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隨後,方回就看清了來人,這是一個看起來只有十五六歲的少女,身高一米五左右,飄逸的長發幾乎要挨到地面。

在少女的手上和腳上,各有一串鈴鐺,當少女有所動作的時候,她身上的鈴鐺就會叮鈴鈴作響,而這些聲音在傳出的時候,就會變成詭異的歌聲。

方回只見得少女雙手將她脖子上掛著的一顆珠子捧在手心,微閉著雙眼,嘴裡念念有詞。

隨後在,少女的身邊,無盡的紅色火焰開始蔓延,這些火焰組成了一朵又一朵迷幻的蓮花,這些蓮花開放在虛空中,刺啦啦~

死獸的黑煙還有周圍的死屍全部都燃燒了起來,而那些死屍卻是毫無反應,任憑火焰將他們吞噬。

方回在一旁看的是目瞪口呆,這個看起來奇奇怪怪的少女,竟然是這麼的強大。

少女將周圍的死屍清理乾淨之後,就急急的朝著方回打了一個手勢,那個意思是,要方回跟著她走。

方回沒有猶豫,他跟上了少女。

少女似乎是對政翰秘境相當的熟悉,她帶著方回走了一段距離,躲避了很多波的死屍之後,竟然來到了一座小村莊里。

這個小村莊,非常的破敗,周圍靜悄悄的,顯然這裡已經被侵染過了,百姓全部都變成了死屍,不過此時他們都不知道到哪裡去了。

直到現在,方回才發現,原來這個小女孩,並沒有他想象中的那麼強大,她其實也就是一個擁有特殊能力的人,但是真實戰力並不強大。

小女孩帶著方回走到村子里的一處人家,進去之後,裡面非常的乾淨,而且吃的喝的應有盡有,方回就知道,這裡應該就是小女孩的住處了。

他對著小女孩道謝道:「非常感謝出手相救,不知道你是?」

小女孩安靜看了一會方回,打了幾個手勢。

方回皺著眉頭,小女孩竟然不會說話,而且她的手勢,方回也是看不懂。

這就犯難了,方回根本無法知道小女孩的任何消息。

方回說道:「不好意思啊,我看不懂你的意思。」

小女孩想了想,就拿了一個小木條,然後在地上寫上了兩個字。

方回順著念道:「妖歌,你的名字叫做妖歌?」

小女孩點點頭,露出了微笑。

隨後小女孩拿出了一點吃的遞給方回,她示意方回好好休息,便是出去了。

第二天,妖歌叫醒方回,她帶領著方回繼續趕路。

一路上,到處都是死屍,幾乎走到哪裡都可以看的見他們的身影。

這些死屍,大部分都是政翰秘境中的土著,但是偶爾方回也能看見興龍大陸的武者,只不過此時他們都是一副相同的樣子,完全沒有了自己的神智。

不過神奇的是,有著妖歌的帶路,方回完全不用去擔心會被這些死屍圍攻。

妖歌的身上,似乎是有著一股神秘的力量,這力量可以完全將死屍的感知封閉掉,讓方回和妖歌他們即使是從這些死屍中通過,他們都不會有任何的反應。

甚至於方回就算用自己的手掌接觸這些死屍,他們都感應不到方回的存在。

在死屍的感知中,方回他們就像石頭木頭一樣,完全沒有生命力。

而妖歌身旁,散發著暈紅的迷幻色彩,她所過之處,有著空靈的歌聲響起,而在妖歌方圓3米之內的死屍,都會自燃起來,像是給神秘的妖歌披上了一層更為神秘的衣衫。

方回完全可以確定,這個妖歌不是一個普通的女孩。

兩人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就這樣子趕路走了3天,方回此時竟然也是驚人的平靜,完全不著急去尋找靈慧石了。

冥冥中直覺告訴方回,只要跟著妖歌,他就能找到靈慧石,靈慧石和妖歌一定是有著什麼關聯。

不過這種關聯現在方回還看不出來,他就是想知道,妖歌要帶他去往哪裡。

妖歌帶領方回的路途,好像是要朝著不被污染的空間方回趕去。

因為隨著時間的推移,方回發現空間的壓迫力變弱了,同時天空中瀰漫的污染之力變得少了。

更重要的是,方回隱隱間感覺到了天地靈力在變得濃郁,好像他們在朝著政翰秘境中正常的空間趕去。

終於,在第7天的時候,方回只感覺到身上的壓力一松,他的眼前頓時變得明亮了起來。

這裡不再是破碎的大地和昏暗的殘陽,這裡有著和煦的春風和白色的祥雲,有著明亮的藍色的天空,最重要的是,有著雖然不濃郁但是完整的天地靈力。

這裡竟然是如此的美好! 甚至方回都在懷疑,他到底有沒有處在政翰秘境之中,畢竟兩者之間的差異真的太大了。

方回剛剛和藍玉煙進來的時候,看見的是破碎不堪的大地和昏暗的天空,但是此時見到的卻是比興龍大陸還要高級的空間。

方回很是差異,他向後退了幾步,眼前的景色一變,他又重新回到了那種陰暗的環境之中。

方回明白了過來,原來政翰秘境之中存在著這麼一個明確的分界線,有一種力量硬生生將政翰秘境劃分成了環境完全不同的兩個部分,很可能興龍大陸上所謂的試煉只是有完整法則和靈力和那部分空間。

