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隨即便是有人附和起來,他們滿心期待著秦毅手中的丹藥,雖然拍賣場對於以物易物的規矩是賣主挑選買主,可他們怎麼甘心放棄這些珍貴丹藥就這麼離開?

「我只要一粒小培元丹,這株數百年份的老葯便是你的。」一人拿著乾巴巴的老藥草,面色理所當然的說道。

「我不要小培元丹,我只要一粒暴血丹。」一名內勁武者說道,說著舉起自己引以為傲的寶貝,只是一枚堪堪三百年份的靈果。

「我也要小培元丹!」

眼見著有人帶頭,不少人都是壓迫了過來,紛紛拿出要交換的寶貝,有一些則是完全糊弄,拿著一株完全不知名的垃圾靈草,也想換取丹藥,如同秦毅就是一條大肥羊,隨便就能宰上幾刀。

露出有些諷刺的笑容。

「你們要的丹藥我都有。」

周圍人安靜了下來,目光緊緊盯著秦毅。

「趕緊的吧,大家時間都寶貴,耽誤一刻便少一刻。」有人出口催促著說道,目光閃了閃。

「但我就是不換。」秦毅咧嘴一笑。

「所有對外出售的丹藥,我都交給了紫色星辰,他們擅自做主給購買了去,只留給你們幾粒,這就不能怪我了。」

「你們若是想要,去找那個王老闆去。」

「哦對了,買不到的話回家洗洗早點睡,夢裡啥都有。」秦毅咧著嘴,不氣死人不罷休。

「你找死!」

「快點把丹藥交出來,別逼我們動手!」

「我們這麼多人就在這裡站著,不給我們一個交代,你休想離開這裡!」

……

一道道凌厲的目光加上狠辣的聲音從四周傳來,虎視眈眈,隨時都會上去將秦毅洗劫乾淨。

「秦毅是我們秦家人!你們最好不要亂來!」

秦思竹神色緊張,站在秦毅旁邊,但是臉上還是氣勢洶洶的說道。

「嘿?秦家人?秦家人算什麼東西?得罪了我們武道界的人,一樣滅了你!」一山羊鬍老頭陰測測的說道。

他們這些人根本不在乎這些世俗之人的權勢,除非是大的嚇人的身份。

這個小子他們從來都沒有見過,能是什麼角色?

如果真的厲害,怕是早就搬出來壓下他們了。

秦思竹瞳孔一縮,手心出了一層汗。

湯圓大眼睛有些不高興的盯著周圍這些人,朝著秦毅靠了靠,有些害怕。

「給我林天宇一個面子,在這裡鬧事怕是你們也無法順利離開。」林天宇上前一步,橫在秦毅面前。

「林天宇,你雖然厲害,可我們人多,勸你還是不要淌這趟渾水,免得自誤!」山羊鬍老者色厲內荏的說道。

秦毅坐在沙發上,面色淡然的看著這些跳樑小丑,隨即從空間戒指中再次摸出一顆靈果遞給湯圓,湯圓大眼睛眯成了一條線,抱著靈果就啃了起來。

秦毅咋舌,這種超過百年份的靈果靈植其中蘊含恐怖的靈氣,普通人很難承受得住其中滋補力量,而湯圓就像個無底洞,接連吃了兩顆一點事都沒有。

真不知道她是什麼體質,而且他從王世功跟黃牙老者的對話中知道,這丫頭一個月沒吃沒喝,居然還這般的精神、健康,這就有點恐怖了,要知道即便是秦毅,一個月不吃不喝也是有些難受的,必須要源源不斷的吸收天地元氣,補充身體能量平衡。

這一幕讓眾人看到,額頭青筋直跳,他們渴望的東西在這小子手中居然成了普通的糧食?

