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陸軒從眾人身上掃了一眼,一百五十人的先遣部隊,這完全在陸軒的接受範圍之內,而且這群人中以青少年居多,戰鬥力強的並不多,換言之,就算是這批人轉移走了,對於南宮家留下來的整體實力並沒有多大的影響。

「自然沒問題。不過……他們的實力似乎並不是太強大啊。」陸軒緩緩開口道,一百五十人之中,太虛境巔峰的僅有南宮天翰一人,太虛境後期的有三人,除此之外,太虛境初中期的僅有十五人。其餘人-大多在歸元境層次,甚至有些年紀小的僅僅只有煉神境。

再活一萬次 南宮烈呵呵一笑道:「我對九華盟還是十分相信的,想必葉盟主一定會給我們安排一個安全的休養之地,這種實力,夠了。」

陸軒看了南宮烈一眼道:「九華盟一定不會辜負南宮兄的信任的,他們所需要攜帶的東西可都準備好了?若是沒有其餘事情的話,我們這便啟程。」

「都準備好了,請陸兄引路吧。」南宮烈拱了拱手。

陸軒點點頭,隨即轉身往外走去。要將這些人送走,自然要藉助暗影堂布在這裡的隱秘傳送陣,而此刻南宮家眾人之中一道道告別之聲也不斷傳來。

「宏兒,去了九華盟切莫荒廢了修鍊。」

「熔兄,我家那小子就拜託你照顧了,以後,你就是他半個父親。」

「爹,娘。孩兒走了,你們一定要保重。孩兒在九華盟等著你們!」

……

毫無疑問,被南宮烈先一批送走的大多是各個家庭之中的後輩,這樣才能夠保證各家的香火能夠保存下來,而且送走小輩也不會引起一些族人的不滿,至於那些中年武者,乃是必要的守衛力量。

離開了南宮家所佔據的山谷。一行人開始在離火之森中跋涉起來,陸軒對於這邊的路途不熟,根本分不清方向,更不記得暗影堂的隱秘傳送陣在何方,不過好在有著宋建白在。在他的帶領下,眾人很快朝傳送陣進發。

這一次陸軒倒是沒有去通知易勇,這種事情,自然是由他來做主,易勇來不來都無所謂。

「到了。」宋建白開口出聲,在一處空地上停了下來,隨即只見他取出一枚令牌,利用這令牌催動一道法決,一道青光射出之後,眼前的空地上頓時散發出了一陣柔和的光芒,一道傳送陣緩緩顯形。

「翰叔,一切拜託你了。」南宮烈朝南宮天翰拱手道。

「定不負家主所託,家主也要保重,老夫在九華盟靜候家主到來。」南宮天翰正色道,其實最開始他是沒想著要先走的,但南宮烈表示他不能走,而南宮天佑言語不便,也無法擔此大任,但此行必須得有個太虛境巔峰坐鎮才行。

南宮天佑此時也上前拍了拍自己兄長的肩膀,一切盡在不言中。

「天翰長老,我這裡有一封書信,你到了九華盟之後,可以將其轉交給葉盟主,葉盟主一定會安頓好你們的。」陸軒取出一封密封好的書信遞給南宮天翰道。

南宮天翰自然是小心的保管好,陸軒之前誇下海口,保證南宮家在九華盟地界上無憂,如今這封書信,無疑相當於是一道引薦函。

一切交代好之後,南宮烈便是開始組織南宮家眾人一個個的踏入傳送陣之中,看著光芒不斷的閃爍,南宮家的族人一個個消失,南宮烈心中有些惆悵,又有些放鬆。

惆悵是因為南宮家終於還是被逼得放棄了這片生存了許久的土地,放鬆是因為哪怕留守在這裡的南宮家之人全軍覆沒,那南宮家的火種也終究是保存了下來,便是連烈焰水晶球,南宮烈也一併交給南宮天翰帶走了。

將最後一個南宮家族人送走之後,宋建白再度掏出了那枚令牌,重新封閉了這裡的結界,傳送陣的痕迹頓時消失,看上去並無異樣。

陸軒轉頭朝南宮烈道:「我答應南宮兄你的事情都已經辦完了,接下來,就請南宮兄祝我一臂之力了。」

南宮烈笑笑:「陸兄不必擔心留下來的族人不盡全力,他們的後代都已經被送走了,再也沒有了後顧之憂,而且他們也知道,想要自己的後代過得好,想要再見到他們,唯有幫陸兄你處理好事情。」

