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陳浩道:“知道兵馬俑嗎?”

咪咪又打了個哆嗦,驚恐道:“我跟你講,那地方打死我也不去,你敢把我弄進去,老孃立馬自解詛咒你,詛咒你十八代不得安寧。”

陳浩錯愕道:“你居然這麼害怕?兵馬俑裏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嗎?”

咪咪翻白眼:“可怕?呵呵,那是你無法想象的存在。”

“無法想象?這有點過了吧。”陳浩反駁。

咪咪認真道:“這是真的,就算是紅姐見到兵馬俑,都要畢恭畢敬。”

陳浩道:“我還以爲你這詭異存在時間長有點見識,沒想到也是坐井觀天。你紅姐很牛逼嗎?要不要抓來陪你一起玩?”

咪咪:“……”

陳浩懶得問了,意念正打算退出,突然一道聲音傳來:“你到了古都?”

陳浩感知過去,是白衣女子。

“對。”

“送我進去。”白衣女子果斷開口。

陳浩直接問道:“你要幹什麼?”

白衣女子道:“我要見那位大帝,如果它願意跟我們合作,地府創建,將會縮短一大截時間。這是機會。”

陳浩無語。

找老贏合作?你的膽子也是很肥啊。

不過白衣女子一說,陳浩也是心動。

如果真的成了呢?那千古一帝也在我手下混飯吃啊,想想就感覺美滋滋。

“你可以放心,說起來,我和這位大帝也算是老相識了,雖然我殘存屬於他的記憶不多。”

陳浩一臉懵逼。

這月靈到底什麼來頭啊,和兩千年前古人都認識?

白衣女子卻是沒多說。

陳浩見它如此自信,也就不問了,意念退出袖裏乾坤。

眨巴眨巴眼睛,陳浩看向韓彩兒,微笑道:“韓道友,多謝提醒,我還有事,後會有期。”

說完,陳浩漫步離去。

巨星老公,輕點寵 去的方向,正是古都。

見到這一幕,韓彩兒眼神閃爍。

這傢伙真的敢闖修行人禁地啊,就不怕這一身修爲,付諸東流?

正驚歎呢,突然韓彩兒動作一頓,眼瞳縮小。一臉驚駭。

就在這兩個呼吸的功夫,剛纔還和她聊天的陳浩,這會兒已經遠在數百米之外,然後逐漸變遠,直到看不見身影。

倒吸了一口冷氣,韓彩兒心中百味交雜。

總是聽說這陳浩的名頭,如何如何厲害,道門,有關部門,如何如何重視。

可是沒有親眼見到,甚至都沒有聽說這位諸多大佬關注的新人到底有什麼拿得出手的戰績。憑什麼有這偌大的名氣和重視感。

尤其是她這種自覺天賦不錯,修爲遠超同輩的,更是不服氣。

現在見到了,嗯,也心碎了。

果然是,人比人,得扔。

“壞了。”

正暗自神傷呢,韓彩兒突然反應過來,急忙掏出手機撥打電話。

等接通知後,韓彩兒開口道:“部長,已經接觸了,嗯,按照你的吩咐做的,這位陳道友也是如你所料,闖入西陵了。”

“好,我會在外圍佈置嚴密,保證萬無一失。”

說完後,韓彩兒掛斷電話,眼神明亮,對跟着的兩個人道:“去,按計劃行事。”

隨着靠近西陵,陳浩對於那天地間氣運交匯感知的越發清晰。

這些氣運,複雜非常,更有古老滄桑之意,透出無盡玄妙。

進入西陵,陳浩發現,雖然從外觀看,這裏陰煞如潮,陰靈潛伏。

但是進入方覺,一切如同幻覺。於其他地方並沒有什麼區別,就連路邊的貓狗,都表現得十分淡定。

只是,陳浩陰陽眼總能發現異常之處,不斷打量。

就連黑貓公雞藍蝴蝶都穩重了很多,顯然對這裏很忌諱,不敢放肆。

終於,陳浩在一個店面門口停下。

這是一個飯店,兩層小樓,裝飾的很古樸,就連名字也很有意思,叫廉頗樓。

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嗯,吃飯的地方,沒毛病。

這飯店在陳浩眼中,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飯店內,陰煞很重,翻涌不絕,而這陰煞,直通地下。

陳浩笑了笑,邁步走了進去。

剛到門口,兩個穿着保安制服的魁梧漢子攔住了陳浩。

“先生,看招牌。”一個漢子開口,並且指了指旁邊的一個牌子。

陳浩看去,上面有字:

“本飯店,專爲六十以上老人提供,小於六十之人,非請莫入,謝謝合作。”

