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隨著開水澆灌在茶葉上,一陣沁人心脾的清香從茶杯中飄出。

茶葉在末日當中屬於非常罕見的稀有物品,看唐武明拿出來的,應該是更加少有的雨後新嫩毛尖。

姜明接過茶杯,輕抿了一口,一陣淡淡的清香在口鼻之中四溢噴芳,瞬間神清氣爽,整個人都精神了不少。

姜明雖然不懂茶,但還是由衷的贊了一聲「好茶。」

唐武明給自己也泡了一杯,一邊泡一邊說道「這人生就像是泡茶一樣,用溫水泡,茶葉浮在水面沖不開來,無法釋放它蘊含的幽香與甘美,只有用像這樣滾燙的開水沖刷下,讓茶葉在其中翻滾浮沉,才能完全釋放、徹底散發出它所蘊含的幽香與甘美。」

姜明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說道「有道理,不知道唐總司令燒了六年的這壺水,火候到了沒有?」

唐武明放下水壺,熱騰騰的蒸汽順著茶壺口還在往外冒著,他說道「我的水火候到不到,取決於你這的茶葉夠不夠味,味道夠,火候自然也夠了。」

姜明似笑非笑的看著杯中碧綠清澈的茶水,眉頭微微一挑道「我的茶葉自然是水越熱泡出來的味道越好,只是水太燙了,茶葉不覺得,喝的人怕是連茶杯都端不住。」

唐武明端起面前的茶杯輕呷了一口,笑問道「那你覺得我端不端的穩呢?」

姜明笑了笑,沒有回答唐武明這個問題,放下手中的茶杯,雙手交叉道「唐總司令,世界各處的人類禁地,想必你也有所耳聞,一年半之後,這些禁地當中會冒出各種各樣恐怖至極的怪物,而西南地區就有足足三個人類禁地。」

前面說的開水和茶葉,不過是姜明和唐武明相互之間談判的博弈,但是姜明來這找唐武明幫忙,不是求他,而是咬定了他一定會幫。

「這些怪物的恐怖程度數十倍於現如今地球上所見的變異生物,只需要一個星期的時間,它們就能橫掃整個華夏國,到時候這些人類賴以生存的主城,將在頃刻之間土崩瓦解。」

聽著姜明這駭人聽聞的言論,唐武明並沒有直接相信他,淡定的問道「你怎麼知道,我又怎麼相信你?」

姜明靠在椅子上,雙手攤開說道「這是我的秘密,結果我已經告訴你了,信與不信取決於你個人。」

唐武明一隻想要將華夏國重新統一的想法,姜明很清楚,一旦到了人類禁地里的怪物爬出來的時候,別說統一了,他連燕京主城這一畝三分地都守不住。

姜明現在提前告訴他,是要讓他明白,你幫我不是白幫,這裡面還關乎到華夏國的生死存亡,並不是只有我自己的個人利益在裡面。

唐武明目光看著姜明,從他的神態動作語氣當中看不出絲毫的破綻。

姜明見狀乘勝追擊道「我可以給你三件,超越地球現如今五十年的科研技術。」

此話一出唐武明臉色微變,現如今地球上對抗變異生物的武器裝備基本上都是從怪物身上和神秘商人那裡獲得的。

人類自身的科技水平連原來的核武器都沒有完全掌控回來,但是姜明卻揚言可以給他超過地球五十年的科研技術。

姜明緊接著拿出了一小枚晶元,放到了桌子上「這裡面是其中的一件,你可以讓燕京主城裡的那些教授研究人員看看,我說的是不是真的。」

唐武明沒有貿然就去拿晶元,如果姜明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他或許可以從中做更大的文章。

姜明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說道「一年半以後,世界會重新陷入混亂,到時候你想怎麼搞是你的自由,但是西南地區,歸我,你別動。」

