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隨後蘇薇兒回到自己的房間沐浴洗漱。

收拾穿戴好之後回到寶寶的房間,走進臥室看到了陸少宸。

“媽咪!”

寶寶興奮喚道,直接就要衝到蘇薇兒懷裏,蘇薇兒趕緊上前抱着這個調皮的小東西,還真的不拍摔倒了。

蘇薇兒抱着寶寶,看向陸少宸,“你去洗澡吧!我陪着寶寶!” 之前襲擊林婉兒的時候,寧一秋根本沒露面,就算之後醒了,也扯不到他身上來。

只要把眼前這一關過去,然後儘快將那兩個襲擊林婉兒的女人送走,一切就沒問題了。

雖然功敗垂成,但寧一秋也不氣惱,一次不行那就來第二次,反正這次也弄死了張誠一個兄弟,自己也不算白忙活一場。

可是讓他沒想到的是,一個大佛寺弟子突然說道:“各位道友,這件事究竟是何人所爲,等傷者醒了一問就知道了,眼下還請各位先回房間,免得再生意外。”

什麼?

寧一秋心中一驚,這才知道原來諶小冰還沒死。

但是這怎麼可能!

自己之前已經將對方重傷,還留了三道神光,按理說此人應該絕無生還的可能啊!

但是他隨即想到,上次拍賣會的時候,正是張誠出手,將性命垂危的寶主給救了回來,纔得到了先天八卦圖解。

難道……張誠不光能治病救人,還有本事起死回生?

寧一秋瞬間心亂如麻、暗叫不好。

一胎三寶:墨少早上好 如果自己沒被人看見,就算諶小冰亂說,也不會有人相信。

但是現在自己被逮了個現行,如果等諶小冰醒了,指認是自己所爲,那可就麻煩了。

不行,絕不能讓此人醒過來。

寧一秋暗自打定主意,等過了這一關,無論如何都要除掉這個隱患。

他也明白,經過這件事,張誠絕不會再離開這些人半步。

不過他並不擔心,崑崙山流傳數千年,保存有不少上古祕術,想要悄無聲息的弄死一個重傷之人,對他來說也不算太難。

就算施展這些祕術要付出一些代價,以寧一秋的財力,也算不上什麼。

幾個與神君觀交好的山門,猶豫了一下,開口勸道。

“張誠,這位大師說的對,眼下還是你那位朋友的安危重要。”

“既然此事不是寧一秋做的,那這件事……就此揭過如何?”

“一切以大局爲重,咱們還是先回去吧。”

面對這些人的勸說,張誠始終不做聲,只是緩緩走了過去,將林婉兒抱了起來。

仔細一檢查,張誠發現林婉兒並沒有受什麼傷,只是體內有種奇怪的毒素,心脈被封,讓她昏迷不醒,但是卻沒有生命危險。

這點東西對他來說不算什麼,很快就逼了出來,然後扯下了林婉兒頸後的符紙。

“唔……”

林婉兒睫毛動了動,很快醒來,睜開眼睛,看見張誠的臉,長出了一口氣,悠悠說道:“沒事了?”

張誠遞給她一個安心的微笑,“你怎麼就知道沒事了?”

“我知道你肯定會來救我,看到你,肯定就是沒事了。”

張誠聽見這句話,心中突然一陣刺痛,“你沒事了,但是某些人就有事了,你看看周圍,看看有沒有認識的?”

林婉兒聞言,立刻轉頭朝人羣看去,目光很快落在了兩個試圖躲閃的人影上。

“就是那兩個女人,她們將我騙過去,然後突然偷襲我!”

一聽這話,衆人的目光隨即轉了過去,落在兩個神色驚慌的女人身上。

圓光臉色一肅,立刻就要上前拿下這兩人,誰知道還沒等他走近,地面突然劇烈震動起來,兩道黑影突然破沙而出,閃電般將那兩個女人吞了進去。

“有妖物!”