陸軒點點頭:「如此再好不過,三日之後,我等離開離火之森,前往天聖城!」

南宮烈滿口應下,心中也微微有些激動,天聖城,那可是司空家的總部!自己等人雖然將赤焰城鬧了個天翻地覆,甚至還催動了赤焰宮的自毀之陣,對方家造成了極為嚴重的打擊,但對於司空家而言,這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影響。

南宮家真正的仇人還是司空家,南宮烈心中已經大定了注意,這次就算是無法重創司空家,那也得鬧他個天翻地覆,狠狠的從司空家身上咬下一塊肉來,讓司空家知道,南宮家,不是這麼好拿捏的!(未完待續。。)

… 高達七層的天宇樓,是天聖城中最為出名的酒樓之一,裡外裝飾極盡奢華,樓頂呈六角狀,極為對稱,幾乎沒有絲毫偏差。若是站在這樓頂上,便能夠看到其上刻畫著無數符文,以樓頂的六個角為基座,構建成了一道聚元陣,四周的天地元氣全部被陣法所吸收,灌入整座樓閣之中。

而天宇樓的外部亦是巧妙的雕刻了無數符文,在不影響美觀的情況下,將樓頂聚元陣所吸納來的元氣全部都鎖在了樓閣之內,可以說,整座天宇樓就是一個強大陣法師的傑作。

如此大手筆建成的酒樓,自然不是一般武者能夠消費得起的,來往這裡的武者,無一不是身價不菲,其價格從一層到七層以此提高,七層作為距離聚元陣最近的一層,價格更是天價,而想登上第七層,除了足夠的錢之外,還需要有著一定的地位才行。

此刻在天宇樓一層大廳的角落裡,兩個年輕人正端坐於此,其中一人身著白袍,給人一種和煦儒雅之感,而另一人卻是身材高大,哪怕只是坐著不動都給人一種淡淡的壓迫感。

毫無疑問,這兩人便是陸軒與敖澤了,一天前,暗影堂與南宮家的人便是全部遷徙到了天聖城附近,不管是暗影堂還是南宮家的人,對於天聖城都不陌生,但陸軒作為第一次來到八方聖殿地界的人,對天聖城卻是兩眼一抹黑,所以在行事之前,陸軒決定先來天聖城看看,而在城內逛了一圈之後,便是來到了這有名的天宇樓坐坐了。

天宇樓一樓是最熱鬧的地方,因為天宇樓名氣頗大。導致許多武者都以來到天宇樓用餐為談資,而這一樓的價格雖然比其餘酒樓高上不少,但卻還在接受範圍之內,是以大多數有一定身家卻又不是太豐厚之人,都會選擇這天宇樓一樓。

「這裡的東西味道一般啊,也沒見好吃到哪裡去。這酒倒是還不錯。」敖澤毫無形象的吃著桌上的一盤盤菜肴說道。

陸軒笑了笑:「這裡也就只是第一層而已,面向的經營對象主要是大眾,畢竟來這裡的都不是什麼真正的大人物,東西能好到哪裡去,想要真正體會這天宇樓的妙處,我估摸著至少得到三層以上。」

「呵呵,這位小哥說得不錯,來這第一層的,大多都是慕名而來。花點錢來增加一點談資而已,他們又哪裡會知道,想要體會這天宇樓的妙處,至少得上到三層以上才行,這第一層,與普通酒樓並沒有多大的差距。」此刻,陸軒兩人桌旁的一名青衣老者笑呵呵的開口。

陸軒倒是沒想到會碰到陌生人搭訕,當即笑了笑道:「想來前輩應該是去過這三層以上了?」

青衣老者捋了捋鬍子微微一笑道:「倒是去過一次第四層。第四層除了元氣濃度遠勝於這第一層以外,便是食材也不是第一層能夠相比的。各種珍稀靈獸的肉應有盡有,主廚的也是四品靈廚師,所烹出的菜肴損耗的靈氣極少,既保持了肉質之中的靈氣,又保證了味道的鮮美,的確不錯。」

敖澤放下筷子瞅了老者一眼道:「既然你說得那般好。如今怎麼又在這一層?」

青衣老者哈哈一笑道:「老夫可不是身家豐厚之輩,能夠頓頓都去那四層享用,平日大多數時候都是在這第一層而已,況且,誰規定四層好就必須得上四層?以老夫的眼光來看。這位小哥也不是一般人,定是不缺錢的,如今不也在這第一層?」

