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隨著龍魅兒的走動,腰間綴著的龍文穗晃來晃去,束腰將腰部線條勾勒的淋漓盡致,窄袖輕紗更加三分俏皮,整體顯得簡潔中不失奢華,大方中不失精雅。

正所謂人靠衣裝佛靠金裝,龍魅兒本來就漂亮的不像話,配上這身裙裝,霎時間閃瞎全場,平時大家都習慣了看她穿鎧甲的樣子,乍看她換裙裝,驚艷窒息的同時心中問號狂冒。

「龍姐姐今天怎麼回事?」

「吃錯藥了?」

「怎麼換裙裝了?我在食院呆了三年,還沒見她穿過裙裝。」

「我也從沒見她在外人面前穿過裙裝,今天太陽是打西邊出來了嗎?」

「難道我還在做夢?快醒醒快醒醒,哎呦疼!」

這就是眾人的心理活動,不少人掐自己疼的喊出聲,都以為自己還在做夢呢。如果讓龍魅兒知道他們的想法,不知道會不會當場暴走統統滅口。

眾目睽睽之下,其實龍魅兒心中也在怦怦亂跳,不知道為什麼,穿鎧甲的時候她能視外人為空氣,可換了裙裝卻感覺有點緊張,連手心都開始出汗。

「果然不該換的嗎?」龍魅兒悄悄咽了口口水。

至於為什麼換裙裝,她連自己都糊裡糊塗,反正鬼使神差就拿下了評審席的位置,接著鬼使神差就將這套裙裝翻了出來,除了裙子變短了些,前面變緊了許多,別的倒也沒什麼,就是穿在身上感覺輕飄飄的完全沒有重量,走起路來生怕自己飛起來。

這是人的正常感覺,常年腿上綁沙袋的人,突然取掉會感覺格外輕快,何況龍魅兒那身不知道有多重的龍紋鎧甲。

「哇,好漂亮。」慕容雪回過神,雙手捧著臉雙眼放光謎之暈紅。

「是夠驚艷的,有這麼贊的衣服幹嘛老穿鎧甲?防裂衣卸甲也不帶這麼絕的吧。唉阿雪阿雪你怎麼回事?」秦羽表示贊同后連忙伸手在慕容雪眼前晃呀晃,同樣是女人,看到龍魅兒你犯什麼花痴?

評審席,龍魅兒雖然心中砰砰跳,但表面上卻絲毫都看不出來,還是那副冷傲的樣子,目不斜視大步走到評審席中間。

她身後還跟著兩個三年講郎,亦步亦趨跟小弟似的,一男一女分別站在龍魅兒兩邊完成拱衛。

轉過身,慣性作用下長發落在了肩膀前面,抬手將長發朝後撩起,龍魅兒掃視全場,目光在秦羽臉上停了一下立刻移開。

全場靜悄悄的,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龍魅兒身上,直到這時,選手和觀眾才從震驚和不適應中緩過勁,剩下的除了驚艷還是驚艷。

