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雲家老祖不願意得罪這樣一個強者,本來就是因為一件小事,所以便握手言和,但是羅榮天痕卻很少有人敢招惹了。 這一切的發展似乎都與李木無關,就在李木和君嫣然盤坐在這破敗的院落之中之時,許多目睹李木與君明鏡那次大戰的驚奇大戰,李木和君嫣然不知所蹤。

距離預選賽的時間很快便只有三天的時間,一直盤坐感悟刀意的李木不知不覺已經靜坐了半個月的時間,期間刀奴都走出大堂認真的看了李木幾眼,眼中帶著奇異的光芒。

君嫣然同樣感悟了那麼長的時間,這一日,在太陽達到正頭頂之時,君嫣然長長的睫毛突然微微動彈,一縷縷紫色的光芒開始不斷的從君嫣然的身體之中散發了出來。

無比同時,君嫣然的身體之中傳出了鏗鏘的聲音,彷彿有一柄柄刀在君嫣然的體內不斷的碰撞著,紫色帶著神秘的光不斷的從君嫣然身體之中散發,君嫣然的身體在發光,在發亮!

突然一股清風吹動,君嫣然的長發舞動起來,她身上的氣勢開始節節攀登,一道道絲線開始出現在君嫣然的身邊,那是一條條法則的力量。

李木的眼睛緊緊的閉著,君嫣然身上發生的異狀絲毫沒有影響到他,此時他的意念已經來到了刀海之中的最深處,這裡的刀已經變得不再那麼擁擠,可是每一柄刀,都如同頃刻可以粉碎一個星辰一般。

恢宏,浩大!

從武林高手到娛樂巨星 殺戮,唯一!

每一柄刀都是獨一無二的,或者說每一柄刀的主人都是獨一無二的,他們孕育出不同的刀意,但是每一道刀意似乎都指向一個終點。

李木不知道這個終點到底是什麼,但是他能夠感覺到一股奇妙的感覺不停的在他的心中流淌,醞釀,可是這感覺具體是什麼,李木不清楚。

他現在心中就如同有一個繭,在繭沒有孕育出來東西的時候,誰也不知道這繭之中到底是一個蝴蝶,還是一個鯤鵬,又或者是一柄刀?

他想要把這個繭孵化,可是總感覺差那麼一點,這個繭尚且不完美,他有能力把這個繭孵化,可是卻不願意孵化。

李木繼續感悟著這裡龐大的刀意,這裡是刀海的中心,總共懸浮著十一柄刀,其中的八柄刀在外側,最中間有著三柄刀意最過龐大的刀。

這裡的刀更加強大,自然而然的李木用意念接觸起來所承受的痛苦也越發劇烈,那樣的痛苦直接讓李木的腦海星空都開始不穩定了起來。

時間再次開始流失,一日,兩日,三日……

君嫣然在翻天覆地的氣勢之中睜開了眼睛,她的眼睛之中出現一輪紫色的圓月,圓月上燃燒著紫色的火焰,圓月的邊緣閃爍著令人膽顫的寒光,她成功的把她領悟到的東西,融入到她自己原本的法則之中,從而直接修為再次邁出了一大步。

君嫣然蘇醒的時候動靜很大,天空之中直接出現紫月,紫色的光華帶著洶湧的天地靈氣直接灌輸如君嫣然的身體之中。但是這個刀宅似乎與外界的天地徹底隔閡一般,外界沒有任何人感受到這樣的異相。

刀奴從大堂之中走了出來,看向想要仰天長吟,但是卻擔心把李木驚醒而強忍著的君嫣然,不由得微微點了點頭,這個女子很不錯,不僅是實力,樣貌,領悟力還是對少主的心意,都很讓他滿意。

他的目光又看向了李木,感受到李木身上散發著那股很微弱,但是哪怕微弱都能夠感受到的殘酷偏執的刀意之時,眼中不由得閃過一抹驚色,他沒有想到李木竟然已經感悟到了那柄刀所擁有的刀意。

