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陳浩道:“我需要一些提純後的硃砂,一些精品黃紙,還有一隻雞,嗯,這雞是真雞,而且還是雞冠帶紫色的大公雞,你可別理解歪了。”

“哈哈哈,放心吧大師,這都是小事,等我一個小時,保證給你送到。”王振意氣風發,這種簡單的小事都做不到,那他也沒想結交大師了,哪兒涼快哪兒待着去。

等掛了電話,王振就開始找褲子。

五星級酒店那柔軟的水牀上,一個肌膚白嫩,瓜子臉,柳葉眉的貌美女孩,裹着被子,一臉幽怨的道:“振哥,這是誰呀,這麼牛逼,一個電話就讓你屁顛屁顛爲他跑腿。”

王振一邊穿衣服一邊笑道:“寶貝,這可是高人,一般人想巴結都沒機會呢,我這也在一直在找機會,沒想到機會主動找上門來了,哈哈,機不可失啊,今天我就不陪你了,回頭陪你去買包,什麼包都行。”

女孩沒有因爲包開心,而是有些驚奇的問道:“高人?什麼樣的高人?”

王振頓了頓,回道:“我答應過不能隨便透露的,你也別問了,總之,交好了這個人,對我只有好處,沒有壞處。好了,我先走了,明天再陪你。”

說完,王振就快步離開,同時拿起手機,開始撥打電話。

說是一個小時,實際上將近三個小時後,王振才一手提着公雞,一手提着一個袋子來到了陳浩這邊。

“陳大師,您看,這是不是你要的東西?”王振邀功似的把公雞和袋子放在桌子上。

wWW ✿ttKan ✿¢ ○

陳浩檢查了一下,滿意的點頭。

枕邊深吻,愛你成癮 雞是公雞,體型肥大,頭頂紫色雞冠,看起來歲數不小。黃紙細膩,質量上乘,硃砂也是足夠精細,手指觸摸,帶着絲絲暖意。

“東西不錯,麻煩你了。”陳浩道謝。

王振連忙道:“一點小事,大師可千萬別謝。再說了,我半天才弄到一隻公雞,自己都不好意思呢。”

陳浩無語。

你以爲這雞很常見啊?我原本以爲就算你有關係,也要幾天才能弄到,沒想到幾個小時你就搞來了,也是厲害。

看王振真的像是有些氣餒的樣子,陳浩解釋道:“你也別放在心上,能這麼快就找到一隻,我已經很意外了,所謂周天二十八,司晨啼曉,昴日星官,這位星宿神君,傳說就是這種紫冠公雞得道。因此這紫冠公雞不僅本身有靈性,血氣至陽,每天初晨打鳴之時,也能汲取一縷朝日紫氣,久而久之,這雞冠就變紫了,能克陰邪。在雞羣之中,這種紫冠公雞也是千里挑一,十分罕見。”

王振恍然,旋即點頭道:“原來是這樣,我就說嘛,我讓朋友找了幾個養雞場都沒找到,還是一哥們想起以前下鄉遊玩,去過一村子,那裏有一戶人家養了這麼一隻,這才高價買了回來。”

陳浩笑道:“也算是我的運氣,這雞不錯,恩情我記下了,回頭有什麼事,可以找我。”

王振頓時興高采烈,激動不已,有這話,這一番努力沒白費啊。

“大師言重了,那您先忙,我就不打擾了,若有什麼需要,儘管吩咐。”

……

感謝諸位大佬的支持,啥也不說了,斷手會努力碼字,爭取寫出一本精品書。

另外看到一個吐槽樓,嗯,很不錯,點出了幾個沒處理好的細節,回頭一點點的修改,感謝你們。 等王振離開後,陳浩就拿出了一把刀,準備殺雞放血,調配硃砂。

可是當陳浩持刀走到大公雞旁邊時,大公雞可嚇壞了,咕咕的叫。

只是這公雞被五花大綁,纏繞的死死的,就連尖啄都被細繩綁住,再怎麼掙扎,也只是徒勞。

眼看陳浩就要動手了,大公雞的眼中突然流出了淚水。

見到這一幕,陳浩愣住。

搞沒搞錯,雞還會流淚?不是說雞沒有淚腺的嗎?它的淚水是從哪裏流出來的?

