,但凡有人提問題,她都是知無不言,會仔仔細細的講解。

一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

傍晚。

楊真和李園、柳湘湘、吳依依道別之後,就領著王毅下了山。

此時。

大雨還在下。

昏暗的天空上方,雷聲隆隆,一道道閃電突兀而起,時不時照亮整個天地。

剛剛來到雲鹿山腳,楊真就看見遠處的雨幕中站著一個人……這是一個光頭大漢,身高約么兩米一左右,渾身肌肉壯碩,彷彿要將衣服給撐爆掉。

「雷震天!」

今天上午,楊真從家裡出發前往雲鹿書院的時候,就看見過這個光頭大漢。

當時王毅介紹過這個人,說這個光頭大漢叫雷震天,平常住在城外,經常靠獵殺妖獸來獲取報酬,當然偶爾也會接受一些懸賞任務。

如果楊真是第一次見到這個光頭大漢,那或許可能是巧合。

可是這第二次……

王毅似乎也意識到了什麼,一雙眼睛直勾勾盯著遠處的那個光頭大漢:「莫非那凌氏家族真不怕死,發布了懸賞令,要取你性命?」。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拿錯劇本的庫洛魔法使最新章節、拿錯劇本的庫洛魔法使與子歸、拿錯劇本的庫洛魔法使全文閱讀、拿錯劇本的庫洛魔法使txt下載、拿錯劇本的庫洛魔法使免費閱讀、拿錯劇本的庫洛魔法使與子歸

與子歸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世界進化中、開在橫濱的異世界餐廳、山海經種植攻略、拿錯劇本的庫洛魔法使、

。 見掌風襲來裴重熙也不躲,任由桓儇一掌揮在他身上。眉眼中雜糅笑意,安然受了這極輕的一掌。

垂下的竹簾被風吹響,岸邊所值的樹葉亦被吹得簌簌作響,吹碎了滿池月色。

「想打你我何不出去打個痛快?」說著裴重熙挑眉輕笑起來。

桓儇聞言欣然頷首。

lixiangguo

。nocontent。 就在萬族強者正想著的時候,忽然,蒼穹之上的命牌再次震動,又是一堆命牌同時破碎。

Previous article

她看着走進來的顧知鳶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冷聲說道:「什麼風把王妃給吹來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