寵妻成癮 「湯圓?還能吃嗎?」秦毅摸了摸她的頭髮。

湯圓眯著大眼睛,重重的點了點頭。

「給,小培元丹,你嘗嘗。」秦毅摸出一粒翠綠色的丹藥。

湯圓直接送進嘴裡,宛如嚼糖豆一般,嘎嘣嘎嘣脆,讓得周圍人心中簡直在滴血。

就連林天宇都是額頭飛過幾抹黑線。

這不是純粹挑戰他們的底線嗎?秦毅這個大傻逼,不找點麻煩心裡不自在啊……

林天宇都想罵罵這個騷包了。

然而秦毅對他有贈丹之恩,林天宇這個人對於恩怨這種東西,分的很清,一顆向武之心還算堅定。

「小子,一人一顆小培元丹,我們立刻離開,否則你休想踏出這個大門!」

山羊鬍老者氣的心臟都要跳出來。

「小丫頭的零食你們也想搶?你們這群大男人也太沒有臉皮了吧?」秦毅笑了笑,再次扔了一顆給湯圓,湯圓一張笑臉紅撲撲的,望著秦毅的目光滿是喜意。

嘴中傳出來的咯嘣聲音,一下一下就宛如夢魘,在他們腦海中充斥。

「各位,我們紫色星辰沒有強買強賣的規矩,交易完成還請速速離開!」

這個時候王世功從簾幕後面走了出來,交易到了那麼多丹藥,他心中還是十分興奮的,只是可惜……小培元丹那種丹藥對方竟然不接受交易……

現在賣他一個順水人情,同時維護一下拍賣場的規矩,倒也不錯。

「王老闆……」

山羊鬍老者面色僵硬。

面對尊者高手,他不敢放肆。

「怎麼?想在我們紫色星辰鬧事?」王世功面色一冷。

「不敢……」

眾人微微低頭,面色狠厲的盯著秦毅。

秦毅莞爾一笑。

「一群螻蟻,趕緊滾吧,想要找我要丹藥,我隨時恭候,不過嘛……找我的時候記得身上多帶點寶貝。」

到時候殺了人,奪了寶,也不算是白白動手。

他們自然是不知道秦毅心中的打算,一個個臉色陰沉的如同能夠滴出水來。

「走!有的是時間陪他玩,這個環龍區說小不小,但是說大,也不算大!」

一群人臨走前瞪了秦毅一眼,風風火火的走出了交易大廳。

王世功表情有些奇怪。

重生之打造娛樂帝國 「這位道友,出去還請務必小心啊,你現在怕是已經成為眾矢之的了……」

「呵呵,你這話是認真的嗎?」秦毅表情似笑非笑。

「額……」王世功額頭湧出一絲汗珠,摸了摸鼻子,「看來一切都在道友掌控之中……王某出來還是唐突了……哈哈哈。」

秦毅擺了擺手,拉著湯圓起了身。

「走吧,不知道多少人等著我呢,真是掃興!」 「等等!」

「秦毅你瘋了?你真打算就這麼大搖大擺走出去?」

秦思竹趕緊走到了秦毅面前。

「秦兄,現在怕是蔡家兄弟,還有華山劍派青城派那些人都在這周圍藏著,貿然出去確實很危險啊……」