陸軒笑了笑,心中倒是微微提起了一絲警惕,他畢竟不知道這老者的身份,若是讓對方察覺到了什麼,如今孤身在這天聖城之中,可是插翅難逃。

「前輩這次可看走眼了,在下雖然承蒙祖上庇蔭,日子不算拮据,但真要花一大筆錢只為了享受一次還是辦不出來的,況且,這天宇樓也只是名聲在外罷了,有那上第四層的錢,倒不如買點丹藥和靈材,花點修鍊上。」陸軒淡淡說道。

「是極是極。」青衣老者笑得更歡,又道:「老夫平日所見,年輕之人貪圖享樂者多,像小哥這樣不貪享樂,注重修鍊的反而少見了。」

聽到老者的誇讚,陸軒只是笑了笑,並未接話,端起酒杯默默喝酒,他做出這幅模樣,意思已經很明顯了,那就是不欲再談,一般見到這種舉動,對方都會識趣的閉嘴。

不過這一次陸軒卻是算岔了,那青衣老者彷彿根本沒有看到陸軒的動作一般,繼續笑盈盈的道:「聽小哥剛剛的話,似乎並非是這天聖城之中的人吧?」

陸軒聞言微不可查的皺了皺眉,這老者的感覺也未免太敏銳了些,一般來說,就算是陌生人感覺對方有緣說上兩句話,話題一過也就不會再多說了,但這老者卻打蛇棍隨上,越聊越深入。

陸軒不由得想起了一種人,那便是類似九華盟暗影堂這種的存在,其實在九華城之中,也是到處布滿了九華盟暗哨的,他們分佈在九華城各個地方,盯著一切可疑的人,而且會主動跟那些可疑的人搭話,查探對方的身份和目的,保護著九華盟的安定,與執法隊可謂是一明一暗。如今這老者表現出來的,與這種暗哨的特性不正是一模一樣么?

想到這,陸軒的警惕之心陡然間提升起來,悄悄的給敖澤傳音,讓他注意說話,隨即陸軒才開口回答這老者的話。既然對方問話了,那陸軒若是不回答反而顯得更可疑了。

「呵呵,前輩果然目光如炬,在下乃是赤焰城之中的人,前幾天赤焰城那邊出了大事情,無奈之下只得遷徙到天聖城來。」陸軒微微一笑道。

「噢,赤焰城。」老者咂吧著嘴,點點頭道:「聽說赤焰城乃是被南宮家的人給炸了,嘖嘖,南宮家也是好魄力啊,赤焰城可是他們的大本營,竟然捨得啟動自毀之陣,倒是讓方家吃了個大大的虧,不知道小哥乃是赤焰城誰家的人?老夫我也是喜歡到處跑的人,赤焰城倒也不陌生,說不定還跟小哥的長輩認識呢。」

陸軒聞言心中暗罵,他現在已經肯定了八分,這老傢伙十有**是司空家布下的暗哨,否則的話哪裡會問這麼深,若是一般人,陸軒自然可以不加理會,但這老者卻不同,一旦自己露出一些破綻被他差距,萬一他動用司空家的力量將自己抓起來拷問一番可就完了。(未完待續。。)

… 「在下的家族只是個閑散的修鍊家族而已,並無多少名氣,家族裡也沒有什麼實力強大的長輩,說出來前輩也未必知道。」陸軒笑呵呵的道。

「原來如此,老夫倒是在這天聖城呆了不少年頭了,對天聖城說不上了如指掌,倒也了解得七七八八,小哥初來乍到,若是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地方,老夫說不定能夠幫得上點忙。」青衣老者笑眯眯的出聲。

陸軒聞言只是笑了笑,他要辦的事情,怕是沒幾個能夠幫得上忙的,更何況他對這老者的底細一概不知,更不會輕易開口了,天底下可沒有白掉下來的午餐。

就在此時,前方一陣噪雜之聲傳來,只聽得一名壯漢喝道:「掌柜的,怎麼都沒有桌子了,趕緊給哥幾個安排個座位。」

「哎呀,真不好意思客官,今天人有些多,這第一層已經坐滿了,要不您幾位去第二層坐坐?」第一層的掌柜笑眯眯的迎了上去說道。

那壯漢瞪了他一眼道:「你以為我不懂行情嗎?第二層跟這第一層相比沒什麼兩樣,但價格卻高了一倍。」

說話間,壯漢目光不停的在四周逡巡著,很快便是落到了陸軒這邊所在的角落裡,隨即便是眼前一亮,徑直朝這邊走了過來。

陸軒本以為這人是沖自己來的,正微微皺眉之際,卻看到壯漢一行人朝旁邊那老者走了過去,陸軒嘴角頓時掛上了一絲笑容,這壯漢倒也來得及時,自己正好不想跟這老者再交談,來個插科打諢的正好。

