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陳諾則坐在一旁,有些百無聊賴地用雙手撐著下巴,怔怔望著遠處蒼穹,似根本就沒有將陳汐所講的一切聽進去。

對於此,陳汐也不在意,有些道之妙諦的確很枯燥,以陳諾如今的境界也很難能夠理解到,但只要記住了,以後她遲早會明白。

啪!

另一旁的梵雲嵐卻是看不下了,一巴掌打在女兒腦袋上,柳眉倒豎呵斥道:「再敷衍了事,你就給我去閉關!」

她實在有些惱火,以陳汐如今的身份和修道境界,若是宣布開壇講道,只怕整個三界的修道者搶破腦袋都要來聆聽。

可陳諾倒好,對這樣的機會居然一點不在意,這讓梵雲嵐直恨得牙痒痒,若非礙於陳汐顏面,她真想揍這不聽話的丫頭一頓。

「雲嵐!」

陳汐瞪了梵雲嵐一眼,「諾諾只是個孩子,不要對她太過苛刻了。」

梵雲嵐頓時苦笑,心中卻說有一股說不出的甜蜜,陳汐對自己女兒這般寵溺,她作為娘親的,心中又何嘗不受用?

「誰要你呵斥我娘親?」陳諾諾瞪眼。

陳汐頓時神色一滯,道:「好好好,諾諾教訓的對,我保證不會有下次了。」

梵雲嵐見此,不禁莞爾,這還真叫一物降一物,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這種一家人在一起相處的氛圍,實則極為融洽,其樂無窮,可惜,這一切早已註定不會持續太久。

這一天,邱玄書急匆匆前來求見,帶來了一個令陳汐意想不到的消息。

——

ps:晚上吃飯後胃病忽然犯了,強忍著搞定這一章,明天補欠下的那一章吧。另外,符皇普通1群已經滿了,其他想加群的小夥伴可以加2群,群號41o189159,金魚剛創建的,加過群的就不要再加2群了。 風清卿眼尖看到剛剛文伊抬手理頭髮時,手腕處一閃而過一抹玉鐲的白光。風清卿很肯定這是自己去年送給兒子的生日禮物,沒想到這個也送給了文伊,看來她這兒媳婦怕是跑不了了。風清卿覺得自己可以去拜拜神佛了,要不然她都覺得自己兒子不喜歡姑娘了。

至於為什麼她送給兒子一個女孩子的玉鐲,主要是因為她去年的時候想要宮茗的那隻寵物小火,可是宮茗不給她。風清卿一生氣就把原先給茗兒準備的玉鐲送了宮么辰當生辰禮物,當然了還有送其他的。


文伊見宮王妃一直盯著自己手腕,想起來自己戴著宮么辰送的那個玉鐲,趕忙藏到身後尷尬一笑。

毒后歸來之家有暴君 哈哈,沒事沒事,年輕人嘛我懂的。」風清卿壞笑道,「文伊是不是喜歡我們墨辰啊。」

「不,不是啦王妃!」文伊低下頭,怕被看出來臉上的表情。

「不要跟我說不了,你得神情我能看出來是喜歡末辰的。」風清卿故做老成的說道,她就不信小姑娘能不上道。

文伊不知該說些什麼,只是靜靜地看著地面好似在發獃。

風清卿見狀覺得有戲,追問道:「那末辰他有沒有跟你說你說過你們在一起的事啊?」

文伊臉蛋有些發燙,她搖了搖頭,「沒有說過什麼。」

「哎!我就知道我那兒子是個感情白痴。」風清卿恨鐵不成鋼的說道,她拍了怕文伊的肩膀「放心吧文伊,我會幫你的。」

「啊!幫我?」文伊詫異道。

「幫你們有情人終成眷屬啊。」風清卿笑道。

「王妃,我……」文伊相說您千萬別啊,這要是宮末辰不喜歡她那豈不是太尷尬了。

「你放心就好了,還有我都說叫我卿姨了嗎,怎麼還叫我王妃啊。」

「卿姨,您不能這樣做啊,要是宮世子不喜歡我怎麼辦啊。」文伊拉著一張小臉說道。

「這你放心好了,我看末辰並不排斥你呢。而且我和宮王爺都會幫你的。」風清卿安慰道,笑話,好不容易有位這麼和她心意的兒媳婦,宮末辰那小子要是給弄黃了,非打他一頓不行。