龍魅兒本來就自帶閃光走哪都是焦點,此時驚艷換裝登時男女通殺橫掃全場。

「本場食靈考核,由我擔任主評審,擁有一票否決權,諸位有異議嗎?」龍魅兒的聲音響徹全場,本來還有點瞌睡的人們瞬間精神抖擻睡意全消。

沒有人回應,誰要是敢說有異議,就可以恭喜他提前淘汰了,凡是有龍魅兒當評審的考核,淘汰率都相當高,尤其是不服狡辯的人。

「沒有異議這很好,我承認我的標準比較嚴格,但嚴格對你們有好處,也對食院有好處,只有能從我的手裡通過,你們才能稱自己為精英。」

龍魅兒的語氣很嚴肅,聽得秦羽一愣一愣,還真是刮目相看,沒想到龍魅兒還能說出這樣的話,妥妥當領導的料。

目光再次掃過全場,龍魅兒話鋒一轉:「不過,本次食靈考核並沒有你們想象的那麼難,因為考核的食材是……」

故意頓了頓,不知從哪裡抓出了一樣東西,舉起來道:「雞蛋!」

看到龍魅兒手中的雞蛋,幾乎所有選手都鬆了口氣,雞蛋這種食材太常見太熟悉了,別說食院學子,連普通農家婦人都經常做。

從早餐到晚餐,雞蛋的使用頻率和範圍都是其他食材無法比擬的,在整個食材體系中,它絕對是最基本最重要的食材之一。

「原來是雞蛋,太好了,這玩意天天都要用,太熟悉了。」

「果然難度降低了,看來大家都能通過。」

「剛才龍姐姐進來的時候真的嚇死我了,現在看來是虛驚一場,虛驚一場。」

別人鬆口氣的同時,秦羽卻沒有任何放鬆,有時候越熟悉的食材難度越高,就因為太熟悉,所以容易形成思維定式,很難從自己熟悉的框架中解脫出來,越熟悉陷阱越深,雞蛋就是其中最典型的食材。

(官方彈幕:恭喜獲得裙裝版龍魅兒手辦一個!)(未完待續。) ?越熟悉的食材越容易形成思維定式,雞蛋就是其中的代表。

沒錯,幾乎所有人都會烹飪雞蛋,就拿最簡單的煮雞蛋來說吧,直接丟進熱水裡有什麼難的?甚至連三歲小孩都會。

可是,仔細想一想,對於煮雞蛋的時間又有幾個人能做到精確掌控呢?是不是都在憑藉感覺煮蛋呢?大概好了,差不多吧,應該可以了,這些詞的時間差可以非常大。

然而,蛋白是很嬌嫩的食材,想讓蛋白達到最佳質感,有短短的一段黃金時間,不到黃金時間則偏生,超過則偏老,真正能把握到黃金時間的人少之又少。

這還是最基本的水煮蛋,荷包蛋、單面煎蛋、雙面煎蛋、溫泉蛋等等,對時間火候的要求更為嚴格,真正能做好的少之又少。

所以秦羽一點都沒有覺得放鬆,別看雞蛋小,學問大著呢,龍魅兒選擇雞蛋作為比賽食材,肯定也是看準了這一點。

評審台上,龍魅兒將所有人的反應看在眼中,絕大部分人的反應符合她的預料,唯獨少數幾人表情嚴肅沒有任何放鬆,其中毫無疑問包括秦羽。

「我這不算為難他吧?只是想探探他的基本功而已,嗯就是這樣。」龍魅兒心中自說自話,卻忘了自己凌晨就開始翻箱倒櫃找衣服到底是為什麼呢?

「阿雪去觀戰席吧,放心我沒問題的。」秦羽轉頭對慕容雪說。

「嗯,小小雞蛋而已,秦羽哥你肯定能順利擊敗他的。」慕容雪偷偷看了仇厲一眼,轉身朝觀戰席跑去。

「都準備好了嗎?」龍魅兒揚聲問道。

「準備好了!」五十位選手齊聲答應,絕大部分都顯得很輕鬆,一副躍躍欲試很有把握的樣子,卻不知道等會有他們哭的時候。

「很好,既然都準備好了,那麼各就各位。」龍魅兒待五十人全部就位,「下面我宣布第一關的考核題目,看到你們面前的雞蛋了嗎?題目很簡單,荷包蛋!」

聽到荷包蛋三個字,居然有人笑出聲來,生怕得罪龍魅兒,連忙捂著嘴偷笑。

「原來是荷包蛋,這也太簡單了吧。」

「食靈考核考荷包蛋,是不是太兒戲了?」

「我們都已經是一品食士,很快就要成為九品食靈,考荷包蛋太掉價了吧。」

「荷包蛋,考上食靈我都不好意思說出去,唉……」

感覺到簡單的同時,大多數人還感覺到了尷尬,這要是說出去肯定會被人笑話的,好歹讓咱做點大菜,也好出去吹噓吹噓嘛。

秦羽還是沒有笑,原因很簡單,面前只有一個雞蛋,難道雞蛋還有數量限制?

事實果然如此,龍魅兒將所有人的反應看在眼中,嘴角的笑容有些譏諷,拍了拍桌子揚聲道:「別高興的太早,你們每個人都只有一個雞蛋,也就是說你們只有一次機會來完成完美的糖心荷包蛋,任何失敗都將讓你們就此止步!」

此言一出全場剎那死寂,果然是樂極生悲嗎?

