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陸老爺子從陣法中走出,一雙渾濁老眼,竟是激動地噙滿淚花。

“爺爺!沒事了,咱們…咱們走!”

見狀,陸離心中一酸,不過,他硬是強忍着一股這股感情,故作輕鬆,強顏歡笑道。

在陸離心中,自己的爺爺,與已經去了天火聖域的哥哥陸戰天,是自己今生最爲至親至愛的人,他們若是有什麼閃失,那他定然要拼了性命,上刀山下火海,也要保全他們的安全。

此次,爲了順利讓沈星晉升到天鷹峽谷這等大地王朝中,都赫赫有名的超級宗派,鷲門的沈蒼,竟是採取了這般要挾的卑劣手段,利用他的爺爺,將其引到這裏,企圖殺人滅口,除去障礙。

但是,卻沒想到,事情到了最後,竟是發展到這步田地。

霸道總裁求抱抱 閨女…咱們走吧。”

聽到陸離這麼說,並且查看了一番陸離身體並未有何大礙之後,陸老爺子才高興起來,拉上一旁婷婷而立的少女霓裳,就欲離去。

“此次,謝謝…”

霓裳盯着陸離,美眸一彎,笑着說道。

“該說謝謝的人是我。”

陸離聽到霓裳這麼說,竟是無限認真地道,“想來長空長天兩位長老,應該是你叫來的吧…若是沒有他們及時趕到,恐怕我現在,早就…所以,謝謝你纔是,而且,這件事情連累了你,該給你說抱歉…”

陸離一臉認真,看着少女,感情流露。

他說的是事實,知道他要解救爺爺的事情的人,只有霓裳一人,長空長天此番及時趕到,定人是霓裳在陸老爺子被抓走之後,已經發出了求救信號。

而少女聽到陸離這麼說,並未否認,微一愣之後,笑着說,“既然如此,那哪天…你請我大吃一頓就好了…”

“原來是…哎呀,是閨女你救了我們啊,真是讓老頭子我…好好好,哪天你跟離兒到我那裏,爺爺做好吃的給你們吃!”

此時,陸老爺子彷彿恍然大悟,明白此次的風波,原來是最後,被霓裳叫來的救兵給救了。

“陸爺爺不必這麼說,我只是感覺此事的發生有些蹊蹺,給長老報了個信,哦對了,此番將我劫持的人,修爲高深,應該是鷲門的一位長老…兩位長老他們,應該沒事吧?”

霓裳表情,突然凝重起來,他想起了之前將自己劫持的那個強者,心知事情不妙,關切地詢問道。

“呃…應該說是沒有問題吧…”

陸離說到這兒,竟然有些猶豫。

他之前見到長天長老施展武影,遭受重創,卻是無法感知到長天長老傷勢的程度。

這是長天故意將傷勢掩藏下來的緣故,爲的就是不讓陸離擔憂,所以,陸離也是不明白,現在兩位長老的傷勢究竟怎麼樣了。

之前經歷過的那場生死鬥,陸離也是不願說出口,否則,又要惹人擔憂了。

狂女重生之紈絝七皇妃 他們現在在哪兒?這幾名鷲門的弟子…”

霓裳看着那魏武幾人,目光疑惑。

而面對霓裳的疑惑,陸離也是耐心地解釋了一番,沒有隱瞞。

然後帶領爺爺與霓裳,朝着這萬骨窟之外走去。

這萬骨窟陰冷無比,陰風陣陣,實在不是一個可以長待的地方。

……

而當陸離幾人回到長天長老所處的地方時,經過一番交談,他們也是將今夜所發生的事情說道了一遍,知道鷲門沈蒼長老心懷異心之後,陸老爺子與霓裳,也是心中震怒不已。

然後,長天長空兩位長老也是進入了打坐狀態,之前他們的靈力消耗巨大,必須要及時修煉,治療傷勢。

再說這荒蕪囚籠的荒蕪之力籠罩而下,已經將成片的樹林變成了荒蕪飛灰,很快就會對人體產生荒蕪力量,此刻加強鞏固修爲,也是當務之急。

而當幾人都沉靜下來之時,陸離也是走到一旁的一塊巨石之上,坐了下來,與霓裳一起,望着那無盡的星空,默然出神。

“若是咱們真的出不去,你現在最想做的事情是什麼?”

