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雨中的芷容甩了甩頭,“我不走我要堅持冬繡你進去”

冬繡摟着她跪在旁邊,任雨點打在臉上。“姑娘不走,婢子也不走婢子陪着你”

而後,她朝着院門磕頭:“季大娘,求您收我家姑娘爲徒吧求您了”她知道自己現在唯一能做的便是讓自家姑娘儘早達成心願。

禁慾總裁:甜妻高調愛 晴兒探頭看向兩人,心中很是不忍,扭頭看向牀上一臉淡然的人,不禁嘆口氣,垂着頭坐在窗邊。

屋檐與地面之間形成一面晶瑩密集的珠簾,嘩嘩嘩的聲響、濺起的陣陣雨霧,使得對面跪着的人蒙上了一層悽楚的面紗。

她雖不知道母親爲何如此狠心,也不忍心芷容受苦,但是卻也沒有勸說母親的能力。

又過了一會兒,雨越下越大,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雨中的人意識一緊有點點的模糊,頭腦發暈、發熱,身子也禁不住的微微搖晃。但是爲了堅持,芷容還是硬挺着直立不倒,也不讓秋蓉來扶。

屋內的晴兒終於坐不住了,心中暗自佩服她的毅力。然後拿了雨傘和兩件斗笠出了門。

她向芷容比劃道:“快穿上斗笠雨太大了,會着涼的”

“謝謝。”芷容艱難的開口,聲音微弱的連她自己都聽不大清楚。她搖晃着擺擺手,“不能穿”

晴兒無奈的將斗笠堆在冬繡懷中,又比劃:“快點穿上”而後便跑進屋。

雨太大,她的雨傘根本就不管用,所以身上也溼了一大片。

“你忘了你的風寒纔好沒幾日?”季大娘心疼的替女兒換了衣服,又泡了一壺薑茶。“喝點,暖和一下。”

晴兒接過來,扭頭看向窗外,向她比劃:“收了她吧”

“再等等。”季大娘瞧了一眼外面,隨即嘆口氣,又回到了牀上,這回不是睡覺,而是仔細的端詳芷容的繡品。

看了一會兒後,她不由得驚歎:“居然是左手這丫頭還真有些本事。”

她見過不少的蜀繡,繡藝高超的有,繡藝平平的也有,可卻很少看見左手繡成的。而且這繡品的樣子是幅名畫,看那色澤,神韻,似乎還是出自名流之手。

然而,欣賞歸欣賞,她卻更加不敢收芷容爲徒了。

“姑娘,回去吧姑娘”冬繡一邊哭着一邊拽着芷容的衣袖搖晃。

“這樣下去你會沒命的”

她想到芷容本就有寒病在身,萬一寒病復發,這荒山野嶺的偏僻地方上哪找大夫去?

芷容喘了幾口氣,“不行不行”

眼下的她感覺腦袋發木、頭皮發麻,全身的五臟六五不停的發顫,其他的話卻是說不出來了。

大雨還在下着,屋內的人雖然心懷不忍卻也不敢輕易的違背自己曾經的誓言。

天色漸漸暗下來,芷容柔弱的身軀在雨夜中搖晃。

若不是院子內的微弱燈光,她恐怕早就倒了下去。

不過,鄉下地方,油燈是何其的珍貴。屋內的燈光在晚飯之後便熄滅。瞬時間,周圍的一切均看不清。

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在這一刻真實的體現。

冬繡抱緊芷容,希望自己的體溫能幫助姑娘渡過難關,也希望能給對方壯膽。

其實,這樣的處境她們倒不是第一次體會。

芷容原來有很多次被崔氏關進黑屋子,而且一關就是十天半月,人出來時都蒼白的不成樣子,恐怖的異常。

都市之少年仙尊 “我要堅持,我要堅持。”頭腦已經是一片混沌的芷容用着自己內心深處的意識不斷的呢喃。

然後,不久便昏厥,趴在了冬繡的懷裏。

“姑娘救命啊——”冬繡嘶吼向屋內着哭喊,“救命——”