看著面前唯一的雞蛋,大部分選手都傻了,只有一個雞蛋,只有一次機會,如果失敗等於第一關就會被淘汰,如果因為小小雞蛋考核失敗被淘汰,回去肯定會被人笑話死的,誰要是栽在雞蛋上,今後肯定再也不會吃雞蛋了。

偏偏就在這時,龍魅兒又給壓力的秤盤上加了砝碼:「請注意,我要的是完美的糖心荷包蛋,火候控制很重要,不符合我的要求荷包蛋都會被判失敗。」

選手們的臉色終於變了,糖心荷包蛋很常見,切開后蛋黃會如粘稠的糖心那樣流出來,視覺味覺都很贊,可完美的糖心荷包蛋並不好做,火候的控制相當重要,過生過熟都沒法形成完美的糖心。

只有一顆雞蛋,要做完美的糖心荷包蛋,稍有差錯就會被淘汰,一時間選手們的心理壓力暴增。

然而,這就結束了嗎?

當然沒有,龍魅兒並沒有拿出沙漏,而是取出一根香:「這根香燒完之前,我要看到完美的糖心荷包蛋,但是呢……」

話鋒驟轉,龍魅兒居然掐掉了香的三分之二,指著剩下的三分之一道:「一炷香的時間太長,一顆雞蛋絕對不需要那麼長時間,所以我們三位評審一致決定縮短三分之二,對吧?」

說完龍魅兒轉頭看向另外兩位評審,兩位評審立刻頷首,樣子很嚴肅,可腦門上卻有點出汗。

望著那斷了三分之二的香,終於有選手面色發白驚呼出聲,換算成現代時間,一炷香差不多三十分鐘,三分之一就是十分鐘。

十分鐘之內要燒水煮蛋,完成完美的糖心荷包蛋,時間真的太緊張了,緊張到要爭分奪秒,稍有差池蛋根本煮不熟!

這回別說其他選手,連秦羽都感覺到了緊張,連燒水帶煮蛋,要在十分鐘內做出完美的糖心荷包蛋,時間緊張到令人髮指。

見選手們緊張的開始額頭出汗,再也沒了剛才的輕鬆樣子,龍魅兒感覺很滿意,拍了拍手道:「剛好是早晨,我們三位評審還沒吃早餐,希望你們都能呈上完美的糖心荷包蛋,考核開始!」

說完,龍魅兒將香點燃,攏了攏裙子坐下,旁邊兩位評審也相繼坐下。

「開始了?」看到那裊裊升起的青煙,選手們才回過神來,重壓之下鎮定全失手忙腳亂,叮呤噹啷好幾個鍋子都掉在了地上。

賽場中還算鎮定的人不超過五個,其中包括仇厲和秦羽,兩人的動作幾乎同步,點火、取鍋、加水、燒水,有條不紊沒有浪費丁點時間。

這種時候,越慌張就越壞事,想要通過考驗,就必須抓住每一分每一秒。

直到蓋上鍋蓋,秦羽才有功夫去看別人,仇厲蓋上鍋蓋后立刻閉目垂首,手指輕輕敲動完全不受外界干擾。

除了他、仇厲和少數幾人,大部分人還處於慌亂狀態,甚至有燒水忘記蓋鍋蓋的,這要是能在規定時間內完成燒水煮蛋,他把整個鍋子吃進去。

(PS:且看如何把雞蛋玩出花。)(未完待續。) ?果然是龍妹出場必有驚嚇,食靈考核第一關水煮糖心荷包蛋就難住了大部分人,並不是因為糖心荷包蛋有多難,而是規則的限制太大。

只有一個雞蛋,只有十分鐘,稍有差池就完蛋,帶來的心理壓力可想而知,可以說此關真正考驗的是選手的抗壓能力,如果面對這點壓力都扛不住,有什麼資格成為食靈?