林天宇也是上前一步說道。

「哥,我們乾脆通知家裡人吧?我們家若是有人出面,應該是能夠保住老四的。」林子文說道。

「對!我再通知我們秦家高層,不過就不知道我們秦家有沒有人願意出面了……」

秦思竹擔心這點,畢竟有些人巴不得秦毅去死,他死了之後他們將會有更快捷的方法得到專利權……

特別是今天秦家認祖歸宗,以後已經算是天都秦家的一份子。

「不用了,有些人要找死,我豈能攔著他們?」

秦毅淡淡說道。

「對了,還有什麼武者活動沒有?乾脆把身上一些沒用的東西都給出手,給湯圓換點零食。」秦毅笑著說道。

三人面色一僵,王世功也是額頭黑線直冒。

零食……

靈植靈果靈草靈丹為食,簡直奢侈到了極致,怕是七玄閣都沒法這麼去養一個女孩。

湯圓聽了大眼睛晶亮晶亮的盯著秦毅,她還不怎麼會說話,不知道是因為人多,還是什麼別的原因,到現在就說了一句話。

然而秦毅卻能清楚的感受到後者眼睛中傳遞出來的情感波動,那是一種信賴與依賴的結合。

兩人第一次見面,這種感覺很奇妙,彷彿都被對方的精氣神給吸引住了。

無關任何感情,純粹是一種直覺。

「秦兄……你真的還要去那種地方嗎?怕是紕漏會越來越大啊?現在若是想對策,指不定還有機會從天都市逃出去,到時候你利用你身上的資源,完全可以再殺回來。」林天宇十分中肯的說道。

「無妨,我心中自然有把握。」秦毅已經做了決定,很少會再因為什麼而改變。

更何況,面對這些螻蟻,他當真是不屑一顧。

剛好利用這一二十天時間,了解了解天都市的一些情況,包括地下世界到武道界。

即便是他再有信心,心中有個底總是好的,免得因為什麼事情陰溝里翻了船,那樂子可就大了。

怕是會被朱小雀,七玄閣的那些手下笑話死。

對了,還沒有聯繫一下焰姬,也不知道七玄閣這次是否真的會過來,不過那些人既然傳出來這些信息,想來不會是空穴來風。

秦毅倒是想要看看,焰姬經過這幾個月的修鍊,是否有什麼長進?

畢竟秦毅提供的資源並不少,而且現在的七玄閣可以說就是在她的控制之下,完全可以隨意調用資源修鍊,以她的天賦怕是很快就能大真人巔峰。

然而從大真人到尊者,卻是一道門檻,不過若是秦毅助她,門檻也就不再是門檻。

若是焰姬也打算去見識見識那仙門,秦毅或許會幫她一把,將這個門檻邁過去,而若是沒有這個打算,秦毅也不打算多此一舉,畢竟自己修鍊領悟尊者的奧妙,要比外力幫助要好一些,對於後續的提升也大有裨益。