陳浩無語。

原來這纔是廉頗樓的用意啊,老年人餐廳。 看看飯店內出入,還真都是老人,看穿着,可見來自不同等級的家庭。

但是這些老人卻都沒有身份的芥蒂,相談甚歡,和氣一片。

目光在幾個老人身上掃過,發現了一些異常,又仔細打量一眼飯店,陳浩笑了。

原來是一處結緣地,難怪如此。

不過自己也不是來吃飯的。

陳浩直接意念擴散,感知這飯店能做主的人。

果然,飯店還有個後院,後院一處房間中,一個穿着露肚衫,超短裙,肌膚雪白,身材正點,卻正抱着平板,吃着零食,趴在牀上,津津有味看電視劇的女人,突然表情一怔,然後露出了饒有趣味的神色,把零食一丟,整理了一下衣衫,走了出去。

少時,女人來到了門口,看到了正在被保安目光不善盯着死賴着不走的年輕人。

“小三小四,這是飯店貴賓,不要阻攔。”女人開了口。

正怒視陳浩的兩個壯漢,頓時表情一邊,低下頭:“對不起貴賓,得罪了。”

陳浩微笑:“無妨。”

說完陳浩看向女人,正要自我介紹,女人先開口道:“不用說,我知道你,嗯,進來吧。”

說完,女人轉身離去。

陳浩也不多言,帶着仨小,跟在後面。

來到後院,女人站在一個精緻的亭子前,笑道:“我讓人備了茶水,陳道友,請。”

陳浩笑着走進去,坐下,然後看向坐在對面的女人,道:“道友看起來對我很瞭解啊。”

女人嫵媚一笑,道:“也不是很瞭解,就是知道你這號人,聽說你一直在行道,我之前還琢磨,什麼時候你能來西陵,沒想到這麼快就見面了,看來咱們之間的確有緣分。”

聽到緣分二字,黑貓跳到了陳浩懷中,看向女人,喵嗚了一聲,目光不善。

這大冷天的,穿這麼少,一看就不是正經女人。

女人挑眉,似笑非笑的道:“這小屁貓吃醋了嗎?小傢伙乖,我和你爸爸在聊天,拿着糖先到一邊舔着玩。”

說着,它還真拿出了幾塊糖。

黑貓大怒,哇的一聲就要撲過去。

陳浩手快,抓住了黑貓,安慰道:“小黑,別鬧。”

黑貓委屈的看向陳浩。

自己被挑釁了啊,浩哥哥你怎麼可以不幫我?

陳浩無語,又看向女人,直入主題道:“道友,我今天來,也帶了一個熟人,主要是想見大帝一面。”

女人笑眯眯的道:“什麼大帝?”

看女人裝傻,陳浩懶得扯皮,直接揮手,把白衣女子放了出來。

既然白衣大姐頭說認識,那肯定不會被無視吧。

果然,當白衣女子出現的時候,本來笑眯眯的女人突然愣住,不敢相信的看着白衣女子,好一會兒後,她豁然起身,驚異道:“月靈?”

白衣女子看着女人,也開了口:“祭靈,好久不見。”

“真的是月靈!”女人驚呆了,連忙收斂了嫵媚姿態,氣質瞬間轉變,看起來清純,自然,還帶着恭敬,然後施展了一個古代禮節,開口道:“祭靈拜見月靈。”

白衣女子道:“不用多禮。”

說完,白衣女子繼續道:“大帝,多年未見,難道都不歡迎老朋友了嗎?”

隨着白衣女子的話出,頓時院子中的陰煞之氣翻涌,隱約一股可怕的意念從地下冒了出來。

感受到這股意念,陳浩一愣。

雖然意念裹挾的力量非常恐怖,似乎能夠翻江倒海,毀滅一切。讓人心驚肉跳。

可是陳浩意外的有種感覺。

這意念,有些奇怪。

它似乎超越了先天,又好像沒有,處於一種非常奇怪的狀態。

面對這樣狀態的意念,陳浩琢磨了一下,覺得自己……可以收了它。

念頭一閃即逝,陳浩就不動聲色的凝神觀看。

很快,恐怖的意念浮現,磅礴的陰煞匯聚,凝聚成爲一個魁梧高大的身影。

這身影頭戴冕旒,身穿冕服,濃眉大眼,不怒自威,雖然只是站立不動,卻自有一股氣吞八方的氣勢。

“月靈!你自斬了?”魁梧身影看向月靈,開口說話。它的口音有些怪,若非陳浩如今意念靈敏,能夠分辨細微,一般人根本聽不懂。

白衣女子點頭:“天地大劫,不自斬,便只能流放,外域雖大,不捨故鄉。”

說完,白衣女子繼續道:“大帝,你似乎也做了決斷?”