「殘酷之刀,心殘意冷,霜馬冰神……」刀奴口中喃喃自語的說道,似乎每一個字都無比的冰冷。

君嫣然緩緩睜開了眼睛,第一反應便是看了一眼李木,看到李木此時就在她的身邊,依然閉著眼睛感悟的時候,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隨後君嫣然的目光看向了刀奴,不由得感激的對著刀奴說道:「多謝前輩提醒,晚輩感激不盡!」

「你們兩個都很不錯……」刀奴枯瘦的臉上擠出了一絲笑容,勉強能夠看出來些許和藹的姿態。

「對了,前輩,我們參悟了多長時間了?」君嫣然突然想起來問道,她感覺時間流逝的很快,她閉上眼睛參悟刀意的時候,似乎感覺時間流逝了千年萬年,但是現實之中過了多久,君嫣然也不清楚。

她知道李木千辛萬苦經歷重重阻撓都是過來參加絕望試煉的,若是因為這次閉關感悟,李木沒有趕得上這場絕望試煉,那麼李木恐怕會難過的。

「距離你們開始感悟的時間,此時已經過了二十一天!」刀奴沉吟了一下說道。

「什麼?過去了二十一天?」君嫣然頓時大驚失色的說道。

「怎麼?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刀奴有些不解的看著君嫣然,還有什麼事情能夠比感悟這麼多刀意這麼天大的機緣重要。

「二十一天了,恐怕絕望試煉那個預選賽已經開啟了,木哥哥這次前來絕望之城最主要的目的便是想要參加絕望試煉,這次錯過了預選賽,這該怎麼辦?」君嫣然有些焦急的說道。

「呃……絕望試煉,這一屆的絕望試煉我也不太清楚,以前還沒有如此大規模的進行比賽獲取資格的,但是少主擁有刀祖令牌,可以直接參加絕望試煉,反倒是你,應該無法參加了。」刀奴似乎年紀很大了,說話之間都有種有氣無力的感覺。

「我不參加沒事,我已經是鑽石了,絕望試煉對於我的作用已經沒有那麼大了!」君嫣然鬆了一口氣說道。

刀奴點了點頭,直接轉身返回了大堂,他對於那個絕望試煉實在是沒有放在心上,因為刀祖留下的令牌之中所蘊含的刀意,才是最大的機緣。

李木所擁有的刀祖令牌可不是尋常那種能夠參加絕望試煉資格的那種尋常的令牌,而是刀祖隨身所攜帶的令牌,是刀祖一脈傳人的象徵,更是刀祖一脈最大的寶藏。

「他能不能接觸到最強大的三柄刀呢?」刀奴躺在椅子之上,緩緩的閉上了眼睛,腦海之中有些好奇。 「嗡……」

一聲嗡鳴的聲音突然出現在李木的腦海,八柄外圍的刀被李木全部接觸一遍,而現在李木來到了最靠近他的那一把中心的三柄刀之中的第一把刀。

這把刀灰濛濛的,就是一個簡簡單單的朴刀,在這朴刀的刀顎處,兩個古體大字靜靜地雕刻在其上,刀名為——歲月!

當嗡鳴的聲音在李木的腦海之中響起的一瞬間,李木感覺自己的思維剎那間靜止了,在這一柄刀之中,日升月落,花開花謝,星河旋轉,萬物毀滅。

春,萬物復甦!

夏,烈日普照!

秋,風霜漸起!

冬,白雪冰凌!