“何方妖孽,居然敢在大佛寺行兇!”

在場的都不是普通人,雖然事發突然,但很快就反應了過來,各種法寶符咒瞬間飛出,襲向兩隻沙妖。

寧一秋也是雙手一揮,祭出乾坤印,狠狠砸了過去。

乾坤印一出,在半空中迅速變大,最後化爲一方直徑十幾米的大印,帶着毀天滅地之勢飛速落下。

“一秋師侄,快停手!”

“留活口!”

周圍人一見,連忙開口提醒,但寧一秋就像是沒聽到一樣,根本沒有收手,操控乾坤印直接落下。

那兩隻妖物也不知道是被乾坤印的氣勢所懾,還是突然傻了,居然不閃不避,就這麼眼睜睜的看着如山般的大印砸在身上。

“轟!”

隨着一聲巨響,兩隻妖物的腦袋瞬間被乾坤印壓成了肉泥,黑血四濺。

衆人一臉駭然,連忙趕了過去,這才發現這兩隻妖怪形似蜈蚣,但每一隻都有水桶粗細,身體兩邊的也不是節肢,而是類似章魚觸鬚一般的東西。

一個道士抽出一把寶劍,劃開了妖物的肚子,將那兩個女人拖了出來。

但是一檢查,才發現這兩個女人已經氣絕身亡,連魂魄都沒有留下。

“唉……”一個法師長嘆一聲,說道:“寧師侄,你太沖動了。”

“是啊……”另一個法師也說道:“這下人死了不說,連魂魄都消散了,什麼也問不出來了。”

寧一秋的臉上也滿是懊悔,心中卻是惱怒不已。

讓林婉兒昏迷的毒素,可是從一種上古異蠍的毒刺上提取的,按理來說,至少能讓人昏迷三天。

但是沒想到張誠只是隨意一弄,就讓林婉兒醒了過來,而且還當場指認出了襲擊她的兩人。

如果這兩個女人供出自己,那就真的是死定了。

所以寧一秋根本來不及多想,只能殺掉這兩個女人滅口。

但是就算要殺,也不能自己親自出手,只能另想辦法。

這兩隻沙妖,是寧一秋從小養大的,之前對付張誠失敗,一直潛伏在大佛寺附近養傷,此時突然出現,果然讓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不過寧一秋也明白,這兩隻沙妖只要一現身,基本是沒可能在這麼多法師手下逃走。

所以他只能祭出乾坤印,用最強的攻擊,連人帶妖一起殺掉。

看着周圍的目光,寧一秋深吸一口氣,強作平靜的說道:“不好意思各位,我也是一時心急,所以出手重了點。”

周圍人緩緩搖頭,連聲嘆氣,不過死都死了,大家也沒什麼辦法。

玉虛子眉頭緊皺,若有若無的看了寧一秋一眼,沉聲對張誠說道:“這兩人被妖物所殺,也算是得到報應了,此事就此揭過,如何?”

張誠看向寧一秋的眼神中滿是嘲諷,然後才轉向玉虛子。

“就此揭過?我兄弟現在還在上面躺着,你告訴我怎麼揭?那兩個女人跟婉兒無冤無仇,平白無故的沒理由偷襲她吧?人雖然死了,但背後總有指示之人,她們兩個該不會剛好是你們崑崙山的吧?” 陸少宸伸手拿起手錶,看着,目光也是那般溫和。

隨即看向窩着一動不動的女人,直接道:“送給我?”

蘇薇兒還是沒有迴應,雙手緊緊的揪着被子,遮着自己紅透的臉頰,心根本不受控制的跳動的厲害,她也不知道自己這到底是怎麼了,送個禮物有必要緊張成這樣。

陸少宸就盯着沒有說話的女人,脣角的笑意越發的深邃。

倒是沒有繼續逼問這個女人什麼。

隨後試戴了一下手錶,自喃道:“還不錯!”

