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陰沉著臉,第一次有人敢面對他的真容面不改色的討價還價。

不得不說,朱澤潤膽識驚人,否則,這鎮上的半壁江山也不會如此的穩固。

「我答應你!」

甜美的聲音響起,隱約中竟然還可以聽到興奮之意。

「不過,剩下的用銀子直接付就好!」

冷星辰回眸,就見水月然已經開心的數起銀票。

此舉,不但讓朱澤潤微怔,沒想到事情如此的順利。還讓在旁一直看熱鬧的嚴浪唾棄不已。

小九再度用爪子蒙住雙眼。天啊!對銀色沒有抵抗力的毛病到底什麼時候才能痊癒。

寵溺的目光一直看著水月然,她高興就好。

「當然沒有問題,俠士,你看!」終究不是正主,朱澤潤商人的謹慎本性還需冷星辰首肯才行。

「可以!」

「回府!」

朱府內,青磚紅瓦,一眼望不到頭。 水月然挑眉。沒見過兒子雙手幾乎被廢,父親還前來感恩道謝的,他定另有所圖。

朱澤潤見一臉冰冷的冷星辰沒有接話,只能直接說。「老夫相信,經過這次的經歷,小兒定會銘記於心。今後做事也會謹慎,不會再狂妄自大。

可現今小兒雙手傷的實在太重,大夫說,若沒有高手打通輔助,打通重新塑造好的經脈,此生這手是不能再用了。

若真是如此,小兒連改過的機會都沒有。

希望俠士能網開一面,幫小兒一次!老夫感激不盡!」

「不幫!」

朱澤潤的臉色一變,終究是按耐住性子,重新堆起笑臉接著說道:「老夫尋思著,俠士行走於江湖,風餐露宿難免辛苦,若是身邊多謝銀兩,出門會方便許多。」

右手一抬,身後的侍從端上一托盤,裡面放著厚厚的一疊銀票。

「這是老夫的一點心意,還望俠士笑納。只要俠士能答應,再出雙倍,不三倍,老夫也願意。不知……」

侍從直接把銀票送到了水月然與冷星辰的面前。

水月然瞄了一眼,張都是百兩銀票,大約有3000兩之多。

這上萬的銀兩可不是隨便說拿就能拿的,這朱澤潤真正的下了血本。所有的鋪墊就為救兒子的雙手。

內力打通經脈,說的輕鬆,卻是要求有極高極其醇厚的內力方可。

他手下實力均不弱,可若真要打通經脈,未免就杯水車薪,太過單薄了些。

若要幾人聯手也非不可。但是在運氣過程中若有一人不慎將會是滅頂之災。

非得冷星辰這樣內力雄厚之人,以一人之力,放可行。

「所有的一切我已經打點妥當,只等俠士入住我朱府即可。

未免大家勞頓,剛才我已經命人讓把俠士的馬車以及趕車的車夫一同接回府上。

稍後回府,直接做我的軟轎即可。」

不軟不硬,卻讓冷星辰皺起了眉頭。

倒地是生意人,軟硬皆施。

表面上做的無懈可擊,動之以情,巨款回贈,暗地卻抓人要挾。

不管你吃那一套,都在他的計劃之內。

瞿叟,他們不可以不顧。江湖上的道義,禍不及旁人。

陰沉著臉,第一次有人敢面對他的真容面不改色的討價還價。

不得不說,朱澤潤膽識驚人,否則,這鎮上的半壁江山也不會如此的穩固。

「我答應你!」

甜美的聲音響起,隱約中竟然還可以聽到興奮之意。

「不過,剩下的用銀子直接付就好!」

冷星辰回眸,就見水月然已經開心的數起銀票。

此舉,不但讓朱澤潤微怔,沒想到事情如此的順利。還讓在旁一直看熱鬧的嚴浪唾棄不已。

小九再度用爪子蒙住雙眼。天啊!對銀色沒有抵抗力的毛病到底什麼時候才能痊癒。

