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雖然李銘風也有十分的驚訝,但他還是在最短的時間內,鎮定下來。

只是和之前相比,不再是那一副高高在上的狂妄嘴臉。

面對強者,李銘風換用自己最平穩、最和氣的語態,與邊俊商量道。

「但是……想要做冰美人的男朋友,光靠這些……還是遠遠不夠的!不如……我們之間來一次公平公正的競爭吧?誰可以順利獲得最後的勝利,那個人就可以名順言順成為張依依人生中的另一半?」

「就憑你,也想和我邊俊來一場公平公正的競爭?」

聽了李銘風的提議,對於邊俊而言,就如同聽了一個天大的冷笑話。

「在這兒,我想要額外再提醒李少兩點的是。」

邊俊既沒有表示贊同,也沒有任何否定的意思。

「其一,我的女朋友張依依,剛才就已經很確定告訴你了,只有我邊俊才是她真正自己男朋友!似乎……也沒有必要,再來一次多餘,毫無必要的競爭了吧?」

「其二,你李銘風未免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吧?先別說你根本就不可能打敗我。而且就算你是錢江市李氏家族的成員,你也根本沒有資格和我邊俊爭奪我的女朋友!」

高調處事的邊俊,在任何場合都不會讓人失望!

當然這一次面對李銘風,也不會例外。

「果然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

面對邊俊如此激烈的說辭,一貫擁有良好家教的李銘風,依然沒有如同官二代陳斌那般,沒有風度、惱羞成怒的破口大聲罵人。

他笑著看著張依依,解釋道。

「年輕人帶著一些自信,確實是一件好事!但是,過於自信,或許就是不切實際的自大了!今天,我只是來工業大學辦點小事,順便就來看看依依你的。不過,你已經有男朋友的這件事,的確讓我很是意外。」

說到這兒,李銘風轉過身,看著邊俊認真的補充道,「邊俊,你小子果然人才了得!不過,你還不知道的是,在我李銘風很小的時候,就已經認識你的女朋友張依依了。當時,我最大的願望,就是讓張依依成為我的女朋友!當然……這個願望,直到現在,都還沒有任何的改變。而且……以後,我也依然不會放棄這個願望的!」