李木見到孩童成為老者,李木見到飛蛾撲向光明。

李木失去了自己的意念,渾渾噩噩,只有一柄朴刀在他的身側,讓他的頭髮開始花白,讓他的形容開始枯槁,讓他的四肢開始無力,讓他的心臟開始冰冷。

在外界,君嫣然的眼睛瞪大,有些驚恐的看著李木,只見李木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衰老了起來,甚至氣息也開始快速的衰弱,頓時君嫣然想要去把李木叫醒。

刀奴的聲音直接從大堂之中傳了出來:「別動他,這是歲月之刀,你接觸到他你會立刻一瞬間變成枯骨的!」

「可是,可是他在變老啊……」君嫣然的聲音有些顫抖,她的腳步重新向著李木走了過去。

「你只要接觸他,不僅你會死,他也會被歲月之刀反噬,必死無疑!」刀奴的聲音之中反倒是有些興奮,他沒有想到李木竟然真的能夠接觸到那三柄刀的存在,那三柄刀哪怕只能夠接觸到一柄,那麼也是滔天的機緣。

李木的意念星空突然開始崩塌了起來,一大塊一大塊的星空直接化為虛無,但是李木卻朦朦朧朧,壓根就不知道。

這是因為意念承受的力量已經超出李木所能夠承受的範圍,所以直接意念崩塌,靈魂都有可能毀滅。

但是李木卻偏偏對此一無所知,仍然沉浸在那時間的輪迴之中。

「放心吧,你要相信他一定能夠領悟到歲月之刀的存在,相信他!」刀奴凝重的說道,現在也只有這樣的一個辦法,一定要相信李木可以,否則他……他也只能損耗自己的壽命來救李木一命,只不過這樣的話,李木基本上就廢了。

「相信他……」君嫣然不停顫抖著的心臟突然安穩了一些,她相信李木,比相信她自己還要相信,李木從來沒有讓她失望過。

君嫣然的眼睛緊緊的盯著李木的身影,一動不動,還有刀奴同樣凝重的看著李木,他怎麼隱約感覺到李木身上有些不對勁。

李木能對勁嗎?李木現在腦海不停地崩塌,大範圍,大面積的崩塌,一時之間如同末日降臨一般,如果李木現在意念沒有被那柄刀全部吸引住,而導致他的感知全部停滯,那麼李木恐怕無論這歲月之刀多好都已經退出了,畢竟啥機緣都沒有自己的小命重要啊!

可惜……

突然一聲聲清晰的禪唱的聲音出現在李木的腦海之中,一個黑色雕像猛然沖入高空之中,在無盡的星空之中靜靜的禪唱,一聲聲禪唱的聲音不斷的在李木整個腦海開始蕩漾,李木腦海崩塌的速度竟然緩慢了些許。

可是這種崩塌是全方位的,哪怕是崩塌的速度緩慢,可是還是非常恐怖,不知不覺之中李木的腦海已經崩塌一大半。

禪唱的聲音開始變得急促了起來,甚至黑色的雕像直接睜開了眼睛,他猛然化為四個身影,直接從黑色的蓮花之中站了起來,瞬間出現在這意念星空之中的東西南北四個方向,直接黑色的光芒瀰漫,與那讓星空腦海崩潰的力量抗衡。

崩潰力量再次被壓制,可是很快黑色雕像身上開始出現了一道道裂縫,黑色的雕像真的如同瓷器一般出現裂紋,但是黑色雕像猛然粉碎。

外界李木的頭髮已經全部花白,臉上布滿皺紋,一直筆直坐立的腰桿也彎曲了下來,他在短短的時間之中由一個年輕小夥子成為了一個朽木老者。

「叮……」突然一聲清脆的聲音猛然在李木的身體之中響了起來,李木腦海之中抵擋崩塌力量的四個黑色雕像幾乎同時破碎,四個雕像直接化為一道黑色霧氣,猛然在中心匯聚,和李木模樣一般無二的雕像重新出現,只不過不再是實體,反而是一種虛幻如同靈魂一般,而且有可能一陣風都有可能吹散。

崩潰的力量如同被壓抑之後的泄洪一般,瞬間以恐怖的速度直接席捲李木的腦海,李木腦海之中星空直接化為漫天的玻璃碎片。

突然一股七彩的光芒緩緩的從李木的身體之中升了起來,李木被削弱很多的意念在即將消失的一剎那,猛然被驚醒,他的意念形成的眼睛之中突然有一股灰色的光芒開始出現,灰濛濛的色彩與那柄朴刀的顏色一致。

