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陶萬成動也不敢動,覺得自己像是在做一個漫長的惡夢一樣,疼痛加上害怕,冷汗紛涌如漿,將他全身都濕透了,時間在他的感觀之中流逝的出奇的緩慢,彷彿是漫漫長夜永遠也迎不來黎明一樣。

一盞茶時間之後。

門外又傳來了腳步聲。

陶萬成眼睛一亮。

他知道,是孫玉虎來了。

這位主簿府的公子終於來了。

之前每隔三天,子夜時分,這個孫公子肯定會帶著護衛來這間石屋,將這幾日的雇傭金送過來,順便過問一下事情的進度,按照時間來算,今晚他應該出現了。

他身邊一定帶著高手,也許可以擊敗這青銅修羅鬼影?

陶萬成看到了希望。

一念及此,他剛張口想要呼叫大喊。

就在這時,那青銅修羅鬼影彷彿是知道他在想些什麼,扭頭看了他一眼。

不知道為什麼,當陶萬成對上青銅修羅面具後面那一道似笑非笑的目光,他猛地一個寒顫,然後就任何聲音都再也不敢發出來了。

吱呀!

輕響聲中,石屋的門被推開。

三個人先後走了進來。

為首的正是孫玉虎。

一個多月過去,孫玉虎的肩傷已經好的差不多,也許是那一次失血過多,所以臉色稍微有點兒虛弱,本來就因為酒色過度而虛弱的身體看起來越發虛弱,不過依舊是一副油頭粉面的樣子,身上帶著一股子蘭花香味,即便是在寒風呼嘯大雪紛飛的夜晚,也依舊晃著一面玉骨摺扇。

這位紈絝少爺,正在和身邊的人笑著說這什麼,重又恢復了之前那囂張跋扈的樣子。

但當他推開門進來,一看屋中的場面,頓時呆住了。

醫女有毒:夫君,不可以 「怎麼回事?」

身後兩個護衛模樣的高手,立刻擋在了孫玉虎的身前。

這兩個人是劉元昌安排在孫玉虎身邊的高手。

上一次孫玉虎出事之後,劉元昌因為某些原因,並沒有去報複葉青羽,但卻未雨綢繆,就重金聘請了兩個靈泉境的高手,寸步不離地跟在孫玉虎的身邊,保護這個繼子的安全,劉淚已經死了,如果孫玉虎出點兒意外,那他可就真的算得上是斷子絕孫了。

「什麼人?」

最強軍妻 兩個護衛一左一右,神色冷峻地逼過去。

所謂來著不善,善者不來,兩人身經百戰,在這一瞬間,敏銳地感覺到了石屋中的詭譎兇險。

篝火!

死屍!

鮮血!

半裸昏迷的少女。

燈光下那青銅修羅鬼影,如同虛無,彷彿真的是虛無一樣,沒有氣息,沒有心跳,也沒有元氣波動。

如果不是眼睛看到他的存在,用元氣感知的話,竟然感知不到這個人,兩個護衛相顧駭然,心中萬分警惕,以他們的實力,在進入屋中之前,竟然並未聞到屋中的血腥味,也未感覺到屋中有任何的元氣波動,說明這青銅修羅鬼影的實力,隱隱還在他們之上。

孫玉虎也第一時間往後退了好幾步。

這時候,青銅修羅鬼影終於緩緩地站了起來。

於是躺在地上的陶萬成,就看到青銅面具之下,那一雙一直淡漠的眸子里,似乎是露出了一絲奇異的笑容。

那種感覺彷彿是……

殺戮盛宴的開始!

所有人都覺得眼前一花。

青銅修羅鬼影一步就到了兩個護衛的身前,簡簡單單地雙拳擊出。

這種攻擊甚至都算不上什麼招式,因為青銅修羅鬼影在出拳的同時,沒有絲毫的防禦架勢,整個人空門大開,渾身上下都是破綻。

「找死!」

「狂妄!」

兩個護衛同時怒吼一聲。

對方這樣的攻擊手段,未免太過於託大了。

兩人渾身元氣涌動,光華閃爍,強橫的力量爆發開來,石屋裡頓時勁風呼嘯,腰間長刀瞬間出鞘,刀刃和刀鞘沁骨的可怕摩擦聲之中,寒冷刀芒電射而起,頃刻間絞碎了石屋之中篝火的暗光。

滿屋子都是冷色刀光。

而迎面擊來的只有一對血肉拳頭。

轟!

長刀和拳頭毫無花哨地撞擊在一起。

嘭!