寵溺的目光一直看著水月然,她高興就好。

「當然沒有問題,俠士,你看!」終究不是正主,朱澤潤商人的謹慎本性還需冷星辰首肯才行。

「可以!」

「回府!」

朱府內,青磚紅瓦,一眼望不到頭。 朱府內,青磚紅瓦,一眼望不到頭。

金字匾額高掛與朱紅大門之上,氣派非凡。

「來人,去把右邊四合院的廂房收拾好,有貴客臨門。」一聲令下,立即有僕人領命做事。

朱澤潤微笑的轉頭說道:「大夫說,小兒的經脈需要半月才能恢復,勞煩俠士委屈這十五日,倒是再行療傷。」

水月然皺眉,十五日,半月時間,豈不是來不及到神劍山莊?

當從懷中掏出從藥王谷帶出的藥物,扔到了朱澤潤的手中。

「這是藥王谷的靈藥,這十五天的療傷可縮短為五日方可。」

「果真?老夫替小兒謝過女俠!」

「來人,帶俠士們會廂房。」

朱澤潤諂媚對著冷星辰說道:「俠士今日累了,可隨僕人先行休息,到晚膳時間老夫會請人帶你們到宴席中,不知這樣可好?」

冷星辰頜首。

朱澤潤就命人領路,自己則拿著藥瓶向著朱英傑的卧房奔走而去。

水月然一行被領到了一座小小的四合院中,每人一間卧房,當然小九除外。

相互緊挨著卻有獨立的空間,朱澤潤確實想的周到。

大夥小憩了一下,便到了晚膳時間。

跟隨前來領路的侍女,一路穿屋而過,到了用膳的會客廳。

朱潤澤早已經坐下,等著他們的到來。

「來,來,大夥都坐下,這裡沒有外人,隨意。」

對於朱潤澤這樣對誰都是自來熟,熱情無減的人,冷星辰真的很難適應。

清了清嗓子,淡淡的說道:「除了你,自然都是自己人。」

朱潤澤熱臉貼了冷屁股,自然有些尷尬,轉而對向水月然。

「剛才女俠給的葯已經用下,見效奇快,真是多謝了!在下借花獻佛,敬女俠一杯。」酒杯高舉,一口喝下,根本容不的水月然拒絕。

水月然從容自若,她受的起這份禮遇。舉起酒杯示意還禮,也一口喝下。

入口濃烈的桂花香氣充斥著口腔。

咳!輕咳一聲,水月然有些不敢苟同這樣的酒水。

桂花香氣淡雅,釀造之時應少酌,應聞有花香,喝有酒香,回味余香,這才是上好的桂花酒水該有的效果。

數千朵花被壓縮到一杯之中,濃烈的味道不但蓋住酒的本身香氣,甚至有令人作嘔的感覺。

白白浪費了這上千的花朵,可惜了。

把酒壺推開一尺遠,她這輩子不想再嘗試第二口。

「怎麼?酒不合胃口?這是我特意命人從江南採集回來的桂花,再取水與天山,釀造更為謹慎。百斤釀造也就出這幾壺……」言下之意,是說她暴遣天物嗎?

水月然挑眉回道:「我不喜桂花的味道。這酒太過濃郁。」不冷不熱。

第二人也行不通,在轉向那最後一人。

只見嚴浪不知何時開始,已經滿頭大吃起來,時不時的幫著旁邊的寵物狐狸夾菜,除此以外根本不見他抬過頭。看他足足有半柱香,朱澤潤才徹底放棄。

想他生意場上的老手,長袖善舞。任何事情把握分寸絲毫不差,怎麼遇到他們就處處碰壁呢? 朱府內,青磚紅瓦,一眼望不到頭。

金字匾額高掛與朱紅大門之上,氣派非凡。

「來人,去把右邊四合院的廂房收拾好,有貴客臨門。」一聲令下,立即有僕人領命做事。

朱澤潤微笑的轉頭說道:「大夫說,小兒的經脈需要半月才能恢復,勞煩俠士委屈這十五日,倒是再行療傷。」

水月然皺眉,十五日,半月時間,豈不是來不及到神劍山莊?