七彩的柔和光芒直接出現在李木的身體表面,一張畫卷直接在李木的破碎的腦海上方浮現,在那畫卷之上,一個個虛幻的人影不斷的閃現,有個板塊各自分離。

在七彩光芒籠罩之下,一塊塊破碎的如同玻璃一般的意念星空直接開始旋轉了起來,化為一個漩渦猛然向著畫卷之中匯聚了起來。

不僅有七彩的光芒,還有灰色的氣流彷彿水流一般圍繞著李木的身體出現,李木身邊的枯黃色的落葉同樣圍繞著李木旋轉。

君嫣然一直緊張的看著李木,刀奴同樣被這異相發出了一聲驚咦的聲音,突然在那枯黃色的落葉之中,一抹綠色緩緩的出現,那是一股嫩綠的顏色,那是生命的色彩。

「時間的力量!」刀奴忍不住直接驚呼,同時眼中露出了無比欣喜的光芒。

君嫣然有些奇怪,讓枯黃的落葉反春,這不應該是木屬性的力量?但是她沒有感覺到木屬性的力量或者法則波動,只能感受到一股奇妙的力量在籠罩在這落葉之上,這是時間的力量嗎?

同時在七彩的顏色與灰色力量的圍繞之下,李木花白的頭髮開始重新出現黑色,他佝僂的身體也重新開始筆直,面容上的皺紋也在快速的消失。

轉眼之間,李木便已經恢復原來的狀態,甚至比原來比起來還要年輕一些,臉上的滄桑感覺少了一些,讓李木看起來也就是如同一個十八九歲的少年,儘管李木今年滿打滿算才二十,但是因為李木穿越之前的那個李木受盡欺壓,再加上李木這麼長時間幾乎跨越半個東大陸,所以李木外變看起來要比二十歲大了一些。

可是李木的形態恢復,但是腦海之中的意念星空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變化。 李木的腦海星空破碎,這是幾乎相當於死亡的事情,因為腦海是意識的源頭,腦海星空的破碎就相當於人沒有了腦袋,腦袋都沒有了,人還能活嗎?

可是李木卻偏偏活了下來,七彩的光芒照耀著他的整個毀滅的腦海,一股吸力直接從王者榮耀那張畫卷之中傳了出來,李木腦海破碎的星空隨便開始瘋狂的匯聚了起來。

無數道破碎的碎片被匯聚了起來,在七彩畫卷之下,一個小小的圓形的黑蛋出現。

在那黑蛋的表面,一個個畫面不斷的在上邊出現,這就如同一個魔法水晶球,在水晶球上邊播放的便是李木的記憶。

無數道灰色或者黑色的碎片與光華瘋狂的向著這形成的一個黑蛋匯聚了過去,這個黑蛋在七彩的光芒籠罩,整個虛幻的空間直接開始扭曲一般向著黑蛋之中狂暴的收縮了起來。

待到所有的扭曲空間全部進入黑蛋之中以後,七彩色的畫卷突然將這個黑蛋包裹住,猛然一聲心跳的聲音響了起來,那是已經成為七彩色大蛋之中傳出的心跳聲。

在那朴刀旁邊,一個淡淡的身影突然伸出手握住了這一柄朴刀,朴刀猛然輕輕顫抖,隨後在這個影子的手中化為飛灰。

李木這殘存的意念有些獃滯,這是一道幻影,甚至連李木的模樣都有些虛幻,李木緩緩的轉過了頭,看著後方迷濛一片,迷濛之中又是有一個閃爍著七彩光芒的大蛋,讓李木的意念形態微微顫抖。

他感覺現在自己的腦袋好像有點不夠用,思維有些不夠敏捷,能敏捷嗎?您老人家的腦海都炸了,要是還能敏捷,讓其他人怎麼想啊?