就在涼亭不遠處的灌木叢後邊,宮末辰聽到母親和文伊的談話覺得有些措手不及,文伊,她竟然喜歡自己,這讓他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皇宮雲景殿內,宮茗被風無言盯著吃下了自己煉製的藥丸,心裡是有苦說不出。

「我葯也吃了,可以了吧?」宮茗說道,「現在去找我哥和文伊吧。」

「你哥和文伊已經出宮了。」風無言道。

「啊!你怎麼知道的?他們居然不等我!」


「剛才有侍衛過來傳話,你沒有注意罷了。」風無言說道,剛剛某人一直在打瞌睡,肯定沒留神注意。

「奧。」宮茗往嘴裡灌水,試圖將嘴巴中藥丸味道沖淡些。

「茗兒,今日太後跟你說不用再去雲書閣了嗎?」風無言突然問道。

「說了,言表哥,該不會是你在太后祖母那幫我說的話吧。」宮茗滿臉感激的看著風無言。

「我給太后說你在雲書閣看樣子也學不進去什麼東西,而且那裡人也太多。」若是再碰見像柳宜宣那樣的事怎麼辦,風無言在心裡默默說道。

「不過你也別覺得這樣就沒事了,下周的萬花節和之後的狩獵活動太后對你期望很大啊。」風無言繼續說道。

「狩獵?這個我也要參加嗎?」宮茗有些不明所以,她知道萬花節太后想讓自己參加,可是這狩獵自己也要去打獵嗎?

「嗯,兩個月的狩獵女子也是可以參加的。太后希望你也能去,還把教你騎射的艱巨任務交給了我。」風無言有些壞笑的看著宮茗,「也就是說萬花節之後,你要經常來跟我一起去學騎馬了。」

宮茗沉默不語,太后祖母真的不是故意的嗎?

宮茗拒絕了讓風無言送自己回宮王府,她有馬車可以做不想再讓他送自己了。好在風無言沒有非要送自己,只是讓莫成跟著一起。

「莫成,我問你一個問題啊。」宮茗坐在馬車裡探出半個腦袋問道,「你家六殿下以前,就是有沒有喜歡的女孩子啊?或者是他比較喜歡哪種的啊?」

「這……」莫成很是為難,六殿下基本上都不接觸女子的,最多的也就是這位郡主了,莫成組織了下語言,說道:「郡主,殿下以前沒有喜歡的女孩子,至於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屬下不敢胡亂猜測。」

「行吧。」宮茗嘟著嘴說道。

「郡主,王府到了。」前面馬夫的聲音響起。

「嗯。」宮茗應道,朝著莫成說道,「你要不要去府里啊?」

「屬下不敢,六殿下交代送郡主到王府就回去。」莫成抱拳說道,他怎麼敢跟著郡主去王府啊。

「這樣啊,那你回皇宮吧。奧,對了!剛剛我問你的問題不許跟風無言說,知道啊。」宮茗提醒道。

「呃,屬下會的。」莫成心虛道,他回去必須要跟六殿下如實彙報的,希望郡主大人有大量不會計較這點小事。

宮茗下馬車進了王府,立即有小廝過來行禮請安,「見過郡主!」

「起來吧,我哥回來了嗎?」文伊問道,他哥哥今天居然把她自己扔在皇宮真是豈有此理。

「回郡主,世子早先就和宋姑娘一塊回來了,還有王爺王妃也回來了。」小廝說道。

「我父親母親回來了!」宮茗叫道,「我這就去找他們。」

當宮茗來到偏廳時,她父親母親正坐在一起,旁邊是自己哥哥和文伊。但是文伊看起來表情有些怪怪的,宮茗也沒有去細想。衝過去抱住了自己娘親和父親,「父親,你們怎麼突然回來了,也不通知我一聲呢!」

「末辰說你在太后那呢就沒去通知你。」風清卿說道,將宮茗從身上拉開,「都是大人了,你要穩重一點才行。」

宮茗想起自己在皇宮的事就瞪了自己哥哥一眼,宮末辰面上卻是絲毫不動,看不出什麼情緒。 「茗兒,最近怎麼樣啊?」宮璟寒關心女兒問道。

「還好啊。」宮茗坐在椅子上,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嗯。」宮璟寒點了點頭,關於柳宜宣的那事現在還沒有傳到他耳中,宮末辰就是擔心父親會直接對丞相府打壓怕惹起一些不好收拾的麻煩一直瞞著。

「奧!對了,父親你們認識文伊了嗎?這是我的好朋友。」宮茗拉著文伊的手笑道。

「當然認識了!」風清卿道。

「嗯。」宮璟寒道。

「你們都認識了那就太好了,文伊你今晚在王府住下嗎?」宮茗說道。

「我要不還是回將軍府吧今日。」文伊說道,她覺得自己在這很是尷尬,尤其剛剛跟王妃談過後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宮末辰。

「你不住下嗎?」宮茗疑惑道,心想自己哥哥今天也在文伊居然會放棄這個機會?