銀芒迸射。

兩柄百鍊長刀炸裂。

破碎的刀身炸開,如一簇璀璨爆發的銀色煙火般美麗。

而拳頭卻沒有任何傷痕,更沒有絲毫的停滯,印在了兩大護衛的胸膛。

喀拉喀拉!

胸骨碎裂的聲音。

兩個護衛齊齊狂吼一聲,只覺得一股沛然莫御之力在胸膛中爆發開來,瞬間都倒飛了出去,撞在石牆上,直接破牆而出,一身骨頭也不知道碎了多少。

「怎麼可能,我……已經進入了兩眼靈泉之境,竟然一拳就……擊殺我……你到底是誰?」

「你是【雙拳橫天】林一龍?鹿鳴郡城之中,只有林一龍才有這樣的拳力,一定是你!」

兩個護衛癱軟在地上。

左側護衛狂噴鮮血,掙扎著看向那青銅修羅鬼影,自己和身邊這位同伴,一身實力早就進入了兩眼靈泉境界,在整個鹿鳴郡城之中,除了那些有名有姓享譽已久的成名強者之外,有誰能這麼輕易地只是一步一拳,就擊敗自己?

成名強者之中,唯有林一龍才有這樣的實力。

修羅鬼影並沒有做任何回答。

他的目光,緩緩移動,最終落在了孫玉虎的身上。

眸光殘酷,猶如貓視老鼠。

「你……」孫玉虎不是傻子,一見不妙,轉身就跑。

一股無形巨力從他身後襲來,將他攫住,凌空甩出來,撞在半坍塌的石壁上,砰地一聲,瞬間骨頭也不知道碎了多少塊,他幾乎被嚇瘋了,顧不上疼痛,狂呼道:「不,不要殺我,我是劉元昌的兒子,不要殺我……這裡面有誤會,一定有誤會,我們並不認識……」

「呵呵……」

冰冷嘲諷的聲音響起。

這是從青銅修羅鬼影口中發出的第一個聲音。

「噓!」他做了一個不要說話的手勢,一個很奇特的聲音,從面具下傳了出來,像是哄小孩一樣,輕輕地道:「乖啊,先不要說話,聽我說,我說完你再說。」

陶萬成這一瞬間,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就好像那青銅修羅鬼影突然卸下了一身的殺氣,換了一個人一樣,從一個殺戮猛鬼變成了一個混混,言語之間,竟是有一種惡作劇得逞一般的得意和狡黠。

「不,不……不要殺我,不要……救命啊!」孫玉虎卻是被嚇傻了,語無倫次地大喊了起來。

這個紈絝公子哥的膽魄,真的是小的可憐。

「真是一點兒也不乖。」青銅修羅鬼影不滿地嘟囔,然後隨意地往地上一踢。

咻。

尖銳的破空聲之中,一粒小石子激射而出,砸進了孫玉虎的嘴裡。

孫玉虎慘呼一聲,只覺得嘴巴一麻,然後徹底失去了知覺,想要說話,從喉嚨里發出的聲音,全部都是一些無意義的低沉嘶啞音節,根本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

「都說了,不要說話,聽我說,你這個人怎麼一點兒都不聽話?」青銅修羅鬼影貌似生氣地道。

孫玉虎想叫都叫不出來了。

陶萬成更是嚇得渾身瑟瑟發抖,連一個屁都不敢放。

青銅修羅鬼影走過去,到兩個昏死的護衛身邊,仔細觀察了一下,又在各自的腦門上補了一掌,確認這兩人都徹底昏迷,不會聽到接下來的對話,然後拎起地上亂丟這的一柄斷刀,又給屋裡屋外陳二等混混們的屍體上都補了一刀,確認這些人都死透了,這才丟了手中的斷刀。

他將陶萬成拖起來,丟到了孫玉虎的身邊。

然後蹲在兩人的身前,葉青羽才慢斯條理的地道:「有人說過,該動手的時候就動手,千萬不能瞎嗶嗶,所以我本來也不想再廢話,乾脆直接一刀宰了你們算了的,但轉念想想,我費了這麼大的功夫,裝神弄鬼地搞了半天,卻不能看看你們後悔痛苦的表情,不能享受計劃成功的快感,那多沒有意思啊……所以來來來,我們來捋一捋前因後果。」