大食之路絕不是康庄大道,而是充滿荊棘的森林,是看不見硝煙的戰場,只有具備鐵一般意志的大食,才能披荊斬棘走到最後,光有天賦廚藝沒有意志,必然無法在這條路上走太遠。

「龍大小姐,咱們食院這兩年晉陞的食靈越來越少,你看能不能……」左邊的男評審壓低聲音,雖然沒有說完,但意思很明顯。

每年通過考核的數量都要上報,子午食院已經連續創下歷史新低,如果這次數量更少,必然會其他食院嘲笑。

「不行,沒有質量的數量有什麼意義?不合格的食靈只會出去丟人而已。再說既然咱們食院數量不佔優勢,就更應該以質量取勝,難道不是嗎?」龍魅兒斷然回絕。

「是是是……」男評審擦了擦汗連忙點頭。

右邊的女評審低聲道:「龍大小姐,那依你看,本次食靈考核會有多少人通過?」她這麼問其實是在探底,看看龍魅兒的標準到底有多嚴格。

「我哪知道?總之不合格的全部淘汰,如果全部不合格就全部淘汰。」龍魅兒說完下意識看了秦羽一眼心中暗道,「有這混蛋在,應該不會全部淘汰的,哎哎呀我在想什麼。」

聽了龍魅兒的話,兩位評審登時汗如雨下,如果不合格就全部淘汰,如此豪放的事情估計也只有龍魅兒能做得出來,參加考核的選手們,你們自求多福吧。

場中,秦羽收回目光並沒有再看任何人,而是在心中默默算時間,如果時間更充裕,當然有更好的方法做完美糖心水煮荷包蛋,可時間只有十分鐘,必須進行精確分割利用。

「總共十分鐘,五分鐘用來燒水,三分半至四分鐘用來煮蛋,再加上打蛋和出鍋的時間,還真是緊張呢。」

秦羽咧咧嘴,開始利用煮蛋的五分鐘準備盤子,同樣是糖心水煮荷包蛋,裝盤的美觀程度將直接決定食客的胃口,身為餐廳出來的廚師,他絕對不會忽視擺盤。

評審席,龍魅兒將一切都看在眼中,見秦羽、仇厲等少數幾人有條不紊絲毫不慌,不由心中暗道:「再加點難度應該沒問題吧?」

說做就做就是這麼任性,龍魅兒突然站起身揚聲道:「所有選手注意,現在宣布新要求,請將水煮荷包蛋做成水滴蛋,什麼是水滴蛋呢?顧名思義就是水滴形狀的蛋,同樣也要求是糖心。」

此言一出不管選手們傻了,連旁邊的兩位評審都傻了,說好的糖心水煮荷包蛋呢?怎麼突然又變成糖心水滴蛋了呢?還嫌壓力不夠大嗎?

「水滴蛋?水滴形狀的蛋?該怎麼做?」

「沒聽過啊,水煮荷包蛋怎麼能做成水滴形狀?」

「我的天哪,別開玩笑了好嗎?」

「龍魅兒當評審果然沒好事,求求老天讓她趕快去美食學堂吧,嗚……」

選手們幾乎全都在抓頭髮,對於水滴蛋完全沒有概念,聽都沒聽過,更別提去做,此時此刻他們忽然覺得眼前的雞蛋是如此陌生,上面彷彿刻著魔鬼的笑臉,正在恣意嘲笑他們無知。

「趁著水還沒燒好,諸位儘快思考該怎麼做,如果連這點小問題都無法解決,就不配擁有食靈頭銜。」龍魅兒說完重新坐下,完全沒有注意到身邊兩位評審正在不停擦汗。

九成選手都在糾結怎麼辦,壓力越來越大,完全沒法冷靜下來好好想問題,其實如果換成平時,至少過半選手都能想出辦法,可此一時彼一時,面對重壓意志上的薄弱點暴漏無遺。

聽完龍魅兒的新要求,秦羽和仇厲幾乎同時跑向炊具區,拿起新鍋對視了一眼,都不由瞳孔收縮,兩人選擇的鍋居然完全相同,都是那種底很深面積反而很小的鍋。

拿著新鍋炮灰灶台,立刻將舊鍋中的水倒進新鍋繼續加熱,蓋上鍋蓋后,秦羽不禁暗暗點頭:「仇厲啊仇厲,你果然是個強大的對手。」

為什麼要換鍋呢?當然是為了讓荷包蛋變成水滴狀,實現變形的最關鍵因素不是其他,正是:重力!