「茗兒,既然文伊想回將軍府就回去吧,以後再來不是一樣嗎。」風清卿轉了轉眼珠,一旁的宮璟寒知道這人怕不是又想出什麼壞主意了。果然……

「那個末辰啊,你去送文伊回將軍府吧,她一個女孩子不安全的。」風清卿說道。

「不用了,不用了,這麼近我可以自己回去的。」文伊連忙擺手說道,這太陽當空青天白日的,更何況將軍府離著王府還只隔了一條街。

「不行,末辰是你將文伊接來宮王府了,你得負責她的安全將人送回將軍府才行。」風清卿義正言辭的說道,這話聽著是沒什麼毛病可總是覺得有些怪異。

宮末辰哪能不知道自己母親想幹什麼,自己不答應怕是要被嘮叨死。他起身說道:「嗯,那我送文伊姑娘回去吧。」

「這樣才對嘛,文伊你們兩個走吧。」風清卿催促著兩人趕緊出門,想讓他們有單獨相處的機會。

等到宮末辰和文伊走了后,宮茗才問道:「你幹嘛讓文伊今晚走啊?住在這不好嗎?」

「你懂什麼啊,這叫距離產生美。」風清卿白了一眼自己閨女,說道:「一開始嗎有點距離是好的。」

「什麼意思啊?」宮茗問道。

「就是我想撮合他們的意思唄。」風清卿說道。

「啊!你,你是怎麼知道的啊?」宮茗吃驚的說,她也就昨天才知道文伊喜歡哥哥,結果自己娘親一回來就知道了?

「因為我厲害啊!」風清卿滿臉驕傲,不理會宮茗的驚訝,對一旁安靜坐著的宮璟寒說道:「夫君,你看文伊那姑娘怎麼樣啊?」

「挺好的。」宮璟寒說道。

「嗯,我也挺滿意的,夫君你說要不要抽個時間去天華山莊一趟啊,我們先下手為強比較好。」

宮茗越聽越是無奈,哥哥和文伊還沒有確定關係呢好吧!卻沒想到連她一向比較穩重的父親這次居然也很讓人無語。

「等這次萬花節結束不如就去天華山莊吧,去見見宋雲華看他怎麼說。」宮璟寒道。

「他還能不同意嗎?」風清卿疑惑道。

「不會。」宮璟寒道,這宋雲華跟他也算是舊相識了,沒想到居然還能成為親家。

宮茗實在忍不住說道:「父親娘親,你們難道不去問問哥哥是什麼意思嗎?」

「問末辰?問他做什麼,我這兒子什麼都好就是感情這一塊實在是讓人頭疼,好不容易有個這麼傻的姑娘喜歡他,怎麼能放手呢。」風清卿說道,「還有你啊茗兒,現在你哥這邊算是有了著落。你要是有喜歡的男生你就告訴我們,我和你父親搶也幫你搶到。」

「咳咳!」宮璟寒咳嗦了兩聲,對於風清卿無論多少年都彪悍的性格很是無奈。

宮茗對此也無話可說,強搶民女是犯法的,這強搶民男也犯法啊。這風無言是皇子,強搶的話該怎麼罰啊?估計皇帝舅舅得打自己板子吧。

天幕漸漸變暗,尹正陽拒絕了大殿下風無澗讓去他府上休息的邀請,「多謝大殿下好意了,今晚尹某已經準備好了去明岳閣住宿。」

「那好吧,我送尹學士一程吧。」風無澗殷勤說道。

「不用了,大殿下的府邸離明岳閣也不順路吧,我自己去就行了。」尹正陽笑道,「尹某就此告辭了。」

「好。」大殿下也拱手說道,下午的時候跟尹正陽聊天,他什麼也沒問出來,也不知道這尹正陽葫蘆里賣的什麼葯。不過他卻不敢得罪尹正陽,他可是聽說過這位古城國第一謀士的手段有多可怕。