不對,這不是重點啊,重點是,這雞怎麼知道自己要死了?難道它也開了靈智,成了妖?

陳浩仔細打量,這一看,果然看出了問題。

公雞身上沒有妖氣,但是卻有一股純正的紫氣。只不過很微弱,集中在雞冠上,不注意還真是察覺不了。

也就是說,這公雞即便不是妖,那也是有了靈智的生物啊。

這特麼就尷尬了。

陳浩不是聖母心之輩,一般的豬羊雞鴨,下起手來,絕對沒二話,直接就是手起刀落。

可是當這類禽獸有了智慧,那就不同了,這下手就感覺像是在謀殺小孩子啊。

就比如黑貓,陳浩就不把它當貓看,而是當成了一個能夠交流的同等存在。

公雞看起來比黑貓差點,卻也是一隻腳跨過了門檻,有了不被當普通禽類宰殺的資格。

臉上有些糾結,陳浩沉吟了片刻,還是一咬牙,把公雞抓了起來,然後割破了雞腿,用小碗接了幾滴血。

沒辦法,驅邪符需要它的血,既然不能殺,不過放點血總沒關係。

公雞本來絕望,可是很快它又開心了,因爲自己沒死。

感受着腿上的疼痛,公雞再次流淚。

真嚇死雞爺了。

它的確是有了一點靈智,說起來好像是在吃了某個東西,差點被毒死之後,它就開了竅。隨後跟着主人生活了兩年,變得越來越有靈性。

這一次被抓,原本它可以跑掉的,只是知道主人困難的它,放棄了掙扎,任由抓捕,就是爲了換一筆錢,好讓主人治病。

當然,當時的壯烈心情,在真正面對菜刀時,還是崩潰了,公雞嚇得直落淚。

看着那個給自己放血的人類走開,公雞再次掙扎,可惜身上的繩子幫的太結實了。

它扭頭四看,突然發現了好奇打量它的黑貓,公雞頓時眼睛一亮,發出咕咕的聲音。

黑貓果然被吸引,從大青石上跳下來,走到了公雞旁邊。

公雞眼中露出期待的神色。

黑貓環繞公雞走了兩圈,突然伸頭在公雞的腿上舔了舔。

公雞瞬間身體僵住,動也不敢動。

噗~~噗噗!

添了公雞的血,黑貓卻像是吃了翔一樣,眼中露出嫌棄噁心的表情,不斷的噴吐,同時還用氣怒的眼神瞪視公雞。

公雞嚇得縮起腦袋。

“小黑,幹什麼呢,別欺負雞,以後它可就是你的小夥伴了。”

聽到動靜,陳浩看過來,見狀呵斥了一句。

吐出了嘴裏的雞血,黑貓不屑的瞥了一眼公雞。傲嬌的回到了大青石上。

公雞連忙把腦袋埋起來,再也不敢亂動心思。

幾滴雞血,兩勺硃砂粉,用清水攪勻,很快就得到了硃砂墨。

用毛筆一點硃砂墨,運轉法力輸入,暢通無阻,陳浩頓時滿意的笑了。

拿出已經裁剪好的黃紙,陳浩持筆靜氣,凝神專注。

突地,陳浩動了。

手腕一抖,筆尖勾起一點硃紅,落在黃紙之上,隨之,筆隨手走,手隨心走,心法合一,口誦咒語。

整個過程,咒法搭配,一氣呵成。

可是當符咒上半部分和下半部分轉變時,陳浩的手腕一顫,頓時筆尖頓住,硃砂散開,符咒,廢!

