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靈汐也並沒有想聽到安婷的回答,因為她問完就自己來了句,「可能是因為傻吧,不然怎麼會被陳渣渣騙呢。」靈汐給陳程取了個外號,因為她覺得那個名字又難聽又難念。

「陳程,我終於找到你了,你這個騙子,把錢還給我。」重頭戲來了,靈汐不知道從哪掏出來一把瓜子,慢悠悠的嗑起來了。

「好好看看呀,你家渣渣的前前前幾任女朋友找上來了。」

安婷這回聽見靈汐這麼說,沒有再很激動的想要反駁什麼,而是很認真的聽那邊在說什麼。

那個突然跑出來的女人安婷是認識的,是她們一個圈子裡的人,聽朋友說,她好像被一個男人給騙光了錢。

具體是被誰給騙了大家都不知道,沒想到,竟然…

安婷有些不敢相信,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她,想到剛剛靈汐阻止她把錢轉給陳程,安婷就一陣慶幸。

戲也看過了,靈汐就準備帶安婷離開,「為什麼不讓我去跟他對質?」安婷以為,靈汐會讓她當面拆穿陳程的真面目,沒想到靈汐在她看完后直接拉著她,不,應該說是拖著她走了。

「你跟他之間的事我不管的,你之後要怎麼做你去吧,我不攔著,但我現在要去吃飯了。看了半天戲都餓了。」

靈汐放開安婷走了,她當然不能去了,不然她後面的計劃可怎麼辦呀。

。 戰爭是殘酷的。

孔有德的漢軍,有一部分前身是明軍的登州營。

所以在戰鬥開始的時候,就知道借用火炮之威。漢軍火槍兵不急於攻伐,搭配着盾車緩慢推進。

盾車后還有弓箭兵,只待兩軍進入射程,便可大批量拋射覆蓋前陣。

除此以外,孔有德陣內還有數千滿漢軍騎待以衝鋒。

就這麼看來,這幾近是一支能夠橫推草原的大軍。

但這個時期的八旗漢軍只是初具規模。

在攻打朝鮮時候,孔有德手裏的軍隊不過萬人,現在兩萬人中要麼是漢奴,要麼就是初編入營的漢軍。

從這一點上看,滿清漢軍跟新編的天武軍有些相像。

「重炮隊,發射!」

劉青峰也發現了這一點。

在這月余的攻伐里,孔有德對老營的火器兵極為呵護。作戰時進退有度,絕不冒然拼殺。

但這時,第一輪發射的炮彈,直接掠過前方盾車,打入了漢軍的炮仗隊里。

還未等得及漢軍反應,第二輪炮彈又砸落下來。

轟!

忽然只聽一陣巨響,偶然有火炮被砸中。

緊臨的火炮手被巨力掀飛,炸裂的鐵塊飛射,四散的流片,沒入遠處漢軍的身體里。

慘叫和哀嚎聲不絕。

此時,在天武軍大後方,資深火炮手再一次調整了角度。

實際上來說,在兩裏外的距離,肉眼根本無法精準觀測。

可天武軍有觀星鏡,漢軍的一切反應都暴露在了視野中。

「后列隊,右偏十步!」

主炮手一聲令下,只見一排炮兵重新推動起了炮架,待到指定位置,用矩量統一調整角度。

這一次,對漢軍陣地的瞄準更是精準。

火炮再次開火,隨着火舌噴出,伴隨轟然巨響。

炮彈在上空拋出道道弧線,往漢軍的火炮陣地傾瀉。

孔有德很快發現,對邊的優勢是火炮射程遠,而且還比他們仿造的西洋炮精準。

於是乾脆把火力全部集中到陣前,轟打前方的步兵,掩護著前軍進攻的步伐。

在這個過程,同樣給天武軍帶來了損傷,好在是前方有鐵皮戰車作掩護,後邊的軍醫有餘力不斷在戰場上奔走救治著傷員。

對邊漢軍陣營里的人是死得要慘烈多了。

這時兩軍交近。

天武軍的打法始終讓漢軍摸不著頭腦,而且在這一關鍵的時刻,居然又開始龜縮?