尹正陽姿勢優雅的上了馬車,他閉目靠在馬車柔軟的靠背上,嘴臉露出嘲諷的笑容。就憑這大殿下風無澗的智商手段,還妄想能爭過風無言,真是笑話!若不是他需要大殿下和柳丞相的位置幫忙,才不稀罕跟這等人浪費口舌。

「去明岳閣。」尹正陽說道。

「是,尹公子。」馬夫恭敬說道,架著馬車平穩的走在京城川流不息的路上。

明岳閣四樓,捶腿的姑娘見夜殤閉著眼睛呼吸也很均勻綿長,小心翼翼的問道:「夜老闆,您睡著了嗎?」

沒有人回話,那姑娘將旁邊的絲綢薄毯拿過來慢慢蓋在夜殤身上,自己將桌子上一些吃剩的水果端了出去。

「冷姑娘好。」門口守著的小廝恭敬的朝那長相清秀的姑娘行禮。

「噓!」冷姑娘做了個噤聲的手勢,「你們都下去吧,老闆睡著了,他一向不喜歡被人打擾的。」

那兩個小廝紛紛點頭,慢手慢腳的下了樓。冷香凝看了一眼屋內,將門輕聲關好,也跟著下了樓去。


冷香凝有的時候吹滅了蠟燭,屋內只有月光朦朧的映著。此時,窗邊一陣風刮過一閃而過一抹黑影。那黑影落在地上看樣子是個男子,只是屋內實在太暗看不出容貌,只覺得那人身材欣長勻稱。

黑影走到夜殤躺著的卧榻旁邊,伸手想要去碰夜殤身上的毛毯。

夜殤突然睜開眼睛,迅速捉住那黑影伸過來的手臂。另一手直接襲上那人的死穴脖頸處,不過那黑影反應也是十分迅速給擋了下來。 “一百多人了。”驄毅沉吟着道,但是自己的任務目標卻有着不下十萬人的手下,這麼一比自己還是遠遠不夠。

“平時你都跟着那傢伙怎麼營生?只靠收保護費還不夠養活你們三百多人吧。”驄毅坐在桌子上說道。

“還會搶劫。”有個大膽的混混開口說道。

“就只有搶劫?”驄毅提高了聲調。

“對,搶劫一些到本地的富豪。老大會給我們槍。” 網游之我是你妹妹呀[全息]

“槍?”驄毅撓了撓頭,卻是,要有槍搶劫纔有十足的把握。

“對,可每次搶劫完,老大都會把槍全部收起來藏着,現在他死了,根本沒有人知道槍藏在哪。”混混說道。

億萬繼承者追妻:九十九次說愛你 嗯……那如果現在你們要去**,需要多少錢?”驄毅問道。

“不行的,在這裏雖然可以**,但也不是沒有限制的,只能夠買到手槍,***和步槍根本買不到,而且要一下子買一百多把,也需要門路,以前老大在的時候,倒是不成問題。”混混說道:“以後營生怕都是問題了。”

“現在你們一個個都過來,排好隊。”驄毅想了想說道,他想要在這羣人的靈魂中種下禁制,就像當初對黃斬鴻一般。

這些混混很有默契的迅速排好了隊,並且一個個走到了驄毅面前。

驄毅舉起食指在他們的腦門一個接着一個的點了一下,便是種下了禁制,只要有任何不良的思想,驄毅就能立刻察覺到,並且滅殺他們。

“實話告訴你們,你們剛剛被我種下了一種咒語。”驄毅站到了桌子上,說道:“一旦你們有任何的想法我都能夠知曉。而且可以讓你們生不如死甚至直接滅殺。”

聽驄毅如此說,人羣炸開了,紛紛議論着。

“我知道你們想的什麼,很多人都是不信的。”驄毅笑了笑,於是便指着幾個小混混說出了他們心裏的想法。




lixiangguo

瑤香並沒有出聲,雙手緊緊拉著衣袖,臉上帶有緊張之色。

Previous article

「千萬不要是食屍鬼領主啊!」陳凱這樣祈禱著,他沒有把對方的身份和熟人聯想的想法,以至於當他看到衝過來的那隻體形變化但是面孔依舊非常熟悉的怪物的時候他的嘴巴張的足可以吞下一個鴨蛋。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