一邊說著,李銘風頭也不回的向冷飲店門外走去。

就在他回到自己的賓士轎車前,一名身材矯健的白髮老人出現在邊俊的身旁。

他一言不發,靜靜的走到那三名昏迷大漢的身旁,當著邊俊幾人的面,一手提著一個,肩上還扛著一個。

就這樣,一個看似弱不禁風的普通老人,帶著三名毫無知覺,卻是分別重達一百多公斤的成年壯漢,從容不迫的離開了。

「這個老人……很是怪異啊!」

待老人坐上車,走遠之後,唐戰這才感慨道。

「確實……不簡單!也就是這個人,才有資格讓我認真對待了!」

邊俊在一陣的沉默之後,才緩緩地說道。

因為,就在剛才那一刻,邊俊就已經發現,這個神秘的老人,也是一個上古奇術的擁有者。

雖然,邊俊還沒有完全看明白,這個老人上古奇術的具體特徵。

「小俊,如果你和他對戰,會有多大的勝算呢?」

唐戰小心翼翼的問道。

「我應該會有百分之七十的勝率吧!」

邊俊面無表情,淡淡的回答道。

「哦哦!很不錯啊!」

其實,邊俊的這個答案,還是遠遠的超出了唐戰之前的預定。

「不過……如果我再認真一點的話,或許就會有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勝算了哦!」

邊俊的下一句話,卻讓唐戰驚訝不已。

本書源自看書惘

… 李銘風的那一句「依然不會放棄讓張依依成為自己女朋友的這個願望」,一開始邊俊和張依依都沒有把它放在心上。

可是,到了第二天,就遇到了一件讓邊俊感到相當鬱悶的事情。

一大早七點,跟著張依依來到店裡開門做生意時,就遇到了一個隔壁花店的小夥計,正捧著一朵火紅的玫瑰,等待著冷飲店主人張依依的到來呢。

「玫瑰花?小俊,這不會是你送給我的吧?」

很意外收到玫瑰的張依依,有些奇怪的看了眼一旁的邊俊。

可迎接她的,卻是邊俊那毫不知情的眼神。

很快,張依依在玫瑰花的包裝塑料薄膜外,找到了一張心形的小巧賀卡,上面端端正正的寫著一行俊秀的楷體字。

——「一朵紅玫瑰,象徵著我的心裡只有你,onlyyou!送給我一直最愛的小依依!——愛你的李銘風」

「哎!李銘風那貨可真是無聊!」

對此毫無感覺的張依依,在看了賀卡后,就把它連帶著那一朵紅玫瑰,隨手扔進了冷飲店外的垃圾桶中。

雖然,這一切對於張依依而言,只不過是一段無趣的小插曲罷了。

但是在邊俊的眼裡,卻看到了李銘風對於自己發起的挑戰書。

一個小時過後的八點鐘,就在大家都快忘記這件事時,那個花店的小夥計,又一次的出現在了張依依的面前。

這一次,玫瑰花的數量增加到了兩朵了。

——「兩朵紅玫瑰,代表著我的世界中,就只有你和我!送給我的小依依——默默愛了你二十五年的李銘風」

又是一張心形賀卡,看著上面火熱直白的表白,邊俊變得更加鬱悶了。

看著這個吃醋的小男人,張依依微微一笑,她又一次的把玫瑰花連帶著那張賀卡一齊扔進垃圾箱后,主動拉著邊俊的手,撒嬌般的說道:「好啦,我親愛的小俊俊。別吃醋了哦,就算他怎樣的努力,在我的心裡都只有你一個人啊!」

「好吧!」

看著張依依姣好的面容,邊俊心中的憤怒開始慢慢平息了。

到現在為止,張依依依然是自己的女朋友,他這個勝利者還有必要和一個loser生氣嗎?

又是一個小時過去了,張小茹忙完了自己的雜事,也來到了冷飲店中幫忙。

雖然,再過幾天工業大學就要開學了,可是今天冷飲店中的生意還是很平淡。

在張小茹驚訝的目光中,花店小夥計捧著三朵玫瑰,來到了張依依的面前。

「不會吧!姐夫大人,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羅曼蒂克了!」

張小茹有些誇張的尖叫著。

「這破花……可不是我送的!」

邊俊有些鬱悶的回答道。

見自己的堂姐張依依沒有去碰這束玫瑰,好奇的張小茹滿心疑惑的捧著鮮花,很快又在裡面找到了李銘風寫著張依依的愛情告白。

——「三朵紅玫瑰,我愛你張依依!iloveyou!——李銘風」

「這個叫李銘風的富二代還真是噁心啊!」

張小茹假裝嘔吐狀,迅速把玫瑰花從冷飲店中丟了出去。

十點准,就在邊俊開始猜測李銘風有沒有繼續他的玫瑰進攻時,花店小夥計那熟悉的身影,又一次出現在大家面前。

這一次,換成了四朵玫瑰花。

新一張心形賀卡上就寫著簡簡單單的幾個字——「至死不渝!——李銘風」

「李銘風這個王八蛋!」

這一刻,邊俊終於無法忍受了。

明白他心意的張依依,紅著臉來到邊俊的身旁,在他耳邊小聲的說道:「別生氣啊,小俊!他喜歡浪費錢,就讓他去花吧!反正對於我而言,這些玫瑰花,就和垃圾一般的毫無意義!」

「可是……我就是在鬱悶,自己到現在都沒有送你過玫瑰!都被這個臭小子給搶先了。」

聽了張依依的安慰,邊俊心裡還是有一分的鬱悶。

「放心吧小俊,你的心意我都明白!李銘風送來的玫瑰,都不過是些糖衣炮彈罷了!我相信我的小俊,以後一定會送給我比玫瑰花好一千倍、一萬倍的愛情信物!」

張依依的細心安慰,讓邊俊的心情晴朗多了。

「嗯嗯,你也放心吧依依姐。雖然,這段時間,我才剛來到錢江市沒幾天,確實是我最困難的日子。不過,你要相信我。以後我們的日子,一定會越過來越好的。要知道,你男朋友我邊俊,現在可是綠林廣場最紅天堂酒吧的大股東啊!」