「老頭兒,你一個人霸佔這麼一大張桌子。未免太過分了吧。這一頓我請了,你給我騰個位置出來。」那壯漢走到青衣老者身邊伸手一拍桌子,頓時在桌上留下了幾道清晰的指印,天宇樓一層的桌椅都是用烏木所制,更是被煉器師加持過一些加固陣法,這壯漢這般隨意一拍就能留下指印。倒也算得上有點本事。

青衣老者抬頭看向這壯漢,壯漢卻是毫不畏懼的跟老者對視,他今日特意帶幾個朋友來天宇樓開開眼界,誰知道碰上沒有座位這種事情,若就這麼走了,未免太掉面子,說什麼也得弄個座位到手。

青衣老者不慌不忙的給自己重新斟了一杯酒,微微一笑道:「老夫年紀大了,體力不行了。這坐久了就站不起來,幾位若是想要這座位,不妨來幫老夫一把。」

這壯漢聞言頓時目光一凝,這老頭是不想讓啊……他心中冷哼一聲,用目光示意了一下左右的幾人,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幫你一把!」

話音一落,他旁邊的兩人便是大踏步的上前。一人抓住青衣老者的一隻胳膊,欲要直接將其提起來。壯漢嘴角已經掛上了一絲冷笑之色,給臉不要臉,非得給這老頭一點苦頭吃吃不可。

陸軒饒有興緻的看著這一幕,這壯漢的舉動正合他意,幫他試探一下這老頭的實力,雖然他不能肯定這老者的身份。但卻感覺得到這老者絕對不是一般人,雖然從表面上看起來,這老者也不過只有歸元境後期的氣息而已。

果不其然,只見那兩個對青衣老者出手的人奮力一提,但老者的胳膊竟是紋絲不動。不僅如此,便是那老者手中握著的那杯酒都不見絲毫波動,彷彿根本沒有察覺到兩人的拉扯之力一般。

老者緩緩飲下杯中之酒,笑呵呵的道:「我是人老了沒力氣,怎麼你們年輕人也沒有力氣?看來我還是只能繼續坐在這裡了。」

壯漢眼中閃過一絲惱怒之色,沒想到這老傢伙還不是個省油的燈,若是一般情況下,摸不清對方的底細,他也就罷手了,不過現在這麼多人看著,他哪裡拉得下面子。

「那看來還得我親自來請了。」壯漢摩挲著拳頭大步上前,右手猛然用力,屈指成爪,狠狠的抓在了老者的肩頭,之前這壯漢隨意一掌都能在桌案上拍出指印來,一看便是擅長手上功夫的,這一爪的力量絕對小不了,若是實力一般的武者,這一爪之力就能直接將肩頭捏爆。

「嗯?」這一爪抓上去之後,壯漢眉頭微微一凝,他感覺自己像是抓在了一塊鐵板上一樣,不,比鐵板還硬,就算是鐵板,他這一爪下去也能捏成一個鐵球。

不過他如今是騎虎難下,一聲暴喝之下,抓住老者的肩頭奮力一提,欲要將其直接甩出去,但只聽得咔的一聲傳來,老者的身體紋絲不動,反而是壯漢自己用力過猛,右手關節咔咔作響,他感覺自己彷彿提著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座山一般,根本無法撼動。

壯漢頓時惱了,猛然間抬腳直接朝老者踢了過去,這一腳頓時攜帶著一股勁風朝老者襲去,令四周圍觀的人情不自禁的替這老者捏了把汗。

「砰!」一道響聲傳來,壯漢這一腳狠狠的踢在了老者的椅子上,但出人意料的一幕出現了,他這一腳不但沒能踢碎老者的椅子,反而是一股強大的力量從椅子上反震而出,猛然間將壯漢震出一丈有餘。

「呵呵,年輕人,這麼大火氣可不行。」青衣老者笑呵呵的說道,絲毫不以為意,陸軒倒是眼中精光閃過,這老者,絕對有著太虛境的實力,能夠表現得這麼風輕雲淡,怕還不是一般的太虛境。