蘇薇兒裝着沒有聽到,也沒有迴應。

陸少宸看了一會兒,或許連他自己都不在知道這對於他來說只是一塊普通的手錶,但是此刻心情比做了一項大項目似乎還要高興。

將手錶取下來放在了牀頭櫃上,牀上躺着一動不動的女人,挽脣一笑。

伸手拉開被子,只是這女人倒是把被子拉的緊,陸少宸用力扯了被子,才扯了被子出來蓋在自己身上。

蘇薇兒又怎麼察覺不到這個男人躺在了身後,雙手緊緊握在心口的位置,本來睏意來襲想要睡覺,但是這會兒卻怎麼也睡不着了。

下一秒。

蘇薇兒整個身體直接被抱在結實有力的懷抱之中,那熟悉男性荷爾蒙氣息瞬間將她全身包裹,背靠的溫暖這一刻讓她更是渾身侷促起來,只是這樣靠着。

男人腦袋枕在她的脖頸上,呼吸的熱氣如數灑在了蘇薇兒的脖頸之上,無不是刺激着蘇薇兒全何時能的神經都在顫抖着。

只聽到耳邊響起低沉磁性的嗓音,猶如低音彈奏的大提琴,暈染耳膜。

“怎麼想着送給我手錶了?”問話的語氣如此溫柔讓人沉迷。

蘇薇兒不回話。

看着這個女人還是沒有迴應,陸少宸伸手狠狠在女人的大腿上揪了一把,疼的蘇薇兒不禁驚呼的一聲,猛地側頭瞪着身後的男人,“你幹什麼?!”

陸少宸沒好氣的看着懷裏的女人,“我還以爲你不會說話了!”

蘇薇兒瞪着他。

只聽到男人沒好氣道:“就送個禮物有必要羞成這樣!”

這話說的蘇薇兒更是無地自容的感覺,懶得理他,收回視線,閉上眼睛。

陸少宸又怎麼會看不出來,平時看上去像是母老虎一樣,現在臉皮子倒是薄成這樣。

抱了她一會兒,倒是沒有繼續說什麼,再說下去,適得其反,這女人還不得跟他翻臉了。

“好了!你送的我很喜歡!”

蘇薇兒當然聽到了這話,她承認聽到這男人的話,心真的在被愉悅着,可以說心情似乎很好,完全也沒有方纔那樣緊張感。

她現在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一夜好夢。

翌日。

蘇薇兒照顧寶寶起牀,穿衣,吃了早飯送寶寶去幼兒園。

今天送了,之後恐怕就不行了,明天也要正式開工上班了。

陸少宸照常去工作,只是蘇薇兒發現這個男人今天戴着她買的手錶,坐在沙發上,腦袋全都是昨晚那個男人說的話,越想,心越是跳動的厲害。

她這到底是怎麼了?難道還真的對這個男人有好感了。

想到這裏,蘇薇兒忙的打住自己,他幫了自己,只是感激而已。

只是越這樣想,卻仍舊覺得蒼白無力。

算了!不管了!不要想這種想不通的事情!

這日倒是沒有什麼事情可做,明天週六,但她的工作還是要繼續,現在她唯一想要的就是讓郭子珉去坐牢。

這個混蛋!!

越想越是氣!

不能在想這麼糟心的事情,看了一部愛情電影來緩解自己的心情,只是看着電影溫馨甜蜜的場景,心不由得感觸,雖然只是電影,但仍舊嚮往這樣美好的愛情,只是這對她來說似乎已經遙望而不可及。

當初一個錯誤的決定害了自己,更害了自己的父親,如果可以從頭來一次,或許她應該堅定下去,但是堅定之後的結果呢?

想到這裏,想到一個人,心突然一陣的難受壓抑的感覺。

就在這時一陣手機鈴聲突然響起,蘇薇兒接起電話,放在耳旁,“喂!什麼事?”