當從懷中掏出從藥王谷帶出的藥物,扔到了朱澤潤的手中。

「這是藥王谷的靈藥,這十五天的療傷可縮短為五日方可。」

「果真?老夫替小兒謝過女俠!」

「來人,帶俠士們會廂房。」

朱澤潤諂媚對著冷星辰說道:「俠士今日累了,可隨僕人先行休息,到晚膳時間老夫會請人帶你們到宴席中,不知這樣可好?」

冷星辰頜首。

朱澤潤就命人領路,自己則拿著藥瓶向著朱英傑的卧房奔走而去。

水月然一行被領到了一座小小的四合院中,每人一間卧房,當然小九除外。

相互緊挨著卻有獨立的空間,朱澤潤確實想的周到。

大夥小憩了一下,便到了晚膳時間。

跟隨前來領路的侍女,一路穿屋而過,到了用膳的會客廳。

朱潤澤早已經坐下,等著他們的到來。

「來,來,大夥都坐下,這裡沒有外人,隨意。」

對於朱潤澤這樣對誰都是自來熟,熱情無減的人,冷星辰真的很難適應。

清了清嗓子,淡淡的說道:「除了你,自然都是自己人。」

朱潤澤熱臉貼了冷屁股,自然有些尷尬,轉而對向水月然。

「剛才女俠給的葯已經用下,見效奇快,真是多謝了!在下借花獻佛,敬女俠一杯。」酒杯高舉,一口喝下,根本容不的水月然拒絕。

水月然從容自若,她受的起這份禮遇。舉起酒杯示意還禮,也一口喝下。

入口濃烈的桂花香氣充斥著口腔。

咳!輕咳一聲,水月然有些不敢苟同這樣的酒水。

桂花香氣淡雅,釀造之時應少酌,應聞有花香,喝有酒香,回味余香,這才是上好的桂花酒水該有的效果。

數千朵花被壓縮到一杯之中,濃烈的味道不但蓋住酒的本身香氣,甚至有令人作嘔的感覺。

白白浪費了這上千的花朵,可惜了。

把酒壺推開一尺遠,她這輩子不想再嘗試第二口。

「怎麼?酒不合胃口?這是我特意命人從江南採集回來的桂花,再取水與天山,釀造更為謹慎。百斤釀造也就出這幾壺……」言下之意,是說她暴遣天物嗎?

水月然挑眉回道:「我不喜桂花的味道。這酒太過濃郁。」不冷不熱。

第二人也行不通,在轉向那最後一人。

只見嚴浪不知何時開始,已經滿頭大吃起來,時不時的幫著旁邊的寵物狐狸夾菜,除此以外根本不見他抬過頭。看他足足有半柱香,朱澤潤才徹底放棄。

想他生意場上的老手,長袖善舞。任何事情把握分寸絲毫不差,怎麼遇到他們就處處碰壁呢? 「來人,把這些飯菜都撤了,順便把廚子拉出去打上三十大板。一群不知所謂的東西,連飯菜都燒的不合眾貴賓胃口,小懲大誡。」

轉臉又笑臉堆積,說道:「俠士們稍等,稍後飯菜酒水必定符合大家的胃口,來我朱府,豈有餓肚子的道理。」

水月然自然沒有那麼好心,去關心他人的死活。

不過朱澤潤的做法典型是殺雞儆猴,進府之後一直未曾提及瞿叟所在何處,也不曾見他有所行動。

想來,瞿叟在他眼中是個王牌,只要他在手,就不怕他們偷溜出逃。

今日的無辜牽累廚子挨打,莫過於告訴他們。

lixiangguo

聽到這話,袁剛烈沒有太多的表情,現在的袁剛烈,對於人類世界的價格還沒有什麼概念,但劉飛宇和三『女』,心中都是不自覺的一沉,這絕不是買東西的前兆,反而象是想謀奪的意味。

Previous article

「白雪涵,我會讓你知道光默是怎樣的廢物,我會打的他體無完膚的。」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