現在就算是傻子也明白了,這老者絕對不對簡單,壯漢深深的看了老者一眼,暗暗調息了一番,才化解了腳上傳來的陣陣痛意。

這一次,他沒有繼續找老者的麻煩了,雖然說服軟很丟人,但那也得看跟誰服軟,明眼人都知道這老者不好惹,他若再不知好歹的動手,就是愚蠢了,當然,這口氣還是得出的。

壯漢目光這一掃之上,便是看到了一旁的陸軒,見陸軒笑盈盈的看著自己,他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心裡憋著的一口氣總算是找到了釋放的地方。

「小子,你看什麼看!」壯漢朝陸軒喝道,見壯漢朝陸軒發難,這次輪到那老者笑眯眯的看熱鬧了。

陸軒啼笑皆非,說道:「這裡這麼多人看,我就不能看了?」

壯漢冷笑一聲,大手一揮,他那一幫兄弟頓時朝陸軒這桌圍了過來,隨即說道:「你們兩個人霸佔這一張桌子,也太浪費了,要不要我們幫你騰騰地方?」

話音一落,壯漢身後那幾人紛紛摩拳擦掌,剛剛在那老者那裡吃了癟,心中正不爽,陸軒這裡既然送上門來了,正好好好出一口氣。

本來準備散了的圍觀眾人一見似乎又有好戲看,不由得再次圍了過來,剛剛那老者露了一手,不知道陸軒這裡是不是也有些本事。

不過陸軒的表現卻是讓他們失望了,只聽得陸軒哈哈一笑道:「在下正好吃完了,幾位要坐的話,請便就是。」(未完待續。。)

… 陸軒此言,可謂是大大出乎眾人的預料,不管是圍觀之人,還是壯漢那群人都微微露出一絲錯愕之色。

「還以為又能看一出好戲呢。」

「這年輕人也太沒脾氣了。」

「那壯漢是城內一個幫派的頭目,俗話說閻王好惹,小鬼難纏,那年輕人怕是認出了他的身份,乾脆忍了下來。」

圍觀之人的私語之聲不斷傳來,此刻那壯漢臉上也浮現出一絲得色,剛剛在那老者那裡丟了臉,如今見陸軒這麼識相,自感大有面子,頗為得意的朝他幾個朋友看了一眼,顯然是在顯擺他還是有點面子的。

那老者見陸軒一句話不說就服軟了,倒也沒有感到意外,只是笑眯眯的看著陸軒。

陸軒此刻沒有絲毫不好意思的模樣,其一他並不想在天聖城之中鬧事,其二,他也想擺脫那老者,正好借著這壯漢找茬來脫身。

倒是敖澤顯得有些不忿,他身為妖獸,食量本就大,雖然剛剛吃了不少,但也只是半飽而已,不過陸軒既然選擇了讓座,敖澤自然是遵從的,看了那壯漢一眼后輕哼一聲站了起來。

只是他這一眼卻是惹毛了那壯漢,陸軒之前那麼快就服軟了,這壯漢自然想當然的認為他們好欺負,當即一拍桌子喝道:「瞪什麼瞪,再瞪把你眼珠子挖出來!」

此言一出,敖澤這下可真是受不了了,此前陸軒是主動想走也就罷了,但如今這壯漢卻是相當於指著他鼻子罵,身為妖獸,敖澤本來就有些凶性,更何況身為妖皇境的存在。若是放在山林之中那可是獨霸一方的存在,哪裡容得被這壯漢喝斥。

敖澤轉頭看了陸軒一眼,見陸軒沒有什麼指示,當即重重的哼了一聲,學著那壯漢的模樣,狠狠一掌拍在桌子上喝道:「瞪你了又如何?」

話音一落。只聽得咔嚓一聲傳來,之前陸軒兩人所坐的那張桌子徹底的碎裂開來,碎屑連著桌上的盆碗嘩啦啦的掉落在地。

敖澤這一手可謂是驚住了那壯漢,半晌說不出話來,此前他倚仗著掌力,兩次三番的拍桌子留下掌印震懾那青衣老者和陸軒,沒想到如今敖澤這一出手卻是直接將桌子拍得粉碎。

「這位客官,小店的桌椅可是造價不菲,您看……」那第一層的掌柜不知道從哪裡鑽了出來。湊到陸軒的身前說道。

陸軒笑了笑,隨手摸出一塊極品元石拋給這掌柜,說道:「敖澤,我們走。」

敖澤又是挑釁的瞪了那壯漢幾人一眼,轉頭跟著陸軒離開。

那壯漢臉色卻是憋得通紅,敖澤露這一手,可謂是當眾打他臉,又是狠狠的折了面子。既然敖澤敢這麼做。那說明陸軒讓座只是因為真的要離開了,可不是畏懼於他。

看著眼前桌子的一片殘骸。壯漢黑著一副臉道:「我們走。」

這頓飯是吃不了了,本來弄到了一個位置,可現在又被敖澤拍得粉碎,就算是掌柜的再搬上一張桌子,他也沒有臉繼續留在這裡了。

「主人,剛剛我是不是衝動了?」敖澤跟在陸軒身後。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陸軒搖搖頭笑道:「這有什麼,總不能讓你受了委屈,再說那壯漢也不是什麼了不得的人物,雖然說做人有時候得裝孫子,但那也得看是跟誰裝。」