三件超越華夏國五十年的科研技術,足以讓燕京主城的實力進一步提升一個檔次,換華夏國西南地區不被侵擾,很公平。

不過即便唐武明一年半之後想有什麼動作,但那個時候,他能把燕京主城帶著撐過人類禁地裡面的怪物的攻擊就已經很不錯了。

唐武明喝了一口茶,仔細的權衡著,最後點頭答應道「可以,不過事成之後,你們必須簽訂永遠不得入侵和燕京主城為敵的條約協議。」

「沒問題。」

姜明爽快的答應下來。

華夏國境內的勢力,只要不主動招惹他,姜明一般都不會和他們動手,畢竟他也不喜歡窩裡斗。

商量談判敲定了一些詳細的細節之後,兩個人舉杯碰了一下,將杯中茶一飲而盡,唐武明讓人帶姜明去休息,自己則是拿著晶元興沖沖的連夜前往了科研所。

回到住處后,曹江海來到門邊,確定沒有人偷聽之後把門反鎖問道「談的怎麼樣了?」

姜明躺在床上,閉上眼睛說道「都談好了,唐武明同意幫我們,告訴老白他們,可以動身了,我們在西南地區匯合。」

曹江海點了點頭,用通訊器開始聯繫白吳他們。

現在華夏國內的通訊信號都是比較區域性的,大多數都是局限於各個主城之間,一些中小勢力壓根沒有這個人力物力財力重新搭建信號基站。

由於華夏國很多地區已經被變異生物完全佔領,相互之間信號傳遞很慢也很弱,像今晚曹江海從燕京主城發送信息,最快也要到明天早上,第一主城那的白吳他們才能收到,信號不好晚個一兩天兩三天都是正常現象。

姜明躺在床上,考慮著把西南地區的勢力儘快統一之後,要快速組建一個科研班子,全力研發聖陽國的科技。

這是姜明有信心應對一年半之後人類禁地里的怪物,所擁有的底牌和底氣之一。

後續姜明和曹江海在燕京主城呆了兩天,這兩天能看到整個城主府變得比以往更加的繁忙,一大堆的資料數據拿進拿出,人人臉上都帶著震驚和不可思議的神色,會議接連不斷的開,每一次都有新的突破和發現。

最為震驚的莫過於科研所里的研究人員,姜明提供的晶元裡面是一個能量防禦罩的有關科研項目,僅僅只是這幾天的研究,就讓他們對量子領域和其他各方面有了新的認知,隨著研究的深入越發震撼。