魁梧身影嘆息:“千古帝業,二世而亡,孤如何甘心!可天地如洪流,去而不還,孤有心無力,蜷縮於此,和當年淪爲質子,何其相似。”

白衣女子道:“那大帝有何打算?”

魁梧身影沒有回答,而是看了看陳浩,又看向白衣女子道:“月靈,你來找朕,又是何事?”

月靈道:“合作,求存。”

魁梧身影笑了:“若是朕沒有忘記,當年第一次相見,你也是這麼和我說的。”

月靈道:“當年大帝不是達成目標了嗎?橫掃八方,一統中原。”

“可這卻是朕消耗龍脈氣運而成,結果大秦二世而亡。”魁梧身影淡然迴應。

月靈道:“有得必有失。”

魁梧身影沒有說話了,沉寂片刻,終於開口:“如何合作?”

月靈道:“我與本體自斬化靈,雖然躲過了天地大劫,卻也無法相合,否則必遭天譴。如今這方天地,已經絕道,先天爲禁忌。我不能成,大帝自然也無法出世。若不自救,將會徹底被天地遺棄,直至消亡。”

魁梧身影不爲所動,哪怕是聽到這等後路斷絕之言。

月靈繼續道:“所以,要想自保,就需自救,我遇到陳浩道友,得到一絲機緣,分靈甦醒,借他之手,再造地府,以身化幽月,自此脫離天地限制,不受拘束。 無限之次元幻想 如果大帝願意合作,地府十殿,任由選擇。”

魁梧身影看向陳浩。

陳浩露出一個笑容,看起來很憨厚。

“不用裝,你什麼樣,朕一眼便知。”魁梧身影淡然開口。

陳浩笑容僵住。

“不過你身上的確有莫大玄妙,一線生機,甚至,讓朕都感覺到兇險。在這個時代,有此成就,當真是異數。”

陳浩默然。

被這樣一位橫掃八方,千古傳奇的男人又損又誇是什麼感覺?我要不要給它一個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

“合作可以,朕最喜歡合作了,當年戰國爭雄,有一半都跟朕合作過。”魁梧身影看着陳浩,突然笑了一笑。

陳浩頓覺毛骨悚然。

還不等他有所反應,魁梧身影繼續道:“不過朕覺得,地府十殿,有點多了。” 十殿太多?

陳浩嘴角一抽,這種話,也只有這位千古一帝纔敢說啊!

囚寵歡顏 不過想想這位大佬橫掃**,一統天下,也明白這樣的大佬,根本不可能容忍別人和自己同樣的權利。

不過這事兒都是白衣女子在操辦,陳浩也不懂成不成,目光看向了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淡然道:“你還是和從前一樣,野心勃勃,目空一切。”

魁梧身影道:“這是朕的底線。”

白衣女子道:“你若想如此,也沒什麼不行,一切都是新建,不一定要遵循舊制,只不過大帝,地府若想成,一切都要合理,不合理,規則不認同,所爲都是虛妄。”

魁梧身影道:“朕行事,自有分寸。”

“如此,大帝,祝賀你我,再度聯手。”白衣女子微微頷首。

魁梧身影沒有拖泥帶水,直接問道:“何時開始?”

白衣女子道:“若大帝不嫌棄簡陋,現在就可以入主,之後,我再與大帝商議關於六道輪迴之事。”

魁梧身影點頭,身影化作陰煞散去。

白衣女子則看向了陳浩,點頭道:“可以開啓空間了。”

陳浩鬆了一口氣,然後揮手間,一道玄妙波動浮現,肉眼可見。

這是袖裏乾坤的入口化實。

隨着袖裏乾坤的不斷成長,陳浩現在也掌握了更多的變化,這入口顯化就是其中一種。

不過現在也只不過能顯化一道虛像,想要把它掌控由心,變得如同一道門戶一般,還要走很長的路。

此刻,入口顯化之後,不遠處一口古井內,頓時煞氣如潮,洶涌而出,然後不斷被鑽入袖裏乾坤。

lixiangguo

等到了約定的地點,林大雄才抽回思緒放眼瞧去,那些人和昨天一樣,早早的就來到了,不過值得一提的是,他們今天的打扮非常精神,全是清一色的黑色勁裝.雖然每個人的年齡都在四十歲到五十歲之間徘徊,但是卻一點都不顯老,反而給人一種乾脆利落的感覺.

Previous article

三個感嘆號的驚訝,唯有屏幕上的月山習看到狛枝凪斗的狀態。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