孫玉虎瘋狂地嗚嗚掙扎,似乎是想要說什麼,可惜一口牙和舌頭都爛了,根本說不出話來。

「不不不,你一定是認錯人了,我沒有招惹過你……」陶萬成嚇得眼淚鼻涕一起下來了。

青銅修羅鬼影呵呵冷笑了起來:「認錯人?怎麼可能。你這張臉從第一天我就記清楚了,不知死活的東西,帶人圍了我的府邸二十多天,我能認錯你?」

陶萬成的臉色瞬間變了。

他終於知道眼前這個人是誰了。

「怎麼?害怕了?不是說我是在嚇唬你嗎?」葉青羽帶著面具笑的很開心:「哈哈哈,看看你這張臉,都嚇哭了,你之前不是很囂張嗎?嘖嘖嘖……我好爽,這種感覺真的是好爽!」

「我……我……我……」陶萬成嚇得跪在地上,頭如搗蒜,卻是多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

此時的陶萬成,後悔的要死,簡直恨不得將孫玉虎千刀萬剮。

不是說有錢人最重臉面嗎?

不是說葉青羽這種小孩子加莽夫很好對付嗎?

不是說這個計策萬無一失嗎?

不是說……

他沒有想到,葉青羽會用這種方式,來解決問題。

「其實一開始,我並沒有想要殺你。」葉青羽攤了攤手,道:「我原本以為,像是你這樣的混混,整個城裡面到處都是,拿錢辦事,見錢眼開,這是你們固有的生活方式,倒也罪不至死……」

「是是是是,您說的對,簡直太對了,我就是一個混混,您高抬貴手,放過我吧……」陶萬成心裡一喜,順坡下驢,磕頭如搗蒜。

葉青羽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行啦,先別高興太早,聽我把話說完,磕頭有用的話,雪國就和平了……本來我不算要你的命,不過當我看到她們……」葉青羽指了指昏迷中的那兩個可憐少女,接著說道:「又聽到你們說的話,突然覺得你這種人渣,死了要比活著更合適。」

「不要,我不想死,我……」陶萬成大恐,張嘴想要分辨什麼。

「那些被你賣進火坑裡的女孩子,也說過不要,你是怎麼對待他們的呢?」葉青羽笑了笑,輕輕地道:「你看,我都說了這麼多了,死也死的明白了吧?乖啊,你要聽話,安心地上路吧。」

話音未落。

反手一掌,將瑟瑟發抖的陶萬成像是釘釘子一樣,釘進了地下泥土裡。

這下子是徹底斷氣了。

然後葉青羽扭頭看向一邊嚇得快要魂飛魄散的孫玉虎,摘下臉上的青銅修羅面具,慢慢貼過來,用一種在孫玉虎看來比魔鬼還可怕的笑容說道:「輪到你了……恩,我剛才已經廢話了那麼多,我想不用再解釋什麼,看看我這張臉,我猜你也可以安心地死了。」

孫玉虎口中吐著白沫,眼神中滿是哀求。

「人無害虎心,虎卻有傷人意,」葉青羽又慢慢戴上面具,道:「上次的事情,我已經不打算再追究了,想不到你自己找死,又送上門來,我很快就要離開鹿鳴郡城,留著你這樣一個禍胎,只怕終究會給我的朋友親人造成困擾……呵呵,所以請你也上路吧!」

葉青羽緩緩地抬起手掌。

就在這時——

噗嗤!

一聲輕響,接著一股難以形容的惡臭從孫玉虎胯間傳出。

他口中狂噴白沫,嘴角又隱隱有一絲綠水,竟然瞬間氣絕,心膽俱碎,活生生地被嚇死了。

———–

一口氣4000字,大家怎麼著也得給張紅票或者月票鼓鼓勁吧? 竟然被嚇死了?

真是廢物啊。

葉青羽哭笑不得。

沒想到這個孫玉虎囂張跋扈的不行,實際上卻這麼窩囊,不過死了也好,免得自己再動手。

這下子算是一了百了,本來葉青羽就有些擔心,自己離開之後,孫玉虎為對葉府和秦蘭等人不利,但有沒有什麼好辦法來對付,想不到這廝自己作死,送上門來,這下子斷絕了這個禍患,離開鹿鳴郡城也沒有什麼擔憂了,其他的事情,有孔空這個新任巨頭撐著,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

心念一動,葉青羽朝著二十米之外的一個角落裡,招了招手。

lixiangguo

鳳娟莞爾一笑,輕輕說:「這有什麼?鳳兒還想見見詩姐呢。最好叫她留下,旗一定很高興。」鳳娟真的不吃醋,她愛金旗,那怕他身上沾攤狗屎她也愛。這種女人天下少見,準確說僅見。換誰誰不犯病,開始還想豁達大度,最終還不是容不下了,比如文昌。

Previous article

聶凡想要點頭,但是卻發現自己躺在地面上,想要點頭卻是如此的困難,只得回答道:「是的,我進過幽冥塔,剛出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