敖澤聞言頓時咧嘴一笑:「沒有壞了主人你的大事就好。我們現在是去哪?」

「去逛街。」

「逛,逛街?」敖澤有些納悶,不過陸軒不說,他也就只能跟著走了。

天聖城作為八方聖殿最大的一座城池,跟九華盟有得一拼,城內的武道氣息十分濃厚,再加上最近赤焰城又出了大事,大批活躍在赤焰城的武者都轉移到了天聖城中,街上到處是來往的武者,好不熱鬧。

陸軒雖然是第一次來天聖城,但有著暗影堂提供的地圖,倒也不至於迷路。出了天宇樓不遠,便是天聖城最繁華的地帶東區,這裡不但有各種高消費場所,也有著無數的商鋪,如九華城一般,天聖城不但是八方聖殿武力最強大的城市,也是商業最發達的城市。

一路上走走停停,陸軒饒有興緻的打量著東區這邊的情況,看上去倒也真像是從外地來,到天聖城遊玩之人。

很快,陸軒便是帶著敖澤走到了一處商鋪之前,商鋪名為萬寶樓,很是俗氣的一個名字,不過生意倒也還不錯,進出的客人絡繹不絕。

「走,進去看看。」陸軒說道。

敖澤疑惑的朝前方看了一眼,前方便是天聖城之中最大的店鋪,摘星閣,據說那是司空家自己開設的商鋪,其中的商品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你找不到的。而這萬寶樓看上去生意雖然不錯,但跟那摘星閣還是沒法比的,敖澤知道陸軒不缺錢,向來買東西都會去最大最好的店鋪,沒想到這次陸軒卻選擇了一個不算出奇的地方。

或許主人是不想把錢讓司空家賺了吧,敖澤暗暗想到,隨即快步跟上陸軒,朝萬寶樓之中走去。

看到一位翩翩佳公子帶著一名身材高大的隨從走了進來,站在萬寶樓門口負責迎接客人的小琪頓時眼前一亮,連忙搖晃著婀娜的身姿走了過來,生怕別的姐妹搶先了。

這也算是萬寶樓吸引人的地方,店鋪之內所有的侍者全是女子,而且是身材容貌都是上上之選的漂亮女子,而且萬寶樓並不限制這些女子的自由,若是有客人看上了哪個,只要雙方都心甘情願,那隻需要付出一定的金錢,便能夠輕易的獲得自由之身。

這是因為如此,萬寶樓之中的女子對那些身家不菲的客人都十分熱情,萬一對方看上了自己,從此便能夠過上更好的生活了,再不濟,只要客人多買點東西,這提成也是不少的。至於客人的真有錢還是裝有錢,做她們這行的,一眼就能分辨出來,如眼前進來的這位年輕公子,一看便是出身世家大族,地位不凡之輩。

陸軒如今達到了太虛境六重,更是悟得多種法則,一身氣勢跟普通武者已經完全不同了,雖然還達不到葉無痕那種不怒自威,渾身自然而然的散發的上位者氣息,但比起普通人而言,差別還是很大的。

一踏入萬寶樓,陸軒便看到一名身材高挑,纖腰長腿,身著粉色紗衣的女子朝自己迎了過來,敖澤也是掃了這女的一眼,不過隨後便沒什麼興趣了,他的審美跟人族還是有些差別的。

「歡迎公子光臨我們萬寶樓,我們萬寶樓經營範圍相當廣闊,相信公子一定能夠在這裡找到需要的東西的。」小琪露出一絲淺笑說道。

lixiangguo

一看劉葉那無恥的笑,他們就知道自己的心思被這傢伙給看穿了。

Previous article

越來越多的孩子加入了領取食物的隊伍,就連站在孩子王身邊的那些親衛,也都開始動搖了,他們雖然每天也不缺少食物,可那些都是一些生肉,根本就是難以下咽,他們都不記得自己有多久沒有喝過這麼美味的菜湯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