如果選擇平鍋等不夠深的鍋,荷包蛋入水之後沒有足夠的下沉距離,也就沒有足夠的時間來定型。

而選擇足夠深的鍋子,荷包蛋入水後有足夠的下沉距離以及足夠的凝結時間,下沉過程中,重力會導致蛋黃朝下位移,並且將蛋白拉成水滴狀,

這就是水滴蛋的製作要領,是對物理學的烹飪應用,仇厲能和秦羽同時想到,足見他是個強大且悟性十足的對手。

不得不說秦羽是廣大選手的福音,鑒於秦羽的實力和名氣,位置偏後的許多選手都選擇無條件相信秦羽,見秦羽換鍋,立刻進行模仿,雖然他們完全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做。

隨著五十鍋水被燒熱,整個賽場中都是升騰的水蒸氣,敲雞蛋的聲音此起彼伏,選手們連眼睛都不敢眨,死死盯著自己鍋里的雞蛋,生怕出現半點差錯。

如此緊張的煮蛋,絕對是他們平生第一次經歷。

十分鐘很短暫,香很快燒盡,銅鑼聲響,所有選手都立刻舉起雙手,超時不停是很嚴重的,即便評審不是龍魅兒,被發現的話也會被直接淘汰。

「很好,現在十人一組將你們的糖心水滴蛋呈上來,讓我看看有多少合格的。」龍魅兒饒有興緻。

生死成敗在此一舉,第一排十位選手深吸口氣,揣著還在怦怦跳動的心臟,端起自己的糖心水滴蛋朝評審席走去。

龍魅兒會給出怎樣的評價呢?會因為選手都是一品食士而留面子放寬要求嗎?會有多少人通過順利通過考核呢?

(PS:今天有加更,感謝李飛魔的打賞,感謝月票萌萌噠~)(未完待續。) ?十盤所謂的糖心水滴蛋排成一溜擺在三位評審面前,大清早餓著肚子聞起來還是蠻香的,可形狀嘛……

不用龍魅兒表態,旁邊的男評審忍不住輕輕咳嗽兩聲,面前盤子里的水滴蛋形狀真的不敢恭維,各種形狀都有,唯獨沒見到水滴,甚至有些奇形怪狀蛋白都散了,估計是緊張之下沒有控制好水溫,蛋清被沸水衝散。

「我要的水滴蛋呢?在哪呢?」龍魅兒故意左看右看,她真的沒有看到水滴蛋。

「在,在這……」面前的選手指了指自己的盤子,聲音很低很弱,顯然對自己並沒有什麼信心。

「這是水滴蛋?你確定不是在拿我尋開心?」龍魅兒指著盤子里奇形怪狀的水煮荷包蛋挑眉質問,她居然會開玩笑了,這讓秦羽對她另眼相看,原來龍魅兒還是挺幽默的嘛。

1號尷尬低下頭,他知道自己是凶多吉少了,如果換成平時肯定不會這樣,都是緊張惹的禍,如果沒有時間限制,如果沒有雞蛋限制,如果沒有那麼大的壓力,如果……

可惜食靈考核沒有如果,失敗就是失敗,緊張不是借口,壓力更不是借口。

「不合格,自己端走,連這點壓力都扛不住,你不配得到食靈頭銜,出去。」龍魅兒揮手指向側門喝道,她已經很客氣了,至少沒有說滾,換成以前她肯定會說滾出去,可今天不知為什麼,她下意識收斂了許多。

1號垂頭喪氣如喪考妣,端著自己雞蛋朝外走去,他的戰鬥剛剛開始便宣告結束,他倒在了小小的雞蛋腳下,這個雞蛋必將成為他刻骨銘心的記憶,要麼從現在做起吸取教訓下次再戰,要麼就此被徹底擊敗再無進寸。

目睹1號的下場,旁邊的2號、3號全都緊張的心臟幾乎要蹦出來,10號更是面色慘白冷汗狂流,十盤中他的賣相最差,蛋白幾乎都散了,可以清晰看到蛋黃,這要是能過那真是龍魅兒瞎了眼。

「不合格,出去!」

「你這是拉絲荷包蛋嗎?端走。」

「一團糟,不合格,出去。」

lixiangguo

兩股龐大的意識遙遙碰撞交談著。

Previous article

倏地,一聲震響和悶響幾乎同時響起,隨後便傳來一個震驚的聲音,滿是不敢置信。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