要是李木知道自己腦海炸了,估計別說什麼領悟刀意了,只要能保住李木的腦海,李木絕望試煉都敢不參加,可惜李木並不清楚,腦海炸的時候李木的全部呻吟都被歲月所吸引。

李木以為自己虛幻的意識形態之後,只不過是腦海發生了一些改變而已,所以壓根就沒有太過注意。

此時他的目光看向了在歲月之刀身後的第二柄刀,之間刀上上述一個字——默!

默是沉默的,默刀?這是這柄刀的刀名嗎?好奇怪的名字!

李木有限的思維只能這麼想了一下,然後便不假思索的把自己的意念再次包圍這柄默刀。

默刀是一把黑色短刀,短刀如同匕首,通體不知道由什麼材質製造而成,無比的光滑,彷彿被人撫摸億萬年,刀刃呈現一種光,那是一層淡淡的卻又讓人感覺透心涼的白色光芒。

李木的意念包裹上去之後,那刀刃毫不留情的直接切碎李木的意念,李木感覺到的是絕對的鋒利,世界上沒有任何東西能夠抵擋這樣鋒利的一刀一般。

無論李木的意念怎麼與這默刀接觸,但是只要接近這柄刀的刀刃,甚至不用觸碰到,李木的意念便直接會被切碎。

李木此時沒有感覺到來自靈魂深處的痛感,因為那刀光實在是太鋒利了,鋒利到一種讓李木哪怕意念被割碎都沒有任何感覺的程度。

李木此時有限的智商實在不知道應該從哪裡能夠感悟這柄刀的刀意,因為這柄刀壓根就沒有任何刀意釋放出來,只有那刀刃之上的鋒利,無論是李木如何碰觸,那麼帶來的便是碎裂。

如果正常情況下的李木可能會想其他的方法,可是此時李木的情況很明顯有些不正常,於是李木這一點奇異的殘留意念開始做出了一個奇葩而又作死的動作。

他把自己的手指伸了出去,靜靜地看著自己的手指在接觸到白色刀刃的一剎那,半截手指直接脫落,李木看著光滑如同明鏡一般的手指切面,不清晰的眼睛之中突然微微閃現一絲光芒。

那七彩色的大蛋處,一聲聲心臟跳動的聲音不斷的響起,裡邊似乎在孕育著一個嶄新的生命,可是從李木破滅的腦海之中孕育出來一個新的生靈是什麼鬼?李木在生孩子?

李木自然沒有注意到自己身後的情況,反倒是一個虛幻的黑色雕像出現在七彩的大蛋旁邊,靜靜地看著這個大蛋,眼中閃爍著奇異的光芒,不知道再想些什麼。

李木算是徹底的腦袋不完整了,此時正在把自己當做切片研究,每次自己意念化為的身體被切下來一點之後,他便仔細的盯著自己被切掉的切面開始研究,然後再次開始切,再次開始研究。

很快李木的胳膊被切除乾淨,李木的身體也更加虛幻了起來,但是李木的眼睛之中卻突然出現一絲淡淡的光芒,那光芒細長如同頭髮絲,散發著無暇的光芒,但是這樣的目光卻是讓目光似乎都可以切割開來。

很快李木的身體幾乎被他這種自殘式方法給消磨的只剩下一個懸浮在虛空之中頭顱,李木的眼睛此時已經可以直視著刀鋒,他在認真的觀察著這柄默刀的刀鋒。

外界的刀奴和君嫣然都在緊張的盯著李木的變化,在他們發現李木的重新返老還童的時候,他們不由得都鬆了一口氣。

接下來李木便開始沉寂了起來,但是一抹冰冷如雪一般的氣息緩緩的出現在院子之中,隨著這冰冷感覺的泛起,地上原本變得嫩綠的竹葉突然無聲無息的開始劃開!

「默……」刀奴神色凝重的吐出了這樣的一個字。

碎葉格外的整齊劃一,很快兩半竹葉成為了四瓣,八瓣,十六瓣……

在腦海之中的那柄默刀之前的李木的頭顱,他的眼睛之中的光芒已經變得和這柄刀一般明亮,只見默刀的刀光緩緩隱去,而李木也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當他的眼睛閉上的一剎那,默刀刀刃上的光芒徹底消失,默刀也隨之變得透明了起來,默刀!這究竟是一柄怎樣的刀?