那端傳來男人問道聲,“你做什麼?”語氣聽上去是那般的柔和。

蘇薇兒回答道:“沒做什麼?看電影!”

“看什麼電影?”陸少宸繼續問道要追根究底了。

蘇薇兒沒有回答:“你有什麼事嗎?”

只聽到陸少宸輕佻的聲音回答道:“沒事就不能給你打電話了!”

這話聽上去,兩人的關係似乎很不一般一樣。

若是之前陸少宸這麼無聊的打來電話,她肯定直接掛了,但是今時不同往日,聽到他這麼無聊的話,她竟然完全沒有想要掛斷的意思,甚至可以說已經完全沒有之前的那樣厭惡的感覺。

“那你想說什麼?”蘇薇兒問道着。

“……”

“就是想和你閒聊而已!”

話落,蘇薇兒眼眸和驟然一緊,“你不是一直很忙,現在有這麼閒了?”

“難得清閒一下!”

蘇薇兒是不知道這個男人是吃錯什麼藥了,無聊到這種程度了。

“那你想說什麼?”

似乎和這個男人完全沒什麼可以聊的。 玉虛子臉色一變,斥道:“張誠,你什麼意思!”

寧一秋也冷哼一聲,正氣凌然的說道:“這兩人的確是我們崑崙山的沒錯,但究竟做過什麼,現在也說不準。僅憑你們的一面之詞,就想誣陷崑崙山,你認爲諸位道友會信你嗎?”

張誠搖了搖頭,用森冷的目光看向寧一秋,“你錯了,我張誠做事,向來不管別人信不信,只要我確定就行了。而你剛纔的作爲,已經足夠證明了……”

“所以……”張誠面色平靜,一字一句的說道:“今天你死定了,耶穌也保不住你,我說的。”

說完,張誠往前走了一步,看向寧一秋的目光中,升騰起無限殺機。

周圍人一聽張誠的話,一個個面面相覷,駭然不已。

法制社會,誰敢在衆目睽睽之下殺人,更何況此時張誠想殺的,還是崑崙山的少宗主!

圓光一看張誠的表情,就知道對方絕不是說着玩的,立刻宣了聲佛號,對他喊道:“張道友,大局爲重!”

青城山的玄空也來勸說,“張誠,眼下這種環境不宜動手,當忍辱負重。”

玄空的話很明白,現在是在大佛寺,崑崙山的弟子可是來了不少,而且還有玉虛子在,就算要動手,也等以後再說。

張誠搖搖頭,“多謝……不過這仇,我忍不了!如果諶小冰醒來,這傢伙還活着,那我就不配當他的兄弟!”

說完,張誠抽出哭喪棍,對準寧一秋。

“我只殺此人,跟別人沒關係,還請大家不要插手,不然會有什麼後果,我不知道!”

一聽這話,所有人都是嘴角一抽。

在場的法師,都是來自於排行前列的大山門,許多在法術界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

面對上百法師,張誠居然還敢開口威脅,這份膽氣魄力,不得不讓人動容。

此時面色最不好看的,其實是崑崙掌門玉虛子。

他也不是白癡,當看到那兩隻沙妖的時候,心裏就已經確定,這件事的確是寧一秋乾的。

但那又怎樣?

寧一秋畢竟是崑崙山少宗主,他玉虛子的徒弟,地位何其尊貴。

就算要罰,那也是崑崙山的事,哪裏輪得到區區一個神君觀指手畫腳。

lixiangguo

「我親哥哎!在咱們哥幾個面前咱就別裝純了行嗎?天乳女神都被你搞到手了,你會不知道什麼是ktv公主?」李輝無語道。

Previous article

直到此刻,眾人才反應過來,客棧中頓時炸了開來,其中那位原本渾不在意,看起來三十多歲,一身江湖豪客打扮的中年文士模樣的男子更是瞳孔一縮,望向孔老三的目光中有著一絲狂喜及駭然。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