第一個開門的是晴兒,她一直在靜靜的等待,並未解衣。

晴兒打傘出來,幫着冬繡將芷容扶進屋內。季大娘點燃油燈,面色十分冷靜。

“放牀上吧。晴兒把薑湯熱一熱,拿盆過來,再燒些熱水。”

說罷,她和冬繡一起將芷容的衣服脫掉,先用乾布將她身上的雨水擦淨。

“好好的大戶人家的姑娘來我們這破地方做什麼,還非要拜我爲師。以她的身份地位什麼樣的師父找不到?”

季大娘抱怨着,但是語氣中卻也還流露着些許的心疼。

聽了她的話,冬繡再也忍不住了。

“大娘知道多少呢?您什麼都不曉得便來評判我家姑娘實在是太不公了”

她擦了把眼淚,仔細的將被子蓋上芷容的身體。看向表情微愣的季大娘。

“我家姑娘從小便失去了孃親,被正夫人虐待、陷害,有幾次險些喪了性命她如此的執着、堅持都是爲了擺脫自己的命運,希望走出那個家,活下去您不收她爲徒不要緊,可是不能貶低她,否認她”

這意外的真相是的季大娘多少有些的愧疚。雖然她感謝芷容爲姐妹做的一切,但是卻從骨子裏看不上她的家族。

這時候,晴兒端着熱水進來,季大娘將乾布泡進去,然後擰乾,開始擦拭芷容的身子。

冬繡也不再多講,也擰了一塊。

擦完,晴兒又餵了芷容幾口薑湯。幾個人忙活下來,芷容的臉色終於不似之前那麼蒼白,有些個活人的氣息了。

見芷容沒有事,冬繡終於抽了一口氣。隨即撲通跪在地上,“大娘,求您收我家姑娘爲徒,她絕對不會給您丟臉”

季大娘沉沉一嘆,並沒有立即回絕。她承認對芷容的看法有所轉變了。

“這幅百鳥朝鳳是她用左手繡的?”

“是。”冬繡將芷容手指受傷的事向她大略的敘述一遍。

“那這樣子呢?”季大娘接着問,蜀繡不需要樣子,但是粵繡卻是必須有的。

冬繡一怔,不明白她爲何關心這樣子的來路。“是我家姑娘跟春月樓的林姑娘買的。”

若是將芷容與炎華的事講述一遍,那未免有些不妥,所以倒不如說是跟林飛兒買的,這樣也省了很多麻煩。

相信自家姑娘也不想再跟炎華有什麼瓜葛。

沉思一會兒,季大娘幽幽的一嘆,“這孩子倒是個不可多得的繡中人才。”

冬繡眼睛一亮,激動的問:“您答應了?”

“等她醒了再說。”季大娘收回憐憫的神情。

她確實有了點點的收徒想法。她的繡藝帶進棺材中實在可惜,還真不如傳下去。可是,她又怕因爲這個而害了牀上的人。

第二日天矇矇亮,芷容刷的坐起來,“我怎麼會在這?”

她心下一涼,糟了,季大娘不會收她爲徒了。

冬繡麻利的從地上爬起來,一步來到跟前,“姑娘,有希望了”

“你說什麼?”芷容大聲問。她以爲自己聽錯了。

“季大娘說會考慮收你的”

wωw● Tтkan● Сo

九十九章求: 一百章 趙茹的請求

芷容穿好衣裳,來到了季大娘的房間。

剛進門便碰見晴兒,那丫頭一臉笑嘻嘻的模樣,很是乖巧可愛。

“來了。”戚大娘端坐在小木桌旁邊,一臉嚴肅的盯着芷容。“你一個人進來!”

冬繡一聽趕緊隨着晴兒關門出去。

“大娘,謝謝你照顧我!”芷容知道拜師是一回事,照顧自己卻並不是季大娘的責任。

季大娘雙眸一眯,“跪下!”

沒摸清狀況的芷容一怔,“您說什麼?”