這時,少女在陸離身旁,輕聲問道。

“嗯?…這件事還真是沒有想過…”

聽到霓裳的話,陸離有些愣神,但是旋即說道,“放心,咱們一定會出去,有我在,這荒蕪囚籠,困不住咱們!”

“我是說…如果,你能不能回答我?”


暗淡夜空之下,少女的一雙眸子仔細地盯着陸離雙眼,美眸精巧迷人,竟是讓陸離看得有片刻的癡了。

“良辰美景,不說喪氣話…”

陸離真的沒有想過,若是自己真的被困在這裏,會做什麼,所以,一時間竟是有些無言以對,只能敷衍。

而見到陸離這番模樣,少女也不再追問,竟是將陸離的一條手臂拽了過來,環在自己的玉頸之上,將自己的腦袋,依偎在了陸離胸膛。

“呃…”

這一瞬,陸離頓時猶如成了化石。

少女的身體,散發着幽幽體香,吸入肺腑,讓人癡迷。

而望着眼前的青絲低垂,安靜地坐過來的少女,陸離做不出任何動作,眼神慌張,身體確實十分安靜,貌似十分平靜。

但是鬼知道,他的心顫抖的厲害,簡直就是驚心動魄!

身體僵硬片刻,陸離看到少女竟是一直安安靜靜,也漸漸平息下來,就這麼坐着。

直到天色變白。

而當天空之上的第一縷光亮將這片廢澗照徹,眼前的狼藉景象,也是令人看得毛骨悚然!

經過昨夜的殊死奮戰,這片空間,已經被破壞了個不成樣子,原本散落在地上的屍骨,變成了白色的粉末,就連那些黑色的猶如鐵樹一般的植物,也都成了殘枝敗葉,不可入目!

不過,最令人驚詫的卻是,那些原本具有生命的生物,很多已經被天空之上,那荒蕪囚籠的荒蕪之力,給吸取了生命精華,殘枝敗葉,變成了灰色,猶如煙塵,一觸,便隨風飄散。

這般景象,令人生駭!

這些植物,率先受到這荒蕪囚籠的侵蝕,接下來,便要對其中的動物,乃至是人,開始侵蝕,知道,榨乾最後一絲生命精華。

“看這番模樣,我們最多,就只有半個月的時間,半個月之後,這片空間,將會是一片荒蕪,再也沒有生命存在…”


長天長老此刻,望着一片狼藉的空間,眼神黯淡。

他雖然與長空長老修爲高深,早就是武影境的絕世強者,但是面對着這等強大的陣法,依舊是束手無策,沒有絲毫辦法。

他們兩人心中的希冀,完全的寄託在那不久之後就要出關的天鷹門門主身上。

若是天鷹門門主成功突破四重武影境,那麼他若是發覺情況,前來營救,便有着一線生機。

但是,就連那位門主能不能成功晉升,都還是個未知數!

“這段時日,我等儘量不要妄動,以免造成靈力消耗。”

此刻長空長老也是說道,一雙眼睛中,充滿了末日之光般的光澤。

“難道,我們就這麼等死麼?”

“是啊,兩位長老,你們武學境界高深,這什麼勞什子荒蕪囚籠,難道真有那麼厲害,讓你們都束手無策嗎?”