「這樣才對嘛,我相信你小俊,我們一起加油吧!為了咱們未來的幸福生活!」

面對邊俊開朗的笑容,張依依的心情也頓時晴朗了很多。

「咳咳咳,姐夫、依依姐,你們倆就別再我面前秀恩愛了吧?」

張小茹又開始假裝嘔吐起來,「不過,姐夫!無論如何,我都會支持你的!加油啊,早日給我的依依姐披上那一件美麗的婚紗啊!」

「謝謝你啊小茹!」

能夠得到張小茹的支持,邊俊自然很開心了。

但接著,他又開始假裝十分疑惑的問道。

「不過……你今天是怎麼了?動不動就嘔吐的?是不是是我的妹夫貝貝太給力了?」

「怎麼了姐夫?我嘔吐和貝貝有什麼關係嗎?」

還沒有反應過來的張小茹,奇怪的問道。

「那是貝貝太給力了呀!一不小心就讓小茹你提前懷孕了!只是……小茹,作為姐夫,我要提醒你的是,現在我們都還是大學生,這種未婚先孕的事,可千萬要小心啊!」

邊俊繼續好心的安慰道。

「切!邊俊!你這個大色︶狼!臭色︶狼!!」

張小茹這才反應過來,氣憤的大罵道。

不過,她很快又換成了一副鄙視的表情。

「姐夫,你還是多多關心你自己吧!以後,身為姐夫的你,做父親的日子,可不要比我們家的貝貝晚上幾年啊!」

「切!」

邊俊毫無風度的白了張小茹一眼,轉身來到自己女朋友張依依的身旁,兩人又開始了正大光明的竊竊私語起來。

十一點,就在唐戰來到冷飲店,準備叫大家一起出去吃午飯時,那個花店小夥計,又一次的閃亮登場。

「你怎麼又來了?」

張小茹沒好氣的說道。

望著邊俊、張依依和張小茹那殺人般的眼神,膽小的小夥計趕緊把玫瑰花放在冰柜上,就轉身跑遠了。

「呦!小俊!以前我還真沒看出來嘛!」

這一次,唐戰也誤會了。他也把這束五朵裝的玫瑰花,認成是邊俊送給自己女朋友張依依的。

「其實……戰哥……」

鬱悶的邊俊想要否定,但他還是無法把話說出口,「算了吧,戰大哥。你還是看看夾在玫瑰花里的賀卡吧。」

——「送給可愛的張依依,來自由衷欣賞你的李銘風」

「是他?李銘風?」

唐戰皺了皺眉頭,他也感到這件事開始變得有些不好對付了。

本文來自看書惘小說

… 心情低落的四人,隨便叫了點外賣作為午餐。

「小俊……如果一會兒,李銘風的玫瑰進攻依然沒有停止的話,我們又該如何應付呢?」

在吃飯的時候,張依依有些遲疑的問道。

「哎……目前,我也沒有什麼的好辦法呀!連李銘風現在人在何處,我都並不知情。就算想要直接跑到他的面前,狠狠地揍他一頓也不是件很容易的事哦!」

很是鬱悶的邊俊長長嘆了一口氣,如果只是面多面的交鋒打鬥,並不是他最擔心的事情。

可是,現在呢?

自己在明處,李銘風在暗處。

這種有力用不上的無奈頭疼感覺,卻是邊俊最不願意遇到的。

「小俊……我想……要不你就給陳翔陳老闆打個電話吧?或許……可以從他那兒……打聽到一些有關於李銘風的消息?」

唐戰雖然不是很肯定,但他還是說出了自己完全的想法。

「又要我去找陳翔那個官二代?」

邊俊開始有些猶豫不決了。

lixiangguo

繆多斯也聽到了拉拉的話,「這才對嘛,多薩,」繆多斯想了想,「究極體『拉坎』的最大威力攻擊技能是什麼?是『大雷音斬』,還是『因陀羅咒』呢?」

Previous article

塔好千丈.氣勢巍峨如山.滄桑古樸之氣撲面而來.黑『玉』做塔頂之瓦.想是如此的宏偉.可稱堂皇極致.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