“你這丫頭,既然已經拜我爲師,豈有不跪之理?”

季大娘板着臉,但是卻很容易便看出她眼中的喜悅。

這才明白她用意的芷容立馬上前跪下,磕了三個頭:“徒兒拜見師父!”

季大娘不答應,芷容腦中靈光一閃,還沒敬茶。

她又倒了一杯茶,雙手握着送到季大娘面前,恭恭敬敬的道:“師父請用茶。”

點了點頭,接過茶,季大娘抿了一口,“嗯。”

放下茶盅,她又嚴厲的對一臉歡喜的芷容道:“你如今拜我爲師就要守我的規矩。”

“是!徒兒定能守規矩!”芷容朗聲答應。

“這第一便是無論任何時候、任何地點,都不許向別人提起我。第二,不許隨意的向外人展露蜀繡繡藝。”

季大娘頓了頓,眼中閃過不可捉摸的光,“第三,你日後若是成了名,也不要供奉我的牌位,不要向人提起我。就當我從來不存在,這樣我便當你有孝心了。”

芷容見過的繡娘師傅不少,卻從來沒見過像季大娘這樣千方百計隱藏自己身份、甚至希望被世人以往。

不過,儘管心中有很多疑問,但是芷容知道她必須按照師父所說的去做,這是她對季大娘的尊重,也是一個做徒弟的本分。

拜過師父。季大娘便教了芷容基本針法。

芷容也爭氣。簡單的只看一遍便能夠領悟,並且自己動手。複雜的最多也就之後兩三遍。

幾套針法下來,季大娘甚是欣慰的微笑道:“你果然天資聰穎!”

刺繡這門活計。不僅需要努力多少還需要天生的領悟能力,和手的感觸、靈活性。芷容是天生的手指靈活,領悟能力強。

這與她母親的家族也有關係。

由於時間有限,芷容只學三樣針法後拜別師父和晴兒便帶着冬繡離開。

回到白府。她便去找四娘打聽最近府中的事。

見她平安的回來四娘吊着的一顆心終於落地。

“我跟老祖宗說你去了我親戚家,趕上大雨回不來了。一會兒你得去那邊請個安才行。”

四娘說到這裏時。芷容還真的打了一個噴嚏。

她趕緊上前,招呼丫頭準備薑湯、參茶。

“這是怎麼搞的?”

脫鞋上了榻,芷容淡笑道:“還真趕上大雨呢,受了點風寒。 帝少追妻:嬌妻難訓 不礙事。”

大熱的天,四娘原本準備了冰鎮的酸梅湯,這下子也喝不到嘴兒了。

“你歇歇再去?”四娘摸摸她的額頭。

“不。一會兒便去,正巧讓老祖宗看看我這個樣子。她也好放心。”

白老太太那麼疑心。若是不給她吃顆定心丸,指不定又要試探。

只呆了一會兒,芷容便去給白老太太和崔氏請安。

聽她說話聲音有變又打噴嚏,頭髮熱,白老太太心中的疑慮便也很快的消去了,並叫她回去休息。

隨後,她又來到崔氏的院子,巧的是趙茹也在。

“呦,我們三姑娘回來了,怎麼,鄉下地方很好玩麼?”崔氏不無諷刺的問道。

芷容微微一福:“給母親請安,好玩倒是好玩,卻不巧趕上下雨,我這又染上了風寒。”

“三妹妹可看過大夫了?”

趙茹關切的拉着她坐在身旁,“瞧這臉色就不大好。”

“還沒請大夫便來給母親請安,打擾嫂子跟母親說話了。”

芷容一直微微的頷首,顯出一副柔柔弱弱的懂事樣子來。

趙茹安慰她道:“也沒說什麼,閒話家常來着,三妹妹過來正好,我還想去找你說話呢。”

芷容笑了笑,知道她這是在說客氣話。

“就是,你大哥哥繡莊做的紅火,生意忙,你們有空多陪陪你嫂子,姑嫂之間應該多走動走動才行。”

“母親說的是。”芷容點頭答應。

她本想就此告辭卻聽趙茹道:“母親,過幾日我要宴請堂姐一家過來,可是這是兒媳婦第一次擺宴,恐有不周的地方,可否讓三妹妹幫忙?”