“是啊,我們決不能坐以待斃啊…”

這時候,那幾名鷲門的弟子,也是有些慌亂地說道,語氣中,竟是充斥着不甘。

誰都不想這般,安靜地等待着生命末日的來臨…

“想要延遲,就想法獵殺這葬骨廢澗中的一些荒獸吧,利用他們的靈力,或許,還能夠讓我們多堅持一些時日…”

……

死亡,籠罩着整個荒蕪廢澗。

這片空間中的大部分之物,已經被大陣抽乾了精華,消失在空氣中。

這片天地,成了死灰之色。

而困於其中的幾人,也是偶爾獵殺到一頭荒獸,吸取精血,延緩靈力的消失。

不過,那大陣的吸附之力,卻是存在於任何一處空間當中,已經開始對人體內的靈力,造成了侵蝕。

在這種強大的,無形的侵蝕之力下,衆人都是感到,體內的靈力,在漸漸的流逝着。

那幾名鷲門的弟子,心中已經開始絕望,在這種可怖的死亡末日的威脅之下,他們的心智,已經開始渙散,幾人聯手,鑽進了那荒蕪的森林,企圖獵殺更多的荒獸,延續時日…

一處黑色的堅巖之上,陸離安靜盤坐。

他躲避開衆人,獨自一人,在這堅巖之上,猶如老僧入定。

不過,若是仔細辨認,就能夠看得出,他的身軀之上,竟是彷彿有着無數細小的,金色的漩渦,在慢慢蠕動。

那些絲絲縷縷的荒蕪之力,從空間中對着他的身軀侵蝕而去,卻是最後,消失在了他的身體當中。

就像是原本吸附陸離靈力的力量,反而被陸離吞噬了一樣。 第二百一十四章 反噬!

“好詭異的荒蕪力量!竟然攜帶着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毀滅性!”

安靜盤坐的陸離,全身猶如化爲了無數細小的金色漩渦,散發着神異金光,在對那些荒蕪之力進行逆向吞噬。

身爲吞天神皇之子,這種吞噬的力量,乃是自己的獨特傳承,此刻,在陸離身陷絕境之時,動用了出來。

不過,在他驅動身軀的吞噬之力,進行反噬的時候,他也是驚訝的察覺到,這些空間中猶如陰雲密佈的荒蕪之力,竟然極爲的霸道,猶如劇毒侵蝕一般,與陸離的反噬,進行激烈的抗衡!

雖然陸離神皇血脈,吞噬之力更爲的霸道無倫,能夠將其戰勝,一絲一縷的吸收,但是,這種吸收,卻是極爲的花費心神。

而且,最爲要命的是,這種力量,充斥着整個荒蕪囚籠之中,鋪天蓋地,源源不斷!

而衆人的支撐,最多也就半個月的時間,到那時,靈力耗盡,全部都將毀滅!

這可是面對着滅頂之災!

清楚地知道這種狀況,陸離眼眸中,也是閃過一絲凝重,心頭壓力,異常沉重。

他通過血脈的神異,能夠將這裏的部分荒蕪之力給消滅,但是奈何這荒蕪囚籠,乃是數年來,花費了沈蒼全部的心血凝聚而成,想要靠着他自己的身軀,將其全部的消滅,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而且陸離已經嘗試過,動用這種吞噬力量,企圖將大陣給撕裂出一個裂縫,讓衆人逃出,但是這大陣顯然早有防備,一道裂縫出現,那些荒蕪之力便及時的彌補而上,再度將裂縫閉合。

一番嘗試,令得陸離心情沉重。

“看來,只有求老師想辦法了…”

無奈,陸離想出了最後的辦法。

而當陸離想法一出現,一聲喝聲,也是突然響了起來。

“哼!與吞天神皇的血脈進行抗衡,真是無知!”

悠然間,一道金光,從他的手腕處竄了出來,正是小龍。

“嗯…老師,您老人家願意出來了?”



lixiangguo

弒神指第二指.碎神魂.即時發出.

Previous article

唐璐本來是很生氣的,可是這個時候突然地聽見了一個熟悉的聲音,於是也就是疑惑地轉了轉頭,這個時候,出現在唐璐面前的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她的好閨蜜楊夢穎。 “夢穎姐姐!”唐璐在聽見了楊夢穎的聲音之後,也是看見了楊夢穎的,所以這個時候楊夢穎也是很快的就跑到了楊夢穎的面前,雙手緊緊地抱着楊夢穎的,“夢穎姐姐,你終於回來了,我……我好想你!!!”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