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霍爾波頓晃着一個小試管,裏面裝着黃綠色的液體。

“這個,這個就是關鍵!當時我發現他的大腦之中會分泌出一種物質能夠讓他大腦不斷的運作從而避免失憶。

我給它起了個名字,叫做綠精靈,這名字好聽嗎?”

“真好聽。” 霍爾波頓無視王浩的賤笑。

“王,你有沒有興趣……”

話沒說完就直接被王浩給打斷了。

“沒。”

霍爾波頓又一次黑着臉,“王,當初他們之所以抓我,就是想讓我交出綠精靈,他們想要壟斷市場。

我現在就想讓你幫幫我,建立一個基地,專門研究綠精靈,到時候可以造福很多人類。

每年海爾默茨綜合徵的人都在上漲,這是名垂青史的事情啊。”

王浩摟着霍爾波頓,“老逼登的,你那點小心思就別給我玩兒了。你屁股上面幾顆痣老子都知道,你一撅屁股,老子就知道你拉什麼屎。”

霍爾波頓推開王浩,“王,這一次,我沒有那些瘋狂的計劃了,我現在只想造福人類!”

王浩打量着霍爾波頓,“真假?”

霍爾波頓重重點頭。

看着王浩的眼神,霍爾波頓終於繃不住了,搓着手猥瑣的嘿嘿笑。


“王,我可以把綠精靈送給你,但是有一個條件。”

王浩點了根菸,“有話直說吧,跟老子少來那些套路。”

霍爾波頓搓着手,“那個楚雨晴小姐你能不能幫我搞到手?”

王浩眉頭一高一低,一腳踢在了霍爾波頓的腿上。

“老逼登的想法還挺騷。”

霍爾波頓搓着手嘿嘿笑,“自從我第一次看到楚雨晴小姐我就深深地愛上了她。我發誓,她是我見過的最美的女人,沒有之一。”

“打住打住。”王浩立馬叫停了霍爾波頓。

“爲什麼啊王?一個女人,換數不盡的錢,不值得嗎?”

“你覺得老子差那點錢嗎?”王浩反問。

霍爾波頓一時間噎住了。

王浩嘴上叼着煙,拿起來旁邊一個試管晃着。

“我警告你,你要是對國外的女人有意思,老子都可以給你搞來。你要是對我們國家的女人動心思,趁早給老子把心思滅了。”

“王,我這是真愛。”

霍爾波頓深情道。

“真愛你樓某!給老子滾!”

“王,一個女人而已,沒必要吧,在你們這裏,不是有一句話嗎,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物。”

王浩咧嘴一笑,“他媽的,這兩天還補課了?

老子還是那句話,不行就是不行。”

“爲什麼?你這是阻礙真愛,你們這裏不還是有一句話嗎,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婚。”

王浩樂了,“老逼登的,看來這兩天沒少補課學漢語啊。”

霍爾波頓搓着手嘿嘿笑,“爲了楚雨晴小姐,我願意,不管什麼阻礙,我都要得到她。

我一定要給她最好的生活,帶她去做最浪漫的事情。去富士山約會,去威尼斯划船,去阿爾卑斯跟她求婚……”



王浩看着霍爾波頓,衝着霍爾波頓吐了口煙霧。打斷了霍爾波頓的規劃。

“如果她是我女人呢?”

霍爾波頓一時間噎住了,回過頭瞪着王浩。

過了痕跡,霍爾波頓捂着臉。

“哦,不,上帝啊,救救我吧。”

王浩咧嘴一笑,拍了拍霍爾波頓的肩膀。

“你就老老實實的在這兒待着研究你的綠精靈吧。”

霍爾波頓搓着手。“我一個人太寂寞了,你能不能給我搞過來一個女助理?只要你給我搞來個女助理,我就不再追求楚雨晴小姐,還能把綠精靈賣給你。”

王浩被氣笑了,“行。”

“你剛纔說是誰你都能給我搞來是嗎?”

“沒錯兒。”

霍爾波頓搓着手嘿嘿笑。

“我之前蹲的監獄裏面,有一個醫生,叫喬伊斯曼妮,一直是我仰慕的女神。”

王浩掏出手機查了一下。

嘖嘖搖頭,踢了一腳霍爾波頓。

“老逼登的,審美觀還他媽挺極端的。這踏馬兩百多斤呢吧?”

王浩看着照片上的女人,皮膚黝黑,嘴脣外翻,但是不得不說,個別地方,和母牛一樣。

霍爾波頓搓着手,“我喜歡那種波瀾壯闊的景象。

能搞來嗎王?”

王浩從桌子上跳了下來,放下試管,掐滅菸頭。

“成,三天之內,給你安排到位。”

“王,在我心中,上帝第一,你就是第二。”

王浩咧嘴一笑,“別尼瑪拍馬屁了。

對了,我楚叔的病根治了嗎?”

“三天後複查一下,如果沒問題。就算是根除了。”

王浩重新點了根菸,“成,我先走了,飯給你放在門口桌子上了。”

出了門,王浩開車回家。

一進門就看到秦淑儀四仰八叉的躺在沙發上玩手機,一條腿還搭在沙發靠背上。

王浩看了眼,“我說淑儀,你也是個女的,能不能學着有點女人的樣子?”

秦淑儀揉了揉鼻子,“做女人好麻煩的。

咦?浩哥,你怎麼沒去啊。是沒有收到邀請嗎?”

王浩愣了一下,“什麼邀請?”

“江湖論劍大會啊,銀州市江湖上有頭有臉的都會去,你不是在銀州市也有一席之地嗎?”

王浩咧嘴一笑,“沒邀請我啊。”

秦淑儀翹着二郎腿,開玩笑道。

“浩哥,你這也不行啊。”

王浩懶得搭理,匆匆洗漱,揪着秦淑儀耳朵起來。

“睡覺去。”


秦淑儀一起身,手機沒抓穩掉在了地上。

王浩伸手給拿了起來,拇指摁在了手機按鍵上。

界面切換,到了一個國產精品的界面。

王浩愣住了。

秦淑儀臉兒刷的紅了,一把奪走了手機。

支支吾吾看着王浩。

“大……大家都是成年人,學習學習怎麼了?”

說完話轉頭就跑進了臥室。

王浩咧嘴一笑。

剛躺下沒多久,臥室的門就打開了。


秦淑儀鬼鬼祟祟探出腦袋來,看了眼王浩,發現王浩閉着眼睛,好像是睡了。

躡手躡腳,夾着腿跑進了衛生間。

沒一會兒,秦淑儀撒完尿從衛生間出來。

一扭頭,整個人嚇得差點跳了起來。

“浩哥,你怎麼還沒睡?”

“下次上廁所的時候,把門關緊一點,媽的,剛有睡得意思,一個響屁給我吵醒了。”

秦淑儀臉兒又一次紅了。

快步跑進了臥室。

幾天後。

清晨。

王浩練功結束,開車去了機場,接了三個衣着怪異的人,就驅車朝着銀州市西南方向而去。

到地方之後,王浩給楚雨晴打了個電話。

沒過多久,在山上和幾個外國佬激烈討論的王浩接了個電話。

不多時,楚雨晴帶着一隊人就來了,爲首的是一個頭發花白的人,身後跟着提着箱子的助理。

“洪老,您覺得如何?”




lixiangguo

因為,她的第一次交給了蕭焱,而蕭焱,也曾經承諾過,一定要好好對她,或許,這個承諾,就是她永不言說的決絕。

Previous article

“歐陽你別急,儘量想別的,別想**,等會就好了。”看到自己的兄弟這麼痛苦,秦康眼睛已經溼潤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