孔有德自然不能止兵,按照一貫的戰爭方式,應當趁著士氣摧枯拉朽。

漢軍人數還是對方的兩倍。

眼看着白刃戰就要開始了,可天武軍當然不會給漢軍這個機會。

五百名線膛槍手作為主要火力,後邊還有兩千人的火槍隊。

沒有退路的漢軍,還是齊刷刷沖了上來。

「狗日的漢奸,居然把漢人趕在前面!」

剛端起槍來的劉鐵柱,突然發現了前方異樣。

那些拿着刀劍出來衝殺的都是輔兵,很多看起來都是從軍的漢奴。

孔有德卻是把精兵留在後。

可行武出身的劉青峰管不了那麼多,直接下令用虎蹲炮解決。

這是一種殘忍的手段。

大批大批的漢軍在前方倒下,以一種莫名的方式死在了草原上。

「為我大清,殺敵!」

一名腰上背有旗幟的漢軍甲兵口中大喊,想要鼓舞著周圍士氣。

可忽然一顆子彈掠過,直接沒入口中。

再從腦後冒出時,彈尖帶起一簇血花。

「殺奴,殺漢奸!」

這時間,天武軍的口號聲喊起來了。

漢奸這詞也不知從何傳出。

孔有德聽着心頭煩悶,決定率騎兵衝鋒,側後方卻是傳來了騷動。

「王爺!是歸化城的援軍,是歸化城反了!」

一名小卒過來稟報,指著後方騷動的旗幟。

「歸化城?不是運糧的人?」

孔有德臉色一白,急忙詢問左右。

「是歸化城那邊的人。

打着送糧旗號,可八百個人都是內應,正擾亂側翼陣腳!

寧完我反了!」

「寧完我造反了?」

馬背上的孔有德不可思議,寧完我怎麼可能會造反。

但目前的事態擺在眼前。

廝殺的聲音越來越近。

「殺漢奸!」

葛三刀嘶吼著。

不少來不及反應的漢軍,紛紛死在了刀刃之下。

「先收攏精兵!」

孔有德果斷下令,作為漢軍是沒有退後的資格。

但相比於戰到最後一無所有,孔有德明白那樣的下場,滿人會讓他死得更慘!

畢竟阿濟格戰敗后,這趟漠北之徵就沒有懸念了。

……

天武城。

陸舟帶着眾下屬,正研究沙盤上的布兵情況。

龍虎軍才剛剛回來,大家考慮著是先分兵去貝海兒湖畔,還是一舉蕩平漠南。

在戰略上,大多數人都覺得,西面的老毛子暫時不用顧忌。

因為大明朝內新一輪的天災又開始了,匪寇肆亂的情況下流民遍地。

早些平定下來,對人口的流入多有裨益。

而且,去年一個秋冬的時間,整座天武城就接納了近萬漢民,這還是環境動亂的情況下。

要是能控制住草原大部,那麼依靠着目前與大明朝的關係,今年人口數目將會有質的飛躍。

到時候不管是遼東,還是西面的廣闊土地,都有無限的可能。

「信使回來了!」

此時,門外有人傳令。

一名信使穿過重重守衛,將急信交到陸舟手裏。

「孔有德殘部逃離漠南。

歸化城按計劃舉事,現今漠南漠北,再無人阻擋腳步!」

信使單膝跪地。

陸舟聞言心中一動,打開密信查閱,劉青峰果然是在漠南打贏了戰爭。

這場戰爭,結束得要比陸舟意料中快了許多。

他覺得按照漢軍的脾性,與天武軍交鋒了之後,起碼再能打個十天八天。

最好能等到龍虎軍去支援。

但現在,孔有德卻是直接帶着緊剩下的數千精銳,往建州方向逃竄了。

就這樣看來,孔有德肯定是知道火器威力,提前計劃逃脫性命。

如今局勢已經徹底明朗,陸舟長出一口大氣。

信封傳閱下去。

眾人同樣喜悅。

單膝跪地,和唱起來:「南北已定,我等為主公大賀!」

……

此時的明邊,宣鎮府。

其實,今年自開春以來,關注草原動態的不僅是天武城。

宣大一帶的官兵,同樣心懷忐忑,生怕草原上的戰亂有所波及。

而實際上,要是明軍有些餘力,這形勢與天武軍前後夾擊清軍,再也合適不過。

但自從去年胡亂過後,邊境官兵全都還沒緩過勁來。

畢竟這才過去了不到半年光景,戰事起得也太突然了。

但是,當天武軍在漠南車徹底得勝的消息被人探明。

所有人才又長舒下一口氣來。

喜甸甸的向皇帝進奏。

急報從九邊,一層層傳遞到皇帝耳畔,此時的朝堂上下,正沉悶在朝鮮淪陷的敗訊里。

忽然得知皇台吉吃了這一大敗,當然振奮人心。

就連剛剛調任,總督宣大軍事的盧象升,也對此戰多有讚歎。

只是這時候的皇帝,又習慣的有些心憂了。

lixiangguo

「可還有存世者?」

Previous article

同時摟着小喬、周子瑜她倆,三人共處一床(沙發),李哲心裏滿是得意,兩女共侍成就達成。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