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雖然說日雀也是族群活動,但是不同於夜雀,它們性格異常的溫柔,不會主動攻擊其他異獸或者人類的。

而且,日雀是食草的,所以更是沒有襲擊的必要。

可是為何這群日雀會一反常態,來攻擊這艘載滿人的神行船呢?葉恆異常的不解,疑惑之色流露於眉宇之間。

雖然這群日雀數量異常的眾多,而且是前赴後繼、義無反顧地衝撞著保護著神行船的防護罩。

但是,這可是北姜帝國第一大商會的商船,又豈會被它們輕而易舉地突破?

那元力防護罩僅僅顫抖了幾下,便沒有其他反應了。

縱然是這樣,那群日雀依然不畏死地衝撞著防護罩。

那數目實在是太多了,使得防護罩不住地顫動,就連腳下的神行船都在劇烈的晃動著。

場面實再是太詭異了。

壓抑著心頭的疑惑,葉恆徑直往神行船的甲板處走去。

此刻,在神行船的甲板之上已經沾滿了人。

而在那群人的中央,古井不波的萬元三如同一柄標杆一般,直直地站在那裡,周身散發著一股冷徹的氣息。

在聚集在萬元三周圍的人,似是被他的冷靜所感染,連帶著平靜了下來。

儘管人群還在嘈雜,但是先前的那股不安的氣氛已經悄然消失了。

「敬請諸位放心,那群日雀是打破不了神行船的防護大陣的,所以無需擔心。」萬元三一臉淡然的說道,似在訴說著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

儘管他的話語異常的平淡,但是彷彿帶有著神奇的力量,所有人在聽到之後居然沒有產生一絲一毫的懷疑。

見所有人的目光全部匯聚到他身上之後,萬元三手掌往下壓了壓,示意眾人安靜下來。

在場的都來參加這次拍賣會的人,自然是不敢違抗東道主意思,所有人都識趣地閉上了嘴巴。

前一刻還嘈雜哄哄的氣氛,在這一刻變得異常的安靜,就連一枚繡花針掉在地上恐怕都能清晰地聽見。

萬元三滿意地點了點道,這才不急不緩地繼續往下說道:「想必諸位都很疑惑,為何這些脾氣溫和的日雀會像發瘋了一樣,拚命地攻擊著我們所在的神行船。」

聽聞到萬元三的話語之後,眾人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沉默了數息的功夫,萬元三從他身旁的屬下接過一被黑布遮蓋住的鐵籠。