要不是唐武明壓著沒有透露晶元出自姜明之手,他天天都要被一堆鬍子花白的研究人員圍追堵截。

確定了晶元中所擁有的東西的價值和真實性之後,唐武明也終於放下心來和姜明合作,並表示半個月之後,他需要的東西就會去西南地區和他匯合。

搞定了建城所需要的大量人力物力財力之後,姜明和曹江海動身前往西南地區,在唐武明的大隊人馬到之前,能把西南地區的勢力整合是最好的。

為了抓緊時間,姜明和曹江海冒險闖了幾個被變異生物完全佔領的城市,最後用了一個星期的時間趕到了西南地區的德陽縣,和白吳他們到的時間相差無幾。

車子開進德陽縣內的時候已經是傍晚時分,曹江海說道「頭,老白他們現在的位置應該在我們後面,我們要不要停車在這等他們?」

姜明看著四周到處都是的變異生物,點頭說道「找個變異生物少的地方,放信號彈等他們來。」

很快,曹江海將車子停在了德陽縣靠郊區地帶的一排民房前,這裡的變異生物相對而言比較少,而且視野比較空曠,發射信號彈看的也清楚。

清理掉民房內的變異生物之後,曹江海在屋頂放了幾發信號彈,信號彈劃過逐漸暗下來的天空,指引前進的道路。

曹江海接著把火點上,一邊煮著速食罐頭一邊問道「頭,怎麼不把老黃和念念一起叫來,他們這段時間神秘兮兮的,不知道在地下研究室搞什麼秘密實驗。」

姜明站在天台邊緣,感受著晚風徐徐吹拂著說道「秘密,等以後你就知道了。」

見姜明不說,曹江海也自覺的沒有再多問,專心煮著罐頭。

姜明看著太陽已經完全消失,世界又陷入了一片黑暗當中,原本這時候家家戶戶應該點亮燈火,可如今卻是漆黑一片。

偌大的德陽縣像一座無人鬼城一般,看不到一點光芒和人煙,他們這裡燃燒著的火焰,卻是格外的醒目。

而這樣醒目的火光,無疑成了夜間變異生物最好的目標。

「頭,罐頭煮好了,趁熱吃。」

曹江海走過來將熱氣騰騰的罐頭遞給姜明,看了一眼周圍正在靠近的變異生物,大口吃著罐頭,燙的不停的哈著氣,含糊不清的說道「頭,我去把這些雜碎給解決了。」

姜明點了點頭,拿著罐頭吃了起來,他也想看看,這五年時間過去,曹江海的實力如何。

雖然單從綜合數值上來看,曹江海已經有了三千點,但是姜明覺得他全力爆發之下,實力遠不止如此。

只是周圍的這些變異生物都比較弱,沒有值得讓他出全力的對手。

曹江海換上了一對暗金色的鐵指環,直接從樓頂翻身而下,身在半空就是一拳隔空砸了出去。

一股剛猛的拳勁自他的拳頭上爆發而出,這架勢有點像拳法家的攻擊。

但是曹江海的職業是盜賊,這一拳應該是為了更好的發揮他的裝備優勢,以及他釋放的一個拳法技能。

一拳下去,民房正前方的一排變異生物呈扇形直接被轟成渣。

緊接著曹江海對著這些變異生物左一拳右一拳,打得遊刃有餘不亦樂乎,沒有一頭變異生物能在他手中撐過一拳的,如果有,那就兩拳。

三千點綜合數值的強大實力擺在這,如果不是紫金獸級別的怪物,曹江海壓根發揮不出全部的實力。

幾分鐘的時間后,戰鬥結束,民房周圍變異生物的屍體倒了一地,曹江海深呼吸一口氣,連汗都沒有怎麼出,縱身一躍輕鬆回到房頂。

拿起剩下的半個還熱著的罐頭,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姜明正準備去布置一些陷阱和警報機關,忽然耳旁若隱若現聽到了陣陣粗重又虛弱的喘息聲,隱隱約約還能聽到有人在喊「救命。」

「有人在喊救命。」

「啊,什麼,哪裡?」

曹江海放下口中已經被他掃蕩一空的罐頭問道「頭,你是不是聽錯了,我什麼也沒有聽到啊。」

「噓。」

姜明做出噤聲的動作,閉上雙眼,下一刻,他感覺整個世界都變得無比安靜,彷彿一切都慢了下來。

火焰燃燒木頭髮出的噼啪聲,曹江海的呼吸聲,風吹動樹葉的聲音,樓下變異生物的血液流淌的聲音,泥土當中的蚯蚓翻動泥土的聲音。

在這樣的狀態下,姜明的五感變得極其敏銳,耳中聽到的呼救聲更加清晰,意念彷彿脫離了軀體,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飄去。

。 順親王府內,順親王妃一回來,就被氣病了。

朱管家前去向獨孤鶩復命。

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她真是那麼說的?」

獨孤鶩聽罷,手中的棋子舉在半空中遲遲沒有落下。

啪的一聲,一枚白子落在了獨孤鶩的棋盤上。

南秀夫人竊喜道,能贏獨孤鶩一回,可真不容易。

「獨孤,你可算是撿到寶了,如此重情重義的前輩……女子,嫁給你,還真怕你糟蹋了。」

虛偽。

獨孤鶩眼眸沉了沉。

什麼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這話,她一定也和東方離說過。

退婚時,一回頭就成了一別兩寬,各生歡喜。

鳳白泠的嘴,騙人的鬼!

朱管家稟告后,就行禮退下了。

風晚推門而入,他眼眶還有些發紅,帶迴風早時,風早只剩一口氣了。

那是他惟一的兄弟,差點就被死了。

「稟爺,風早的傷已經穩住了,暫無生命之憂,只是公主府那邊,需要再派人手過去。屬下願意前往。」

「風晚,你也別難過,風早的運氣已經很好了,他遇到的人是戰狂蕭君賜。」

「蕭君賜,他怎麼在大楚?」

風晚救迴風早時,風早已經意識不清醒,下手之人的身份他並不知情。

風晚一陣后怕。

若是北歧蕭君賜,風早根本沒有活路。

北歧攝政王蕭君賜,和獨孤鶩年齡相仿,他也是獨孤鶩最有力的競爭對手之一。

他的貪狼軍是各皇朝中,非常棘手的存在。

與其他軍隊不同,貪狼軍只有一千人,可就是這一千人,足以撕開最精銳的軍隊的咽喉。

lixiangguo

葉雲凈此時也喊道。

Previous article

蕭耀揚全身一震,滿臉驚駭,聲音也顫抖起來:「你,你……」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