嘴角一抽,陳浩嘆息了一聲。

果然,哪怕練習時候次次成功,可是這符法合一,正式開畫,還是很難啊。

不過陳浩也不氣餒,他早有預料,能成則喜,不能也可以積累經驗。

拿開廢棄符咒,陳浩再次鋪墊一張,凝神靜氣。

少時,陳浩再次動筆。

筆走龍蛇,法隨咒出,砂墨成型,潛藏咒語。

這一次,陳浩的動作沒有出錯,直接一氣呵成,完成了符咒。

當最後一筆勾畫成功,頓時整張符咒,就好像活了一樣,符咒表面,流動明亮的光暈,隱隱能夠感知到其中一種特殊的力量潛伏,只需要一個引子,就能爆發。

光暈一閃隱沒,符紙變得平平無奇。

陳浩卻是歡喜的拿起,輕手輕腳,宛如捧着一個絕世寶貝。

這就是符咒啊。

結合傳承信息,陳浩通過外表,看透本質。

那紅色符文之下,是法力,咒語,雞血陽剛之力,硃砂的純正陽氣混合而成的一種特別力量。

這力量,驅邪破煞,至陽至剛。

“不行,不能激動,要冷靜,要淡定,這才第一張,有運氣的成分,還需要繼續努力,爭取以後每畫必成,才叫合格。而且,這驅邪符只是最普通的小符咒,還有其他很多符咒需要學習,不能驕傲,不能自豪,淡定,淡定。”

低聲細語,自我警醒,好一會兒後,陳浩才平復了激動的心情。

而後,陳浩再次動筆。

一張,廢,又一張,廢,再一張,成……

黃紙不斷的消耗。

不知道多久之後,陳浩停止了畫符,吐出了一口氣。

不是沒法力,而是,硃砂墨用完了。

畢竟才幾滴血配製的硃砂墨,不多,要是一整隻……

陳浩看了看客廳,那公雞又在掙扎,似乎感知到了惡意,嗖的縮起腦袋,看的陳浩一臉黑線。

你特麼又不是烏龜,沒有龜殼保護,縮屁的腦袋啊。

不過陳浩也沒想過要弄死它。

不說對有靈智的生物下不了手。

再說了,細水長流,活的纔可以得到更多靈血啊!

抿嘴一笑,收起心中的惡意念頭,陳浩把符紙分類。

一共花了二十多張驅邪符,但是成功的,只有六張,其餘,全廢。

這還是陳浩畫多了,有了經驗,也有了底氣,後面成功率大增,否則六張都夠嗆。

把廢棄的符紙丟入垃圾桶,陳浩小心翼翼的把成功的驅邪符收起來。

短時間內只怕沒有機會畫了,這是全部的存貨,回頭要珍惜着用,否則公雞身體被掏空,營養會跟不上的。

主君的甜心有點咸 ……

用收藏推薦,砸死作者吧 符咒的修行告一段落,只需要每天保持對驅邪符還有幾道挑選的簡單符咒進行繪畫練習即可。

之後陳浩的修行重點,轉移到了天罡步上面。

比起符咒,天罡步的潛力更大,因爲這是一套完整的神通,有了法力道行的陳浩,可以不斷的進步。

而現在,他對基礎三步的修行,也只是初窺門徑,中三步就更別說了,十年道行還是太少,只是走幾步,道行就好像沙漏一樣快速消耗。

所以陳浩主要攻克基礎三步的熟練度。

在道行的加持下,基礎三步有了更神奇的變化,輾轉挪移,快若閃電,全力爆發,身影更是如同幻影一般,瞬息數米的奔走。

這種加速,讓陳浩甚至有種能夠做到水上漂,草上飛的錯覺。

爲此陳浩特意去郊外找了個無人的地方練習,結果被現實打臉,他的奔走,依然無法太超凡,可以跳起三四米高,也可以一縱四五米,但是想要踏草飛掠,這點道行,根本不夠。

而且全力爆發之下,十年道行,只能堅持十幾二十分鐘。

別看時間不少,要知道這纔是基礎三步,中三步連十秒都撐不住,而且步法凌亂,不堪入目。

因此,陳浩放棄了中三步的奢求,專研基礎三步,努力要把步法練成本能,用最少的法力,施展更久的時間。

隨着修煉日久,陳浩逐漸也摸索出一些門道,法力和天罡步,並非直接搭配這麼簡單,天罡步之中,蘊含天罡斗數,變化莫測,自有威能。而法力的用途,不僅僅是動力這麼簡單,更好像是潤滑油一類,在關鍵時候加持,效果更好,而且也更節省。