李木閉著眼睛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的頭顱的形狀幾乎已經成為了一個輪廓,甚至幾乎都無法看到。

終於,李木再次睜開了眼睛,看向了那最後一柄刀,那是最中心的一柄到,也是最強大的一柄刀,李木的眼睛與那一柄刀接觸的一剎那,李木的虛幻頭顱直接破碎,沒有任何堅持下來的能力。

外界李木的身體猛然顫抖,他身上所有的刀意全部消失不見,但是李木並沒有醒來,反而身上微微散發著七彩的光芒,一聲聲清晰的心跳聲從李木的額頭傳了出來,沒錯,就是額頭……

一個額頭出現了心跳聲,若是尋常人看到非要嚇個半死,儘管君嫣然與刀奴不是普通人,但是同樣被這種詭異的情況弄得心裡發毛。

「老朽活了這麼久,這還是第一次見到心臟長腦門裡的!」刀奴盯著李木的腦門有些刷新三觀的說道。 心跳聲確實是在李木的腦海之中響了起來,李木的眼睛緊閉,身上散發著淡淡的七彩光芒,其實李木也不知道自己現在處於什麼狀態。

他的腦海破碎,然後應該是在王者榮耀系統的幫助下形成了一個蛋,把李木破碎的意念星空收攏了起來,而李木原本殘存的屬於自己的迷糊意念因為陷入刀意的執念之中,所以作死導致那殘留的意念全部崩潰。

整個腦海沒有了,殘存的意念也崩潰,李木是不是活著恐怕也是一個問題。

無論怎麼說,此時最起碼在李木的身體之中,還有心臟正在跳動,雖然腦門也有一個心臟在跳動。

這股七彩的光芒持續的亮著,在李木原本的腦海星空之中,那本來快要消散的黑色雕像此時臉色有些陰沉不定的看著這個七彩色的大蛋,似乎在猶豫著什麼,可是很快他似乎下了什麼決定一般,咬了咬牙,猛然化為一道黑光向著這七彩色的大蛋直接射了過去。

在黑光接觸到這七彩色的蛋殼之後,七彩色的光芒猛然爆發,一聲凄厲的慘叫聲音直接響起,李木的額頭頓時一根根青筋冒了出來,似乎整個頭顱都要爆炸一般。

刀奴和君嫣然都嚇了一跳,他們都似乎感覺到了一聲凄厲的慘叫聲,看著李木盤坐的身體,他們干著急但是卻沒有任何的辦法。

在七彩大蛋的外圍,突然一股黑色的氣息直接被七彩的光芒猛然衝擊的破碎,一個猙獰的身影直接被七彩色的光芒衝擊的破碎,隨後一股青色的氣流被七彩的大蛋猛然吸收。

一道道裂縫突然出現在七彩色的大蛋之中,裂縫密密麻麻的出現在其中。

「小精靈,你是不是該減肥了,我感覺好擠啊……」一個男子的聲音突然從裂縫之中傳了出來。

「主人,不怪小精靈啊,是主人好像變大了,所以導致蛋蛋的空間變小了呢……」一個女子甜甜的聲音響起,只不過聲音似乎有些壓抑,有些憋屈。

「我擦,竟然是真的我在變大,啊……剛才那一道清氣突然沖了進來,不小心進我的身體之中了,那是什麼玩意,不行了不行了,趕緊打破這個蛋,咱們要出去……」男子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主人,你把你的根子拿開,它搗住我了……」女子的聲音更加憋屈的說道,同時七彩色的大蛋之上的裂縫擴大的速度更加快了一些。

lixiangguo

「大哥,前面這是發生了什麼事?」拍了拍最後方那個想努力擠進去身影的肩膀。

Previous article

「涼……好涼啊……」蜂靈兒一臉委屈的說道。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