就這樣,他右手拖著那托盤緩緩地走上甲板的至高點。

然後,在眾人驚駭欲絕的目光之中,萬元三伸手一拉,拉掉了遮蓋在鐵籠上面的黑布。

黑布輕輕地掉落在地,露出了那鐵籠之中的東西的真正面目。

那是一隻比起在防護罩外門的日雀要大上三圈的日雀。

雖然體型不一,但是從外貌看來,那的的確確就是日雀,絕無第二種可能性。

似是猜到了眾人心頭的不解,萬元三嘴角一扯,露出一絲微笑,高舉著鐵籠解釋道:「我想在座的人定然都是知道,獸有其王、蜂有其後的道理吧。」

「沒有錯,正如你們心中所想的那樣,這就是一隻雀后。」

幾乎就在萬元三話音剛剛落下之後,底下的人群便騷動起來了。

「什麼,居然是雀后!」

「我一直以為只是謠傳而已,沒想到居然還真的存在著。」

「老天吶,這雀后不會可以號令這群日雀吧?」

眾人議論紛紛,關注點全部集中在這日雀的雀後上面。

然而,沒有理會身旁興高采烈、激動非凡的眾人,葉恆心底有種奇怪的感覺,怎麼也揮之不去。

怎麼說呢,就好像是看到地攤上的瓜農正不住地吹捧著他家是有多麼多麼甜,水分是有多麼多麼的足。

明明兩者身份相差甚遠,葉恆還是情不自禁地把兩者聯繫在一起。

而且,這種感覺在萬元三接下來所說出的一句話之後,變得極其的明顯了。

「我也不賣關子了,這些聚集在神行船周圍的日雀都是被我手中的雀后所吸引而來。而究其原因,乃我一個屬下無意之中把遮蔽這雀后氣息的至寶給弄丟了。」

頓了頓,萬元三眉頭一挑,眼底閃過著精光,漸漸地抬高了他的身形。

「而就在剛剛,我的這位屬下已經找到了這件至寶,只要把它放進這雀后的鐵籠之中,那麼外門的騷動便自然而然停歇下來。所以,諸位儘管放寬心。」

萬元三說完之後,從懷中掏出一枚樸質無華,就連一絲光芒都沒有散發出來的石頭,輕輕地放進了日雀雀后所在鐵籠之中。

下一刻,本來一直義無反顧地襲擊著神行船的那群日雀相似是無頭的蒼蠅一般,在天空之中不著方向地飛舞著。

沒過一會兒,它們就那樣飛走了,連一隻都沒有留下。 一下子,神行船的上空又恢復了寧靜,彷彿前一刻的騷動不曾存在過一般。

然而,這股安靜的氛圍僅僅持續了一息不到。

下半息,場面豁然沸騰了起來。

「萬兄弟,你開個價,那雀后以及屏蔽氣息的至寶我都包了。」

「萬公子,先前你與奴家所談的那件事情或許可以重新在談一談了。」

「萬少,那元晶礦洞開採的事情,我想家父一定會很樂意和你討論一二的。」

……

甲板之上的人吹鬍子瞪眼,個個爭得面紅耳赤、不可開交,就差動起手來了。

「還請諸位靜一下。」萬元三自上而下俯視著眾人,平靜地說道。

聽到萬元三發話之後,眾人也不好繼續爭執,全都安靜了下來。

「雖然諸位都想要我手中的雀后,但是很可惜的是,雀后只有一隻,所以為了公平起見,不如這樣,我當場組織一場拍賣會。每人都有競拍的機會,最後由價高者來拿走著雀后以及那屏蔽氣息的至寶。諸位意下如何?」

萬元三說完之後,掃視了甲板之上眾人一圈。

如果說現在有人站出來反對的話,那人一定是腦子有病不然就是瘋病複發。

嗯,那樣的傻子也是不可多見的。

很幸運的是,這一艘神行船上還是沒有的。

「既然沒人反對的話,那麼臨時拍賣會便就此成立。」隨著萬元三高聲喝道,這臨時拍賣會便如火如荼地開展了。

「嗯,這可是能夠號令萬千日雀的雀后,附帶屏蔽氣息的至寶,兩者一同拍賣,起價一千元晶,每次加價不得少於十塊元晶。如果有非元晶的物資可以上前來兌換上等價值的元晶。」

萬元三高舉著關有日雀雀后的鐵籠,具體說明了一下競拍規矩。

與元力丹類似的是,元晶亦是可以加快武者修鍊的進度,而且效果比起元力丹來說更是異常的顯著。

而且,元晶的另外一個特點,也是讓所有習武之人對它愛不釋手的緣故。

便是因為,吸取元晶裡面的元力可以加快元力的恢復。

直到元晶裡面所有的元力都消耗殆盡之前,都可以反反覆復地利用。

元力,可以說是所有武者的命脈。

如果體內沒有元力的話,那麼武者比起一般人來說,也僅僅不過是肉身力量稍微強大了一點而已。

那種移山倒海、翻雲覆雨的手段,是沒有辦法施展出來的。

故而,每個武者身上帶著數塊元晶,為得就是能夠在危機時刻,讓自己體內的元力一直保持著充沛的狀態,從而能夠從容迎對任何的危險。

這也就是,為何元晶都能成為武者之間硬性貨幣的原因。

葉恆記得在貢獻大殿之中,他也曾看見過元晶與貢獻點兌換的比率。

比率是異常的嚇人,一百貢獻點只能夠兌換一枚元晶。

由此可以想象得出,元晶的珍惜之處。

而換算下來的話,那麼這雀后以及那屏蔽氣息的石頭加起來,底價便是十萬貢獻點。

而十萬貢獻點,已經足夠葉恆兌換出一本地階武技了。

最重要的是,這還僅僅只是底價,成交的價格遠遠不止這個數。

真是貢獻點用到之時方恨少。

就在葉恆微微分神的這一會兒功夫,那雀后以及屏蔽氣息的石頭,哦不,至寶,已經漲價到了三千塊元晶了。

儘管萬元三說那塊樣式質樸的石頭是個能夠屏蔽氣息的至寶,但是在葉恆眼中,那東西怎麼看怎麼像看一塊沒有任何作用的普通石頭。

難道這萬元三不過是拿了一塊普通的石頭來糊弄眾人?不可能,剛剛那群日雀也是的的確確飛走了。

莫非,另有蹊蹺?