有了這樣的領悟,陳浩的天罡前三步走的就飄逸多了,少了一分火氣,多了一分自然,使用時間也變得越來越持久。

這一天,練習了一個小時的繪製符咒後,陳浩開始調教公雞。

被王振送來,也有上十天的時間了,前面兩天,對公雞的捆綁就沒有鬆懈,畢竟這傢伙不像黑貓,若是跑了,那也是個麻煩。

不過綁的時間久了,公雞就變得有氣無力,蔫了吧唧,半死不活的。

琢磨這樣可能會讓這雞廢掉,陳浩不得不解開了繩子,然後吩咐黑貓看守,若是敢跑,任由黑貓處置。

也不知道是爲什麼,黑貓對公雞還真是看不慣,總是用異樣的眼神打量公雞,有種只要有機會,就弄死丫的感覺。

公雞可不傻,得了自由,也不敢亂跑,生怕被黑貓咬死。

就這麼過了幾天,公雞也習慣了新的生活,每天好吃好喝的,雖然沒有機會去做血脈中流傳的終生任務……打鳴。不過只要能活着,就很不錯了。

看公雞上道,陳浩很滿意,對它的培養,也提到了和黑貓一樣的待遇。

只是和公雞的交流有點困難,陳浩嘗試溝通,這貨完全沒反應,也不知道是裝傻,還是真的靈智開竅不足。

正在逗弄傻乎乎的公雞時,突然門鈴響起。

燕王殿下有喜了 陳浩走過去,開門一看,頓時無語。

來人是白茹。

沒有邀請進門的打算,陳浩直接問道:“我說白總,你能不能不要總是這麼不請自來?”

白茹似乎都習慣了陳浩的冷漠,笑嘻嘻的道:“陳大師,都是老朋友了,過來看看你,難道不可以?”

陳浩點頭:“當然不可以,首先,我們不是朋友,只是僱主的關係,而且任務完成,兩不相欠。第二,孤男寡女,來往不適合。”

白茹道:“我覺得可以,第一,僱主是你和雙隆集團,我是把你當朋友的。第二,孤男寡女,才合適啊,畢竟你未娶我未嫁。”

說着,白茹給了陳浩一個**的眼神。

陳浩不爲所動,直接道:“別鬧,說來意,不然我關門了。”

狠妻耍大牌 這下白茹才面色微沉,暗暗咬牙切齒。

這混蛋肯定是個Gay,否則一個美女三番兩次的示意,什麼樣的男人都不可能這麼無動於衷。

好在白茹也不是來調戲陳浩的,當即正色道:“陳大師,我這是來找你幫忙的,對客人,總不能在門外談生意吧?”

陳浩狐疑的打量白茹。

你現在不是忙周村南街的事嗎?我已經給了主意了,你還有啥忙?

不過白茹都這麼說了,陳浩也不好趕人,讓開身體,讓白茹進了門。

白茹得意一笑,邁步走了進去,同時打量陳浩的住所。

知道陳浩住在這裏這麼久,她可是第一次進來。

看了一眼後,白茹就在心裏打了五六個差評。佈置太差,各種搭配不合理,選材老土,幾年前的風格,跟不上時代。

不過在看到黑貓後,白茹眼睛一亮。

這小東西她可沒忘記,不說敢獨闖龍穴墓宮,在陳浩昏迷後還能護主,絕對不是普通貓啊,可惜當初她靠近,黑貓也不給面子。

隨後,她又看到了一隻公雞!

頓時,白茹的表情有些呆滯。

還有人把公雞當寵物?這陳大師真是個怪胎。 歷史的屋檐

lixiangguo

那些年輕一輩的人已經看不見林昊的身影,他們卻可以清晰看見!

Previous article

「噗……大石前輩。」和大石並排在另一邊坐著的越前轉過身子正好看見前輩的表情:「你不會這會開始緊張了吧?」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