方回摸了摸鼻子,還真是夠倒霉的,在傳送進政翰秘境的開始,原來他就和別人不一樣了。

「師兄,這裡有人。」

方回重新回到了有完整法則的空間部分,正思索間,聽到了不遠處有人在說話。

方回抬頭,遠遠就看見幾個人影在向著方回他們飛掠過來。

不一會方回眉頭一挑,竟然笑了起來,這兩個男子,方回見過,是蘇家的人。

「是你。」蘇耀文和蘇建中靠的近了,他們才看清楚方回的模樣。

「你是方回?」蘇耀文和蘇建中擺起了防禦的姿勢。

當初在政翰酒樓的時候,他們站在蘇以情的後面,可是見識過方回的種種奇妙。

不過方回擺了擺手說道:「你們緊張什麼?我對你們蘇家雖說談不上友好,但是也沒有敵意吧?」

待方回擺明了態度,蘇耀文和蘇建中緊繃的身體才慢慢放鬆下來。

蘇耀文說道:「沒辦法,這個地方步步危機,我們必須要警惕。」

蘇建中也接話道:「就是,這個地方太詭異了,一不小心就可能陷入危險之中,如果剛開始我們就有這個覺悟的話,現在也不可能和蘇以情表妹走散。」

方回哦了一聲,他剛才沒有看見蘇以情的時候就感覺到了奇怪,原來是半路遇到了危險,四個人走散了。

「繼續剛好碰上了,要不然我們就一起走?剛好有個伴?」

方回笑著詢問道,而蘇耀文和蘇建中對望一眼,他們同時將目光看向了妖歌。

薄少,戀愛請低調 這個奇怪的女子,自從他們見到的開始一直保持著沉默,最重要的是,他們之前根本沒有見過這個女子,他們肯定這女子不是24家族的人?

她是誰?她又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方回看出了蘇耀文和蘇建中眼中的警惕,他笑著解釋道:「放心吧,她叫妖歌,應該是政翰秘境的土著,她是我的夥伴。」

妖歌?政翰秘境的土著居民?

蘇耀文和蘇建中眼中充滿了震驚,蘇耀文更是忍不住的問道:「方回,你是怎麼辦到的?不是都說政翰秘境中的土著非常的狂暴,難以接觸嗎?你們這是?」

蘇耀文和蘇建中看著一直安靜在旁邊的妖歌,實在是無法和他們得到的消息相互吻合。

方回哈哈大笑道:「可能是因為我的魅力太大了吧,走吧,我們不要在這耽誤了太長的時間,還是去尋找你們的表妹吧。」

蘇耀文和蘇建中點點頭,他們覺得方回的話很有道理。

但是這個時候,方回們只聽得叮鈴鈴聲的作響,原來是妖歌在打著一個又一個的手勢。

「你既然找到了自己的夥伴,那我也該回去了。」

蘇耀文看著妖歌的手勢,一字一句的解釋道。

方回一愣,問向蘇耀文道:「你能看明白妖歌的手語?」

蘇耀文點點頭說道:「略懂一些。」

這個時候,妖歌已經開始向著政翰秘境中的破碎空間部分走去了,不一會她的身影就消失在了方回他們的眼前。

蘇耀文和蘇建中大吃一驚,說道:「她怎麼進入禁區了?」

那個充滿著稀薄地獄之力,昏暗無邊的空間,還真的就像是一個禁區,武者的禁區,誰進入其中,都要死。

要不然就是被死屍圍攻,要不然就是被死獸咬死,但最可能的,是被其中的自然災害吞沒掉。

禁區之中的自然災害,真是突如其來外加聲勢浩大,如果不是擁有特別的能力的武者,還真的就會死在裡面。

直播之極限人生 方回沒有向蘇耀文和蘇建中解釋妖歌的事情,不過就在他們準備離開的時候,突然就聽見了劇烈的叮鈴鈴的響聲。

方回的神色一變,這是妖歌手腳上的鈴鐺在響,而且這個響聲的頻率,分明是妖歌在劇烈的奔跑,她遭遇了危險!

方回猛然抬頭,他果然就看見妖歌在急速地朝著方回他們跑過來。

在跑過來的同時,妖歌也向著方回他們打著手勢:「快跑,後面有敵人。」

敵人?

方回的眉頭一挑,難道是死屍?

不可能,無論是死屍還是死獸,這些東西完全受到妖歌的壓制,他們不可能把妖歌逼迫到這種地步,那麼就是另有其他的東西了。

轟!