猛地一驚,芷容心思百轉。府中這麼多能幹的人,趙茹爲何偏偏選她?

而崔氏則沒有任何的猶豫的點點頭:“也好,一來能幫你的忙,二來也讓容兒練練手,做的好了以後還能幫你嫂子忙活些府內的事物。”

這回,芷容救更加的震驚了,崔氏答應了她不奇怪,可是居然提及讓她管理府內事物。這便很不對勁兒了。

不對,她不能默認,更不能接受!

於是,她露出一臉的爲難相對崔氏道:“母親,孩兒怕是幫不了嫂子,反而會爲嫂子添亂,到時候若是出了什麼差錯便糟了。”

然而,趙茹卻咯咯笑着拉過她的手:“我的好妹妹,嫂子不用你做難事,指一些小事兒你幫忙。我拿人手實在不夠,再說你性子穩,又老實,嫂子就喜歡你這樣的。”

“就是,你嫂子看重你,你在推脫可不像話。”

崔氏放下手中的冰鎮涼茶,“容兒,你也該學學東西,長長見識,若日後還像從前一般可如何找婆家?”

這婆媳兩人唱了雙簧。芷容也不好再拒絕,只得答應下來。

本來她心中極不情願,但是轉念一想,正好可以趁着這個機會觀察下趙茹的人品。

雖說是陶大奶奶的堂妹,但是姐妹倆到未必會是一樣的人。

“我昨兒瞧見大爺對大奶奶身邊的苗兒笑。” 買個金手指吧 一個胖嘟嘟的小丫頭手拄着掃帚道。

“笑怎麼?大爺對誰都是笑眯眯的。”另一個清瘦的丫頭將盆中的水到在樹根上。

“哎呦,那可不一樣,有時候他對咱們笑。那裏面藏着刀。這回子恐怕是看上那苗兒了呢!”

芷容剛回院子就聽兩個掃地小丫頭議論。她皺了皺眉,動聲色的繼續聽。

“你可別瞎說,這可不是小事兒。”拿盆的那個丫頭朝另外的丫頭擠擠眼。

“大奶奶剛進門。怎麼可能允許大爺收房?再說要收房也應該是奶奶身邊的燕兒纔對。”

燕兒是趙茹的貼身陪嫁丫頭,本也是打算給展元做通房的。

拿掃帚的丫頭隨意的掃了掃跟前的地面,一臉的神祕:“我可不是瞎說,大爺昨晚上可是跟苗兒從林子裏出來的!”

“胡說什麼呢!”芷容沉聲怒吼着走進來。

重生之一品女書童 兩丫頭慌忙的低下頭。“姑娘。”

“你們這是嫌自己命長了?忘了咱們府上的規矩了?老祖宗最恨的就是下人傳話、議論主子,你們可倒好。也不怕自己的皮保不住?

芷容已經聽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所以便打斷了兩個丫頭的話。當然這對兩個丫頭也有好處。

若是這些話讓外人聽了去,這兩個笨蛋的命便沒了。

“姑娘,我們再也不敢了!”兩丫頭嚇壞了。慌忙的跪下來求饒,“姑娘千萬不要跟老祖宗說,我們再不敢傳了!”

芷容嘆口氣。語重心長道:“你們不是第一天進府,這規矩也無需別人再教。別人的事終歸是別人的。管好自己就成,命丟了可就什麼都沒了!”

兩丫頭一聽,連着磕了幾個頭,並保證絕對不會再說。

lixiangguo

“你到底在看什麼?”

Previous article

「聽說你們那方世界很有趣,能具體跟我說說嗎?」岳若惜眸子泛光,在她們的「歷史」中一直就有異人存在,所以對於現實世界,她還是有一定了解的。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