這般想著,秦毅已然是邁步走出了交易大廳,走到了紫色星辰的門口。

這裡之前那個被秦毅一指斬傷的門侍已經消失不見,被送去治療,位置換成了另一個人。

「一路走好!」看到秦毅出來,那個見識過秦毅實力的門侍連忙低頭,恭恭敬敬的說道,朝著門外做出了一個請的手勢。

秦思竹全程心不在焉,心情惶惶不安。

林天宇林子文對視了一眼,無奈的搖了搖頭,他自己的選擇,也沒辦法了。

「秦兄,我知道這附近有個很大的武者交流聚會,如果你真的想去的,我倒是可以帶你去。」

「只是那裡人多眼雜,如果你身懷重寶的消息傳到那裡,怕是更多人會對你有想法,到時候要注意的可就不止這些人了。」

「如同那青城派、華山劍派的高級長老們,流雲閣還未出現的高手,甚至一些形意古派的人,怕是如今都在那裡。」

林天宇將他的擔心說了出來。

一旦讓那些人惦記著,怕是秦毅真的要死翹翹了。

那些長老級別的高手,必然是問鼎尊者,都是一個宗派的坐鎮人物。

遠非這些真人級別的小魚小蝦可以比擬,更不是蔡家那些不入流武者能夠相提並論的,人家是真正的名門古派坐鎮級別的人物。

「正好,這些人才能代表華國武道界的實力,剛剛那些跳樑小丑,實在是讓人沒有一點興趣。」

秦毅笑著說道。

林天宇無奈,攤上了這麼一個禍害……只得走在前面帶路。

「大少爺、二少爺,目標出來了!」

就在秦毅他們離開紫色星辰之後,附近無數道目光都是收了回來,如同什麼都沒發生一樣,有些人則是迅速隱匿到暗處。

「有機會沒有?」電話那邊傳來蔡光榮的聲音。

「林家大少一直跟在旁邊,沒有機會,我們即便是一起出手,也沒信心在林大少手中拿下他,最後反倒是會成全別的勢力!」

這邊的人彙報說道。

「好,我知道了,繼續讓線人監視著,千萬不要跟丟了,所有信息實時跟我彙報,只要林天宇不在他身邊,讓人立刻給我拿下他。」

「拿不下他你們便不用回來了,聽到沒有?」蔡光榮聲音嚴厲說道。

「是,少爺!」

對於蔡光榮的命令,他們不敢違背,雖然他不過是個二世祖,可他們這些武者吃他們家那碗飯,必然是要為他們家辦事,聽從蔡光榮蔡光輝兄弟二人差遣。

類似的一幕,並不僅僅是只發生在蔡家兄弟身上。

不少打扮普通的人都是逐漸隱匿的去,目光始終聚焦在秦毅周圍,這些人顯然跟蔡家乃是同一目的,而他們沒有急著動手絕大部分原因也都在林天宇身上。

林天宇名氣並不是一天兩天,他們林家的咒術比較詭異,再加上林天宇天賦卓絕,年紀輕輕便學透了林家的東西,現在一般真人大真人哪裡是他對手?

他們也擔心貿然出手被別的勢力撿了漏。

「師兄,我們直接去找師傅他們吧,讓他們出手直接擒住那小子,到時候我們什麼都有了,若是遲了一步發生什麼意外,那可真是得不償失!」華山劍派那名被秦毅爭奪過去碧藍吊墜的立華劍修張口說道。

對於秦毅,他自然是非常討厭,如果能抓住,他必然要讓對方嘗嘗什麼叫劍氣噬骨的痛苦。

「我也覺得這樣最保險,林家那位嫡長子實力肯定不弱,沒有摸清楚嫡系的情況下讓師傅他們動手是最保險的辦法。」

有人附和同意。

「等等,看看他準備去哪裡?現在通知師傅,怕是等師傅到了他已經跑了。」

一群小尾巴就這麼跟著,離得遠遠的,很難讓人發覺。

卻不知道在秦毅神念之下,所有人都無所遁形,幼稚的就像是孩童。

「好奇怪,居然沒有人找你麻煩?」

秦思竹有些不可思議。

「我都覺得你走不出去那個拍賣行的。」

「咳咳……我覺得可能是因為我哥,畢竟我哥可是天都市有名的年輕高手。」林子文昂著頭說道。

「秦毅,這次你要是安全離開天都市,以後你可要好好謝謝人家林天宇林大少。」秦思竹連忙說道。

「呵呵,秦兄對我有贈丹之恩,都是應該的。」林天宇笑著說道,天都這邊很多武者確實是畏懼他,很多都被他教訓過,這很正常。

實際上也卻是如此,那些人沒有動手的很大原因是因為林天宇,畢竟沒有人知道秦毅的身份,秦毅的身份也只是在江南行省那一塊火爆,還沒有傳揚出來。

秦毅拉著湯圓,忽然停住了腳步,「放心吧,麻煩都聚集在一起,就快要來了。」 「聚在一起?你在開什麼玩笑?」秦思竹盯著秦毅。

「我的意思是,該來的麻煩一個都沒少,只是時間還沒到罷了。」秦毅笑著說道。

「還想吃東西嗎?」說完秦毅歪著頭,盯著湯圓。

湯圓大眼睛轉了轉,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

「哈哈哈。」秦毅被逗笑了。

「別給我省錢,只要你能吃,我能給你源源不斷的糖豆。」秦毅拿出一個玉瓶,晃了晃,裡面大概有十來顆,不是之前的小培元丹,而是一種養氣的丹藥,遞給了湯圓。

湯圓歡喜的抱著瓶子,拔開瓶塞,倒出一粒青色丹藥,上面花紋密布,很是好看。

「嘎嘣嘎嘣!」

每嚼一口,林天宇的心臟便狠狠抽搐了一下。

lixiangguo

「看來我不在幾天,過得很安逸呀?」

Previous article

趙二虎的兇狠手段,趙大龍的威脅,這一切都讓我明白,這幫人沒有一個好東西。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