葉恆眼睛微微一眯,眼底閃過一絲精光。

當然,這些心中所想的事情,葉恆可不會傻傻地嘴上說出來。

畢竟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他可是堅決不會去做的。

又過去了十數息,那雀后以及屏蔽氣息的石頭似是漲到了頭,價格死死地定格在四千元晶上面。

「四千一百塊元晶。」這時,一名大腹便便的大胖子揉了揉他臉上的橫肉,手臂一抬,又加了一百塊元晶。

幾乎就在那大胖子的聲音剛剛落下沒多久,另外一個好聽的聲音在葉恆耳邊響起。

「四千一百一十塊元晶。」

那是一名明眸皓齒,面帶紗巾的女子,光是從她那動人的身姿以及好聽的聲音便能夠判斷得出,定然是個極其美麗的女子。

大胖子不屑地瞥了那頭戴紗巾的女子一眼,手掌一翻,再次加了一百塊元晶。

「四千二百一十塊元晶。」

面帶紗巾的女子有些遲疑了,光是從她的舉動便能夠看出,此刻她內心深處的糾結之情了。

最後,她咬了咬了,微微跺了跺地板,高聲道:「四千五百一十塊元晶。」

看樣子,這應該是她所能夠承受的底線了。

而把別人的底線打破,這真是他所最愛做的事情。

只見那大胖子,陰測測地笑了一聲,臉上的鄙夷之色更甚了,高聲喊道:「五千元晶。」

這一回,大胖子直接加了四百九十塊元晶,這真是大手筆啊。

葉恆不禁在心中感慨了一句。

當大胖子的聲音落下之後,那頭戴紗巾的女子似是失去了所有的力量,站都有些站立不穩,嬌軀搖搖晃晃著,彷彿隨便來一陣風便能夠把她吹倒在地。

而那大胖子則露出了一副勝利的笑容,大步朝著萬元三那邊走去。

然而,就在朝萬元三那邊走去沒多久之後。

那頭戴絲巾的女子似是不想在這邊逗留了一樣,擠出人群快步離開。

就在她從葉恆身邊經過的時候,葉恆隨意地一瞥,雖然沒有看到她的容貌。

不過,葉恆卻瞥見了,在那絲巾之下,她的嘴角一直掛著一副奸計得逞的笑容。

不眠之夜 接著,葉恆腦海之中,先前的違和感在這一刻豁然消失了。

難怪我之前就絕對有些地方不對勁,原來是這個緣故啊。

葉恆臉上路出一絲恍然大悟之色,看樣那大胖子的目光之中不禁帶上了幾分同情之意。

真是個可憐的大胖子,以為自己取得了勝利,實際上卻是走進了別人預先設計好的陷阱之中。

真是傻得可憐。

看來,這一切都不過是萬元三事先所設好的局而已。

目的一方面是為了賣掉手上的物品,另外一方面應該就是為了讓別人知道他所舉辦的這才拍賣會之中,所拍賣的個個都是稀世珍寶。

難怪葉恆之前總有種既視感,原來這不就是瓜農賣瓜所刷的小伎倆嘛,真是俗不可耐。

不過,卻也是異常的有效。

這不,一隻大肥羊便主動地送上了門。

準確地來說,送到了萬元三面前,自願被他宰。

這萬元三不虧是北姜帝國第一大商會會長的兒子,這坑人的伎倆真是用的出手如何。

在心中佩服了一聲,葉恆便欲轉身離去。

然而,還沒有走兩步。

一個叫喊之聲便拉住了葉恆。

「葉兄弟,這邊,這邊。」

lixiangguo

即便是程無雙,穆玲瓏,風偌靈等等,他們所擁有的記憶,也僅僅局限於現在所處的現古時代。

Previous article

乍看之下,宛如扛天而行。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