就在妖歌的不遠處,方回突然看見在妖歌的身後有一道攻擊向著她襲擊過去。

方回身形一閃,帶著妖歌躲過了這道攻擊,隨後他看向破碎空間部分,那裡,正有著無盡的黑煙在翻滾,黑煙中籠罩著兩道人影,向外擴散,但是絕對不會越過分界線半步。

方回發現這兩道人影身上穿著黑袍,身上竟然有生機瀰漫,這是兩個武者,並不是死屍。

漸漸地,黑煙消散,露出了這兩道人影,他們皆是有著猩紅的眼眸,在眼睛一開一合之間,有著凌厲的紅色光芒閃過。

「景翔師兄!」

「南宮俊賢!」

蘇耀文和蘇建中同時驚呼一聲,顯然是無論如何都不會想到,竟然會見到這麼兩個人。

方回驚訝的看著蘇耀文、蘇建中和黑袍之下的兩人,他問道:「你們認識?」

「嘎嘎,當然認識,這不是蘇耀文和蘇建中兩個小屁孩嗎?」

黑袍之中,一男子的聲音響起,似乎也是非常的驚訝。

「景翔師兄,原來你沒死。」

蘇耀文和蘇建中都是大喜過望,不過就在他們想要上前的時候,卻是被方回給攔了下來。 「別過去,這兩個人不正常。」

方回察覺到這兩個黑袍人,體內都是具有濃濃的腐蝕之力,不過奇怪的是,他們的身體竟然沒有受到影響,實力反而是提升了不少。

這兩個黑袍人,充其量也就是天王境的實力,可是憑藉這他們身上的黑煙,他們真實的戰力估計可以比肩尋常的人皇境的強者了。

這中增幅的力量就有點恐怖了,在大境界上,是很難能跨過去的,但是今天方回就看到了例外。

「嘎嘎,竟然被發現了呢。」

剛剛說話的男子獰笑一聲,反而是說道:「將那個小姑娘交出來,我就饒你們一命,否則你們都要死在這裡。」

蘇耀文和蘇建中都是大吃一驚,他們問道:「景翔師兄,你在說些什麼?」

蘇景翔卻是說道:「哼,上次進來歷練的蘇景翔已經死了,現在的我是黑魔教的黑袍景翔。」

「黑魔教?」

蘇耀文和蘇建中都是驚怒道:「師兄,你竟然加入了黑魔教。你難道不知道這是一個徹底的邪教嗎?」

蘇景翔毫不在意地說道:「這個世界上,實力為尊,只要有了實力,投靠邪教算什麼?」

「師兄,沒想到你現在竟然墮落到了如此的境界,真是太讓我們失望了。」

「讓你們失望?如果你們不將那個小姑娘交出來的話,你們就不僅僅是失望這麼簡單了,而是要去死。」

蘇景翔陰森森的說道,完全不顧及他們同姓之間的情分。

蘇耀文和蘇建中也是蘇家的天驕,都是有著自己的驕傲,他們知道蘇景翔已經進入了邪教,自然是不願意將妖歌給交出來。

「嘎嘎,既然你們這麼的不識相,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那你們就都去死吧。」

蘇耀文冷哼一聲,說道:「雖然你是我們的師兄,但是我們的現在比起你來也不差,我和蘇建中聯手,未必就會怕了你。」

「哦?是嗎?」蘇景翔冷笑一聲,說道:「沒有感受過這種力量,你們都是無法察覺到它是有多麼的強大啊。」

蘇景翔身上的黑煙翻騰更劇烈了一些。

咻咻,蘇耀文和蘇建中兩人對望一眼,分別從左右兩個方向攻擊向了蘇景翔。

蘇景翔右手手指輕彈,他身上的濃煙頓時化作兩條繩子一左一右迎上了蘇耀文和蘇建中。

這由黑煙化成的繩子,異常的難纏,竟然很輕鬆的就將蘇耀文和蘇建中抵擋了下來。

而且繩子還會散發出腐蝕的力量,不停的侵蝕著蘇耀文和蘇建中的身體。

蘇景翔甚至連動都沒有動,蘇耀文和蘇建中就抵擋的很吃力了,他們之間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突然,這兩條繩子化作一道閃電一般,瞬間就穿透了蘇耀文和蘇建中的身體。

他們的身體瞬見枯萎,變得乾枯起來,而吸收了蘇耀文和蘇建中的升級的黑煙卻是變得更加的濃郁起來。 我的女兒你惹不起

lixiangguo

「這就是你從毒蠍王和血剎王那裡搶奪來的神皇傳承吧,瞬間爆燃精血,再配合你原本的天賦技能『狂化』,一瞬間使得自身實力暴漲三倍,這個附魔的神通也很實用,雖然不增加招式威力,但是附加上的天地之毒卻是危險的很,你也的確是有囂張的資本。」葉無鋒雙目微眯點頭道,此時暴狼王的這一擊已經能夠威脅到四級神皇境,甚至五級神皇境了。

Previous article

「師哥,你沒事吧。」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